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二百五十五章 見死不救,陸長生   
  
第二百五十五章 見死不救,陸長生

小童看起來不過十一二歲,唇紅齒白,穿著一聲紅袍服,裹著小小圓圓的身體就像是一顆紅豔豔的果實.

若是旁人這麼穿,肯定是格外的俗豔.

但是他年紀小,長得白白嫩嫩很是可愛,就像是觀音座下的小童子似的.

不過......大概是一個注了水的小童子?

童童也不蹦跶了,小臉嚇白了,飛快的看向身後的少爺.

青年邁步走過來,穿著一身白的流云長袍,衣擺處繡著青的藤蔓仙草,在日光下斑駁流離,就像是玻璃鏡面一樣的璀璨迷離.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比起明遠的書卷氣,這個男人身上更多的是一種流云清泉般的寫意.

好像是清澈見底,又好像是廣袤無垠.

即便是聽到了童童的驚呼,他也沒有任何的焦急心態.依然是不緊不慢的走著,衣擺最下方,若隱若現的流云靴,上面有著精致的暗紋,上面繡著山川日月,草木河山.

"急什麼?"

童童聽到他這麼不痛不癢的話,急得都快跳腳了.

那里躺著一個人哎,這還不算是大事兒?還不用著急嗎?!

少爺喂,你可是醫修啊醫修!

怎麼這麼......

童童想著,心里的害怕也暫時沒有了.

不過倒也不是他害怕見到死人.

主要是他們前段時間為了躲避那個恐怖的女人,隱藏在這里居住.

幽州,落崖山.

這里深不見底,是聞名九州的恐怖深淵,據說來了這里就出不去了.

他們也是機緣巧合,才通過一個遠古大能的宮殿中的傳送陣來到了這里.

不過那個傳送陣的啟動時間不定,經過推算,至少要等到下一個月圓之夜,才會再次充滿能量再次開啟.

所以這一主一仆就暫時的住在這里.

幽州落崖山底,以往都是眾多修士談虎變,沒想到真的來到這里,才驟然發現這里稱得上一句人間仙境.

由于長久沒有人跡,但是又有著足夠的靈氣,這樣優異的環境,自然是滋養了無數的靈藥仙草,對于一個有著研究癖好,性喜清淨的醫修來說,無疑是個風水寶地.

是以不論童童是什麼想法,至少他家少爺是樂不思蜀了.

沒想到安生日子還沒有平靜幾天,這落崖山底下,清寒泉旁邊,就來了個修士?

沒錯,他第一眼就知道是個修士,若是凡人......半空中都被那凜冽的山風給割成碎片了.

在這個谷底,其實也不是沒有修士來過的.

但是一般從落崖山頂上掉落下來的話,不是身受重傷,就是已經是氣若游絲,反正過不了多久就得嗝屁,至少他們下來的這段時間檢查過谷底,發現了不少的前輩先人的尸骨.

有些還是鼎鼎有名的人物,然後就突然消失了,在修仙界銷聲匿跡.

原來......都在落崖山了.

不過也是見怪不怪了.

說實話,在修士的世界里面,這樣的事其實是很常見的.

某個不為人知的地方,那些曾經是叱咤風云的修士,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被圍困或者死去.

從此成為一個逝去的傳說,或者是一個符號而已.

更多的,就連名字都不會存留下去.

因為修士界,和那句詩句是一樣的.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對于修士來說,不夠有天賦和實力,也許短短幾年,你就已經成了昨日黃花.

這麼想著,白衣青年已經走到了清寒泉水旁,看過去第一眼,他就皺了皺眉.

是個女修.

最近來說,他有點談女變.

主要是這位大少爺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恐怖追求者.

關鍵是那個女人身後的背景太恐怖,性格也是暴烈無比,追求人的架勢,簡直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他性子淡,又不屑于跟女人計較.

所以只能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倒也不是怕了她.

就是有點煩.

所以一看到這是個受傷的女修,大醫生就有點遲疑了.

這......

該不會又救上來一個要求以身相許的女修?

這樣的事,以往遇到了太多.

他面本來有點凝重,但是轉念一想,自己的那個規矩......

心里一下就松了.

面清淡的看了水旁的人一眼,就打算邁步離開.

童童驚呼一聲:"少爺?!"

青年淡淡的撩起眼眸看了他一眼,漫不經心的樣子:"怎麼?"

烏溜溜的大眼睛看了一眼自家冷漠的少爺,見死不救,其實是他的標配來著.

所以還真不能怪他家少爺心狠.

主要是本來就是他的規矩.

"這個姐姐看起來好可憐的樣子,我們真的不救她啊......"

他就是個小孩子心性,對著朝陽郡主那樣眼高于頂的女人,動不動就是喊打喊殺的女人故而是敬而遠之,但是對著其他的人,特別是女修,又是重傷,憐憫之心就升起來了.

對方只淡淡的回了他一句:"我有我的規矩,你不會是忘了?"

怎麼可能忘了呢?

九州大名鼎鼎的神醫,風云榜上唯一一位醫修.

他救過無數人,也殺了無數人.

殺人名醫,號稱見死不救的陸長生!

他的規矩,就是殺一人,救一人;而救一人,他就要殺一個人.

不是他自己去殺.

而是來求醫的人,去殺.

關鍵是這落崖山底下除了一地的尸體殘渣,目前唯一剩下的能喘氣兒的人,只有三個.

童童,他,還有這個喘氣都費力不知道是不是快死了的女修.

那麼,對不起,條件不成立,那就算了唄.

生生死死,他見得實在是太多,早就置之度外,陸長生本就不是愛管閑事兒的人.

童童咽了咽口水,蹲下身體,將半邊身體沉在水中的少女攙扶上岸,卻發現她的皮膚上有著淡淡的紅光閃爍.

不過好像是沒有感覺到什麼惡意,于是緩緩的變得暗淡,就像是活物一樣.

他跟在自家少爺身邊,自然是見多識廣,所以一眼就認出來,這是一種中古時期的禁術.

以生命神魂為祭品,只為了保住另一個人的平安.

童童喊了一聲,"少爺!"

陸長生的眼眸凝了凝,慢慢走了過來,低頭看了一眼,唇角微挑.

"果然是......"

"帶她走....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上篇:第二百五十四章 重新上路,山谷中人    下篇:第二百五十六章 陸長生的冷漠,她的清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