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靈通默默地跟在七夜的身側.

心中是無盡的敬仰,和畏懼.

他不單單是懼怕七夜的高高在上的身份,還有這個人本身的恐怖實力,以及他喜怒無常的性格.

特別是這一次返程,他有幸與七夜同行,但是靈通心里是大大的捏了一把汗的.

最開始的時候,對于這位少主,他向來是偶爾聽到片言只語的傳說,都是管中窺豹,看到的也不過是冰山一角,靈通已經是有了高山仰止的心態.

後來在百花城遇見的時候,他十分震驚,因為自己的身負的特殊任務在身,倒是沒有鞍前馬後的跟著七夜,但是後來偶然在萬湖大草原那里接受過他的一次任命,還有就是如今回懸空山述職的時候,正好遇到了這位少主回山,而懸空山也是到了日月神宗附近,所以靈通便是和七夜同行這麼一段時間.

對他來說,這是一次機會.

把握住了,便是平步青云.

他知道七夜天縱其才,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這位爺這麼快便是成功進階了化神,他卡在元嬰期多少年?都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可以達到這樣的地步,因為只有真正的面臨這個天塹,走到這一步的元嬰大圓滿的巔峰修士,才會明白這有多麼多麼的艱難.

在九州大地,在靈氣大潮汐災變之後的末法時代,這進階化神的難度,簡直是堪比地獄模式.

這麼一千多年來,七夜是第一個成功的修士,關鍵是--他還這麼年輕.

靈通越是深想下去,越是膽戰心驚,那點兒關于自己是元嬰大修士,少主再厲害如今也是自己一個水准這樣的小心思已經是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再不敢想.

他頭垂得更低,小聲的彙報道:"少主,懸空山已經是使用了空間躍遷,直接到了日月神宗的東南方向附近的半空中,隨時可以和神宗一起,共同舉辦您的進階大典......"

靈通也是有著很重要的工作的,那就是充當山門和七夜之間的溝通橋梁.

七夜的天資無雙和他的脾氣性格一樣出名,特立獨行到了極點,說得難聽點,這個男人目下無塵.

這是他源自骨子和靈魂的驕傲,沒有人覺得這樣的傲慢不對,所有的人都是覺得理所當然.

若是他沒那麼驕傲,也就不是七夜了.

所以懸空山的眾多修士,對于自家未來的少主,其實還是聽陌生的,也有點惴惴不安.

相比較而言,七夜在日月神宗呆的時間遠遠地超過了懸空山,但是因為七夜家族一脈從來都是掌控懸空山,這里相當于是他的自留地,所以順理成章的便是擁護他的勢力.

如今的處境就有些微妙了,在所有的人齊心協力的都是要讓七夜上台,轟轟烈烈的讓他的威名傳遍九州的時候,內部的競爭也是微妙的.

像是平靜湖水下面的波流暗湧.

七夜自然是門兒清,但是他絕口不提,聰明的合格的上位者,自然不會真正的讓自己手下的所有勢力都是鐵板一塊,他只要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圍內,讓他們保持良性的競爭,才是最適合的做法.

所以七夜冷眼看著這些人斗法,再說了,無論這些人怎麼鬧,說到底,翻不出天,對他來說,還是利大于弊.

所以對于靈通帶著試探性的問題,七夜的選擇是不表態.

不論日月神宗還是懸空山,在廣邀天下豪傑眾多勢力來參加七夜的進階大典,讓這位如日中天的未來掌舵懸空山和日月神宗的領袖轟轟烈烈濃墨重彩的登場的時候,都是想要爭一爭這個首席心腹的位置的.

這對于以後瓜分利益可是決定性的根本性的作用.

第一點,就是看七夜到底是在自家懸空山舉辦典禮,還是尊師重道,在日月神宗舉辦他的化神典禮.

"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不該問的,就不要問."

"對了,這一次,邀請的客人,有沒有濟州青云宗?"

七夜先是冷冷淡淡的說了前一句話,把靈通嚇得冷汗都是出來了,後面卻是轉念一問,倒是提及了風馬牛不相及的青云宗.

靈通先看了看他的表情,不像是要追究的樣子,把自己快要跳出來的心又是摁了回去,然後便是有點奇怪,怎麼好端端的,倒是提起了青云宗?

作為六階宗門,青云宗雖然不是什麼首屈一指的大勢力,甚至是連一些隱世世家都是吧比不上,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青云宗就是個弱者了,每一個六階宗門,至少都是要達到隱性的評判進階的標准,所以青云宗也是有資格參與這次的大典.

越多的人,越多的勢力,才會讓這次七夜的化神大典轟轟烈烈,人盡皆知.

靈通正要回話,就見七夜臉色猛然一變,猝然回頭看向了西北方向的天際線.

他愣了愣,看著七夜瞬間沉冷下來的臉色,頓時便是舌頭打結什麼都是不敢說了.

七夜向來高深莫測,即便是喜怒無常,也不會這麼輕易的表現出自己的情緒,他大多數時候,都是淡漠的,不屑的,傲慢的看著這個世間,哪里有這麼情緒化的時刻?

這是怎麼了?魔族入侵了?還是中土大唐的空間屏障壁壘打開了?

靈通百思不得其解.

七夜感覺到了,自己的刀意被激發了.

這說明了甯清秋遇到了不可抗力的危險.

不是致命危機,她身上的刀意不會被激發.

--好在只有一次.

這說明了她已然是成功的脫離了危險,不然的話,七夜這個時候說不定會放天下人的鴿子.

這大典什麼時候舉辦都行,甯清秋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他分得清孰輕孰重.

只是--

七夜喃喃的念叨:"到底是誰......"

然後他的狹長黑眸里面,便是充盈暴漲的殺機.

森冷無比.

等到之後他有時間抽出手來,必然要讓那個膽敢出手的觸犯他的逆鱗的東西,付出代價!

不論是人是鬼!

七夜沉沉的看著人的時候,靈通腿都是有點發軟,這眼神真的是太嚇人了.

到底是哪位不要命惹到了這位殺神煞星?

自求多福吧......

"我們走吧."

他大步邁著,靈通覺得七夜的步伐都是透出了凜冽殺機,心中暗忖不知道多少人要倒了大黴,只是少主心情不好,只求懸空山上的人都是有點眼色,不要踩地雷撞在槍口上--

至于說日月神宗的人......哈哈哈,死道友不死貧道嘛......

上篇:第五百五十八章 風雨欲來    下篇:第五百六十章 看守者頭領之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