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山村小神農第0052章 看香   
  
第0052章 看香

懶龍在超市里選了一堆吃的,把兩張紅票扔在劉滴滴的鋪蓋上,轉身就和莫女士回家了.

懶龍的家最近變化很大,被田二鳳和香豆嫂收拾的干乾淨淨.雖是農村,院子里一個草棍都不存在.窗戶玻璃也是擦的錚亮,屋子里更是收拾的非常體面.還散發出一縷縷淡淡的香水味.

莫女士真是餓了,她一口氣吃了倆面包四根火腿腸,吃完這些覺得還不太飽,又吃了半碗泡面灌縫才算了事.

"困了吧,炕上睡覺去!"懶龍說完就把她抱起來扔到炕上.這女人有點份量,比其他那幾個都沉,差不多能有一百七十多斤.把她塞進自己的被窩里,也不管她願不願意,轉身就把屋門關上.

"你干嘛去?"莫女士抬頭看到懶龍高大的背影,心頭忽地一緊,就悶聲問了一句.

"你先睡吧,我去個廁所!"懶龍說完就往驢圈里走.

"快點滴,我等你……"

懶龍始終不放心的就是黑子.等他來到驢棚里看到黑子還在睡覺,不過有點奇怪,今天的黑子並沒有叫喚,也沒有以往那般見到主人歡蹦亂跳.

它的精神有點萎靡,懶龍喊它一聲,它也只是抬頭看了看,一對大耳朵直棱著,突突地打了幾個噴嚏,看看沒有人,就又趴著睡覺.

懶龍看看槽里沒草了,就到草屋里端草.他端著一籮筐稀碎的干草返回驢棚,那孽障理都不理.原來是人家吃黑麥草吃習慣了,粗糙的飼料根本不動.懶龍一臉黑線,照它屁股就是一腳,那厮受到驚嚇,撲棱一下就打地上跳起來.

它好像察覺到了什麼,當時便是兩耳倒抿兩眼放光,很是愉悅地吃起來.

懶龍從驢圈里出來,汲了桶清水把臉洗乾淨,覺得有些神清氣爽後,便是坐在木墩子上抽了根煙.村子里有點嘈雜,當街有人出來散步遛彎,香豆嫂家的懶公雞也登上牆頭,嗚嗷嗚嗷地叫個不停.

大門外一個胖女人被劉屠夫拉扯著,一邊急匆匆地走一邊系著夾襖的扣子,看樣子是才被人從鋪蓋里拎出來,頭上的雞窩還沒來得及梳理.

"唉呀你慢點滴,你這人可真是地……"魯肥肥有哮喘病,走急了就喘個沒完.但是劉屠夫的事情更急,他老婆一大早就撞了鬼,跑回家里又拉又吐,他不著急都是瞎話.

"小魯你能不能靈活機動些個?你嫂子今天真是很邪門……"

魯肥肥半信半疑,心想老娘捉鬼捉了十來年,還從沒聽說過這種鬼魂,跟人爭奪洗臉盆子,你家洗臉盆子是金子做的還是銀子鑄的……

魯肥肥心里暗自嘀咕,這趟私活也是不怎麼樂意接.劉屠夫一家人太強勢,尤其他老娘們王從賢更是牛逼狼煙.

自恃有個顏值逆天又能賺錢的好閨女,整天價打遍街罵遍巷,逢人就顯擺,小嗑嘮的一套一套的,叨叨的都是她閨女如何如何能賺錢的破事兒,不把人嘮跑了絕不放棄!

你家閨女能賺錢關人家屁事呢,一天到晚沒大事就知道瞎胡吹,前幾天還把人家大懶龍給一石頭開了瓢,險些個沒把恁好的一後生給糟踐嘍!現在倒好,真是老天有眼哩,閻王爺派小鬼來算賬了,跟她搶奪洗臉盆子,嘻嘻……

魯肥肥邊走邊解恨,然而腹誹的同時心里壓力也是蠻大.事實上世界上真有鬼嗎?你見了還是誰見過?這個問題魯肥肥也不能解釋.反正她從娘家當閨女的時候絕對單純,心里面干乾淨淨一塵不染.後來嫁到模范營子才得到婆婆的言傳身教,上了賊船便有了賊膽,得到實惠便是失去了良知!

說白了干她們這行的都是騙子,是群稍通心理知識的大壞蛋.他們只是利用人們對鬼魂產生的心里恐慌做文章,見縫插針,看人下菜碟,找准機會就撈一筆.

並且干這行的來錢快著哩,屁大點功夫就能抓好幾百.比那些下礦井背石頭的大老爺們掙得還多.魯肥肥這活接的有點古怪,她明知道鬼神學說都是不存在的東西,但是人家劉屠夫把那事件描述的有鼻子有眼,就連時辰都卡的賊准.她不信也得信!

于是被人督促著來到後街劉府.鐵大門紅磚牆,門前高懸一對大燈籠,典型的農家大院套.魯肥肥這一路上也沒怎麼閑著,邊走邊尋思著應對方案.

這樣的人家財大氣粗,不往死里紮他們趕情都對不起自己的良心.一腳踏入劉家大院,眼前便是一片霍亮,好家伙嘛,這可用空間太大了.

整個院子從南到北足足能有兩畝開外,五間正房高大氣派,貼著瓷磚鑲嵌著琉璃瓦,面南背北雄居村子後街.左右兩側各有一排廂房,那也都是一磚到頂精裝修的,里面刮大白,窗戶鋁合金,略矮于正房半尺半,看起來既協調又規整.

混凝土的硬化地面停著劉滴滴的長城皮卡,這車看起來不大卻很適用,客貨兩用車,跑瘋了也能追上普桑.魯肥肥坐過一回,那滋味太難描述了,簡直就跟騰云駕霧似的好受.

倆人前後腳進了院子,劉滴滴在屋里照顧她媽沒出來迎接,只是往外探了探身子.大懶龍跟在魯肥肥的後面,他叼著玉溪卻沒敢抽,唯恐被魯肥肥聞到氣味嚇跑.

"肥肥你倒是快些嘛,年紀輕輕的腿腳咋還不利落了呢?"劉屠夫額頭冒汗,透旋的腮幫子亮晶晶的.他急急忙忙地推開屋門,不斷頭地催促著魯肥肥.

"我這不是檢查陰氣嘛!要不你來?"魯肥肥白了一眼,把手帕在水井前沾濕了,擰都不擰就往身上抹.

天氣有那麼熱嗎?魯肥肥的後背都濕透了,天藍色的夾襖貼在背上,直接把她圓呼呼的肩膀凸現出來.

倆人終于進了屋,王從賢胸脯略微挺了挺,沒大氣脈地哼哼兩聲,看架勢是想起來說話.魯肥肥緊走兩步上到進前,拿起手帕就蓋住她的臉.

"媽呀,這下業障了!"魯肥肥自言自語.

"嬸……"一聽魯肥肥這話,劉滴滴立刻緊張的小臉煞白.

"閨女,你屬啥的?"魯肥肥一手摁住王從賢的胸,一邊瞅瞅劉滴滴.

"嬸,俺是豬年生的!"劉滴滴隨口應到.

"我問你屬啥的,沒問你哪年生!"這次魯肥肥也有些緊張,她的汗毛都直立起來……因為她感覺到自己脖梗子有股涼風噗噗地吹,還帶有一股尼古丁的味道.

"嬸子俺是屬豬的!"劉滴滴欠了欠屁啊股,又重複了一遍!

上篇:第0051章 靈異事件    下篇:第0053章 三十九度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