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官場日記第65章 藏鋒   
  
第65章 藏鋒

g,更新快,無彈窗,!

2010年12月24日周五(伍)

"他不是挺能喝嗎?!一點酒場上的規矩都不懂!"任曉吼了起來,"搞不清楚自己是誰嗎?干嘛要敬大河酒!自己人搞自己人!"

"任隊,都是小事,無所謂啦."王大河在邊上勸任曉.

"不行,給我倒滿!"任曉還是不依不饒,智倫心里拗著一股勁,他又拿過來酒壺,往自己的酒杯里倒酒,剛倒了一半,被邊上的喬麗一把把酒壺奪了過去,"不能這麼喝酒了!"喬麗心疼的不行.

"喬麗,你想造反嗎?"任曉沖喬麗吼道,"把酒壺給他!"喬麗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智倫不想讓喬麗為難,他搶過喬麗手中的酒壺,自己把酒倒滿了.

"喝了!"任曉繼續命令道.

"不能喝了!"金所長站起來要搶酒杯,智倫搶先一步把酒喝進了肚子里.

此時智倫不是不想爆發,他早就忍不住了,可是他剛才轉念一想,大隊上的幾個人,蕭天,他已經吵過了,老孫,為了喬麗,他也吵過了,如果今天再跟任曉吵架,那別人會怎麼想自己?即使再是自己的理由,也沒處說理去.他現在真正是打碎了牙硬往肚子里咽!

"任曉!你到底想干什麼?!"金所長沒搶到智倫手中的酒杯,來到任曉的跟前,責問道.

"這個不用你管!今天是我們安監局自己家的事,我在清理門戶!"

"你!"金所長被氣得說不上話來,又不知道該怎麼回他,在任曉邊上站了一會兒,自己去坐下了.

"倒滿!"任曉繼續命令道.

智倫拿起酒壺,倒了沒一半,酒沒了,"孫所長,麻煩再要一壺酒吧."智倫跟小孫說道.

"這……"小孫也早就不滿任曉的做法了,但他作為身份最低的一個人,不好說什麼,現在智倫還要酒,他實在不想去拿,就看向了金所長.

"不准去!"金所長命令道.

"那就喝啤酒!這個包間里還這麼多啤酒呢!"任曉站起來去開啤酒,把一瓶啤酒放在了智倫的跟前.

"喝!"任曉命令道.

智倫沒再說什麼,仰頭把酒杯中的黃酒喝了.

"倒滿!"任曉繼續命令道.

"不能喝了,真的不能喝了!"喬麗心疼地哭著站起來抱住智倫,不讓智倫去拿酒.結果不抱還好,這樣一抱,智倫的上身被晃動了一下,智倫強壓著的胃里的酒一下子全部湧了出來,"哇……"智倫把剛才吃的菜喝的酒全部吐了出來.

"沒事吧沒事吧……"金所長,小孫,王大河趕快站起來,過去扶智倫,喬麗一直抱著智倫的頭在哭,不怕智倫吐出來的髒東西沾到了自己的衣服上.任曉很淡定地站了起來,慢慢地從椅子後背上拿起自己的外套,淡定地穿上衣服.

"大河,喬麗,咱們走!"任曉向王大河和喬麗命令道.

"你們都走了,那智倫呢?!"金所長也心疼的眼睛濕潤了,畢竟自己跟智倫爸爸同事過,看到智倫被人整成這樣,自己還是很心疼的.

"他愛咋地就咋地吧,他酒量那麼大,還怕這點酒?!"任曉鄙視地看了一眼已經昏迷的智倫,慢悠悠地說道,"走!"

"王隊,我就從這里直接回長治村了."王大河跟任曉說道.

"好."任曉答應道.

"喬麗!你走不走?!"任曉很不滿意喬麗今天的表現,居然站在智倫一邊跟自己作對!

"你走吧,我不走!"喬麗還是抱著智倫的頭,沒看任曉一眼,"我不能不管同事的死活!"

"哈哈哈,你們都是好人!就我是惡人!"任曉仰天大笑,邊說邊往外走,走到門口的時候,小孫的椅子擋著他的路,他一腳給踹開了.

"喬麗,你把他放開吧,讓他臉沖下,"金所長拍了拍喬麗的肩膀,"沒事的,喝多了都這樣的.你別抱著他的臉沖上,萬一他吐出來的東西進了他的氣管可就危險了."

喬麗不懂這個,聽金所長這麼一說,趕緊松開了智倫.

