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一百五十五章 連妖弓也殺不了的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連妖弓也殺不了的人

難道跟剛才詭異的感覺有關?

明遠搖搖頭,半撐著自己的頭,側臉雅致非凡,有著一股修士少有的書卷氣.

安海一直覺得,這位修士,有點像是凡間那些咬文嚼字的書生.

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來,沒有人比他更明白這位築基修士的厲害,他能夠從明遠身上感覺到極度危險的氣息,這不是因為他對于安海有什麼敵意,而是實力差距帶來的本能感應.

同為築基修士,安海卻知道自己絕不是明遠的對手,一旦出手,就是和那些陰家修士一般下場.

"對了,安管家,據你所言,這妖弓的信物是數十年前就交給了安夫人的家族,後來安夫人家族被滅才傳到安夫人的手上,之後就被你們攜帶前往萬湖大草原?"

"沒錯,夫人當時也說這件事乃是家族最高機密,當時她並不知道,後來家族一夜之間被滅,只剩下夫人一個.她才從家中廢墟之中憑借著血脈感應找到信物,然後從先人留下的玉簡信息中得知這一切."

安海神情嚴肅,說道安夫人家族被滅的時候也有些悵惘,如今安家的現狀比起當時安夫人的家族面臨的危險也差不離了,不過是他們還有一個翻盤的機會罷了.

明遠卻有些不解:"照你這樣說,我倒是有點奇怪,當時的安夫人為何不自己去尋找妖弓,讓他為自己家族報仇呢?"

憑借安夫人的實力,應該是能夠找到萬湖大草原去的,除非是死亡,很難想象有什麼能夠讓一個人放棄為滿門血脈誅殺仇敵的心願.

而安夫人,現在好好的活在安家,而妖弓的承諾,她並沒有使用.

安海一怔,神情有點莫名,他沉默著,像是躊躇為難.

安憐突然開口道:"我也問過我娘同樣的問題……她說,當時的她滿心仇恨,確實去找過那位大人.然而九死一生見到那位元嬰大能的時候,他拒絕了我的母親."

這次連甯清秋都清醒過來,她在情花編織的情緒情景里面,是能夠聽到外界的動靜的,和修煉一樣,只是不能隨意動作罷了.

但是有了明遠的清心咒,倒是解決了這個問題,只要她想,念上幾遍清心咒就可以瞬間脫離,神魂歸位.

"為什麼?"她就跟個好奇寶寶似的.

光是聽聽風云二十二位這個名頭,就知道妖弓無缺是多麼厲害的大人物了,這樣的人又怎麼會食言而肥?

那豈不是傳出去將會被天下人恥笑?

能夠修成元嬰的修士,每一個都是認清自己的道路的絕世人物,而風云榜上更是九州最強的元嬰修士,妖弓無缺能排名二十二,那自然是強悍無匹,並且不會違背自己的誓言.

不只是丟不起這個臉面,更多的,這樣做無疑是對于道心損害極為巨大.

難道說……

"他說殺不了."安憐表情苦澀,畢竟是她母親的家族,也就是她的外祖血脈,被人屠殺滿門不說,有了莫大的報仇希望,結果那個被視為最大的倚仗的大能說他殺不了.

當時的安夫人經曆了九死一生,即便是築基修士,路上也是危險重重,一個單身女修,遇到了多少心懷叵測的人,遭遇了多少生死殺機?

支撐她的也就這麼一個念頭.

結果那位妖弓跟她說,殺不了那個人,幫不了她報仇.

于是安夫人只能帶著那樣信物黯然離去,妖弓承諾依然有效.

她心灰意冷,都不想活下去了,一個連妖弓都說殺不了的仇人,有生之年,已經沒有了報仇的希望.

就在安夫人即將道心潰散之際,卻遇到了安憐的父親,現在的安家家主,兩人相知相戀,安夫人便把往日慘痛記憶埋葬,安安穩穩的生活了這麼些年,生下了安憐.

卻遇到安家生死存亡的危機,她不得不將此事告知,這件事可謂是給安家高層注射了一針強心劑,才能苦苦支撐到現在.

甯清秋杏眸中全是驚訝,和明遠對視一眼,彼此都有些震驚.

那位仇家,到底是何等人物?連妖弓都說殺不了?

既然是那麼厲害的人物,又為什麼去滅了安夫人的家族?一個最強修士也不過是金丹期的中等家族.

而且,這樣的家族又是怎麼和妖弓扯上關系的?

一切都撲朔迷離,籠罩著一團團的迷霧.

安海臉上帶著沉重的悲哀.

這就是弱者,無能為力,無可奈何,只能任由命運擺弄.

安夫人在安家極得人心,真心被安家人當成了主母,她的家族如此慘烈下場,安家人顧及自身處境,又怎麼能不兔死狐悲?

甯清秋見不慣這愁云慘淡的氣氛,烏溜溜的眸子一轉,便說道:"其實也不必這樣擔憂,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個仇家再厲害也會遇到比他更厲害的人,走到路上人家看他不順眼,一刀把他殺了那也不一定啊."

比如七夜就是這種蛋疼的人.

不說一言不合,一言不發都要順手殺了,只要你的實力足夠,就能光榮的成為他的刀下亡魂.

修仙界神經病太多,比如說月圓之夜就要殺人啊,比如說人家穿個什麼色的衣服不入眼也要殺人啊,比如說人家長得不符合審美即便不丑也要殺人啊……

諸如此類,不一而足,就不一一列舉了.

總之,經過明遠和七夜的熏陶,清秋對于修士的變態程度有了新一輪的升華.

她的三觀經曆了又一次重建.

"而且,妖弓說殺不了,其實不只是有一個原因,那個人太強他殺不了,還有可能是因為那個凶手身後關系複雜,所以殺不了,不是真的殺不了,而是不能殺."

她倒是分析得頭頭是道.

安憐微微掩唇一笑,聽到前面覺得這話說的真是風趣,後面卻有些哀傷,她歎了口氣,強作歡顏:"無論是哪種情況,都不是我們能惹得起的人物,我的外祖家沒了,安家……絕不能再沒了!"

清秋對這位嬌滴滴的大小姐倒是刮目相看了,一個十七八的花季少女,修士中的美人兒,從小就被人捧著長大,現在眼中卻有了一往無回的勇氣.

之前見安憐的時候,清秋第一感覺就是這個女人真會哭,不停地哭哭哭哭,嬌滴滴的,跟個修士版的林黛玉似的,現在倒是發現骨子里面還是有著堅韌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那朵飄蕩在頭頂的小白云    下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