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官場日記官場秘術 第1章 家道中落   
  
官場秘術 第1章 家道中落

g,更新快,無彈窗,!

2010年10月20日周三

深秋十月,皓月當空,銀白色的月光彷如靜水流深的小溪,靜靜地灑在富陽縣城郊的清潭別澍之上.

清潭別澍,富陽縣最具詩情畫意的高檔酒店,之所以說它詩情畫意,是因為這家酒店的客房都是一棟棟獨立的林間小屋,小屋之間相隔百米以上,彼此之間互不打擾,讓房客仿佛有種身處森林一般的詩意.

當然,如此靜謐隱蔽的林間小屋,也是偷會"愛人"的好去處,無論你在小屋里如何折騰,都不會被人發現.可這家酒店高昂的房費也決定了能來這里下榻的,非富即貴.

在清潭別澍最中心的小屋旁,一個年輕人躲在窗台底下,當然,屋子里不時傳出一陣陣喘息聲.

然而年輕人並不是什麼偷窺狂,他在等著屋子里的那個意亂情迷的女人,此時他已經瀕臨絕望,也許今天晚上是他最後的希望,也是他的家庭最後的希望.

"啊啊啊……"不知什麼時候,房間里那對狗男女來到窗戶前,為了尋求刺激,那男人竟然扯開窗簾,任由月光打在那對激烈碰撞的身體上,看來他們對這座酒店的保密性相當有信心.

一聲聲喘息聲足以讓所有男人都為之傾倒,可對貓在窗台下的年輕人來說卻是一種煎熬,此時的他連死的心都有了,他使勁捂著自己的耳朵,不想聽見一個音符,可身體卻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應,他竟然鬼使神差地偷偷站了起來,偷瞄了進去.

在潔白的月光下,女人的皮膚越發顯得白皙透亮,她身下那兩坨肥肉隨著節奏劇烈搖晃著,臉上做著無比痛苦的表情,隨著男人沖擊的節奏,很配合地"引亢高歌",而男人則是在不顧一切地抱著女人的pigu沖擊著,女人的聲音越來越大,身體激烈碰撞的聲音也越來越響……

"媽的,我這是做什麼!"年輕人突然意識到自己最不該看這些,趕緊再次躲回窗台下.

"怎麼樣,今天還行吧?"許久之後,屋子里的喘息聲停止了,男人似乎很滿意自己的表現,向女人炫耀道.

"嗯嗯,周書記,您越來越厲害了,那藥真管用!"屋子里女人嬌滴滴地附和道.

"哈哈哈,比你老公怎麼樣?"男人很是得意地問道.

"媽的!真他媽太不要臉了!"聽到這里,年輕人心里大罵道.

"你比那死鬼強多了,他什麼事都辦不成!"女人嬌羞地說道,"周書記,我當鎮長的事,您看?"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只要你伺候好我,嘿嘿……"男人笑道.

"討厭!"女人很是滿意地嬌羞道.

幾分鍾後,屋子里傳來了男人和女人告別的聲音,窗台下的年輕人趕緊躲到一棵大樹後面,屋子的門很快就被拉開了,女人探出頭來四處張望了一圈,確認安全後招呼男人趕緊離開.

見到男人漸行漸遠的身影,那女人沖著年輕人躲藏的方向喊了一句,"既然來了,那就出來吧!"接著轉身走回了屋子.

年輕人心如死水一般,垂頭喪氣跟著走了進去.

屋子里的燈光昏暗,女人穿著一身薄如蠶絲的連衣吊帶裙坐在沙發上,兩手之間夾著一根香煙,不時放在嘴里翻云吐霧,看得出來,女人那吊帶裙下根本沒有穿任何衣物,特別是上身那兩點,尤為凸出.

年輕人進到房間後不好意思正眼看女人,在女人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王智倫,是不是為了你爸的事來的?"女人吐出一個大大的煙圈,完全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姐,現在社會上都在傳我爸要被雙規,我們全家實在沒法活了,求您幫幫我們吧!"被喚作王智倫的年輕人懇切地望著女人.

智倫眼前的這位"姐姐",是智倫的一個遠房表親,從小家貧的她還是在智倫父母的資助下完成的學業,大學畢業後又在智倫爸爸的幫助下,進入的事業單位工作.

