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二百七十九章 罪惡之城   
  
第二百七十九章 罪惡之城

罪惡之城.

赫赫有名的三不管地帶.

灰暗,罪惡,肮髒,充斥著一切的黑.

修士們在這里墮落.

修士們也在這里宛若進入了天堂.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沒有任何人,可以管道你.

同樣,罪惡之城的死亡率高得可怕.

所以在兩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修士被臭名昭著的血手組織打劫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當做是沒看見.

這里才是真正的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要幫助?

你這才是走錯了地方.

冷眼旁觀都是輕的,落井下石,趁火打劫或者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才是罪惡之城的常態.

不過要說是普通,也不算是普通.

那兩個都是年輕的男修士.

其中一個,龍章鳳姿,堪稱是絕世風華.

就連男人,看著都覺著晃眼.

不過半垂著眼,眉目透著倦怠,看起來懶洋洋的.

另一個則是溫文如玉,翩翩風度的男子,眉目間透著一股冷淡,但是卻不過是築基期的修為.

他時不時的抬眼看一眼身邊的人,帶著微不可查的擔憂.

這兩人,正是一路尋來的明遠和七夜.

兩個人比起預期的時間多花費了兩天.

因為七夜突然發作.

甯清秋不在身邊,他的體內魔氣暴動,趁著他擔憂甯清秋留下了一縷心靈破綻,想要趁虛而入.

七夜沒奈何,這玩意兒來勢洶洶,若是不解決了它,這身體的隱患發作,那想要找到她,更是不可能.

明遠只好陪著他一起閉關.

給他守護在外面.

若是沒有了七夜的武力威脅,他築基期的修為在罪惡之城,根本就沒有辦法處理突發情況.

當然,若是爆發了血脈之力,提前解除封印,那一切都不再是問題.

可是貿然解除封印,再沒有梧桐葉的情況下,無疑是找死.

到時候他被體內烈火焚燒,那就悔之晚矣.

若是現在用他的命,能夠換回甯清秋,他眉頭都不會皺一下,但是--

這顯然是毫無意義.

這一耽誤,兩個人到達罪惡之城的時間就比起預期的晚上許多.

明遠和七夜現在心情不好,處于一個隨時可能爆發的狀態.

然後就遇到不長眼的跑過來打劫了.

有些人,就是不知道找死兩個字怎麼寫.

于是七夜爽快的拔出來森羅刀,干脆利落的解決了這些人.

因為胸腔中一股暴戾殺氣藏都藏不住,他雙眸微微閃亮了一下,若是有人能夠近距離觀察到他的眼睛,定然會發現那對絢爛的尊貴至極的眼眸.

傳說中的日月重瞳,都快藏不住了.

明遠深深呼吸了一口氣:"七夜,我們還是趕快去找烏鴉,不要生事."

七夜手指掐入掌心,他的極限就快要到了,快則三五天,多則半個月,他的一身修為就快壓制不住,必須要進行到化神期的突破了.

這個時候,本來是應該返回日月神宗或者是懸空山進行突破的,那里都安排好了絕佳的場所,因為化神期的突破本就是難上加難,而且他的道心種魔之法,本就是到了種魔大成轉化道心的地步,這個時候在外面奔波顯然是不理智的.

然而--

那個女人孤身在外,不知道近況如何,讓他如何安心.

況且,找到了她,才是最快的,也是最安全的突破化神期的捷徑之一不是嗎?

至于說這番話有幾分是他的真心,有幾分不過是為自己找的借口,那就不得而知了.

兩個人飄然離去,只剩下滿地殘肢血水,還有周圍被嚇懵了的眾人.

終于有個人忍不住開口道:"剛才那是……森羅刀?"

"沒錯,如此凌厲之刀法,詭異深寒,宛若死亡迎面,確實是傳說中的森羅刀意沒錯--"

"那個人……竟然是鬼刀!"

不是說,鬼刀已經死了?

不是說,百花城一役,這位暗夜中的潛行王者,暗夜樓的十二金牌殺手之一,已經是身首異處了嗎?

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七夜的森羅刀,遠遠比他自己想到的還要出名.

而且,這里可是罪惡之城.

對于風云榜上的大能修士,人人都是如數家珍,關鍵是還是鬼刀這種比較偏向于黑暗面的大能修士,不少的罪惡之城的人,對于他都很是敬仰崇拜.

這麼一說破,大家對于血手組織都抱有了幾分帶著幸災樂禍的同情.

這麼倒黴,遇上了一位大殺星,那就只有--

自求多福了.

不過人人也是自危,鬼刀也來了罪惡之城,最近看來又有什麼大事發生,大家還是乖一點,安分一點,少做壞事兒唄.

這一來,罪惡之城的治安稍微好了許多.

殺人的仍然是多,但是打劫的人,就這麼突兀的變少了,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無缺沒有說假話,兩個人進了城一打聽,烏鴉這個人竟然還真的是挺出名的.

他的無名店鋪,更是在城里有著極大的名氣.

畢竟是一位元嬰修士開的店,自然是名聲在外,倒是吸引了不少的人前來.

關鍵是這人手里的好貨色還是不少,很多的顧客都是回頭客.

他做生意,也是童叟無欺.

不要奇怪在罪惡之城怎麼還要做公平買賣,不作亂搞假.

要知道,罪惡之城里面呆著的人,都是些窮凶極惡的修士,他們能夠做盡世間一切惡事,卻不能容忍半點被欺負到頭上的事.

若是商鋪敢做些什麼低買高賣,或者是以次充好之類的手腳,那麼分分鍾就是要被人報複上門,關門死絕的下場.

烏鴉是個元嬰修士不錯,但是他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比他厲害的,大有人在.

誰也不能小覷天下人.

要說這烏鴉還真不像是個元嬰修士,沒有一點兒的高手應該有的風度就罷了,對著七夜那個卑躬屈膝的態度,看得明遠都有點臉紅.

即便是沒有妖弓拿出來的那枚令符,想來烏鴉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當然,里面有多少的真料,多少的假話,他們就不清楚了.

但是即便是烏鴉滿口胡言也沒關系,明遠和七夜要的只是他的本源靈氣罷了.

不過這下倒是沒有人心情管他是偽君子還是真小人,他們開門見山的提出要求,提取他的本源靈氣,供明遠施展周天星斗紫薇算術,查找甯清秋的方位.(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的劍,要見血!    下篇:第二百八十章 所謂的過河拆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