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六卷 第十九章 步兵操典   
  
第六卷 第十九章 步兵操典

火炮從上火繩,到裝填彈藥,到裝填炮彈,再到調校角度和方向,說起來話長,其實並沒有耗費多長時間,最多也就四五十秒的樣子.

也就是說兩百門火炮在一分鍾內都已經准備完畢,指揮的游擊將軍見所有的小旗都已經舉起令旗,不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大喝道:"點火."

他前面的小旗將令旗往下一揮,跟著大喝道:"點火."

負責點火的炮兵飛速的將火繩點燃,然後退後一步,緊盯著火繩.

旁邊小旗依次將令旗揮下,所有的火炮開始陸續點火,過了不到十秒鍾:"轟轟轟轟."

從正中間開始,所有的火炮依次冒出白煙,那波紋般飛速向兩邊擴散的白煙有一種獨特的美感,看的人目眩神迷.

當然這個目眩神迷是指的明軍這邊,城牆上的後金和蒙古聯軍則沒有這個眼福了,因為阿濟格看見對面的炮兵一系列的動作就知道他們要開炮了,當點火的炮兵點燃火繩的時候,他立即下令所有人全部縮到女牆和箭垛後面.明軍這他嗎是瘋了吧,什麼事都不干,專門跑到這里放炮玩,放幾炮就能嚇的小爺投降嗎?神經病!

城牆上的人可以說什麼都沒看到,他們只聽到:"轟轟轟轟."一陣轟鳴聲,然後就是"咚咚咚咚."的炮彈砸牆聲,還有個別炮彈正好蹭著女牆的邊沿砸進城牆里面,砸的蹲在縮在女牆後面的人一片血肉模糊,所以砸牆聲過後還有稀稀拉拉的慘叫聲.

明軍這邊,朱慈炅早已舉起望遠鏡,對准對面的城牆,仔細的觀察著炮擊效果.這效果怎麼說呢,有的直接砸在女牆上,然後跌到城牆下面;有的直接砸在箭垛上,然後跌到城牆下面;有的則直接飛過城牆,落到城里面去了;還有個別的蹭著女牆砸進城牆里面,造成了一定的傷亡.

看樣子這實彈的彈幕支援效果不行啊,朱慈炅歎了一口氣,漫無目的的掃視起來,突然他看到一個箭垛竟然被砸掉大半個角,他不由一個個箭垛仔細觀察起來,果然,有幾個箭垛也松動了,只是上面的磚頭還沒有被砸掉而已.

這簡直是意外的收獲啊,實心彈竟然能將箭垛砸爛,仔細想想其實一點都不奇怪,十多二十斤的鐵球猛砸到才一個磚寬,沒有任何骨架支撐的箭垛上,砸不動才怪.也就是說,只要發射足夠的輪數,完全可以將對面的城牆上的箭垛全部砸爛,到時候就只剩下光禿禿的女牆了,甚至連女牆都有可能被砸的坑坑窪窪!

那樣的話,攻起城來就方便多了,起碼敵軍觀察下面的攻城部隊就不方便了,有箭垛的時候還可以通過箭垛中間的觀察孔觀察下面,箭垛都沒了,他們只有伸出腦袋往下看了,到時候燧發槍再一陣齊射,基本上伸頭就是死!

此時,前排指揮的游擊將軍已經指揮著所有火炮將散彈裝填好了,他再次舉起望遠鏡觀測了一下炮擊的效果,然後果斷下令道:"准備調校."

所有小旗依次重複他的命令,緊接著所有負責調校的炮兵全部就位,並松開了炮耳兩邊的抱箍.

指揮的游擊將軍繼續下令道:""方向正前,角度四八五."

這個只要稍微回調一點,很快所有火炮都調校完畢了.

那游擊將軍按朱慈炅的旨意,一刻都不停歇,直接下令點火開炮.

城牆上剛站起來的後金兵和蒙古兵都不需要阿濟格指揮了,嚇得立馬又縮回箭垛和女牆後面.

"轟轟轟轟"又是一陣轟鳴聲,這次城牆上的慘叫聲更多了,因為散彈本來就是成片攻擊,再加上指揮開炮的游擊將軍又將角度校正了一下,讓炮擊區域更接近箭垛,這下除開緊貼著女牆和箭垛的人沒事,其余稍微靠後一點的幾乎都被擦傷或者是擊中了.雞蛋大小的散彈雖然沒有實心彈那麼大的威力,但是如果被擊中了關鍵部位那也是一擊致命,所以城牆上一下傷亡了數千人.

朱慈炅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看樣子這個散彈彈幕的支援效果還是蠻不錯的.

最後一輪就是開花彈了,這開花彈的支援效果和實彈差不多,除非正好掉進城牆里,不然根本就造不成傷亡.

朱慈炅感覺這個彈幕效果試的也差不多了,再說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安排,所以,他很無恥的伸了個懶腰,然後問孫承宗道:"太傅,要不今天就到這里吧,大家也都累了,先回去休息,明天我們再繼續."

孫承宗聞言翻了個白眼,什麼叫大家都累了啊,這擺了剛剛將陣型擺好,才放了三輪炮,就累了?開什麼玩笑啊!

