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五百二十四章 為何對我如此特別?   
  
第五百二十四章 為何對我如此特別?

甯清秋他們這一坐,便是一整天.

這棺材鋪又不像是普通的客棧,還有著專屬的房間.

那樣的話,他們好歹是有個打坐修煉的地方.

但是在這個棺材鋪......

既然已經是出來了,那麼自然是不可能回去棺材.

那樣的環境,即便是說不上不舒服,但是對于正常的人類修士來說,沒有人願意長期的待在那里面.

只是......沉棺這樣的特殊的盡力的修士,才會喜歡那樣的地方吧?

開始甯清秋還在想說不定就是因為沉棺是出生,修煉都是在棺材里面,所以他自己已經是把棺材當做了家和床,這一點因為歲月的漫長影響,應該是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之後就是想要改都是改不了的.

但是經過了明遠昨晚上對于棺材法器的研究,甯清秋又是有了一個新的猜想.

說不定正是因為九陰玄尸宗的緣故,沉棺得了這一門的秘術,不得不將法器熔煉成棺材的模樣,而且這恰好又是符合他的審美觀的樣式,所以才造成了如今的棺材鋪客棧.

說不得,他們這些客人,也算是計劃中的一環.

當然,不是針對任何人,而是只要是進入小鎮客棧的,在這個棺材鋪里面給出靈石住宿的修士,無論是誰,都是一樣的,都是可以為沉棺這個法器陣法提供某些東西,讓他的計劃可以更加順利的施展.

具體是怎麼個操作流程,甯清秋他們不可能知道,但是她相信,梅長微經常往沉棺這里跑,還是小鎮的居民,肯定是知道許多的詳情,但是她又是最不可能告訴她這些的人.

別看梅長微現在對著他們笑顏相向,但是一旦是涉及到了沉棺的利益,甯清秋保證,這個女人翻臉絕對是比翻書還要快.

這麼一想,她就聯想到了朝陽郡主身上.

也不知道陸長生那邊解決得怎麼樣了?

要是當時把他帶走就好了,對于這樣的詭異小鎮,陸長生說不定有著辦法.關鍵是面對著沉棺,他們的底氣也不會不足.

只是就是這麼一想,甯清秋又是有些自嘲,怎麼一遇到難關就是忍不住想要找人幫忙?即便是現在對于這個小鎮霧里看花,不知道暗處有誰在盯著他們,甚至是實力遠遜于沉棺,一旦對方動手,他們就是後果十分糟糕......

這樣的困境下,作為劍者,不該畏首畏尾,照樣勇往直前.

前方若有謎障,一劍破之便是.

實在不行,至少有著七夜給她留下的保命的招式,到時候留得一命完全是沒有問題了.

既然都是有著這樣的解除了後顧之憂的優勢,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明遠倒是在征得了梅長微的同意之後,繼續去研究棺材去了,他現在又有了一點新的思路.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能不能順著這條路找到正確答案.

但是他也不強求.

明遠的性子,有那麼些隨心而為的灑脫,對這個有興趣,就研究,研究得出,自然是好,研究不出,那也沒什麼.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能人異士層出不窮,他從不低估自己妄自菲薄,可是也絕對不會太過高看自己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他不知道的東西,多了去了.

比他天才的人,到處都有.

只是梅長微看著他的眼神有點古怪,但是還事叮囑道:"你要回棺材那自然是可以的,畢竟是已經預定了今晚的住宿,只是你就必須在晚間將所有的靈石一次性付清,若是違約......不只是定金,就連兩千極品靈石也必須交付,即便是你沒有住在這里."

他們也是很理解的.

就相當于明遠這個時候,已經是開始行使他的居住權利了.

他微微一笑,溫文爾雅:"這個我自然明白,沒問題."

"你......"梅長微叫住了他,眼神帶著複雜,有些期待,有些防備,有欣喜也有著忐忑,最後像是想要說什麼還是放棄了,"你最好還是選擇昨日你選的那個棺材,至于說其他的,最好不要去碰."

明遠微微沉思,答應了.

便是一個人搖去了後院.

對于其他的修士的注視,當做是看不見.

梅長微像是變魔術一般,掏出了昨日從沉棺那里買的酒.

"來,我昨日一個人喝了一半,今日特地留著,與你共飲的."

她滿臉期待和獻寶.

甯清秋定定的看了她半晌,臉色微帶著古怪,特別是發現一邊韓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一臉沒想到甯清秋竟然是這麼受女人歡迎的表情.

看起來特別傻.

這麼誇張的反應,讓沒有什麼感覺的甯清秋都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什麼啊!

她直接問道:"長微你為何對我如此......特別?"

要不是知道對方喜歡沉棺,她還真要誤會自己已經是魅力通殺不分男女了.

梅長微一愣,然後看著兩人的表情,哈哈就是笑了.

一個嬌媚女修,笑起來卻是格外的爽朗灑脫,有點兒意氣風發.

她按在桌子上,仰著臉靠得近了些,眼尾帶著紅:"......當然是因為清秋你討人喜歡啊."

甯清秋知道她沒認真,在打趣她,便是抿著唇不說話,只是一雙瑩潤的黑眸宛若澄澈寶石,就這麼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這樣的眼睛,乾淨得讓人自慚形穢.

宛若珠玉在側.

梅長微收了笑容,輕輕地為她斟了一杯酒.

酒液宛若流動的血紅水晶,在白玉杯中波光粼粼,還有著淺淡的花香果香夾雜的氣息,清甜甘露般.

"大概......是因為你身上的氣息非常的乾淨吧,我覺得和你待在一起,非常的舒服.我想和你做個朋友."

甯清秋一頓,突然想起了體內的明淨琉璃火,它進入她體內之後,一直是兢兢業業的給她淬煉體質,每天都是潛移默化的改變著她.

對于甯清秋而言,在後山遇到琉璃火,就是她這一生巨變的開始.

精彩人生的起點,嶄新的篇章,她的身體,如今已經是宛若明淨琉璃,倒是和火焰之名想襯,梅長微必定是有些特殊的體質天賦,所以對于她的氣息感應起來更加敏感.

只是梅長微這個做朋友的前提,大概是要首先把沉棺摘出來.

而只要是不觸犯她愛的人的利益,無論是怎麼樣,她都願意竭盡全力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給予甯清秋幫助.

不只是因為那股清新純澈的氣息,還有......看到她,讓梅長微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她的妹妹.

"嘗一嘗,老板的釀酒技術那可是一絕."

韓越這個時候不甘示弱的跳了出來,對著甯清秋擠眉弄眼的,像是在邀功.

對著梅長微道:"梅姑娘.你這就差別待遇了吧?特意巴巴的給清秋留著酒喝,我就一杯也撈不著?"

說得滿腹怨氣一般.

實際上在她拿出酒壺只給甯清秋和自己滿了一杯之後,韓越就是有點坐不住了.

明遠現在不在,研究棺材去了,他這個時候就肩負著保護甯清秋的重任,這個梅長微還不知道是人是鬼是敵是友來著,她帶來的酒,怎麼敢隨隨便便入口?

要是出了問題,明遠不把他給拆了?之後要是七夜回來,全天下的追殺他怎麼辦?

光是想想那個後果,他都是心驚肉跳.

所以便是跳出來攪局了.

就是想要靠著插科打諢,就這麼蒙混過關最好.

上篇:第五百二十三章 小女人的心思    下篇:第五百二十五章 美人淚,紅顏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