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三百三十八章 眼看它高山起   
  
第三百三十八章 眼看它高山起

"且慢!"

這個元嬰修士冷聲喝道.

倒是裝得是十分的義正言辭的模樣.

"閣下若是就這麼把雷揚和云霏兩個小輩帶走,想必之後也不好向著云城主還有雷鳴谷主交代,若是有什麼誤會,不如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罷."

他摸著自己的胡須,笑得是無比的慈祥.

倒是像個一心為小輩著想的長輩.

但是--

蘇紅衣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老頭子,你以為自己是誰啊,在這里倚老賣老的?我看你這麼一大把年紀才混了個元嬰初期,還是靠著孕嬰丹升上來的,有什麼資格在我們面前說這話?一把年紀都是活到了狗身上去了,我若是你,早就找個地方自我了結,還敢在外面上躥下跳的,也不怕把人大牙笑掉!"

蘇紅衣嘴巴要是毒起來,簡直是就跟噴毒液似的.

那個白胡子修士當即便是氣了個倒仰.

"兀那小兒!竟然跟如此無禮!老夫敬你是同輩道友,沒想到你卻如此侮辱,老夫跟你拼了,納命來!"

他話音未落,就是虛實相間的飛刀射出.

竟然是卑鄙無恥的偷襲.

然後--

飛刀去得有多麼快,回來得......就更快.

白胡子白頭發的修士,被他自己的飛刀逼迫得面色大變.

他慌忙伸出手掌,想要逼退飛刀.

然後,就被刺透了掌心.

順帶著,那柄飛刀還毫不停留的在他的肩頭,帶起了一捧血花.

最後,狠狠地刺向了後方的地面.

爆炸響徹四方.

如此凶猛的攻擊,但是--

蘇紅衣只做了一個動作,那就是撐開了他的傘.

飛刀沒有傷害得了傘面,直接被反向射了出去.

輕描淡寫,卻是代表著無與倫比的強大.

看一個人有多麼的厲害,不是看他的招式有多麼大的聲勢,或者說,造成了多麼大的損害.

而是......

看他的對手.

要知道,蘇紅衣面對的,是一個元嬰修士.

不是阿貓阿狗.

看起來云淡風輕,甚至是連一絲風聲都沒有帶出來的飛刀,便是比起剛才雷霆萬鈞聲勢浩大的破雷杵發出來的一擊,還要恐怖.

不過一個是群體性覆蓋面大一點兒的攻擊,另一個,就是單體攻擊.

照理來說,力量只會更加的凝練.

那個修士顫抖著唇,臉色跟他的發色一樣白.

"你......到底是誰?"

嘴里滿是苦澀.

同為元嬰,怎麼差別這麼大.

他雖然是沒有用全力,但是可以看出對方的態度更是漫不經心,根本就是在玩兒.

陸長生冷冷道:"別玩了,我們先離開吧."

說完第一時間帶著甯清秋還有手上提拉著的兩坨,瞬間便沒了身影.

朝陽郡主緊隨其後.

蘇紅衣沒奈何:"哎哎,等等我啊,著什麼急?"

他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眼睛盯著陰陽和合宗傳承之地的眼睛都在統一發綠的修士們,突然就起了惡作劇的心思.

他朗聲一笑:"看來大家都是很想要陰陽和合宗的傳承啊,那麼接下來定然就是腥風血雨,不知道要死傷多少,為了你們的安危......我決定,這里還是封起來比較好呢."

他撐開遮天傘,讓它在手掌中飛快的旋轉.

和他交手受傷的那位元嬰大能第一個發現不對,大叫:"不好!快退!"

然後就是身形暴退.

個個修士都是往後狂奔,幾乎是哭爹喊娘,深深恨著當初沒有給自己多生兩條腿.

身後的威壓越發的恐怖.

然後,就是團團黑氣從遮天傘上冒出.

最後盤旋而成,一個身長幾乎有著數百米的巨大黑龍.

它頭上額角猙獰,嘴巴張開,流出的黑色液體,腐蝕性極強.

帶著毀滅般的力量.

眼珠子是暗紅色的,倒是和之前在青銅大門的那條惡龍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蘇紅衣身形拔高,傘尖猝然翻轉,向下一指.

黑龍咆哮而下.

各修士鬼哭狼嚎.

鋪天蓋地的聲浪,響徹了整個靈石秘境.

已經走遠了的甯清秋狠狠的捂住了耳朵.

恨不得在自己的耳朵里面塞上兩團棉花.

蘇紅衣這個人,不會玩脫了吧?

感覺整個靈石秘境,都快被轟破了.

無數的碎石被炸裂,就像是漫天都是石頭雨.

而後,全部飛速下落.

在陰陽和合宗的傳承之地,飛快的堆積.

然後便是蘇紅衣的笑聲:"好了,我先走一步,各位慢慢的......繼續玩兒吧!"

天地恢複了平靜.

這個時候,才有修士灰頭土臉的從某個坑里爬出來,或者是自己的法寶中伸出自己的身體.

所有的人,第一時間看向了之前過來的那個位置.

陰陽和合宗的傳承之地,已經是徹底的消失不見.

那里,佇立著一座巍峨的高山.

仰頭望去,不知道其高幾何.

平地而起,拔地千仞.

當真是有移山填海之能!

然後,那座山上有著一個巨大的古體字.

乃是篆刻.

一個大大的封字.

鐵畫銀鉤,無比的殺氣凌然.

光是看著,就覺著眼睛被刺得生疼.

有的人,修為不夠,已經是大聲慘嚎起來.

眼角,留下兩行血淚.

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

甯清秋看著回來的蘇紅衣,臉上帶著很暢快的笑.

皮笑肉不笑的問道:"開心了?玩得,還好嗎?"

蘇紅衣默默地蹙了眉.

她這麼不陰不陽的,怎麼了?

他不動聲色:"嗯,還好.對了,你的傷,沒事了吧?"

他貌似是很關心.

甯清秋道:"還好,死不了."

她服了天香玉露丸,自然是飛快的複原了,其實本就是沒有受到多麼大的傷.

蘇紅衣默了默,摸摸自己的鼻子,這說話怎麼這麼陰陽怪氣的?

他哪里惹著她了?

難道是剛才救她的時候不夠積極?

但是那是因為陸長生太會搶了,他壓根沒機會,就直接讓人表現了啊.

甯清秋無語至極.

蘇紅衣那麼大的動靜,耳朵都快震聾了不說,她還看到那座平地而起的高山.

當真是......

損人不利己啊.

這陰陽和合宗的傳承他自己不要,也沒必要給封存了吧?

若是還有陰陽和合宗的人知道自己的傳承之地便是這樣的被對待的,即便是隔著千萬年的歲月,想必也是恨不得從墳墓里爬出來,把蘇紅衣給掐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三十七章 忘恩負義之輩    下篇:第三百三十九章 唯一劍宗,唯我劍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