可誰知這女人卻不懂感恩,工作後就跟智倫一家形同陌路,而且她權力欲極強,為了能博得上位,她不惜出賣自己的肉體供上級玩弄,當然,換回來的就是仕途上的平步青云,她年輕輕輕就當上了鄉鎮的黨委副書記,升遷速度可謂火箭一般.

要不是智倫一家實在走投無路,智倫說什麼都不會來求這女人.

"王智倫,你告訴我,你爸這件事,你讓我怎麼幫?他可是得罪了縣委書記!"女人挑著那雙漂亮的丹鳳眼說道.

"我爸是得罪了縣委書記,可他是為了那些被假農藥坑害的老百姓!"智倫有些激動地說道.

"王智倫,你他媽跟你爸一個臭德行!你們父子兩個醒一醒好嗎?你們這種為民請願的想法早就過時了!"女人也有些不高興了,"為了老百姓,為了老百姓,全縣那麼多鄉鎮的農民都被那個賣假農藥的坑慘了,可全縣幾十個鎮長不敢抓人,你爸就敢?誰不知道那個賣假農藥的是縣委書記的表弟!"

"姐,你在說什麼呢?"智倫的臉色很難看,"你的意思是說我爸的鎮長被撤是活該是嗎?"

"對,就是活該!也難怪他當了一輩子鎮長也提拔不上去,他還真以為自己是包公海瑞呢!"女人瞪了智倫一眼,很不高興地說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從今天開始,我王智倫跟你一刀兩斷,我們家就是死,也不會再來求你!"智倫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惡狠狠地瞪了女人一眼,轉身就要走.

可當智倫走到房門前,女人還是叫住了他,"王智倫!"

"姐?"智倫以為女人回心轉意,畢竟縣委書記周光是女人的情夫,剛才跟她欲死欲仙的男人正是周光!如果女人肯幫爸爸說話,周光應該會給面子的.

"不要叫我姐,咱們剛才已經恩斷義絕!"女人惡狠狠地說道,"我只是想告訴你,你爸的那個參華鎮鎮長的頭銜,很快就是我的了!哈哈哈……"

智倫一下子愣住了,他終于明白了女人為什麼死活不肯幫爸爸,原來一直覬覦爸爸鎮長職位的,竟然是她!

"操!要不看你是女人,我早就讓你滿地找牙了!"智倫大罵一句,頭也不回地走了.

從清潭別澍出來,智倫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兩行淚水入決堤的洪水奪眶而出.

其實智倫本來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爸爸王立仁半個月前還是參華鎮鎮長,媽媽黃英是縣人大教工委主任,而智倫和女朋友楊小佳通過今年的省公務員考試,分別考到了縣安監局和教育局工作,一家子都成了公務員.

順風順水的智倫一家,被所有人羨慕,可誰知前段時間全縣發生了假農藥事件,全縣近一半的農田被毀,可是大家都知道這批假藥來自縣委書記周光的表弟,所以所有人選擇了息事甯人,唯獨耿直的王立仁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為遭受損失的老百姓抓了黑心商人,因此得罪了周光.

半個月前,爸爸被無故撤掉鎮長職務,縣委組織部給出的解釋是組織調整,可是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周光的報複.

不僅如此,縣里還傳出話來,說王立仁很快就要被雙規,這讓王智倫一家人天天如坐針氈,遭受了周圍人數不清的白眼與嘲笑,而剛剛上班兩天的智倫在單位也受到指指點點,讓他根本抬不起頭.

智倫曾經聽說這遠房的表姐是縣委書記周光的情婦,實在走投無路的他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來找表姐,可沒想到卻是如此下場.

從清潭別澍回家大約需要半個小時的步程,一路上,懊惱,憤怒,委屈交結在心中,把智倫憋得喘不過氣來.

媽的!混蛋!混蛋!混蛋!

狗日的周光,狗日的表姐,你們這樣欺負一心為民的爸爸,等我飛黃騰達了,我一定要讓你們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救命!……啊……"

就在智倫心里問候著周光和表姐的十八輩祖宗,突然從不遠處的建築工地里傳來了一陣求救的聲音,智倫聽得真真切切.

"怎麼回事?"智倫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他沖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在大約四五十米的一堆沙土後面,竟隱隱約約看到兩個大漢將一個女孩兒壓到了地上.

"媽的,又是欺負人!"剛剛受過欺負的智倫正愁怒火無處釋放,正好天賜良機,他想都沒想,直接向那座沙土堆沖了過去.

