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第八十三章 騎士攔路(二更賀盟主按浪11)   
  
第八十三章 騎士攔路(二更賀盟主按浪11)

"神醫?"捕快和混混們聞言,又是一陣驚愕.

倒是那懸刀捕快,不愧是反臉無情之輩,他冷笑一聲,"吹牛誰不會?有種亮出身份!"

"呸,你個狗一般的東西,"郎震不屑地吐口唾沫,"若不是我家主人不欲張揚,弄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螻蟻一般."

"主人?"那名拿著鐵尺的捕快聞言大駭,"狼哥……他竟然是你的主人?"

這個位面,存在著多種主仆關系,甚至簡單的雇傭關系,也可以主仆相稱.

但郎震是誰?那是大名鼎鼎的獨狼,膽大心細武力超群,那個獨字,不僅僅是說他敢于孤身作戰,也是說他心高氣傲,不屑跟一般人為伍.

這樣的人,竟然認了這名年輕人當主人,眾人聞言,心中頓時生出一股又一股的涼氣.

郎震卻懶得理會他們,身子一動就躥上了馬車,馮君見狀,也邁步走了上去.

見到兩人昂然離開,那懸刀捕快的臉色變動了好幾下,最終還是沒敢追上去.

他鐵青著臉,轉頭看一下同伴,狠狠地一跺腳,"廢物,全是一幫廢物!"

其他幾個閑漢不敢做聲,但是馮老六不干了,兩人都是跟著云爺混,地位也都差不多,他不屑地冷哼一聲,"趙老三,你不是廢物,那你動手呀."

"老六,我忍你很久了,"趙三冷笑著看著他,"要不是你一開始就沒繃住,叫什麼狼哥,咱至于這麼被動嗎?此事我定會向云爺說明."

"隨便你,"馮老六很無所謂地笑一笑,"你願意跟紅頂白,這是你的權力,我只奉勸你一句,出來混,招子一定要亮……你還真以為,大名鼎鼎的獨狼,是你有資格糟蹋的?"

趙三聞言,又是一聲冷笑,"不過是個殘廢,我就奇怪了,你這種膽子,也敢出來混?"

"是呀,那就是個殘廢,"馮老六面無表情地發話,"那你有本事追上去收拾他呀."

趙老三當然不敢追上去,雖然他看不起郎震,但是殘廢的獨狼,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尤其在對方表現出了明顯的殺意之後.

所以他只是冷哼一聲,"此事我定然會告訴云爺的,馮六,今天這單買賣,咱群英堂起碼損失了十塊銀元,我倒要看你怎麼跟云爺交待……"

他們在這里斗嘴不提,郎震驅車載著馮君,問起了剛才的事情.

聽馮君說完之後,郎震不屑地冷哼一聲,"這群城狐社鼠,還是如此沒長進."

合著剛才那幫閑漢盯上馮君,都是有套路的,他們針對的就是才到息陰城的外鄉人.

馮君暴露了外鄉人的身份,而且顯得相當警惕,對方就能斷定,他是第一次來息陰城.

出門在外,謹慎一點是必須的,但是同時,謹慎行事的本身,就能泄露很多信息.

跟馮君想的一樣,這些人試圖通過得寸進尺的方式,一點一點試探他的底線.

如果他不能很好應對的話,馬匹和馬車都可能被人奪走.

至于後面出現的捕快,那依舊是套路.

馮君的警惕心太強,兩名冒牌捕快露面,打的也是見機出手的主意.

人離鄉賤物離鄉貴,這話真不是白說的.

據郎震說,這種現象在此地由來已久,他走鏢的時候,就聽說了.

當然,他也為自己的疏忽而道歉,"這種事也不是經常發生,許久不來,忘記了還有這種事,我對不起您."

"無所謂了,"馮君擺一下手,大城市對外地人,真的不是很友好,地球界也差不多.

我怎麼感覺,有點地球界火車站的那種混亂?

郎震經過這件事後,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拿出了走鏢時的警惕心.

他在附近村子雇傭了兩個半大小子,讓他們幫忙傳遞信息.

第二天中午,半大小子將郎震的朋友引了來.

那是一個干瘦的老頭,獐頭鼠目尖嘴猴腮,一雙眼睛滴溜溜亂轉,演壞蛋根本不用化妝.

此人是息陰城的造假高手,雖然形象極差,但事實上,是實打實的性情中人,他以前受過獨狼的恩惠,這次更是連工錢都不打算要.

他記錄下馮君的形貌之後,要回城制作假證,離開的時候,他還小心地告誡,"狼哥,小云現在可以今非昔比了,你二位可是藏好了,那家伙失了面子,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郎震聞言,不屑地冷笑一聲,"在人多的地方,可能我們會被動一點,不過在這種荒郊野外……呵呵,看他的人多,還是我刀快!"

他們現在身處的,就是一片野地,距離息陰城有二十多里,旁邊是息水流過,河灘上草木茂盛,藏身不難.