"智倫,智倫……"金所長叫了幾聲.

"嗯?"智倫答應了一聲.

"還有意識,那就行,沒什麼大事了."金所長跟喬麗和王大河說道,"智倫,你還想吐嗎?想吐就全部吐乾淨."

智倫搖了搖頭.

"那就好,看來他已經吐乾淨了."金所長說道,"這樣吧,我現在就下去把我們所的車停飯店門口,過十五分鍾,大河,小孫,你們兩個老爺們扶著智倫下樓,去門口,咱們別在飯店了,都是街道領導在吃飯,咱們回所里去,從後門走,咱們所里還有張床,讓智倫躺床上睡一會兒就行了."金所長安排道,"對了,你們三個都檢查檢查自己的東西,別拉下東西."金所長說完,就穿上外套出去了.

按照金所長的指示,大河和小孫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智倫扶回了安監所,喬麗把智倫的所有衣物手機都帶上了.

把智倫在床上安頓好,蓋好被子,看到智倫呼呼睡得正香,幾個人才放下心來,小孫給每個人倒了杯茶,幾個人坐在那里聊了起來.

"今天這是怎麼回事啊?智倫怎麼惹著任曉了?"王大河不解地問道,"任曉不應該就因為智倫跟我喝了半杯酒就發這個瘋!"

"也沒發生什麼事,"金所長努力回憶著今天發生的點點滴滴,"最多就是在先鋒化工的時候,夏總聽說智倫是嶺西大學化工專業畢業的,兩個人就姐弟相稱,當時也沒看到任曉有什麼不願意的,況且人家夏總跟智倫兩個人的事,關他任曉屁事?!"

"不對,"喬麗邊用紙巾擦去自己身上沾著的智倫的嘔吐物,邊說道,"金所長,你還記得嗎?從先鋒化工出來後,任曉就一直擠兌智倫."

"好像是,"金所長也若有所思,"可我當時以為任曉就是拿智倫開刷呢!不應該啊,原因是什麼?任曉為什麼要擠兌智倫呢?"

"我們這個禮拜一直在臨江檢查,也沒和任曉打交道,智倫也不會惹著任曉呀?"喬麗還是想不通.

"要這麼說,我大約就知道怎麼回事了!"王大河突然想起了什麼,"今天咱們幾個關起門來說話,出了門,我可就不承認了.喬麗,你們來的晚可能不知道,任曉那個人很小心眼的."王大河繼續說道,"其實在智倫來之前,任曉就多次酸溜溜地說過,'人家新來的畢業學校又好,父母都是領導,以後絕對是局里的寵兒,從今往後,安監局再也沒有咱們的立身之地了’!他這麼說,分別就是羨慕嫉妒智倫嘛.剛才我聽喬麗說,這個禮拜開始,他們分組複查,老朱,任曉,鄭健一個組,老蕭,智倫,喬麗一個組,你看這個分組的方式,老朱跟老蕭都是副大隊長,肯定是組長,在老朱那個組里,任曉相當于副組長,而老蕭這個組,智倫相當于副組長.也就是說,智倫在單位上班的時間不到兩個月,領導就把他擺在跟任曉相同的位置上了.那你們說,那麼小心眼的任曉怎麼接受的了呢,對不對?!按照喬麗的說法,近期智倫和任曉又沒接觸過,那就只可能是這個原因了!今天我跟智倫喝的那半杯酒,就是一個引子,根本算不上什麼理由."

"哦,對對對."金所長使勁點著頭,"要是這麼解釋,那一切都通了."

"金所長,我看智倫這也沒啥事了,我就先回去了,今天下午我還要寫個報告呢."王大河起身告辭.

"你稍等一下,我找輛車送你."金所長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的功夫從企業里調來了輛車把王大河送走了.

金所長又讓小孫回家休息去了,今天他也喝了不少酒.

金所長讓喬麗去沙發上躺會兒,她看著智倫就行,可是喬麗說什麼都不肯,兩個人就各拿了一個凳子,在智倫身邊守著他聊起天來.

"喬麗啊,有件事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金所長說話有點含含糊糊.

"您請說."喬麗問道.

"通過今天的事,我覺得你真是個好人,任曉那樣欺負智倫,就你敢站出來替智倫說話,說明你夠義氣!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金所長誠懇地說道.

"一直都是您在幫智倫說話,我也沒做什麼."喬麗謙虛地說道.

