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三百零九章 我說......救命啊!   
  
第三百零九章 我說......救命啊!

一眾元嬰修士也都沒有閑著.

都是有力出力,有人出人.

可以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那自然是爽.

但是--

這件事,他們不得不管.

因為很有理由,懷疑這樣的變故,都是來自于那個突然冒出來的生面孔.

也就是自稱是青州修士的兀殺.

這是不是外界的修士針對他們幽州搞出來的陰謀?

這是不是什麼別有用心的人,正在布局?

是不是有一次的對于他們幽州有著不利影響的行動?

他們完全有理由懷疑這樣的可能性的存在.

以前也有過這樣一次類似的事件.

那個時候,幽州的修士還沒有這麼強的警惕心,說白了,也就是傻白甜那樣的天真.

後來就差點沒被外界的九州修士聯合起來,把他們幽州的年青一代的天才修士給一網打盡.

不少的幽州門派還有世家,在那一次的行動中,沒落下去,再不複往日輝煌.

如此深刻的教訓,簡直是刻骨銘心.

現在的幽州修士,說好聽點兒,是警惕性十足,防備心重,說難聽點,那就是個個都是有被害妄想症的.

他們聯合起來攻擊龍卷風屏障,那威力自然是不可小覷.

陸長生畢竟只是隨手弄下的防護罩,而且他也不想弄得太厲害,那樣的話,他們的來曆很可能被懷疑,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那樣的話,只會招來更多的高手.

就是要給這些人一個錯覺,那就是他們雖然厲害,但是也就是比起在場的修士剛剛好要強上那麼一點兒,只要他們努力點,也就可以勝利.

就在這樣的臨界點上.

外面的修士越打,越是心驚.

越是驚訝,他們越是全力以赴.

這陰謀......所圖者甚大啊!

不然的話,也不至于派出如此高手.

他們有了不好的猜測.

難不成,是想要在幽州的交流隊伍上面下黑手?

還是說......沖著檳城的靈石秘境來的?

云城主更是憂心忡忡.

難道說......消息泄露出去了?

陰陽和合宗的傳承,必定是他的女兒的.

旁的人,想都不要想.

若是誰敢動手,他就剁了誰的爪子!

......

陸長生輕喝一聲:"試探到此結束,你的本事,也不過如此,距離上次見面已然是有五十年了,你還是這樣的水平,當真是沒有半點兒長進,邪魔外道果然是邪魔外道,前期進展快速,不過是提前透支潛力罷了."

兀殺眼珠子發紅.

他的聲音都在顫抖:"陸長生,你休要猖狂!別以為羞辱我就可以讓我大意敗于你手,這一招,早就不好使了!"

"三千大道,殊途同歸,你說我是邪魔外道,我照樣可以登頂長生峰頂,成為化神真君,你就用你的命,來為我鋪路吧!"

"化血融神,末日黃昏,三千陰靈,祭我糜途,千毒萬蛛手第三手,滅魂手!"

一道血色掌印.

遮蔽了整個天空.

血色浪潮,鋪天蓋地的襲來.

那里面,有著無數的劇毒蟲蛇.

它們翻滾,嘶吼.

牙齒上面有著綠色的熒光.

陸長生面色不動,就像是定海神針一般,站立在血海之中.

一身白衣,翩然若神.

卻是半點兒不染塵埃.

倒像是天然的一副仙人心境.

塵垢不染.

大道無情.

他的手掌互相的纏繞,翩然若蝴蝶.

無數的銀色小針在他的指尖穿梭.

就像是一條條銀色的小魚.

或者是......蛇.

靈活游動.

它們飛快的沖向了那無邊的血海,自身也是無窮無盡的,像是能夠化身千萬一般.

然後,砰然炸響.

驚天動地的聲音,以及巨大的靈氣潮湧,一起朝著眾人襲來.

朝陽郡主一條長鞭舞得是滴水不漏,潑墨不進,倒是沒有半點兒損傷.

壓根不用人操心.

童童的小靴子底下,生出了無數的根莖,密密麻麻,紮進了地下深處.

他本體本就是草木,有這樣的部分化形的能力,也是正常的.

穩穩紮根,屹立不倒.

小小的身體,倒是有了淵停岳峙的宗師氣度.

甯清秋拔出煉心劍,正要有所動作的時候.

一把黑色的傘,已經擋在了她的面前,阻擋了所有的余波.

她微微抬眸,清澈的眸中有著訝異.

這是......

蘇紅衣的遮天傘.

她沒有認錯.

但是--

她對上了蘇紅衣笑意盈盈的桃花眸.

里面燦燦生輝.

她的心里,滿是疑竇.

是他沒錯,但是--

蘇紅衣怎麼會這麼大發善心要救她?

確定里面沒有什麼陰謀?

還是說這人肚子里有著什麼壞水兒?

蘇紅衣微微一笑:"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你就當我是無事獻殷勤好了."

甯清秋依然是保持警惕.

煉心劍都沒有收回去,依然是提在手中.

"你既然都說了前半句,自然是知道後半句,我怎麼覺著......你沒有安什麼好心?"

蘇紅衣尤自無奈.

他這個人,一輩子都沒有做過什麼好事,這還是開天辟地頭一回,想著她的實力在這樣的余波中還是有些吃力,捉襟見肘的,若是受了點傷,之後陸長生又要拖上半天給她療傷,還要說他防護不力什麼的......

為了節省麻煩,自己也不過是舉手之勞的功夫,他就順手在她的面前撐開了遮天傘.

這下好了,反而是被懷疑了.

蘇紅衣便反問她:"那你說說,我是哪一種?"

甯清秋想了想,非奸即盜,好像是和蘇紅衣沒有太大的關系.

她自己,也沒什麼好圖謀的.

于是--

她繡眉微蹙:"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哪里知道你在想什麼?"

"蛔蟲?"蘇紅衣皺著眉,滿臉疑惑,"那是什麼東西?蠱蟲的一種?不過那玩意兒不是在南疆比較盛行,在這一片兒,倒是沒有聽說過,怎麼,你對這個還有研究?"

甯清秋:......

"算了,沒什麼好說的了."

三觀不同,用語不同,那就只好中斷談話了.

雷楊在後面欲哭無淚.

他用盡渾身解數,才在這余波里面逃過一劫.

話說,你們閑聊的時候,能不能注意這里還有這個人,可憐巴巴的等著......救命啊......

他兩眼一翻,整個人暈了過去.

手一松,摔下了擂台.(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零八章 場內場外,暗流洶湧    下篇:第三百一十章 塵埃落定,花落,雷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