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五卷 第十四章 報紙雛形   
  
第五卷 第十四章 報紙雛形

蓋州大捷,朱慈炅感覺這幾天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心情特好,精神特足.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擊敗外敵,收複失地,此乃大喜,從明神宗萬曆皇帝開始,到明光宗泰昌皇帝,再到明熹宗天啟皇帝,大明在遼東一敗再敗,從東北角的開元一路被壓到西南角的甯遠,整個遼東幾乎全部淪喪.

這次他崇正皇帝朱慈炅終于在蓋州大敗後金大軍,扼住了遼東南北的咽喉之地,阻斷了皇太極對遼東南部掌控,可以說整個遼東南部已然在望,大明即將收複遼東大半的失地!

如此喜事,朱慈炅怎能不亢奮異常,這人一亢奮就容易睡不著覺,睡不著覺怎麼辦呢?做那種愛做的事情嗎?貌似他現在功能還不齊備,這古代又沒電視又沒網絡,朱慈炅發現一到晚上他還真沒什麼事情做,還是亢奮啊,怎麼辦?那就看書吧.

其實,在京師的時候,朱慈炅每天都要抽點時間學習,雖然徐光啟沒什麼可以教他的,但還是要求他多看點書,增長一下閱曆.朱慈炅對尊師重道這種傳統美德還是比較看重的,老師要他多看書,那就看唄.但他這個看書並不是自己捧著本書慢慢的翻看,而是別人拿著書本讀給他聽!

翻書翻多了也會累不是,再加上朱慈炅一看見那些文言文就犯暈,干脆就由別人代他看了,別人讀他聽,聽不懂還可以讓人解釋一下,這樣看書就輕松多了.

作為一個皇帝,侍講侍讀的人還是很多的,而且一般都是狀元,榜眼,探花,史可法那一榜的進士都被他安排去做官了,現在給他侍讀的是新科狀元吳建業.要說狀元吳建業肯定沒幾個人知道這貨是誰,但如果換成他另外一個稱呼,估計知道的人就多了,因為他的別號叫梅村!

大詩人大文學家吳梅村,比較有名吧,他那一首《圓圓曲》雖然有點贊美大漢奸吳三桂的意思在里面,但不得不說,他的文采那是冠絕當世的."慟哭六軍俱縞素,沖冠一怒為紅顏."多麼的形象生動,多麼的大氣磅礴!

這吳建業在曆史上本來是崇禎四年的探花,奈何他後世太有名了,所以朱慈炅毫不猶豫的點了他個狀元.沒辦法,其他人我們崇正皇帝都沒聽說過啊,不點他點誰!

禦駕親征雖然說是來打仗的,但這學習任何時候都不能丟下,隨行人員里面侍講侍讀學士自然不能少,這其中就有新科狀元郎吳梅村.

古代沒什麼娛樂活動,再加上皇帝每天都要早朝,朱慈炅平時都睡的很早,基本上一到戌時他就要上床休息了.但今天他特亢奮,到了戌時還一點睡意都沒有,所以他決定去看書,他先把哈欠連天的秦明月哄到外間的床上先睡了,然後帶著曹化淳往書房走去.

他現在已經入住蓋州城內,這蓋州地處九邊,在明朝那會兒就是個邊遠之地,蓋州城內自然是沒有什麼豪華住所,唯一有點規模的也就是原蓋州衛指揮使的府邸了.

衛指揮使可是三品武將,府邸再寒酸也小不到哪兒去,住下隨行的宮女,太監等服侍人員還是夠了的,這吳梅村也算是服侍皇上的隨行人員了,自然也住在指揮使府邸.

皇上是想什麼時候睡就什麼時候睡,但下面的官員卻沒這麼早休息,所以當朱慈炅來到書房的時候,吳梅村已經在那里整理這次攜帶過來的書籍了.

朱慈炅往書桌後的座位上一坐,吳梅村便走到書桌前恭敬的行禮道:"皇上今天想看什麼書?"

看什麼書呢?這是個問題,因為他是臨時起意,就是想消磨一下時間而已,具體要看什麼書,他還真沒想過.他想了一會兒,實在想不出看什麼書,于是他干脆把問題丟給吳梅村,很不負責任的道:"朕一時也想不起來,有什麼新鮮點的書沒,成天都是經史子集,太枯燥了."

這一下可把吳梅村給難住了,讀書,不讀經史子集讀什麼?給皇上准備的書籍里面就沒有經史子集以外的!他僵直的站在那里想了半天,終于想到一個新鮮點的東西,絕對新鮮出爐的,但卻不是書,不知道皇上有沒有興趣,他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從懷里掏出一張信紙,試探道:"微臣這里有份邸報,是關于這次蓋州之戰的,不知皇上想看看不?"

朱慈炅聞言,好奇的問道:"邸報是什麼東西?"

也不怪他不知道,因為這邸報是給下面的官員看的,主要抄錄一些皇帝諭旨,臣僚奏議,官員任免調遷,軍國大事等重要信息,說白了就是告訴下面的官員,皇上想干嘛,皇上在干嘛,皇上提拔誰了,皇上貶斥誰了,朝廷發生了什麼大事......,這些自然是不用給他看的,因為基本上都是他干的啊,他能不知道嗎!

吳梅村耐心的解釋道:"邸報又稱邸抄,並有朝報,京報,條報等別稱,起源于漢朝,那時各郡在京城長安都設有'邸’,定期把皇帝的諭旨,詔書,臣僚奏議等寫在竹簡或者絹帛上快馬通報各郡官員,所以叫做邸報."

