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二百六十五章 朝陽郡主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朝陽郡主

就是那麼一瞬間,陸長生臉上的表情就變了.

柔和褪去,只余清冷.

童童差不多是直接從自己的位子上面跳了起來,小聲音都給嚇變了.

"是是是......朝陽郡主!少爺啊,是那個女人來了!"

甯清秋抿著唇,水眸淡淡,帶著點好奇的打量看了過去.

人未到,聲先至.

雨中迷離的水珠連成線,遠遠地看不清來人.

卻第一眼,就能感到對方的明亮光耀.

漸漸地,她走進了.

那是一個極度美豔的女人,嫵媚的妖嬈的,帶著明豔如烈火般的光芒.

旭日東升,所以叫做朝陽嗎?

朝陽一席大紅色的精致衣袍,上面是金絲繡成的鳳凰,裙擺極長,卻被靈氣半托于空,在風中飛舞,半點兒沒有被那外界的煙雨沾濕.

眉心一點紅蓮印記,實在是奪人眼球.

朝陽郡主臉上帶著冰冷的笑,看著甯清秋的眼神就跟要殺人似的.

簡直是讓人不寒而栗.

甯清秋不自覺的皺起了一雙纖眉.

眸中閃過一點光亮.

這女人,該不會是誤會了什麼了吧?

這眼神,就是情敵見面分外眼紅的即視感啊......

她聲音本是十分柔媚惑人的那種,但是因為說話主人並不美妙的心情,聽起來格外的冰寒.

"陸長生,我這滿天下找你呢,沒想到你這是金屋藏嬌,帶著個小妖精跑到落崖山底下躲起來了?還真是長本事了啊?不過--你是不是也太不把我朝陽放在眼里了?"

朝陽郡主本就是生性高傲,即便是對于陸長生傾心不已,但是也不會做低伏小,依然是保持著自己的自尊自傲.

但是這幅做派顯然是得不到陸長生的歡心的.

兩個人在一起,總要有一個需要遷就對方更多,除非是那種天生一對,無比配合的.

但是顯然不是朝陽郡主和陸長生這一掛的.

兩個人的風流韻事八卦緋聞已經是天下皆知,世人都知道朝陽郡主癡戀陸長生,但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所以眾人紛紛下注,看好不看好這段感情的,都是大有人在.

甯清秋自然是不知道的.

她對于人的敵意向來是很敏感,更不要說朝陽郡主這麼直白的表達了.

陸長生站起來,就像是庭前的芝蘭玉樹,仙姿皎皎.

說出來的話云淡風輕,但是卻是永遠氣死人不償命.

"無論她是誰,都跟你沒有關系.朝陽郡主,我陸長生的任何事,都跟你無關."

字字冷漠,毫不留情.

朝陽郡主眸光有一瞬間的癡迷,但是一雙桃花眼里面卻是更多的燃燒著憤怒.

這個男人,永遠不把她放在眼里.

但是對于他,朝陽下不了手,關鍵--她也打不贏.

所以纖手一樣,蜿蜒如蛇的軟鞭瞬間氣勢凌厲的劈出.

陸長生面色一冷.

甯清秋下意識的緊緊閉上了眼.

然後,預料中的疼痛並沒有降臨.

她微微的掀開眼簾,看向了面前的那只手.

修長如玉竹,白皙修長,骨骼勁瘦.

很漂亮的手.

也有著強大的力量.

他牢牢的抓住了那本柔軟如今繃得筆直的鞭子的尖端.

童童瞪大了眼,完全忘記了對于這個女人的害怕.

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人,最討厭了,而且還是對著他最喜歡的甯姐姐.

這個時候,反正有著少爺在,他也不怕她!

"朝陽郡主,你太過分了,甯姐姐還是個病人,身上一點兒修為都沒有,你竟然對她下這麼重的手,萬一要是真的受傷了......你你你,太野蠻了!"

朝陽郡主只是冷漠的挑挑眉眼,她比他們都還生氣.

以前她"無理取鬧"的時候,陸長生對于這些事從來是不置可否的態度,他生性冷漠,對于閑事兒最不耐煩管.

就是有人在他的面前死去,苦苦哀求他治療,他也是守著他的那些規矩,什麼多余的事都不會做.

朝陽對于他的冷淡,又愛又恨.

恨他無情,也愛他的無情.

即便是他身邊來來去去的人再多,也是無法在他的眼中留下一絲半點兒的痕跡,所以她從不擔心有人把他搶走.

這次在探索那個古遺跡的時候,陸長生沒了蹤影,她不死心,到處找他,好不容易發現了一條捷徑,廢了大力氣給出了無數寶貴的東西,才讓家族供奉的那位陣法大師提前啟動了傳送陣.

沒想到看到他還沒有來得及驚喜,就發現了一個女人!

還是一個和他言笑晏晏的女人.

她不知道,這兩個人只是一個背丹方,一個默默聽著加以指導而已.

朝陽郡主只覺得兩個人在一起的場景,非常的刺目.

所以她出手了.

但是沒想到的是,陸長生竟然阻止了她!

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

陸長生手臂一震,將她的鞭子原路丟了回去.

用的力氣不小,所以朝陽郡主被那股力道帶得一個踉蹌.

桃花眼里面帶了點委屈的淚光.

"你竟然,為了這麼個女人這麼對我!"

她是何等眼力?

自然是第一眼,就看出來這是個身上毫無修為的廢物.

雖然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遇到的,但是陸長生為了她敢對自己這麼不假辭色,朝陽郡主已經出離憤怒.

簡直是要把甯清秋當做是生死大敵的節奏.

她恨恨的看著甯清秋,怒聲質問:"你到底是誰?!"

甯清秋偏偏頭,一臉無辜:"我是誰......說了你也不認識啊."

這樣的氣氛下,這麼牛頭不對馬嘴的一句話.

朝陽郡主臉色青了又黑,黑了又紅,紅了又白,最後定格成了一片鐵青之色.

"你竟然敢看不起我!"

如此結論,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得出來的.

就是陸長生也沒想到甯清秋是這麼個反應,他看著她,身子柔弱,身上沒有一點兒靈氣修為,看起來就是一根手指能夠戳死的那種,但是對著氣勢洶洶的朝陽,竟然這麼的......淡定自若?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也許......讓她幫他擺脫朝陽,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陸長生這麼些年沒有少遇到纏人的女修,但是雖然性格各異,家庭背景天資修為也是各有不同,但是總的來說,只要他冷臉一擺出,就很好打發.

只有朝陽,家世好實力強,關鍵是她父母和陸家關系很好,真的要下狠手,也不太好.

所以他一直是不勝其擾.

如今有了甯清秋這麼一個特異棋子,說不定能夠出奇制勝......(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雨中觀景,煞風景的人    下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腹黑男和嫉妒女,都是惹不起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