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八卷 第二十三章 大明驚世   
  
第八卷 第二十三章 大明驚世

歐洲人引以為傲的棱堡可以說是黑火藥時期最難攻破的堡壘,像南明的時候鄭成功進攻熱蘭遮城,兩萬五千人圍著一千多人攻了九個多月,又是恐嚇,又是勸降,又是修土牆,又是修碉堡,手段盡出,攻的鄭成功都快發瘋了才攻下來.

現在雖然熱蘭遮城里面才五百人把守,但朱慈炅卻只派兩千人上去,是不是有點太少了呢?

其實一點都不少,因為現在的明軍有一樣鄭成功那時候沒有的東西,這個東西就是手雷.別看這個時期的手雷爆炸威力不足以致命,但它卻能讓人暫時失去戰斗力,所以手雷不論是在守城的時候還是在攻城的時候都都是一種相當實用的武器.

荷蘭人並沒有意識到明軍有手雷這玩意,所以他們對明軍派兩千人攻城有點輕視了,竟然一炮都沒往攻城車這邊發,當然,攻城車上還綁著他們的同僚,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總之,只要讓明軍安然無恙的靠近了城牆,他們基本上就算是完了,朱慈炅當初預估損失的時候,主要計算的是從五六里之外沖到城牆下這段路程的傷亡,如果荷蘭人瘋狂用火炮轟擊,那這兩千人還真不夠看,再加兩千估計都不夠他們轟的,最少要上萬人,分批分散沖上去,才能跨過這段死亡距離.

當兩百輛攻城車靠近城牆的時候,海上的明軍艦隊終于停止跑轟,緩緩退去,城牆上的荷蘭人紛紛舉起火槍,探出頭來.

詭異的是,明軍的士兵靠近城牆之後並沒有從攻城車下面鑽出來,甚至長長的云梯都被他們扔地上不管了,好像是跑累了需要休息一樣.

高個中尉並沒有太緊張,他一邊吩咐火槍手瞄准攻城車四周,一邊在被綁的俘虜里搜尋起來,很快他就看到了被綁在中間攻城車上的普特曼斯,他興奮的大喊道:"長官,您沒事啊,真是太好了,您等一下啊,等我把他們全消滅了就派人下來救你們."

攻城車上的俘虜聞言紛紛睜開眼睛,他們差不多都被嚇傻了,都在那里閉目等死呢,沒想到都到城牆底下了竟然還一點事都沒,這會兒看見城牆上的同僚,他們眼睛里終于有了點神采.

普特曼斯也算是死去活來好幾回了,死著死著也就死習慣了,所以他並沒有被嚇傻,他甚至還有心思關心戰斗,這不,城牆上的中尉話剛一落音,他便警告道:"你小心點,他們的火槍恐怖的很."

明軍豈止是火槍恐怖,他們的手雷照樣恐怖,普特曼斯剛說完,攻城車下面突然飛出無數手雷,雨點般的向城牆上砸去.

城牆上的荷蘭火槍兵紛紛驚恐的看著飛上來的手雷,這什麼東西!這手雷畢竟不是炮彈,飛到高點之後落下來的速度並不快,所以大部分荷蘭火槍兵都躲開了,有的人甚至舉起槍托去砸,而且還砸中了!

可以想象兩千顆手雷在三百人中間爆炸是多麼的恐怖,"轟轟轟"緊接就是"啊啊啊",三百名火槍手幾乎全中招了,鋼針紮進肉里面那叫一個疼啊,而且還不是一根兩根,每人最少都被紮進去十多根,那種疼,簡直無法言表.

就這還沒完,城牆上的慘叫聲剛剛響起,攻城車下面的明軍士兵立馬飛快的竄出來,對著城牆上又是一波手雷."轟轟轟",這一波過後,城牆上所有火槍兵幾乎都疼的滾地上了,幾十根鋼針紮肉里面那是什麼感覺!

