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一百六十五章 慌不擇路打滾式   
  
第一百六十五章 慌不擇路打滾式

一片灰色的枯萎的花瓣從半空中輕輕飄過.

場面一時寂靜.

鬼面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生之年,竟然被一個練氣女修指著鼻子說他丑!這簡直不能忍啊!

再忍的話,他就成了忍者神龜了.

青筋暴凸,五官生生扭成了凶案現場,他暴喝一聲:"小丫頭片子你說什麼!你想死嗎!有膽子你就再說一遍!"

什麼叫氣得三尸神暴跳?這就是了.

明遠面色也有些古怪,明明是很嚴肅的場景,很凝重的氛圍,怎麼被甯清秋這麼一攪合,事情變得就……

他握拳在嘴邊輕輕咳嗽了一聲,唇邊露出幾縷笑意:"既然人家想聽,師妹你就再說一遍吧,也算是滿足他最後一個願望了."

鬼面,必死,他留不得!

笑聲清淡,殺意盎然.

清秋一挑眉,上前一步,用悲天憫人的眼神同情的看了鬼面一眼:"耳朵不好使?這是病,得治!"

安海都沒忍住,笑了.

雖然此時此景,真的不應該笑的.

"既然沒聽清,我就再說一遍,你長得太丑,所以我師兄是不會跟你合作的,掉檔次你知道嗎!"

鬼面再也沒忍住,提溜住安憐,直接使出五毒爪抓向已經暴露出來的甯清秋,這個賤人出言不遜,他就要殺了她,讓她知道膽敢侮辱他的下場!

"小賤人,受死吧!"

清秋眸光一閃,也不講究姿勢好看了,矮下身子,就地一個驢打滾,骨碌碌滾出老遠,一聲玉色綠蘿籠煙紗裙和月白色的半肩瞬間就沾滿了泥土灰塵.

身後一道亮眼的金光閃過.

明遠一直在她背後,蓄勢待發,就在這一刻,殺招出手.

鬼面只見到一點金光在眼前放大,那速度極快,他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不好,這是他們使詐!那女人是故意激怒他!

就連故意上前一步,都是早有預謀,好讓他按耐不住下手.

鬼面是想通了前因後果,然而一切為時已晚,一根玉白色的指尖直直的戳進了他的心髒.

劇痛席卷全身.

明遠眸光全是冷冽,殺意森然.

像是對付那個獅鷲一樣,這個人的心髒同樣被貫穿,這個動作給了他……難以言喻的快感.

在荒獸的世界里,它們的全身力量並不像是修士一般,全部貫穿在丹田之中,直到修煉到了化神期的修士,力量才會一分為二,一半在丹田,一半在意識海,也就是自己的元神.

荒獸的力量除了凝練而成的內丹,生命脈門還在于心髒,那是荒獸一身力量和精血灌注流通的最重要的器官,甚至比起內丹重要性也不遑多讓.

它們沒了內丹,還可以奄奄一息生存一段時間,萬一有了什麼天才地寶說不定還可以撿回一條性命,重新修煉;而若沒了心髒,那就只有頃刻之間便斃命的下場.

鬼面這修煉方式倒是和荒獸有那麼點相似.

明遠卻是不知道,鬼面這秘法乃是和金丹以及冥陰氣凝練之法一起從那倒黴師兄手上得來的,正是前輩高人為了借鑒荒獸的方法,增強修士生命力制造的功法.

後來發現越發的偏離正道,趨向魔道,便棄而不用,卻沒想到被後人發掘,用以作惡.

鬼面眸中生命的光芒漸漸黯淡,抓住安憐的手無力放松,但是他不甘心.

凝聚著全身最後一點靈氣,用盡所有的力氣,狠狠的在安憐的背後拍了一掌,自己卻向後仰倒.

摔落在地,無一人注意.

這次是真的死了,無處話淒涼.

安憐中了一掌,向前一撲,張口便是鮮血噴出,還好明遠閃得快,否則的話正面對上,必將要被噴上一臉血.

他袍袖一甩,靈氣裹挾著安憐直接丟向了安海,安管家一把接住自家小姐,那叫一個心疼憐惜,之前的怨怪瞬間就沒了蹤影.

不提這邊手忙腳亂喂著丹藥,安海一直用掌心分出靈氣幫助安憐煉化丹藥治療,那邊明遠卻是倏然落地,站到清秋面前.

清秋看了看地上的尸體,對著明遠的眼神是贊歎的,還有一點向往.

總有一天,她也會成為這樣的修士.

持三尺青峰,殺盡人間不平事!

"明遠,你殺掉了一個金丹修士."

話語平淡,卻是無盡贊揚.

明遠微微揚唇一笑,伸手撫上清秋的發頂,她微微一愕,然後就看到他兩根修長的手指之間撚著一枯黃灰色的樹葉.

清秋囧然.

肯定是剛才在地上打滾的時候弄上的,雖說姿勢不雅觀,但是畢竟是"生死關頭"嘛,就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了.

話是這麼說,但是清秋臉上還是霞飛雙頰,有點難為情.

"嘖,堂堂修仙練氣之士,還是一個女修,竟然……不如這招就就叫做七情劍之慌不擇路打滾式吧."

七夜果然是不甘心做個純粹的背景板,直接就跳了出來,狠狠再給甯清秋插上一刀.

清秋瞬間臉色紅轉青,抬頭狠狠剜了頭上一刀,即便是冥陰氣阻隔,根本看不到那朵小白云.

明遠揮手使了一個清潔術,清秋立馬就仙氣飄飄再沒有剛才的狼狽.

"對了,剛才鬼面打了安憐一掌,不會有性命之憂吧?"

"強弩之末,即便是最後的含恨一擊,也不過是無用功,性命無礙."

明遠說著,輕聲咳嗽了兩聲.

清秋面色一變,見他面色蒼白,心中一緊:"你受了傷?"

明遠點頭:"一點小傷,不礙事.畢竟是越階殺敵,驅動了超過自身負荷的靈氣,反噬之下內髒有點受傷,修養幾個周天便可無恙."

清秋面色黯然:"又讓你受傷了……老是因為幫我……"

明遠噓了一聲,拍拍她的頭,動作很輕.

"別多想,人生在世,修士哪有不受傷的?不過是能讓我受的,就盡量不讓你受傷罷了."

她抬眸,對上他清亮的眼,溫柔淺笑,心中微微悸然.

七夜高坐云端,托腮而望,本來還在看甯清秋的笑話,現在看著兩人並肩對立,淺笑輕語的模樣,胸口有一塊地方突然不舒服起來.

他皺皺眉,眼睛微眯,定定的看了他們一眼.

移開視線,眺望東方.(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大概是因為......你長得丑?    下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把你那塊爛石頭拿出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