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二百二十三章 明遠的小失落   
  
第二百二十三章 明遠的小失落

林驚風恍然.8┡Δ』ΩΩ1┡中Δ

其實花英沒有明說,這個時候過去不是打擾別人二人世界?

這麼沒有眼力色,肯定是灰頭土臉的下場.

關鍵是那個男人的威懾力太強,看起來也不怎麼好說話,何必去吃土?

……

七夜遠遠的還是能夠聽到身後兩人的對話.

早在一開始,他就知道那里有兩個人.

稍微一想,就知道他們是甯清秋給他說的那兩個暫時劃分為自己人陣營的青云修士,他便也懶得理會.

現在看來,還是挺識趣的嘛.

甯清秋心口還在跳,剛才被突然絆倒的時候,她還以為七夜還不肯結束,打算親身上陣指導她的搏斗招式,沒想到……

她條件反射的攬住對方的脖子.

他修長的脖頸線條,漆黑的絲和弧度優美的下頜還有那微微揚起矜持而傲慢的弧線,都讓她有些心驚.

然後就被他抱著,一步一步走回去.

路上被商隊的人看見,他也全然不在意.

她想了想,問他:"七夜,是不是修煉到元嬰的修士把臉皮都煉得刀槍不入了啊?"

男人淡漠的撇她一眼,自然是聽出了話外音.

不就是拐彎抹角的說他臉皮厚?

他扯了扯嘴角,毫不在意的"嗯"了一聲.

甯清秋頓覺心塞.

她張了張口,現無話可說,人家都把諷刺全盤接受,並且表示毫不在意,她還能做什麼.

然後就聽到他仿佛自言自語的說道:"竹林里從你開始練劍的那會兒,就有兩個人站在那邊一直看著,應該就是你說的那兩個青云修士."

她張大了眼.

這個意思是說……全程都被圍觀了?!

她……不活了!

嗚嗚嗚嗚……

簡直是欲哭無淚.

甯清秋于是破罐子破摔了,往他懷里把臉一塞,心里十分郁卒,這下好了,兩個人的"奸情"如今已經是天下皆知了.

回到房間的路上,自然跟明遠不期而遇.

在甯清秋如癡如狂的練劍,七夜神龍見不見尾的到處亂轉的時候,明遠顯然是三個人中間身負重任且最靠譜的那一個.

他早起就繞著周圍的商隊明察暗訪,勢必要挖出有關妖弓無缺的任何一點兒消息,即便只是點邊角料.

一切都要做到有備無患.

當然,鬼澗愁的實力也順道打聽了一番.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可是至理名言.

無視明遠我什麼都明白的眼神,七夜淡然自若的邁著從容的步伐,把甯清秋放在了椅子上.

明遠本來是想笑著打趣兩人幾句的,因為七夜雖然臉皮厚,什麼都當做是耳旁風,但是甯清秋臉皮薄,而且對于這種事情比較忌諱,所以打趣起來就很有意思.

而且這樣同樣可以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清秋聽到明遠說笑兩句之後,她雖然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到底是不高興,七夜也會隨之更加收斂一二.

清秋搶先解釋道:"別誤會啊,我是因為練劍脫力,沒力氣了,七夜這才揮人道主義精神送我回來的."

頗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遮掩意味.

明遠皺眉道:"練劍……練到脫力?"

他有些不敢相信,甯清秋這得是多拼命啊?

前幾****雖然也是勤奮刻苦,但是到底是沒有折騰去半條命吧?這得是多麼高強度的練法……才能練成這樣的臉色蒼白甚至是連走路都困難的樣子?

"清秋,你要知道,過猶不及,實在沒必要……"

沒錯,明遠見到甯清秋的這個樣子,就知道這不是表演,是真的.

七夜便冷冷打斷他道:"不懂就別亂說,你們儒修的那一脈純粹的就是練氣,我和她都是用武器的,而且還是刀劍這種易學難精的大類,若是不勤奮刻苦一點,怎麼能夠得到更快地進步?"

明遠噎了一噎,卻也說不出他的話是錯的.

他也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梅花香自苦寒來,哪個修士不經曆重重磨難就能攀登更遠更高的山峰?

甯清秋她……

罷了,他何必做個惡人?

明遠便點頭道:"練劍勤奮是好事,不過其中的度也要把握好.其中的分寸,清秋你自己也知道,這樣的事急不來,不過就是四個字而已,循序漸進."

他最後的話加重了音.

看著的人是甯清秋,但是這話卻是對著在場的兩個人說的.

七夜眼眸深了深,到底是看著那張還有點蒼白的小臉,最後什麼也沒說.

是了,甯清秋畢竟是個女修,雖然他已經非常的手下留情了,但是她還是有點過于脫力了……

下次,他就會掌握得更好.

不會再有這樣的情況生.

清秋感覺到了七夜的目光,她疑惑的轉眼看他,見人只是盯著她看不說話,便笑了一笑.

至少今天七夜又讓她受益良多,這樣的機會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哪來的元嬰修士不動用靈氣,刻意陪你練了大半天的劍?

也就只有趁著這個機會,多多學習一番了,等到今後有沒有這樣的機會還是兩說來著.

明遠懶得管這兩個人的眉眼官司,七夜和甯清秋,關系已經是越來越好了,總覺得被"第三者"插足了.

明明當初還是他先遇見的甯清秋,作為知心小伙伴,如今卻是退入二線了……

簡直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等等……

當初見面的時候甯清秋正在湖里面洗澡的事,他……是絕對不會跟七夜提起的.

嗯,不是做賊心虛.

主要是七夜這個精神狀況不穩定的樣子,若是被刺激了想歪了什麼的,那可怎麼是好?

堡壘往往是從內部被攻破的,外界的打擊卻向來不是主要力量.

七夜劍眉入鬢,狹長黑眸一挑,看著明遠道:"你還有什麼要說的,趕快.不然的話,我要去後面補個眠."

經曆了一次魔性意志洗禮,他的疲勞感只有更深的.

更別說今天還強自打起精神,陪著甯清秋練了這麼久的劍.

當然,她取得的進步也是不錯,肉眼可見的明晰的變化.

明遠伸手設下一個隔音法陣,以免隔牆有耳.

要是真有修士故意竊聽之類的,那厲害一點有手段的修士簡直是可以在城鎮的這一邊都能聽到對面那一邊的對話.

不過很少見就是了.

這樣兒的,妥妥的人才.

眾多勢力對于這樣的修士,那簡直就可以以一個詞來進行恰如其分的形容:求賢若渴.(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走不動?動手抱走    下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盛裝出席,淡極始知花更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