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一百五十八章 鬼澗愁的鬼面修士   
  
第一百五十八章 鬼澗愁的鬼面修士

明遠眉頭深皺,再來了一次同樣的招式,這次只是打了一個數米的距離,然後光柱就力竭了.

安海也碰上了那霧氣,他的實力不及明遠,造成的危害更是微乎其微,那霧氣只稍稍凹陷了一下,轉瞬複原.

他微微一怔,這霧氣接觸起來的感覺陰冷冰寒,靈氣仿佛都凝滯了幾分,體內的血液流動也變得緩慢.

這感覺……

"你是陰家的人!不,不對,金丹修士,你難道是……鬼澗愁的人!"

陰家搭上鬼澗愁畢竟是個猜測,眼前一旦證實,沖擊力並不弱.安海心中驚懼交加,暗道,難道我安家真的要亡了?

眼看萬湖大草原近在咫尺,卻要魂斷此地?

他已經不怎麼抱希望了,明遠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築基,面對金丹修士是萬萬沒有勝算的.

安海畢竟和陰家人打交道這麼多年,生死戰不計其數,和陰家的拿手絕活放陰氣自然是極為熟悉,不過陰家人的陰氣是淺灰色,倒是和這灰白霧氣有所區別,所以一時之間沒有認出來.

但是一旦近距離接觸,那就再明白不過.

仇人見面,自然分外眼紅,但是鬼澗愁……難道說那個地方真的盯上他們了?

鬼面氣恨不已,他雖是鬼澗愁的人,但是天資並不出眾,一百年前修煉到築基頂峰就毫無寸近,眼睜睜就要卡死在這橫欄無數修士的天塹.

但是後來他心一狠,經過數十年布局,奔波了數個凡人國度,挑起戰爭,將無數的人在戰場上生生煉化,終于憑借著無數的血肉精氣將自己頂上了金丹期.

陰家便是鬼面晉升金丹期之後被分發的所屬勢力.

他對于這個家族觀感還算可以,畢竟年年上貢都很積極,但是也不至于費心提拔,畢竟他只是需要這些修士給他足夠的修煉資源,鬼面也明白自己的修為到了這個程度已經沒有什麼進步的可能,便到處挖掘人才,想要培養出一個優秀的弟子,期望他修煉上來可以反過來對他照拂一二.

若說是抱大腿才是最有效最直接的做法,比如說元嬰修士隨便手中露出一點東西,都能讓鬼面眼饞不已,但是很可惜,大腿這種東西不是想抱就能抱的,萬一惹到哪位元嬰大能,一個指頭就把你戳死了.

討好有風險,抱大腿要謹慎,鬼面想了想,還是選擇了不容易掛掉的方式.

陰木就是陰家這一輩最出眾的天才,自然是被送到了鬼面這里拜師,鬼面也是廣撒網,收了許多的弟子,萬一有一兩個發達了,他也跟著沾光.

而且修士中有天生大氣運的人,鬼面天資不好運道也差,但是他為人心狠手辣,用血氣煞氣陰氣硬生生爬上金丹期的門檻,這種方法還是他殺了自己的師兄搶過來的,雖然修成的是那種最弱的金丹修士,但是他也滿足了.

壽命延長,實力更強,再弱的金丹修士那也是金丹,不是築基期可以比擬,當然,前提是不要遇到那種超級變態的天才修士.

萬一有哪個弟子得到了他都眼饞的超級機緣,他也可以先下手為強,搶過來便是.

鬼面的算盤打得響.

陰木知道他的貪婪之性,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安家有寶物的事兒,鬼面一聽,便找人打探,就發現了安夫人出身的家族曾經有過金丹修士,祖輩往前甚至還傳說有過元嬰大能,當然,現在一個都不剩,死絕了,滿門被滅,就只剩下安夫人一介孤女.

他立馬下了血本讓陰家飛速贈長實力,打算讓陰家出面滅了安家,然後將寶物呈現給他.

畢竟一個金丹修士出手實在是顯眼了一點,鬼面這個人喜歡藏在暗處行事,不喜歡明槍實箭的打,所以打算低調行事,畢竟陰家和安家是這麼多年的生死仇敵,打死打活才是正常.

這寶物就是安夫人手中的家族傳承的東西了.

一個家族覆滅,剩下的所有好東西,定然都是在唯一的幸存者身上,這一點,長了腦子的都知道.

即便什麼都沒有,安家被滅也可以補足鬼面付出的東西了,而且到時候烏鎮便是陰家一家獨大,每年的份例向來便又多上一倍,所以鬼面覺著這生意怎麼都不賠.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安夫人手上確實是有寶物,但是這東西來頭太大,大到一不小心就是滅頂之災.

竟然是妖弓無缺!這樣的大人物隱居在萬湖大草原,他之前一點兒都不知道,關鍵是若是真的讓這些人找到妖弓,那他鬼面,就沒有任何的希望了.

他心驚肉跳,渾渾噩噩的想了一天,沒敢跑,直接將這件事上報了鬼澗愁的一位他能夠接觸的元嬰大修士,直接分管他的.

老頭子也是個貪心的,這件事風險雖大,但是也是有機可乘的.

安家那連金丹修士都沒有的小家族,想要到萬湖大草原?沒門兒!

只要把人都殺了,信物搶過來,那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妖弓的信物確實是個燙手山芋,但是同樣的,到了他們手上那就是一件驚天的寶物.

一位絕世元嬰,風云榜上大人物的承諾,普通的元嬰修士同樣動心!

他們計劃得好,卻是不知道這信物必須有安夫人家族血脈的人才能利用此物讓妖弓兌現承諾.

那位元嬰就把鬼面派了出來,他的算盤也打得好,若是成功,那便是好事一樁,若是不成,鬼面就當做是棋子推出去平息安家人的憤怒,畢竟他們根本不知道此事和一位元嬰還有關系.

他也不怕鬼面泄露消息,一道本命真氣附在鬼面的身上,鬼面也不得不在這位元嬰的壓迫下發下心魔誓言,膽敢泄露他丁點兒消息,立馬就魂飛魄散,生死道消.

所以鬼面此來本就是滿腹怨氣,他本不打算出手,這件事能不露面就不露面,但是沒想到陰家人那麼不中用,所以他接到消息不得不出手.

星羅盤擋不住金丹靈感的窺探,自然是被他守株待兔.

冥陰氣是他當初突破金丹時候借助那無數冤死之人的氣息煉化而成,威力非凡,乃是他最得意的殺敵招式,沒想到被一個築基修士給他戳了個洞,一點兒不把他的話放在眼里,簡直是奇恥大辱!(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誤入陷阱,灰白霧氣    下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臼嬰,哭笑兩張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