不過這攻城倒也不急于一時,他估計朱慈炅又有什麼新主意了,所以才想這麼早收工的.既然皇上都開口了,那就收工唄,孫承宗假假的清了清嗓子,恭敬的回道:"一切但憑皇上做主."

朱慈炅聞言,立馬站起來,朗聲道:"傳朕旨意,收兵回營,禁衛軍第一軍團先走,秦軍居中,天雄軍斷後."

說罷,朝秦明月和曹化淳使了個眼色,然後直接往高台下走去.

鄭成功立馬跟霜打的茄子一樣,耷拉著腦袋跟了上去,施維拉也滿臉惋惜的搖了搖頭,跟著走了,他們都以為今天能看場好戲呢,結果剛開始就結束了,太不過癮了.

回到大營,朱慈炅立馬對曹化淳道:"傳旨,令宋應星馬上停止生產所有三寸,四寸,五寸的炮彈和六寸的開花彈,先全力生產二十萬發六寸實心彈和十萬發數量的六寸散彈,再恢複其他炮彈的生產.另外,做好的六寸實心彈趕緊給朕送過來,還有,不要停,每天做多少就送多少."

曹化淳趕緊翻出空白聖旨,刷刷刷寫好,然後交朱慈炅過目,再蓋上大印.

朱慈炅又下旨道:"傳朕口諭,明天禁衛軍第一軍團,天雄軍和秦軍的主將還有副將全部帶著望遠鏡到朕的瞭望台上來,讓他們先將手下軍團的指揮先交給手下的副將,參將和游擊將軍."

曹化淳領命而去,一夜無話,轉眼又到了第二天上午.

朱慈炅仍然讓孫承宗排了一個和昨天一樣的陣型,趁著擺陣的時間,朱慈炅將秦良玉,盧象升,孫傳庭等三個軍團的九個高級將領叫到跟前,嚴肅的問道:"知道朕讓你們來干什麼嗎?"

這問題誰回答的准,所以眾將都做沉思狀,沒一個開口的.

朱慈炅掃視了一圈,對年紀最大的秦良玉道:"忠貞侯,你先說."

這都被點名了,秦良玉無法,只得猜測道:"微臣猜想皇上是讓我們來看看火炮的實戰效果吧."

朱慈炅點了點頭,繼續道:"恩,有這方面的意思,但不是全部,伯雅,你也說說."

孫傳庭聞言,硬著頭皮道:"微臣猜想皇上還想讓我們來看看火炮在攻城戰中應該怎麼用."

朱慈炅又點了點頭,繼續道:"恩,也有這個方面的意思,但還不是全部,建斗,到你了."

盧象升對火槍和火炮的運用倒是頗有心得,他大膽的猜測道:"微臣猜想皇上是想讓我們總結一套火炮的戰術,好讓所有將領都能了解火炮的用法."

朱慈炅欣慰的點了點頭,贊許道:"建斗說的和朕的想法已經很接近了,不過朕要你們總結的不光是火炮的戰術還有火槍的戰術,還有步炮協同戰術.相信你們也看到了,在新式火炮和新式火槍面前,原來的刀槍劍戟弓箭強弩什麼的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還手之力了,以後將是火炮和火槍的天下,所以朕決定,以後大明所有的軍隊都要配上火炮和火槍,你們這次遼東大戰之後必須合力給朕編一本教程出來,用以操練新配上火炮和火槍的軍隊,這個名字朕已經想好了,就叫《步兵操典》,你們明白了嗎?"

秦良玉等人齊聲回道:"微臣明白了."

朱慈炅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道:"朕昨天本來是想試試彈幕的效果的,卻發現六寸榴彈炮的實心彈可以打掉箭垛,所以,朕決定,先把海州南面的箭垛全削平了,再試彈幕的效果."

眾將聽罷都露出疑惑的表情,盧象升直接問道:"敢問皇上,彈幕何解?"

朱慈炅一拍額頭,解釋道:"這個彈幕嘛,顧名思義,就是炮彈或子彈形成的幕簾,可以阻斷敵人的進攻,保護後面的步兵.比如說攻城的時候,如果不停的用火炮轟擊城牆上的敵軍,那麼他們就會抬不起頭來,攻城的士兵在登上城牆之前就不會受到太大的傷害,如果再配合燧發槍子彈連續不停的向城牆上傾泄,效果就更好了.再比如敵人的騎兵沖鋒時,如果我們火炮數量足夠,完全可以在幾百步遠處形成不間斷的彈幕,那敵人的騎兵根本就沖不上來."

眾將這才恍然大悟,紛紛恭維起來,什麼'皇上英明’啊,什麼'皇上真乃神人也’啊......,朱慈炅直接被他們打敗了,只得揮揮手,沒好氣的道:"好了好了,都站到一邊去,把望遠鏡准備好,看看實心彈削箭垛的效果,給朕仔細數啊,看要命中多少顆才能削平一個箭垛."

眾將這才躬身退下去,旁邊的鄭成功卻是突然拱手贊道:"皇上,你真厲害."

所謂童言無忌,對這個真誠的馬屁,朱慈炅倒是蠻受用的,他不由微笑著點頭道:"恩,成功,好好學,朕以後還要靠你去開疆擴土呢!"

上篇:第六卷 第十八章 准備開炮    下篇:第六卷 第二十章 炮彈基數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