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第二十九章 不成功的炒作   
  
第二十九章 不成功的炒作

擱在以往,馮君不喜歡別人說他窮,就是因為沒有經濟基礎,他才跟女朋友分手的.

現在他有奇遇在手,倒是不怎麼計較了--困難是暫時的,前途是光明的.

可是對方說他窮瘋了,他還是有點不高興,不過……也正合他的心意.

于是他冷笑一聲,"赭紅入水墨,這石頭不值一萬?你懂不懂石頭,不懂別瞎**,懂的話……要點臉成不?"

他是真不懂石頭,但是平時也上網,又是文科僧的雙學位,多少有點存貨.

尤其是,那河谷里石頭多了去啦,他就只撿了幾塊,能沒有原因嗎?

王為民看重的方面,正是他撿這塊石頭的原因.

所以說,奇石是難以估值,但是石頭好壞,大家心里都有數,無非是有人喜歡,有人不太在意,才有了估價上的偏差.

班花見王為民有點被動,忍不住又出聲偏幫,"你剛才不是說不賣嗎?現在又說一萬了?"

馮君眼睛一瞪,"我這石頭本來就不止一萬,是他非要說只值一千,我才打個比方……我說,麻煩哪位幫忙撥個妖妖靈成不?"

"有病!"王為民瞪他一眼,走上前一把抓起那五百塊錢,轉身就往外走.

當他聽到"赭紅入水墨"五個字的時候,就知道自己這次走眼了,對方明顯也是玩石頭的,他給出五百真的是欺負人.

當然,他並不認為,這塊石頭遠超一萬塊,但是這種事……沒辦法講理.

最起碼,在大多數行家眼里,這塊石頭遠遠不止一千塊錢.

在鄭陽這地界,王為民也不怕掰扯歪理,但是他一點都不想被曝光.

他不是擺不平事,而是為了這點小事大動干戈,太不值得了……不夠別人笑話的.

聚寶齋甚至可能因此傷筋動骨--玩珠寶玉器,信譽是根本,沒信譽誰跟你做生意?

"有種別走!"馮君跳著腳大喊,那厮卻是走得越發快了.

班花左右看一看,發現沒人注意自己,也低著頭貼著牆根溜了.

沒人去攔他們,這年頭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這事兒不能算完!"馮君在人群里大喊,"去看守所啃窩頭吧……各位朋友,我手里這塊石頭,換這個人的姓名和!"

有人在人群里起哄,"小伙子,給現金吧,我們不要石頭!"

都很機智吖,馮君暗暗感歎,臉上卻不動聲色,"現金的話,就只能給一萬,你們別計較虧本就行."

眾人眼里不揉沙子,這話一說,就坐實了他的石頭起碼值一萬.

是該要現金呢,還是該要石頭?有些人開始糾結.

嗐,別瞎琢磨了,先打聽清楚那個人的姓名和住址才是真的.

至于要選啥獎勵……等領懸賞的時候再想也不遲.

當然,這塊石頭到底是怎麼樣的,大家都要拍攝一下才行,省得到時候被掉包.

還有人伸手掂量一下石頭,暗暗地記住了它的質感.

反正這年頭沒傻子,大家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甚至還有人伸手,去抓馮君的包,想知道包里還有什麼.

馮君一甩肩膀,冷冷地看那中年人一眼,轉身向外走去.

緊接著,有人想問他的聯系方式,卻發現已經找不到人了.

馮君並不知道這場秀,會起到什麼樣的結果,不過,來肯德基吃飯的人,都是比較潮的,微信朋友圈啦,微博啦之類的,總該有點帖子吧?

事實證明,他又想多了,這消息在微博里,沒有濺起半點水花,屁大的事,沒有大v,沒有水軍,沒有推廣,想炒都炒不起來.

倒是在鄭陽的網絡社區--鄭陽熱線里,有兩個帖子,回複也不過是十幾層.

其中一個帖子里,有一個id表示,願意出一萬塊,買下這塊石頭,"……有意賣的話,請聯系聚寶齋珠寶行,聯系電話:xxxxxxxx."

馮君從來不上鄭陽熱線,沒那習慣.

當天下午,他去了古玩一條街,問另外幾塊石頭的價錢,不過他是徹底的生面孔,收到的報價可想而知,更有人表示:這石頭你要是覺得背得沉,可以放下,要錢絕對沒有!

半天逛下來,他算醒悟了:我就不該來古玩一條街!

而且,這些石頭,給人的感覺也確實業余了點.

馮君又回賓館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他改變了策略,拿了半截玉盒去詢價,而且不是去古玩街,直接找珠寶行.

又是一天跑下來,有點小收獲,珠寶行認可這塊玉--不算造型,只收玉.

他們開出的價錢不等,最低的是八千,最高是一萬二.