"混蛋,給我住手!"王智倫厲聲沖那兩個大漢罵道.

"快跑!"智倫的吼聲把那兩個流氓嚇了一大跳,他們本能地扔下女孩兒撒腿就跑,可當他們剛跑出去三兩米卻發現對方只有一個人,立刻停了下來.

"哈哈哈,我當是多少人呢,嚇死我了!"為首的流氓露出了猥瑣的笑容,"怎麼樣,小兄弟,你是不是也想玩一玩這個小娘們,過會兒等我們兄弟瀉完火,也順路讓你沾沾葷腥."

"大哥救命!"趁著兩個流氓跟智倫交涉的空隙,女孩兒踉踉蹌蹌地跑到了智倫身後.

"我操你大爺,你們兩個大老爺們欺負一個女孩兒,還真好意思!"智倫把那女孩兒擋在了身後,大罵道,"要是識趣的,趕緊給我滾,不然把你們全部送到派出所去!"

"哈哈哈……小兄弟,我沒聽錯吧,就憑你?"為首的流氓不屑一顧地大笑道,"我最後警告你,少管閑事,不然老子連你一起收拾嘍,爆了你的菊!"

說完兩個流氓各自從腰間掏出了彈簧刀,露出冰冷的鋒刃.

"操,你們也要有這本事!"

智倫知道多說無益,他三下兩下抽出腰帶,握住腰帶尾端,向那兩個流氓沖了過去.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兩個壯漢盡管手中有刀,可畢竟刀太短,大家還沒厮打到一起,智倫那腰帶上的鐵塊就劈頭蓋臉甩了過來,只那麼一下,就把為首的流氓打得頭腦發蒙,智倫瞅准時機,一腳飛踹到那人的胸口上,那人飛到空中,重重砸到了三米之外的地面上.

另一個流氓見智倫是個練家子,不敢戀戰,轉身就跑,可殺紅了眼的智倫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他.

只見智倫從地上抄起一塊板磚,沖著那人的腦袋狠狠砸了過去,板磚不偏不倚,正中那人的後腦勺,那人一聲慘烈的哀嚎聲後,躺在地上抱頭直打滾.

可智倫並沒有就此罷休的意思,他兩大步跨過去,發瘋一般用腳踹著那人的胸膛,"操,讓你囂張!讓你罵!讓你欺負人!打死你這個王八蛋!"他把這些天來積攢在心里的憤懣全部撒到了這人的身上.

"大哥,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再打要死人了!"那女孩兒見智倫要把人打死的節奏,趕緊上來拽住他,等智倫回過神後,看到那流氓已經昏死了過去.

剛才被這兩個流氓氣暈了頭,此時被拉住後,智倫感到有些後怕,俯下身子試了一下那人的鼻息,"呼……沒事,還有氣,沒死."

"大哥,謝謝你!"那女孩兒噗通一聲給智倫跪下了,感謝他的救命之恩.

"別這樣,我最看不慣欺負女孩兒了."智倫趕緊把女孩兒扶了起來,可當女孩兒被扶起的一刹那,智倫的臉刷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兒.

女孩兒里面的衣服被撕扯壞了,一伸手扶她,原本裹在身上的開襟衫被風一撩,春光一覽無遺,她胸前那兩坨白嫩的小乳豬迎風顫抖,著實讓人有些把持不住.

"對不起,對不起."王智倫很不好意思地把頭扭了過去.

那女孩兒也意識到丟人,趕緊側身裹好衣服.

"請問你在哪兒住,我把你送回去吧,以後女孩家的不要這麼晚出門!"

見那女孩兒裹好衣服,智倫主動承擔起了護花使者的職責,在得知女孩兒也住在鴻翔小區時,智倫正好順路把她送回家.

剛剛扮演了一番英雄救美的角色,讓智倫心里叫爽不已,之前心中的憤怒和委屈也跟著一掃而光,此時他也有興趣偷瞄幾眼身旁的女孩兒.

女孩兒身高一米六八左右,顏值絕對可以算得上佳品,而且身材前凸後翹,絕對是最勾男人的那種,雖然剛才光線太暗,智倫並沒有看清她那碩大的胸部,可光那完美的翹胸輪廓就足以讓人流鼻血了.