第二天午後,老頭又來了,帶著他做好的假身份證明,據他說,只要馮君不去主動生事,沒人會發現不妥.

跟老頭一起來的,還有兩名教書先生,他們前來,是幫著辨識篆字來的.

為了掩飾太極吐納功法,馮君一共拿出了五十個篆字來請教,其中有幾個字,根本是吐納心法上沒有的,而是他在地球界的知識積累.

兩名先生其實也在犯嘀咕,想請教我們,為什麼選這種鳥不拉屎的河灘?

就算不進息陰城,在周圍找個固定房舍,總不會很難吧?

不過怎麼說呢?對方願意花高價來識字,他們也就懶得多管閑事了--反正他們教授的是文字,又不是殺人方法.

這五十個字,馮君用了兩天時間,徹底地吃透了,不光是記住了字,各種衍生出來的用意,他也學了一個七七八八.

學完之後,兩人在息陰城就沒什麼留戀之處了,于是就想離開,前往止戈縣.

然而兩人離開河灘還不到十里地,前方出現兩名騎士,孤零零地停在小路中央.

"尼瑪……是沖咱們來的,"郎震氣得嘟囔一句,順手擺弄一下囊中的袖箭,"等去了止戈,安頓下來之後,我要服用通脈丸了."

然而,沒走多遠,他猛地眼睛一張,飛身下車,快步跑了過去,嘴里還在大聲發話,"是鄧家昆仲嗎?鄧鏢頭何在?"

攔路的兩人是兄弟,是雄風鏢局副總鏢頭鄧一夫的兒子,都是十七八歲的模樣.

郎震昔年在鏢局的時候,跟鄧鏢頭的關系很好,而他也是被劃成了鄧鏢頭的人.

因為他常去老鄧家玩,對于這兄弟倆的秉性,他了解得一清二楚.

"鏢頭兩字,狼哥不用再提了,"一名相對年長的年輕人發話了,看來就是鄧家老大了.

鄧老大是一臉的憤懣,"我父親已經不在鏢局了,他三年前受傷退出了."

"那可太遺憾了,"郎震歎口氣,那是真正的惋惜,不過緊接著,他就話鋒一轉,"可吃了這碗飯,正常退出的沒幾個……反正在我心里,他始終是鄧鏢頭."

鄧老二聞言,氣呼呼地哼一聲,"其實,我父親是被姓云的暗算的."

"哦?"郎震聞言,眉頭一揚,咬牙切齒地發問,"可是那個搞了群英堂的小子?"

"除了他能是誰?"鄧老二悻悻地發話,"早知道那厮如此陰毒,當初就該干掉他."

郎震的獨臂一拍胸脯,"你哥倆要動他的話,算我一個!"

"算了,現在群英堂勢大,我父親已經不在鏢局了,"鄧老大幽幽地歎口氣,"我們也是聽說,姓云的最近在四下打聽你,才來找你,狼哥你要小心了."

郎震不屑地一笑,"歡迎他來找碴,若是在城中也就算了,在這荒野里,他敢來找我的話……後悔的絕對不會是我."

"我倆也聽說了,"鄧老大點點頭,又看一眼馮君,若有所思地發話,"聽說狼哥你依附了貴人,是這麼回事嗎?"

"嗯,"郎震點點頭,傲然回答,"若非如此,我哪里會再度出山?"

鄧家兄弟對視一下,還是鄧老大出聲發話了,"狼哥,自打家父退出鏢行,我兄弟倆也沒什麼事做……能麻煩您帶挈一下嗎?隨便給點錢就行."

郎震求助地看馮君一眼,他很想幫助鄧家兄弟,但是很顯然,這可不是他能做了主的.

馮君也感受到了他的心思,不過還是要出聲問一句,"老郎,這兄弟倆可靠嗎?"

"我看著他倆長大的,"郎震毫不猶豫地回答,"鄧鏢頭教子有方,他倆修煉的天賦也不錯,一直呆在家里的話,就荒廢了."

馮君想一想,自己想在此處發展,光憑郎震一個,顯然是不夠的,這兄弟倆既然夠可靠,跟在身邊也不錯.

于是他微微頷首,"一個月八塊銀元,若是表現好的話,還可以加錢."

鄧家兄弟二人聞言,交換一個眼神,齊齊跳下馬來,沖著馮君一抱拳,"多謝貴人收留,定不會令您失望."

對武者來說,八塊銀元是真的不少了,哪怕是在鏢行吃刀頭飯,一個月也不過三塊銀元的薪水,再加上走鏢的一些額外收入,一個月能到六七塊銀元,也相當了不得.

更別說鄧一夫已經退出了鏢局,他倆也不方便去鏢局找飯轍,目前正是無所事事.

而他們也正是需要磨練的年紀,若是蹉跎在家,那就荒廢了.

(2018第二更,賀盟主按浪11.)

上篇:第八十二章 假捕快(一更賀盟主社會你馮哥)    下篇:第八十四章 誰來就誰(三更賀盟主緣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