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和你們結伴同行,你看如何?   
  
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和你們結伴同行,你看如何?

這一次前廳議事,自然是不歡而散.

徹底的談崩了.

陸家父母知道兒子性格又冷又倔,以前還沒有什麼切身體會,主要是……

兒子就極度優秀,他們做父母的沒什麼好管的.

知道他自己有自己的主意.

但是這第一次想要插手兒子的事兒竟然是鬧了個沒臉.

誰也沒想到,陸長生竟然是這麼大的氣性.

若是陸家父母再逼他,陸長生轉身就是敢撂挑子.

他這一次回來,也還是因為可能是存在鎮妖樓下面的唯一劍宗的傳承,若是未來劍宗葉凌霄要是會來找茬,那麼陸家還真的是沒有可以鎮住他的人.

所以陸長生回來了.

但是這一次倒是沒有想到,反而是陰差陽錯的解了陸家的危局.

不是因為他所擔憂的葉凌霄,那位聲名赫赫的天下第一的劍客,從始至終都是沒有出現過.

反而是橫空出世的修羅之臂和妖族弄得陸家差點就是倒了大黴.

好在如今也是風平浪靜了.

陸長生自然是沒有什麼心里牽掛了.

自從昨日甯清秋突然告別,即便是不是今日,她如今記憶恢複,也是在陸家留不了幾日了,這一走,便是山高水闊,可能是再不相逢.

畢竟以七夜對他那種明顯的忌諱的態度,即便是以後有機會遇到……不,七夜會帶著她避開他的.

而且甯清秋還察覺不到.

只是會以為兩人無緣.

陸長生都是想到了,心里不是不悵惘的.

但是--

好像也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結果今日像是還嫌棄他的煩心事不夠多一樣,父母竟然是不知道被朝陽那個女人用什麼條件打動了,竟然是准備賣兒子了?

陸長生氣憤極了.

但是他涵養好,到底是面上不顯.

--對著朝陽郡主那是疾言厲色.

結果在最後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他自己也是有點驚訝的,但是話一出口,心里也是通暢了.

是了,就是這樣.

既然是厭煩,那便是離開陸家.

他依然是閑云野鶴,逍遙世間.

天地之大,他還有太多的地方沒有去過,還有太多的大好風光等著他,為什麼非要留在這里筋疲力盡的和朝陽郡主糾纏不清?

他實在是厭惡她.

特別是今日,到了極點.

以為用他父母的命令就可以約束他,禁錮他的心靈和自由?她簡直是在做春秋大夢!

所以,她不走,他走便是.

也許……

走出前廳,沒有管氣呼呼的離開的陸家父母,也沒有看一步三回頭的朝陽郡主,陸長生停在回廊前面,等著她過來.

甯清秋有點驚訝,還以為他早走了呢.

畢竟現在應該是氣大發了的狀態啊.這等在這里……是有話要說?

"你還好吧?"

"有時間嗎?"

兩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

七夜邁步走了過來,眼眸如刀,冷冷的掃了陸長生一眼.

人當做是沒看到.

"我有點事想要跟你說."陸長生面上柔和許多,也沒有了冰山模樣和之前在前廳里面若有若無的戾氣.

他這樣的驕傲的男人,被人這樣逼迫,簡直是對他的折辱.

即便是他本就是沒有打算屈就.

但是朝陽郡主這樣的行為也是足夠惡心他了.

甯清秋歎息一聲,朝陽這無疑是個昏招啊.

看來也是著急了.

七夜有些不悅:"你自己的事情沒有處理好,有什麼事非要和她說?"

語氣挺冷,甯清秋聽著覺著有點沖.

拉了拉他的袖子.

七夜到底是心境擺在那兒,沒有做出什麼喪失風度的事情來.

主要是怕甯清秋有什麼不高興.

她之前就是在他的面前一再提及,陸長生是她的救命恩人,要他不要太過分,七夜想了想,也是忍了.

沒有他,或許這個時候他也找不到甯清秋,甚至是她出事……這樣的事,想一下,對于陸長生的容忍度也是高了幾分.

畢竟除了隱性情敵這個身份,陸長生不論是實力,性格,出事手段這些好像是都沒有什麼值得詬病的地方.

若是沒有甯清秋的因素,也說不定可以和七夜成為朋友.

當然這個可能性也是很小的.

若是沒有遇見她,七夜仍然是獨來獨往,哪里會和誰做朋友的?即便是有著實力高強的修士,他做多也就是興起打一架的想法,旁的,倒是沒有了.

她給他的生活,還真的是帶來了許多的改變.

即便是她自己都是不知道的.

甯清秋雖然是奇怪陸長生要和她說什麼,但是--

她拉了一下七夜的衣袖:"我記得陸家城外好像是有著一叢流云果,我倒是有點嘴饞了,只不過旁邊有著荒獸守候,乃是元嬰期,雖為化形,實力卻極強,要不你幫我跑一趟?"

明目張膽的把他支開.

但是七夜卻是沒有辦法拒絕.

甯清秋不喜歡向著他提要求要東西,這第一次主動地討要,七夜還真的是舍不得拒絕.

甯清秋也是沒有完全的說謊,流云果乃是上品靈果,她知道陸家城外有還是因為當時碧鱗帶著她回城的時候看見的,這個時候拿來支開七夜倒算是一個理由.

若是呆在陸家,七夜必然是跟著她.

而陸長生擺明了是要和她單獨的談話.

七夜深深地看她一眼,忽然一笑,簡直是豐神絕世.

這樣的男人,既是最最俊美的男人,也是世界上最無人可及的男人.

"你要的,我自然是會為你雙手奉上."

轉身便是消失了.

蘇紅衣見此,眼中閃過一抹諷刺.

便也是離開,司空摘星好奇的打量了兩人一眼,也知道自己不好多留,便是識趣的走了.

兩人靜靜對立,一時沉默.

甯清秋突然說道:"與朝陽郡主成親一事,你也不要太過反感,不如好好地考慮……"

陸長生冷聲打斷她:"如今你也要來做說客?"

甯清秋只好斷了這方面的心思,不然的話,他大概是真的要惱了.

"你要和我說什麼?"

陸長生靜靜的看著回廊外的九耀花,開得無比的絢爛,然後便是說道:"若是我和你們結伴同行,一道前去游曆,你覺著如何?"

上篇:第四百四十二章 她不走,我走    下篇:第四百四十四章 荒唐的理由,拒絕的藝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