城牆下的明軍也沒管城牆上的荷蘭人是什麼感覺,他們扔完手雷便飛快的架起云梯向城牆上爬去,按理說這下應該不會有什麼傷亡了,但是,他們剛一爬上去,"啪啪啪"一陣槍響,第一波露頭的兩百人幾乎人人身上都濺出了血花.其他地方還有兩百荷蘭人呢,他們雖然是開炮的,但火繩槍他們也有,不過他們同樣悲劇了.

這兩千禁衛軍精銳每人可不止帶兩顆手雷,這時候的火槍也做不到一槍斃命,他們的偷襲反而激起了禁衛軍勇士的凶性,所有人幾乎同時掏出手雷,拔掉銷子,對著躲在角落里的荷蘭士兵就是一頓扔,一時之間,熱蘭遮城到處都響起手雷的爆炸聲和荷蘭人的慘叫聲,就這還沒完,後面爬上來的明軍也紛紛掏出手雷往各個角落里扔去,很快,那兩百名荷蘭士兵也差不多全部變成了滾地葫蘆.

一座堅固的堡壘就這樣戲劇性的被攻破了,明軍沒有一人陣亡,荷蘭人也沒有一人陣亡,雙方受傷人數加起來都不到八百人,而且大部分都是荷蘭人,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跡!

朱慈炅知道結果後並沒有顯得太興奮,他從來就沒想過熱蘭遮城會攻不破,開玩笑呢,十五萬人圍攻五百人,再堅固的堡壘又怎麼樣,只是個時間問題而已.攻破熱蘭遮城從來就不是主要問題,怎麼對付巴達維亞那邊的荷蘭海軍才是最主要的.

其實,在出發之前他就和幾個軍團長商定了一個大膽的計劃,現在這個計劃可以說已經具備了實施的條件,就差鄭芝虎的南洋水師了.

鄭芝虎並沒有讓他等多久,當天下午他就趕到了台江內海,第二天一早,明軍的驚世計劃開始實施,朱慈炅站在熱蘭遮城的主堡上,望著遠去的艦隊,心里不免有點小遺憾,他本來是想跟著去的,但是鄭芝虎,黃龍和秦良玉都拼死發對,最後他只得放棄了.

............

熱蘭遮城之戰過去大概十天後,馬尼拉灣外面突然出現一千多艘巨大的帆船,不用問這肯定是大明的艦隊,在東南海域,唯有大明能湊出如此多巨大的帆船,這就是來實施驚世計劃的大明南洋水師和北洋水師聯合艦隊!

到達馬尼拉灣的出海口後,五百艘大福船從艦隊分離出來,他們排成密密麻麻的五排,將馬尼拉灣的出海口堵的嚴嚴實實.

剩下的一百艘超級戰列艦和五百艘大福船則排成比較松散的六排,直接向馬尼拉城方向壓過去.

此時的馬尼拉城外同樣經曆了激烈的戰斗,荷蘭海軍東方第二艦隊在海軍上將范迪門的率領下,已經圍著馬尼拉城攻了差不多一個月了,馬尼拉城的西班牙守軍相當的頑強,荷蘭人在火炮和人數都占絕對優勢的情況下竟然連城南的炮台都沒有拿下來!不過雙方的損失都很慘重,馬尼拉城里的一萬西班牙陸軍已經陣亡了將近一千人,受傷的更是不計其數,荷蘭人戰艦上的火槍手也差不多陣亡了七八百人,受傷的同樣不計其數.

長時間的拉鋸戰讓雙方都很疲憊,所以這兩天雙方不約而同的選擇了休戰,西班牙人正在修補被轟的跟狗吭了一樣的城南炮台,荷蘭人也正在修補被炮彈砸的千瘡百孔的船舷,雙方都是那麼的平靜,好像這一個月來在這里打生打死的是另外兩撥人一樣.

但是,這種平靜很快就被打破了,當六百艘巨大的帆船出現在馬尼拉城外十多里遠的海面上時,整個馬尼拉城的西班牙人都嚇的臉色蒼白,還讓不讓人活了,五十艘超級戰列艦都差不多把他們打殘了,現在竟然來了這麼龐大的一個艦隊,西班牙總督科奎安甚至已經命令傳令兵偷偷去准備白旗去了!