朱慈炅一聽,來興趣了,這不就相當于後世的官方報紙嗎,他急不可待的催促道:"快,快念給朕聽."

吳梅村聞言,清了清嗓子,朗聲讀道:"崇正四年九月初六,我大明皇帝禦駕親征,率十五萬大軍親臨蓋州衛,時有建奴賊首莽古爾泰率奴兵四萬余據城妄抗天威......"

後面無非都是吹捧他崇正皇帝多麼的英明神武,鎮國公孫承宗是多麼的竭智盡忠,兵部右侍郎孫元化是多麼的忠勇機智,大明將士又是盡忠報國等等等等,朱慈炅聽的如醉如癡,一篇邸報讀罷了,他不由鼓掌大贊道:"寫的好!"

寫的好?吳梅村不由暗自一撇嘴,好個屁啊,阿諛奉承,刻意吹捧,粗俗不堪,毫無文采,這是人寫出來的嗎!

朱慈炅自然不是贊歎這篇邸報的文采好,他贊的是邸報的內容,雖然吹捧的有點讓人犯惡心,但宣傳蓋州大捷卻是沒有錯的,如果能少點吹捧,多點激勵和鼓舞,那就是一篇標准的官方宣傳文了.

朱慈炅見吳梅村楞在那里不動了,不由追問道:"這篇邸報是誰寫的,具體發給哪些人?"

吳梅村聞言,尷尬的回道:"呃,這個是通政使司下屬的小吏寫的,具體是誰,微臣還不清楚,至于這個發放,這個發放......."

朱慈炅看他這吞吞吐吐的樣子,不由更好奇了,繼續追問道:"發的人很多嗎?你這都發到了."

吳梅村頓時羞的滿臉通紅,諾諾的道:"他們只發給三品以上的在朝官員,微臣這份是買來的."

朱慈炅聞言,眼冒綠光,大贊道:"好啊,竟然還會刊印發行了,幾天發一份啊?你為什麼要買,多少錢一份?"

這話怎麼聽著是要收拾通政使司的意思,不會又大開殺戒吧!吳梅村偷偷的看了朱慈炅一眼,皇上這不像是要砍人的樣子啊,到底是什麼個意思呢?他小心的回道:"這個,通政司好像有點懈怠了,具體幾天一份現在也沒個定數,聽說萬曆朝是天天都有的;這里面一般會記些朝廷要事,所以微臣經常買來看看,一份一般是兩百文,也可以月訂,一個月三貫錢."

暈,這麼貴,開玩笑的吧,一張這破信紙胡亂印點東西上去就要二十多塊錢,一個月要四五百!當然,他也知道這東西為什麼這麼貴:因為上面的信息!三品以上的在朝官員是可以上朝議政的,所以免費發放,其他官員可就沒這待遇了,想知道朝廷的動向嗎?來,來買份最新的邸報吧,上面有詳細的記載!

對通政使司這樣變著法子賺錢朱慈炅倒沒什麼意見,但是,他們也太不會賺錢了,這個不能忍.于是,他就這燈光,打量起吳梅村來,這小子不錯啊,文章做的好,詩詞寫的好,有文采;聽說畫畫也畫的好,有藝術細胞,不當個總編實在是太可惜了.

吳梅村被小皇帝盯的心里直發毛,冷汗都流出來了,這不會是要拖出去砍了吧!要真是這樣,那他就是有史以來死的最冤枉的新科狀元了:就因為買了份邸報,把腦袋給丟了,你說冤不冤!

朱慈炅越看越滿意,不由學著大灰狼的口氣引誘道:"通政使司怎麼樣,要不你去替朕把把關?"

什麼怎麼樣?什麼把把關?吳梅村莫名其妙,他戰戰兢兢的回道:"通政使司,這個通政使司,這個,還可以."

朱慈炅考慮了一下,拍板道:"恩,通政使是正三品,冒冒然把你提上去肯定會有人不服,你先去當個左通政吧,等干個一兩年再提為通政使."

哇特!吳梅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上不但沒有罵他刻意鑽營,還提拔他去當左通政,那可是正四品的大官!這人生的跌宕起伏來的也太劇烈了,前一秒還擔心自己被咔嚓了,後一秒就被連升四級,吳梅村感覺幸福的快要暈倒了.

朱慈炅見他傻乎乎的站在那里,不由沒好氣的道:"過來,朕教你邸報要怎麼寫."

吳梅村傻乎乎的走到朱慈炅跟前,捧著份邸報不知道如何是好.

朱慈炅翻了個白眼,一把奪過他手中的邸報,擺在書桌上指點道:

首先,要起個好名字,這邸報太俗了,京報就不錯,直接叫《新京報》吧;

還有,這紙張太小了,巴掌大塊紙,能寫幾篇報道,要換成這麼大的;

還有,這光是干巴巴的文章也太無趣了,要加點詩詞什麼的進去,最好能陪上簡單的插圖;

還有,兩百文一份也太離譜了,誰這麼有錢天天買啊,十文一份吧,報紙要靠量,要靠客戶的積累,我們的目標是每個官員都能買的起,童生,秀才也要買的起,大家都看習慣了,發行量上來了,那錢不就多了;

還有,內容太少了,每份最少要有十篇文章,個方面都介紹一下,不要光盯著朕嗎;

還有......

在朱慈炅的淳淳教導下,大明最具影響力的報紙《新京報》就這樣誕生了,它是大明朝廷的喉舌,是所有官員和立志當官的讀書人必讀的刊物,是世界各國了解大明動態的窗口,是......,這些都是後話,這里就不啰嗦了.

上篇:第五卷 第十三章 血戰蓋州(下)    下篇:第五卷 第十五章 閻王急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