通過路上簡單交流,智倫得知女孩兒是外地人,在富陽工作,今天晚上她從老家回富陽,沒想到時間太晚,遇到了剛才兩個流氓,要不是智倫及時出現,估計她早就失身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智倫不禁被女孩兒的美貌給深深吸引住了,可怎奈智倫也是有女朋友的人,所以他沒敢造次,只是很紳士地把那女孩兒送到樓下,連電話號碼都沒要.

智倫的紳士風度博得了美女的好感,她向來不喜歡那種上來就要聯系方式的男孩,而智倫救了自己後不提任何要求,不要任何回報,連電話號碼都不要,讓她對他刮目相看.

回到家中,家里一片死氣沉沉,智倫一踏進家門,一股沉重的壓迫感就迎面撲來,壓得他喘不過氣來,那些煩心事再次湧上心頭.

智倫知道爸爸媽媽已經睡下,所以他沒開燈,直接向臥室走去,結果剛一打開房門,就聽到了小佳在黑影里低聲啜泣.

"小佳,你怎麼了?"智倫不知女朋友受了什麼委屈,打開了房燈.

"智倫,我們單位的人都說叔叔貪汙受賄,要被抓起來了,我心里難受……"小佳眼淚汪汪地說道,"智倫,我知道叔叔是好人,他肯定不會被抓的,是不是啊?"

"不會的,爸爸不會的."智倫把小佳抱在懷中安慰道.

把小佳哄睡之後,智倫獨自一人坐在漆黑的客廳里,坐了好久好久,此時他心里充滿了仇恨,他恨那一手遮天的縣委書記周光,恨那忘恩負義的表姐,也恨那些誹謗爸爸的壞蛋們.

可智倫的頭腦此時卻清醒的很,他知道,表姐的拒絕幫忙,徹底封死了通過他人幫爸爸洗脫冤屈的可能,要想翻身,要想重新站起來做人,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官場小貼士:

1.單位的熟人,對于一個初到機關單位的人來說,是非常寶貴,也是非常值得充分利用的財產.當然,新單位有了熟人並不意味著,他就可以幫你謀取到好的崗位或是幫你獲得職務上的提升.實際情況是,如果你的這個熟人在新單位不是"一把手"的話,哪怕他是單位的副職領導,他對你崗位或職務提升的作用都是微乎其微的.而熟人的正確"使用"方法就是,你可以通過熟人迅速地了解單位的基本情況和人員情況,新同事們的脾氣秉性等等,甚至可以向你引見跟他交好的那些同事朋友.這樣以來,就大大縮減了你融入新單位的時間,讓你在融入的過程中少犯錯,不犯錯,這是你在新單位立足的一筆非常非常寶貴的財富,要好好抓住呦……

2.對于一個初入機關單位的新人來說,都必須首先保持一副戰戰兢兢,誠惶誠恐的謙卑態度來,因為沒有人會輕易接受一個傲慢,自以為是的新人融入到他們的集體中.這一點對那些"官二代"尤其重要,"官二代"初進一個新單位,往往會發現很多同事是自己父母親人以前的下屬,他們以前對自己是客客氣氣,卑躬屈膝的,但是請大家不要忘記,他們之前對自己的客客氣氣是屈于對自己父母親人的尊重.而現在自己初入單位,他們就成了自己的領導和前輩,那你就必須要收起自己以前的那些"傲氣",對他們尊敬有嘉吧,只有這樣,他們才會成為你在單位的"熟人",成為你在單位的"引路人".

3.新人到單位,見了領導,不要主動伸手去跟領導握手,不然就是對領導的不尊敬了,而是要畢恭畢敬地站在領導身邊,等領導伸出手來之後,自己再眼睛看著領導,身體微微前傾,用雙手去握住領導的右手,以示尊重,而不能跟領導一樣單手去握,不然領導看在心里也不會很舒服的.

作者江北八爺說:《官場日記》這本小說寫的是一個名牌大學的畢業生,通過省公務員考試進入機關單位工作後的經曆.本小說面向的讀者是剛剛進入機關單位的年輕人或剛剛踏進其他職場的年輕人,旨在通過主人公的個人經曆,教會讀者如何在單位里少走歪路或不走歪路,少碰壁,迅速地從一名學生成功轉型為一名積極向上,樂觀的公務員,如何迅速融入到新的單位中去.

   下篇:官場秘術 第2章 備受欺辱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