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十七卷 第六十章 都指揮使駕到   
  
第十七卷 第六十章 都指揮使駕到

工部官員才離開沒幾天,一零一千戶所的轄區又有了新的變化,聚集地外的小河旁竟然豎起了好幾座一丈多高的圓形"碉堡",而且"碉堡"上還冒著青煙,就如同點著了烽火一般.

這些類似于碉堡的圓形建築,寬約一丈,外圍是一層土磚,用泥巴封的嚴嚴實實,還用手指粗的麻繩捆了一圈又一圈,看上去就像個特大號的土煙囪一般.

這些自然不是真的碉堡,而是燒磚的磚圍子,里面並不是空心的,而是塞滿了曬干的小土磚,煤餅,細柴和干草.

這是農村最土的燒磚方法,就是先架個能塞柴火進去的空心圓底,然後把曬干待燒制的小土磚和曬干的薄煤餅還有細柴,干草擺成夾心餅干狀,一層一層的擺上去,擺好一層,外圍就堆上大土磚,並用麻繩綁住防止坍塌,然後繼續擺上一層.

這會兒,駱宗山正跟著有燒磚經驗的老師傅學習怎麼擺這夾心餅干呢,轄區內的礦藏經過前面那麼一探就算是結束了,根據工部專業人士的說法,煤礦密集的地方,基本不會再有其他礦藏了,駱宗山干脆停止了探礦,帶著三百精壯燒起紅磚來.

關于煤礦開采的問題工部員外郎陸南風也說了,小規模開采他們不管,如果要大規模開采則必須等各都司轄地全部勘探完畢,工部和兵部磋商協調,將鐵路修過來以後才行,不然的話,采多了也運不出去,變不成錢,那豈不是白做功.

駱宗山倒也不急,反正閑來無事,他干脆帶他們燒起了紅磚,來年上千戶人家都要蓋紅磚房,不知道需要多少紅磚,現在就開始燒,來年就能多擠點時間出來蓋房,大家都在忙碌,他可不能讓手下這三百精壯閑著.

這天午時將近,他正在磚圍子上擺弄呢,遠處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十余騎明軍打馬從五號棱堡方向而來,直奔一零一衛所的聚集地.

駱宗山站身來,將手往額頭上一搭,打眼一看,領頭的竟然是張岳,他連忙從磚圍子上跳下來,迎了上去.

他一路小跑,終于在聚集地的口子上迎到了張岳等人,在那里,他建了個木牌樓,上面掛了塊牌子,寫著,西伯第五都司,第二十一衛,第一零一千戶所,牌樓下還有兩個屯衛在那里站崗.

張岳等人好像也沒打算打馬通過牌樓,進入一零一千戶所的駐地,而是慢慢減速,停在了牌樓跟前.

駱宗山迎上去熱情的道:"小岳,你怎麼來了?"

張岳直接在馬上拱手道:"駱大人,都指揮使喬烈喬大人駕到,令所有千戶所千戶明天趕往五號棱堡開會."

駱宗山聞言,連忙點頭道:"好好好,我明天一准過去,什麼時辰開會啊?"

張岳一拉缰繩道:"明天下午未時准時開會,還有,馬大人讓我告訴你,喬大人應該會親自給你發放找到大型煤礦的獎勵,你到時候多帶幾個人過去."

駱宗山聞言,喜的一哆嗦,他這最後鑒定結果可是大型煤礦,獎勵那可是一萬兩銀子!

他正激動呢,抬頭一看,卻發現張岳已經開始掉頭了,貌似馬上就要走的樣子,他連忙一個箭步沖上去,拉住張岳的缰繩,挽留道:"誒,誒,小岳,你別走啊,這馬上就到飯點了,好歹吃個飯再走啊,這麼多天沒見了,我們好好喝幾杯."

張岳卻是拱手道:"駱大人,下次吧,我還要去通知其他千戶大人呢,要在你這里吃了飯,恐怕晚上就趕不回去了."

駱宗山聞言,只得作罷,他倒聽說了,二十一還有兩個千戶所也遷移過來了,只是中間隔了幾十上百里,他也不知道具體方位,所以沒去拜訪,不過,這次開會倒是個好機會,可以和他們套套近乎.

由于要領取一萬兩的獎勵,還要趕在下午未時之前抵達五號棱堡開會,駱宗山特意在自己這組人里挑選了一百個精壯的小伙子,第二天一早便全副武裝,趕著十輛馬車出發了.

這個,好歹是百來號屯衛,全副武裝還穿著崇正裝,看上去就跟明軍的正規軍團差不多,坐著馬車趕路貌似有點不倫不類,但是,沒辦法啊,他手里總共才十匹戰馬.

不坐馬車的話,總共才能帶九個人,九個人保護一萬兩銀子,他總感覺有點不保險.

如果全部走路的話,半天又趕不到地方,如果第一次開會就遲到了,那後果比丟了銀子更嚴重.

他只能跟下面人一起坐著馬車出發了,這樣既能帶上足夠的人手,又能保證午時之前抵達五號棱堡.

馬車速度自然不能和戰馬比,雖說他們起的早,但還是午時三刻左右才趕到五號棱堡外面,駱宗山可不敢帶著一百來號人招搖過市,他讓手下的一個百戶帶著隨行的屯衛在城池外面守著馬車,自己則帶著另外一個百戶,各拎了一大把熏肉進了棱堡外面的城池.

他是准備先去拜訪一下指揮使馬凱大人,打聽一下情況,好心里有個底,畢竟新任的都指揮使喬烈他聽都沒聽說過,壓根就不知道是何方神聖.

按理來說,一個千戶也算是正五品的准大員了,一個百戶都是正六品的職位,但是,在明朝,特別是明朝中後期,文官那才叫官,武將職位再高都得聽文官的,特別是像他們這種屯衛的千戶和百戶,在個七品縣令面前都得點頭哈腰,完全不能按品級來論身份.

所以,文官都會注意身份地位,就算是個七品縣令也不會親自動手干粗活,武將就不一樣了,像駱宗山這樣,五品的千戶,帶著個六品的百戶,一人手里拎一大把熏肉,走在街上,沒一個人覺得奇怪的,要是一個七品縣令拎堆肉走大街上,那絕對會引起轟動!

五號棱堡就是西伯第五都指揮使司的大本營,駱宗山也不止來一次了,甚至連一層棱堡門口的守衛都認識他了,他就這麼帶著個人,拎著一大堆熏肉,直奔指揮使馬凱的書房,一路上不但沒人攔他,還有人給他行禮呢.

搞得他不得不把肉換到不大得勁的左手,一個勁地還禮.

上篇:第十七卷 第五十九章 大型露天礦    下篇:第十七卷 第六十一章 利潤分配原則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