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三百八十四章 空無一妖的鎮妖樓   
  
第三百八十四章 空無一妖的鎮妖樓

甯清秋不說話,只在他在背後默默跟著.

就知道,他要生氣.

所以,剛才干嘛要問啊.

兩人身影漸行漸遠,慢慢,不見了蹤影.

背後只有那塊骨碑靜靜的佇立.

八個血色大字極為滲人.

此乃陣圖,擅入者死!

其上,彌漫著若有若無的劍意鋒芒.

......

陸長生幾乎是第二批到達鎮妖塔樓的.

即便是七夜陪著甯清秋為了療傷在原地休養了一夜,都是比起其他的人快了許多.

很多的修士,想要達到鎮妖樓這個秘境的中央地帶,都是需要一路的拼殺過來的.

這些路上的荒獸,都是給修士們練手的.

要是連這些野外的荒獸都是打不贏的話,那麼來到鎮妖樓也沒有多少的意義了.

因為真正的妖族,顯然不是那些荒獸可以比擬的.

在同樣的階級,妖族因為天生血脈高貴濃厚,比起荒獸來,不論是修為,智慧,運用功法技能的手段都是不知道超出了凡幾.

所以,第一輪的試煉,從進入秘境就開始了.

真正走到這個鎮妖樓下的修士,才有資格進入鎮妖樓,去和妖族斗.

不然的話,進入鎮妖樓,也是給人類修士丟臉罷了.

而這樣的事,也是決不允許的.

所以,這也是陸家為什麼在塔樓的中心地帶外面放任如此多的荒獸自由生長.

只是在塔樓一個大方向設立了龍卷風暴,組織荒獸暴動.

每一年.這個龍卷風暴就要成千上萬的上品靈石來供應,這可不是為了好看而是為了鎮壓.

陸長生負手而立,站立在不遠處的一個山頭,靜靜地看著鎮妖樓.

今日,他是不會進去鎮妖樓的.

他就在這里等.

等甯清秋他們出來.

或者是--

等著那些覬覦鎮妖樓,妄想掀翻陸家禁地的人來!

定然是要讓他們有來無回!

即便是未來劍宗葉凌霄,他帶著他的威震九州,鋒芒傾軋云荒大陸的無極劍來,他陸長生也是半步不會讓!

身後有靈氣波動一閃而逝.

陸長生垂了眼簾,一動不動.

紅色的衣角顯露.

蘇紅衣提著他的黑傘,晃晃悠悠的出現了.

身邊跟著青色袍服宛若芝蘭玉樹的明遠.

他狹長的帶著桃花的眼睛瞟了一眼正在那邊高冷的陸長生,看人家氣息沉凝,顯然是進入了備戰狀態,他自然不會這個時候去撩撥.

輕佻的聲音響起:"小子,輕身功夫不錯啊,竟然勉強能夠跟得上我......不過,你到底是什麼來頭?"

"你這樣的人,可不該是籍籍無名的.不過,我倒還是真的沒有聽說過你這麼個人.該說是我孤陋寡聞還是說你確實是來頭不小?"

蘇紅衣對于他們這一行人,可是越來越有興趣了.

當初跟著陸長生,果然是個不錯的選擇.

他的驚訝,並不作假.

雖然說他沒有盡全力,悠悠閑閑的在走.但是不要忘了,明遠一個築基大圓滿的修士能夠跟上來,看樣子還有余力的樣子--

顯然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雖然之前就看到了他的不凡,但是怎麼說呢......

果然是出現在甯清秋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能夠帶來驚喜的嗎?

明遠只是淡淡一笑,寵辱不驚的從容:"閣下謬贊了.我只是在這一點上有點心得罷了,上不了台面."

卻是避重就輕.

對于來曆,只字不提.

蘇紅衣不置可否的撇撇嘴,倒是也不在意,他看了陸長生一眼,沒有上前搭話,而是目光深遠的看了一眼鎮妖樓.

這個地方,距離他已經是近在咫尺.

就是不知道......

該來的人,到底是來齊了沒有!

當年的事,他等了這麼多年,就是要討個說法,順便,一雪前恥!

身影一晃,便是整個人消失不見.

"那我就先走一步.各位慢來."

明遠挑挑眉,自然知道這個各位不是指自己和陸長生.

這位九州聞名的大神醫,今日若是不出什麼意外,是不會入鎮妖樓的.

將要禦敵于外.

若是真的讓不該是陸家邀請的修士里面的人,奔著傳承入了這塔樓,那麼對于陸長生而言,就已經是輸的開始.

明遠微微側頭,看向東南方向.

來者,是司空摘星.

身邊不遠處,有一個貌美女修,提著軟鞭,上面火毒凶猛熾烈,正是朝陽郡主.

眉間金色的花鈿熠熠生光.

蘇紅衣遮蔽天機的本事獨步天下,這探測氣息的功夫倒也是高人一等啊.

司空摘星打了個招呼,便是自己進了鎮妖樓.

時不我待,遠遠地就看到一身紅衣入了樓,他今日怎麼也要比蘇紅衣多殺幾頭大妖才能挫挫對方的銳氣.

咳,至少不能比他少吧?

明遠見此,倒也不拖遝了.

他朝著陸長生行了一個禮節,便是慢悠悠的朝著鎮妖樓走了過去.

以一個築基大圓滿,隨時可能突破金丹的修士應該有的速度和謹慎的態度行走.

朝陽郡主默默地站在陸長生的身邊.

她側臉看了看他.

然而,對方冷漠如冰清淡如水,骨子里透露出拒人千里之外的疏離.

即便是伯父伯母再怎麼滿意她作為自己得意兒子的道侶,但是怎麼也是拗不過兒子的意思.

沒人,逼得了陸長生.

她捏著火鞭的手,深深地嵌入掌心.

她就站在這里陪著他,哪里也不去.

不管將要面對的是什麼.

都凌然不懼.

這是屬于她朝陽的信念.

不在乎外人怎麼看.

縱九死,吾不悔!

......

七夜和甯清秋大概已經是走了半柱香.

一路上行來,不要說妖族,就是荒獸的半根毛都沒有見著.

甯清秋深深覺著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這是鎮妖樓,封印無數妖族的鎮妖樓?

根本是座鬼樓吧......

啥都沒有,冷風吹來涼颼颼,地上都是灰,牆上都是殘破不堪的壁畫.

陰暗暗的走道上面,只有微弱的燈燭閃爍著淺淡的光.

隨時都要熄滅的那種.

來一段恐怖哀婉的背景樂,立馬就是鬼片現場的既視感.

七夜不說話,只是在前面走著,她只好一個人轉移注意力.

看著壁畫,上面斷斷續續的,講述的是人類修士和妖族斗爭的故事.

上篇:第三百八十三章 骨碑刻字,陣圖凶險    下篇:第三百八十五章 貓哭耗子假慈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