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五百零六章 烏金龍令,各有打算   
  
第五百零六章 烏金龍令,各有打算

云荒九州,朋友這個詞,對于修士而言,可不是簡單的說說而已.

某種程度,算是守望相助的同盟.

甯清秋救了敖烈,他身份可不簡單,乃是東海龍庭的領頭人物,未來的宗門領袖.

而且,半龍人這樣的存在,在混血種族覺醒遠古血脈的勢力里面,也算是有著不小的地位,東海龍庭更是被看做混血種族的代言人,這樣的勢力的大弟子,說了把甯清秋當做是朋友,也就基本上確立了甯清秋對于東海龍庭的意義.

若是有一天她去了東海龍庭,便是那里的座上賓.

敖烈自然是不可能說說就算.

他拿出了一塊烏金色的令牌,在陽光下,通體漆黑,卻是微微泛著烏金,十分奪目,觸手極為冰涼,應該是某種可以讓修士凝神靜氣的煉器材料鑄成.

她結果敖烈手里的令牌,捏了捏,注入一絲靈氣,感覺到了極為堅硬的質感.

這令牌材料,實乃不凡.

敖烈見她接過令牌,便是更為高興.

這意味著甯清秋確實是對于他們東海龍庭沒有任何的偏激觀點,所以這個朋友,不只是救了命,還當真是做得.

不然的話,若是你的救命恩人挾恩圖報,還看不起你的話......那就不美妙了.

"這是?"

敖烈笑道:"甯姑娘有所不知,我東海龍庭在九州也是有著不少的朋友,與我們宗門有著合作關系或者是真正的友誼的修士,會被贈送這樣的一枚烏金龍令,只要持有此令,便是可以在我東海龍庭的范圍內暢通無阻,而且......和我們龍庭關系不錯的混血人族,對于我們龍庭的信物都是認得,姑娘以後要是遇到了這樣的血脈攜帶者,這枚信物,可以解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只是限于小事.

甯清秋自然是明白的.

她翻來覆去的看了一下這塊烏金令,心里還有些好奇,這麼說,她偶然就是達成了關于和混血人族的初步友誼?

這是要開副本啊?

只是她沒多想,救了敖烈只是偶然為之,當不得什麼.

不過,人送的東西,她不要白不要,再說了,這也是表明態度,她這里拒絕的話,說不定就是施恩不成反而成仇了.

拒絕人家送出的代表友誼的信物,你是看不起人還是怎麼滴?說不定立馬就要翻臉.

雖然說甯清秋不怕,但是沒有必要啊.非要把朋友變成敵人,她又不是頭腦發熱的中二病.

于是她微微一笑,就是把烏金龍令接了過來,扔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

這個動作作出,氣氛頓時一變.

東海龍庭的修士臉上個個都是洋溢開心的笑容,不像是最開始看到了的個個都是板著一張死人臉,不笑不怒的.

明遠知道敖烈的行為沒有這麼簡單,但是甯清秋既然是做了決定,他也不會反駁.

不管有什麼,總有他和七夜在一邊,甯清秋永遠不是一個人.

敖烈自然是不會因為甯清秋救了她就是掏心挖肺.

他欠她一條命,即便是甯清秋要他刀山火海,他也願意肝腦塗地以報救命之恩.

人家都說是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他敖烈也是鐵骨錚錚的坦蕩男兒,自然是有著這樣的感恩,白眼狼自然是不會做的.

只是這並不意味著可以把烏金龍令就這麼交出去.其他的弟子認為他的命珍貴,所以即便是給出這樣龍庭受了大恩才可以給出的信物,也是沒有任何的差錯,可是敖烈知道自己的目的並不是這麼單純.

他的命是他的命,但是怎麼也不能和整個龍庭掛在一起.

敖烈給出烏金龍令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投資.

他知道龍庭和混血人族的形勢微妙,也知道先輩們汲汲營營多年,就是為了他們有一天可以真正的被人族主流接受.

他們不再是混血,即便是沒有入宗門的暫時沒有被發現的混血後裔,也是堂堂正正的人族,不會因為某些人的愚昧無知或者是偏激派的觀點而惹來侮辱,歧視,唾罵,迫害,還有無休止的追殺屠戮.

他們只是覺醒了血脈的人族,天賦特殊罷了.

而這些,需要支持者和朋友.

所以東海龍庭一直是致力于和那些中立或者是對于他們沒有任何偏激看法的修士勢力交好.

甯清秋既然是拿出了天河星辰丹這樣的寶丹聖藥來救他,自然是不可能對于他們有任何的偏見,她甚至是善意的.

敖烈真的很感激她.

但是同時......他心里也是有著自己的想法.

這天河星辰丹可是不簡單,乃是出自于九州風云第三的殺人名醫的成名丹藥之一,除了他,沒有人可以練出來,即便是仿制品,也沒有那麼奪人心魄的美麗和強絕的藥效.

這必定是出自于那位大高手和大神醫的手中.

敖烈心劇烈的跳了起來.

這意味著什麼?

不論是甯清秋從哪里得來的丹藥,不論是她本人和那一位有交情還是她的背後的勢力可以順利的從陸神醫那里得到這樣的丹藥,都是說明了她巨大的能量.

這個能量是隱形的,卻又無比的龐大.

修士靠的是自身的勢力,世家宗門的發展也是看誰的拳頭大,但是還有一點十分重要,不下于實力的重要性.

那就是合縱連橫的關系網,也就是人脈.

當然,在敖烈的心里,甯清秋即便是個天才的金丹修士,那也不可能和元嬰修士關系莫逆,所以他更加的傾向于甯清秋背後有著龐大的勢力.

這樣的人,若是可以和東海龍庭有著友誼......

不需要她做什麼,有的時候,只是什麼也不說,也可以帶來很大的支持.

旁人也會斟酌幾分.

這就是勢.

借勢,蓄力,對東海龍庭來說,是兩大基本方針.

敖烈為了自己宗門,也算是殫精竭慮了.

甯清秋沒有想那麼多,她自己的事自己知道,不過是個孤家寡人,而且即便是接了烏金令,也不意味著她就是賣給了東海龍庭,那還有什麼好怕的?

說不定還會帶來一定的便利啊.

兩邊的人,都算是其樂融融,各取所需了.

反正這個令牌就是個淺薄的聯系,真的起不起得了作用,還是看以後的發展.

上篇:第五百零五章 施恩不圖報    下篇:第五百零七章 不在狀況中的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