不過,他們的驚恐很快變成了驚喜,那龐大的艦隊並沒有駛向馬尼拉城,而是向右一拐,往南駛去,看那架勢,竟然是准備去圍荷蘭人的艦隊!

荷蘭海軍東方第二艦隊就在馬尼拉灣南岸附近休整,當龐大的艦隊向他們駛來時,所有的荷蘭人同樣露出了驚恐的表情,不管是敵是友,這六百艘幾十米長的大帆船聚在一起也太恐怖了!

當范迪門收到消息來到船頭時大明的艦隊已經離他們不到十里了,他連忙掏出望遠鏡往對面看去,很快他就看到對面艦隊中間的兩艘戰艦主桅杆上那兩面迎風飛舞的巨大龍旗.

龍?是大明帝國的艦隊!他連忙大喊道:"快,令所有的戰艦都打出旗語,問他們想干什麼?"

他身後的傳令兵連忙爬上桅杆,打出一陣旗語,很快所有的荷蘭戰艦的桅杆上都出現了舉旗的傳令兵,他們打出相同的旗語:"你們想干什麼,你們想干什麼,你們想干什麼?"

干的就是你,大明聯合艦隊並沒有回話,一百艘超級戰列艦很快分成左右兩列,向荷蘭艦隊的兩翼駛來,後面五百艘大福船則緩緩向中間聚攏,等整體寬度和荷蘭人的艦隊變的差不多時,他們竟然就那麼直接對著荷蘭人的艦隊擂過來!

范迪門見此情景,連忙下令道:"快,所有火炮裝填實彈,准備戰斗."

他的命令剛傳達下去,兩側大明的超級戰列艦已經進入他的艦隊左右三里范圍,"轟轟轟"沒有什麼好說的,直接就是干,大明的超級戰列艦相繼發出怒吼,一排排炮彈飛向中間的荷蘭戰艦,一時之間,整個荷蘭人的艦隊都亂套了,到處都是慘叫聲,到處都是木屑橫飛,他們才剛還擊一輪,兩邊的大明戰艦已經轟了不下五輪了,他們剛還擊第二輪,兩邊的大明戰艦已經轟了十輪了!

這時,五百艘大福船已經擂進荷蘭人的艦隊里面,由于船速不快,倒是沒出現把戰艦給直接撞爛的情況,五百艘大福船就那麼硬生生的擠進五十艘荷蘭戰艦中間,兩側的一百艘超級戰列艦也停止了炮擊,直接調轉船頭,從兩側擠過來.

荷蘭人的戰艦還在頑抗,不停的向兩邊的大明戰艦開炮,大明戰艦卻跟不要命一樣直接靠上去,就那麼緊緊貼住荷蘭人的戰艦,然後鉤鎖和子彈齊飛!無數子彈罩向船舷上方,嚇的荷蘭人連頭都不敢抬,無數鉤鎖飛向荷蘭戰艦的船舷,很快就有無數大明士兵湧上他們的戰艦.

上了戰艦的大明士兵二話不說,掏出左輪手槍,對著戰艦上的荷蘭士兵就是一陣"突突突",直到打得他們爬都爬不起來為止,至于死活,暫且不論!

范迪門絕望的看向四周,流氓啊,就仗著人多硬沖,還講戰術不?這要是在外面的大洋上,再來幾百艘都圍不住他的艦隊啊,問題這里是馬尼拉灣,人家是從北面壓過來的,南面直接就是海灘,他們一點回旋余地都沒有!

陰差陽錯,荷蘭東方第二艦隊跟西班牙人的無敵艦隊一樣,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大明艦隊一鍋端了,一艘戰艦都沒逃脫,連他們的海軍上將范迪門都成了俘虜!

消息一經傳出,整個世界所有列強都震驚了,這大明帝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生猛了,竟然直接在海上,把海上霸主荷蘭給干翻了!

這一戰被後世各國史學家公認為大明帝國崛起的標志,從此大明帝國成為世界公認的海上強國!

上篇:第八卷 第二十二章 肉盾攻城    下篇:第八卷 第二十四章 東南防線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