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四百四十五章 無緣不必強求,等價交換   
  
第四百四十五章 無緣不必強求,等價交換

我看怎麼樣?

呵呵--

依我看,就是不怎麼樣啊!

甯清秋真的是頭都要大了.

陸長生話都是說到了這個份兒上,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他確實是想走,但是也就是想要和他們一起.

甯清秋見著陸長生這麼退讓,心里也是不好受.

可是吧……

想想七夜那活閻王的性子,還有現在他可是功法關鍵期,這麼刺激他的話,指不定下一秒,七夜就是要爆發了.

所以,甯清秋思來想去,這件事兒還是不能應.

再說了,別忘了還有著一個朝陽郡主逼婚的事兒在前面.

要是陸長生真的是跟著他們走了,那麼作為一口答應下來的罪魁禍首甯清秋甯姑娘自然是陸家父母的眼中釘肉中刺,朝陽郡主那個瘋女人更是要把她給恨死.

所謂是甯拆一莊廟,不拆一樁婚.

即便是半強迫的逼婚,她也不能讓陸長生和她"私奔"啊.

即便是到時候還是有著明遠和七夜一起,但是在嫉妒的女人眼里,只會看到她帶走了陸長生,那還不得滿天下追殺她?

朝陽郡主一個人還不要緊,惹不起躲得起,但是--

別忘了這個女人敢背叛家族,用整個天南王府的傳承之迷來換取陸長生,那麼不保證她會用同樣的方式,買通所有的覬覦財物機緣的修士追殺她.

那才叫做是永無甯日.

甯清秋光是想想就是要打個寒顫.

還是陸長生自個兒去應付吧.

至少……朝陽郡主對他一片癡心,即便是陸長生不接受,打了她的左臉,朝陽還會伸出自己的右臉給他打,但是換了別人……

呵呵噠,連個全尸大概都是留不下來的.

甯清秋痛定思痛,即便是換來陸長生一時埋怨,也不能夠頭腦一熱答應這個後患無窮的提議.

"我看陸家現在是百廢待興,你還有許多的事要做吧?你父母那邊也不要一直對著干,他們總是希望你好的,所以你看……要不然還是多和他們商量一下?若是你真的不娶朝陽郡主,他們也沒有辦法真的強迫你發下天道誓言吧?"

"至于說游曆,實在是抱歉,這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做主的事兒,而且,跟著我們也是沒有什麼樂趣……對了,還有碧鱗,也就是你關起來的那個妖族,你不是還要審問他嗎?這要是走了,誰來接手這些事對吧……"

甯清秋絞盡腦汁的想著各式各樣的拒絕理由.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陸長生已經是沒有興趣聽下去了.

這真的是他自取其辱.

白白提起,讓自己被人這麼……踐踏!

他拂袖而去.

"你不用找理由了,不願就是不願,我陸長生也不會強求."

就當做是一開始,撿到的就是個白眼狼.

說什麼報恩……

全都是假的.

即便是陸長生不是什麼挾恩圖報的人,也是覺著心里有那麼一瞬間的氣憤難平.

甯清秋怔怔的站在原地,心里突然很難受.

于是她懨懨的回房.

拐過假山那里,就是被依在那里的一襲紅衣的男人嚇了一跳.

然後才是看清了那張耀耀春華的臉.

俊逸風***致絕倫.

帶著點諷刺的笑容,即便是刻薄的弧度,也是美麗得讓人心顫.

甯清秋想,難怪蘇紅衣喜歡殺人,大概是不這麼做,鎮不住場子吧?

她漫無邊際的想著.

蘇紅衣倒是不知道她這些念頭,不然的話,指不定會拿出遮天傘一決生死來著.

說白了,甯清秋即便是有著七夜護著,他也不過是忌憚七夜的刀,卻是半點兒沒有怕過的.

終究是還要自身的有實力,才可以和他談條件.

蘇紅衣冷漠的嗤笑一聲:"看來陸長生這個時候還不知道朝陽郡主拿出來什麼樣子的籌碼來換取他父母的支持吧?你說,他要是知道了,會不會立馬答應下來?"

穩賺不賠的買賣.

他以為甯清秋會告訴七夜和陸長生關于仙人洞府的事兒.

但是現在看來……

她卻是一個人都沒有告訴.

這倒是讓他有點奇怪.

"你別胡說."

甯清秋很是不悅.

陸長生的人品風骨,她從不懷疑.

他的驕傲,定然是不屑于娶一個不愛的女子,就為了那麼虛假的領先.

蘇紅衣意有所指的說道:"你又不是他,怎麼知道他怎麼想的?我勸你,還是不要把他想得太完美,只要是修士,能夠得到驚天機緣一飛沖天,誰又能抗拒這個誘惑?"

甯清秋只想到一句話.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沒的說了.

她繞過他,便是打算走了.

蘇紅衣卻是叫住了她:"我有件事讓你做……就當做是對于我按捺住對于仙元液和仙元晶的貪欲的回報."

等價交換.

甯清秋回眸,蹙眉看了他幾眼,沒有看出什麼端倪,便是不動聲色的說道:

"什麼事?說來聽聽."

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

蘇紅衣倒是不怎麼介意她冷淡的態度,便是說道:"那個叫做碧鱗的妖族,你跟陸長生和七夜談好,把他交給我.當然,時間不趕,他們要是要問什麼就問,只不過是不要把人給我弄死了.對你來說,很簡單."

甯清秋卻是驚訝疑惑交織,千算萬算沒想到是這麼件事兒,不過……

"你非要碧鱗做什麼?"

蘇紅衣淡淡的彈了彈指尖,紅色紗衣就像是水流,貼服在他的身體上,體現他身體精瘦挺拔的線條.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

甯清秋蹙了蹙眉,知道蘇紅衣是個不安分的,不答應他還不知道要弄出什麼幺蛾子來.

"好吧,這件事我會看著和他們說的,但是不保證一定能成.我們這兩日便是要離開,不論你之後想要做什麼,我希望你答應我的事,還是要說到做到,安分幾天,這不難吧?"

她反將一軍.

蘇紅衣倒是笑了起來,還真的是半點兒不吃虧啊.

"那就這樣說定,我先走一步."

轉眼人便是消失不見,神出鬼沒的.

甯清秋歎口氣,感覺往日和他一起談天說地的時光就是這麼突然地一去不複返了,還不知到底是為什麼,從什麼時候因為什麼原因,突然就是變成了這樣.

算了,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無緣,不必強求.

上篇:第四百四十四章 荒唐的理由,拒絕的藝術    下篇:第四百四十六章 勃然大怒,轉怒為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