"你就別謙虛啦."金所長笑著說道,"就有一件事,我得提醒提醒你.今天中午到了最後,你作為同事,即使再心疼智倫,你也不應該過去抱他.咱們熟悉的都知道你是為了他好,心疼他,可是像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比如說任曉,他就可以借此發揮,說你喝了酒就抱著智倫不松手,多難聽啊,別人還會以為你跟智倫真有什麼別的關系呢,對不對?這樣對你們兩個的名聲都不好.當然,這僅代表我個人的意見,不一定對哈,僅供你參考."

"是啊,"喬麗不斷地點頭,"我當時就是太看不慣任曉的做法了,又心疼智倫,也沒多想什麼,哎,以後我注意.金所長謝謝你,真心謝謝你."

"不用謝我,其實當時我也想去抱住智倫,我也很心疼,可是後來想了想還是控制住了自己,沒讓自己過去."金所長說道.

"吱吱吱……"喬麗褲子口袋里的手機響了,"是蕭天!"喬麗小聲跟金所長說道.

"喂,蕭隊."喬麗接通了電話.

"你們沒有跟任曉在一起嗎?"蕭天問道.

"沒有啊,我們還在開里街道金所長這里呢,怎麼了啊?"喬麗問道.

"任曉出車禍了!"蕭天那邊說道.

"啊?嚴重不嚴重?"喬麗驚得站了起來.

"已經去醫院了,應該沒什麼事,就是一條胳膊骨折了."蕭天說道,"你們怎麼沒在一起嗎?早上不是一起去檢查的嗎?"

"蕭隊您不知道,今天中午任曉太欺負人了.今天中午,金所長請我們吃飯,把王大河也叫過來了.就是因為智倫和王大河喝了半杯酒,任曉就發瘋似的欺負智倫,讓智倫空口喝了五六杯酒,還不讓吃菜,最後把智倫喝的不省人事了,任曉扔下我們這些人,他自己開車跑了.太欺負人了!"

"哦哦,那我知道了.小王現在怎麼樣了?"蕭天問道.

"已經吐了好幾次了,現在在開里安監所睡覺呢."喬麗答道.

"哦哦,那你好好照顧他吧."蕭天掛掉了電話.

"就是應該這樣!"金所長說道,"讓蕭天知道任曉不是個好東西!"

"這件事想起來就氣!"喬麗還是氣得牙根癢癢.

"剛才蕭天說什麼車禍?"金所長問道.

"哦哦,蕭天說任曉發生車禍了,不過沒大事,就是一支胳膊好像骨折了."喬麗說道.

"啊?"金所長吃了一驚,"哎,人啊.喬麗,你看,人還得當好人,壞人還是沒什麼好報!"

"就是就是,"喬麗連連點頭,"不過,這事也太巧了,任曉剛欺負完智倫,就出事了."

"哈哈哈,看來老天實在看不下去了,哈哈哈."金所長笑道.惡人有惡報,總是大快人心的.

"哈哈哈,就是就是."喬麗也答應道.

"不說他了,咱們說點別的."金所長說道.

那天下午,智倫睡到傍晚六點,可能因為智倫的身體素質很好,醒酒也快.六點醒來的時候就好受多了.金所長特意回家做了小米粥,包了餃子,喬麗和智倫吃過晚飯後,金所長從企業里找了一輛車,親自把智倫和喬麗送回了家.

官場小貼士:

1.作為年輕人來說,剛到一個單位,無論你是哪個名校畢業,無論你的工作能力有多強,也無論你有多麼渴望能在新單位出人頭地,你所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隱藏自己,踏踏實實干一些份內的事,千萬不要一到新單位就把自己的所有本事都展現出來,想去贏取領導的贊揚,尤其是你本身的條件非常出色.只有等你真正融入到你們單位,形成自己的圈子,觀察清楚單位的形勢後再逐漸表現自己的能力,贏得領導的信任.

因為每個單位都有原本的權力分配模式和人才培養梯度,你作為一個新人,來到新單位,必然會對單位格局產生一定的影響,所以所有人都會對你這個新人有很強的警惕心.尤其是你本身的條件又很出色,你如果剛到單位就急于表現自己,那必然就會有人覺得你威脅到他們的存在了,他們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地背地里給你使絆子,那你的處境就很危險了.所以你們單位的新人一定要注意,剛到單位的時候一定一定要收斂鋒芒,隱藏自己,只有這樣才能最大程度地保護好自己.

2.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一條處世哲學,在官場上也是非常適用的.

上篇:官場秘術 第64章 猙獰初露    下篇:第66章 欲速而不達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