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四百二十七章 路遇"歹人",暴跳如雷   
  
第四百二十七章 路遇"歹人",暴跳如雷

甯清秋愁眉苦臉的往回走.

七夜的冷漠人設呢?

都崩潰了嗎……

他如今這麼婆婆媽媽溫柔似水的模樣真的是讓她幾乎是難以忍受啊.

但是也知道人家是為了她好,又說不出什麼來.

還真的是遭罪啊.

她有點唉聲歎氣.

但是心里最深處,又有著那麼一點微妙的情緒升起.

就像是新奇,就像是甜蜜,還有點……難為情.

前面都說了,甯姑娘是個再純潔不過少女啊少女!

少女情懷總是詩啊.

柔軟纖細,多變而敏感.

但是甯清秋到底是心志堅定.

作為一個劍修,斬斷那些雜七雜八的混亂心思可是一把好手.

想不通就暫時不想了.

正是走在九玄回廊上面,迎面遇到的所有的修士都是忙忙碌碌.

陸家今天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兒,後續處理也是一大堆的麻煩.

雖然說禁地鎮妖樓這一次是真的毀了,算是大受打擊,但是吧,有著陸長生施展高絕術法,以一己之力封印了修羅之臂……

光是這樣的消息,已經是可以讓幽州以及更遠之處的修士側目了.

想必之後,陸家城會再次迎來修士來臨的高峰時期.

南來北往的修士,都會慕名而來.

求醫問藥的,訪問陸家的,還有那些想要看一看修羅之臂戰場的……

關鍵是城內的這些已經是經曆過這一劫的修士們,有的要出城,有的要和陸家扯扯皮,反正陸家的修士都是忙得腳不沾地.

關鍵是這一次還是死了不少的修士.

但是這個數字比起最開始預料的,已經是小得沒什麼要緊了.

總的來說,陸家雖然是毀了一個鎮妖樓,但是名聲威勢卻是半點兒沒有墜落.

足以自傲了.

不過……

這都是陸長生換來的.

即便是受了傷,也是強忍著,大概也是有著這方面的原因吧.

因為在甯清秋的印象里面,陸長生不是一個愛面子到了這樣的地步的人.

他既然是強忍著傷勢,那麼必定是有著不得不這麼做的原因.

那就只可能是為了陸家了.

還真的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啊.

說來,他也不像是傳聞中和表現出來的那樣,對陸家無所謂吧?

只是,家族榮譽對于這樣的修仙世家出來的修士,那就是一輩子去不掉的,甜蜜的負擔.

是枷鎖,也是無盡的動力.

甯清秋搖搖頭,不再想那些複雜的思緒.

對著所有的迎面而來的修士,他們對她恭敬行禮,甯清秋一一還以笑容.

走到一個拐彎處,突然斜刺里伸出一只手,一把將她拖了過去.

長長的走廊上,風輕輕吹過,再無一人蹤影.

消失得無聲無息.

甯清秋心中大駭.

什麼人?

竟然敢在陸家的地盤如此直接擄人?

甯清秋心里那個哀歎啊,早知道是這樣,當時就該多聽聽七夜的碎碎念的.

他要陪著她走,就讓他陪著唄,又不會掉塊肉……

可惜啊可惜,這個時候後悔已經是晚了.

她所有的靈氣,都在被拖走的那一瞬間被封印.

丹田內,只有一樣的東西是自由的.

那就是明淨琉璃火.

但是甯清秋並沒有第一時間就是使用它.

因為來者修為極高,她竟然毫無反手之力.

她已經是有了點猜測.

若不是金丹期的那種修煉到了極致的大高手,就是一位元嬰大能.

所以她才這麼輕而易舉的就被人攥在了手心.

明淨琉璃火算得上是她的底牌了,但是吧,這天地異火雖然厲害,但是她的這個明顯還是成長期,要是說毀天滅地,那還真的是差得遠的.

而且,明淨琉璃火也不是走這個路線的.

除非是七夜的幽冥冷火還差不多.

所以明淨琉璃火可以用,但是用出來沒有什麼意義,大概是傷不到對方的,還暴露了自己.

說不得人家更是見財起意,這一下更是不會放過她.

這個時候,甯清秋只能夠是按兵不動,靜待時機.

若是有了機會,那時候用異火說不定能夠跑掉.

只是……這個人要帶她去那里?

還有,希望七夜或者是其他的任何一個人趕快的發現她不見了啊.

她不挑的.

還有一點就是……

她之前記得好像是這次跟著陸長生回來遇見七夜的時候,他的地獄火好像是--純黑色?

但是幽冥冷火不是白色的嗎?

這是怎麼回事兒?

怎麼還能給異火染色的……

這個疑問被甯清秋埋在了心底.

也不要怪甯清秋這個時候還在想東想西,其實她自己也是心里萬般掙紮,要知道,如今的陸家,說是銅牆鐵壁也是不為過的.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混進來的?

還有,府內來了陌生的氣息,怎麼七夜,陸長生他們竟然是半點兒沒有察覺?

因為碧鱗的事兒,她第一時間就是懷疑上了妖族.

甯清秋發現自己雖然是丹田靈氣被封,但是身體卻是半點兒禁錮都沒有.

那個人是在她的背後,手抓住她的兩只手,扣在她的胸前,她的後背,抵在了一個冰涼的胸膛上.

是男人.

從高度感覺,應該是一個很高的男人.

她微微側頭,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然的話,就是死了都是死不瞑目的冤枉.

若是連自己栽在了誰的手里都是不清楚點的話,那就是太委屈了.

她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了抓她的人,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但是讓人心里發涼的事,對方壓根就沒有想過在她的面前掩藏自己的臉,那麼……是不是對她抱了什麼必殺之心?

只不過……這人的氣息怎麼有點熟悉……

然後,弧度優美的下頜,和顏色淺淡的水紅色的唇,落進了她的眼底.

那人微微低頭,輕輕一笑,卻像是百花盛開.

甯清秋沒動靜了.

她的臉色黑如潑墨.

簡直是太陽穴突突的跳,恨不得立即拔出煉心劍把人捅個對穿.

她咬牙切齒的低吼:"該死的,蘇紅衣,你是不是有病啊."

這麼大個人了,還像是蛇精病似的,玩什麼抓人游戲啊.

蘇紅衣訝異的看了她一眼,像是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暴跳如雷.

他伸出一根玉白的的修長手指抵在唇上:"噓,小聲點,我帶你去看一場好戲."

上篇:第四百二十六章 百煉鋼也成繞指柔    下篇:第四百二十八章 偷聽,也是這麼的理直氣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