馮君覺得,這個報價里有水分,他並不打算賣得很高,但也不能虧太多不是?

他不知道的是,這天一大早,一個熟人注意到了他,在朋友圈里.

也不能算是熟人,只能說見過兩面--嚴格說是三次,就是那個比較能打的女孩兒.

女孩兒叫夏曉雨,看到朋友圈里有人發視頻,"鄭陽本地奇談:萬能的朋友圈,誰能告訴我,這石頭真的值一萬嗎?"

她點開一看,覺得這石頭確實,估計,未必……唉,玩石頭的全是瘋子.

慢著,我怎麼覺得,這個差點被搶的家伙,有點眼熟呢?

視頻拍得很模糊,抖動得厲害,而且大部分時間,著眼點在石頭上,就連王為民的鏡頭,也比馮君的鏡頭多一點.

但她還是抓住了時機,微信視頻里不能按暫停,她將視頻保存到手機,這就可以了.

"這不是鴻捷會所的那個……那個馮君嗎?"

對馮君,她一直心存感激,別看那次去會所的時候,她對他的態度不好,那是被劉樹明惡心的,其實她心里非常清楚,那天若是馮君不出手,她不但要吃眼前虧,還可能遭遇羞辱.

她這個年紀的年輕女孩兒,把面子看得相當重,哪怕付出再多代價,也不願意受氣.

于是當天下午晚些時候,夏曉雨來到了鴻捷會所,點名要找馮君.

一開始,鴻捷會所沒人理她,為啥?很簡單,她把劉樹明送進局子了!

雖然會所里很多人看不慣劉教練,但終究是同事了一場,難免生出點同仇敵愾的心情--你厲害,我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最後,還是趙紅旗從門外走進來,幸災樂禍地表示,"他啊,被辭退了."

夏曉雨聽得大奇,馬上追問原因,趙紅旗卻表示自己不知道--你問我們大堂經理去吧.

郭躍玲對這女孩兒也挺頭疼,可是她總要有點擔當,不能把事情全推到老總那里,于是她大致解釋了一下原因.

夏曉雨一聽,馮君竟然是因為這件事被辭退的,馬上就不干了,"你這麼搞,那不是說我知恩不報?你故意給我上眼藥是吧?"

郭大堂只能表示,"我跟他沒私人恩怨,這是我們老總的決定."

"我去找你們老總,"夏曉雨氣呼呼地走了.

紅姐沒在會所,下午六點多的時候才回來,夏曉雨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走上前噼里啪啦一頓問,大致意思就是一個……別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馮君做了什麼?

可是,堂堂的社會你紅姐,又怎麼可能被一個學生妹難住?社會最擅長的,可不就是吊打各種學生嗎?

她淡淡地表示,這件事有別的原因,鴻捷辭退員工,也是我們公司內部的事,不勞過問.

然後她話鋒一轉,我知道他幫你了,公司也考慮了這一層因素,想著他去找你關說的話,只要你肯出頭,他的工作就能保住,但是……他好像沒有找你幫忙,對吧?

夏曉雨真不愧是學生妹,這問題問得她相當尷尬--那厮真是無視了我.

于是她又問,那你們知道他去哪兒了嗎?

紅姐其實不怎麼在意她,所以很干脆地回答,辭退了他,我們還用操心他去了哪里?

夏曉雨聞言,就受不了啦,"你這是看我份量輕,對吧?要我找個夠份量的來跟你說?"

紅姐也有點不高興,"我知道你跟喻家小丫頭一起的,拿她壓我嗎?不怕跟你說,這事兒就是別人巴結喻家,才搞出來的!"

跟她打招呼的,是鄭陽文體局一個副局長,那厮想要巴結一下喻家人,又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就幫喻家小姑娘出個頭,為的是見了喻家人之後,聊天的時候有個話題.

以紅姐的實力,並不是很在意一個市局的副局長,然而,對方雖然是副職,但卻是文體局的,正管著鴻捷的經營內容,不怕縣官,就怕現管,他想對鴻捷動點手腳,不要太輕松.

其次就是……事情不大,真的不算大,只是辭退一個區區的服務員罷了.

若是真要動了鴻捷的根本,紅姐不介意讓對方感受一下自己的實力.

紅姐當然也可惜馮君,可是這年輕人太不會來事,她想保這麼一個不懂事的員工,就要冒得罪副局長的風險,對她而言,這麼選擇的話,實在有點腦殘……

路都是自己選的,她認為,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其實主要怪馮君.

紅姐並沒有想到,郭大堂在里面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聽完這套邏輯之後,夏曉雨有點暈,不過她必須承認,對方說的似乎……有些道理.

她想一想才發話,"好吧,我承認你說得有道理,但是……我想要知道他現在在哪兒."

上篇:第二十八章 絕對是窮逼    下篇:第三十章 悔不當初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