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七百九十一章 連連斬殺   
  
第七百九十一章 連連斬殺

淮陰老祖隕落,其身上的罪愆之力,全部被陳汐汲取入體,經由幽冥錄煉化,引渡入幽冥輪回之中.

幾乎同時,陳汐的混洞世界中,功德金光亂墜,飄灑如雨,令得整個世界都變得愈發祥和,清甯,仿若聖土仙境.

他的道心修為,也隨之提升,"心之秘力"已如同實質,澄淨,剔透,彌散著一股虛無的濛濛金光,猶若一團水銀似的在心靈中凝聚.

不過,心力修為抵達于這一步之後,卻像遇到了一重難以逾越的阻礙,再無法提升,但卻變得愈發的凝練.

宛如一顆蠶繭在心中凝聚,湧散出一股奇異的韻律,仿似只有等"破繭成蝶"日,道心修為就會發生一個質的蛻變般.

這一刹那,陳汐恍惚間有種心之所向,宙宇萬物莫不能囊括于心的獨特感覺.

心力,最為神秘!

迥異于真元,巫力,仙元乃至于任何力量,心力虛無飄渺,猶若大道天機般不可琢磨,這是一種獨特的力量,世間罕有修煉法門,即便是天仙也難以將其掌握.

在太古時期,就曾有大能者曾發出"道途三千,唯心力難覓耳"的感慨.

"好膽!"

淮冥身死,令得紫云老道臉色陰沉如水,厲聲暴喝,引動都天血神旗,發揮出最大威力,狠狠轟殺向陳汐.

嗚嗚……

血旗招展,鬼哭狼嚎,將此地化作煉獄血海,陳汐竟無法躲避,因為這一套至邪寶物已經和周圍虛空凝結為一體,化成一個界,籠罩了他.

眾人皆都清楚,這都天血神旗在太古時期,曾誅殺不知多少的通天大人物,真正的無堅不摧,其威力之強大,也是令人聞而色變.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陳汐面對此,夷然不懼,猛的劈出一劍,符文翻滾,演繹造化,居然直接要硬撼.

轟!

一聲驚天震響傳出,劍箓和都天血神旗對撞,直接將後者震蕩而開!

眾人悚然,呆若木偶,這簡直如同奇跡,一劍之威,居然震退了都天血神旗,若非親眼所見,誰又敢相信了?

那柄劍……難道也是一件強大之極的仙兵?

有人心悸,隱隱察覺,陳汐實力雖逆天,但這一擊所造成的威勢,只怕也離不開其手中之劍的功勞.

唰!

與此同時,陳汐的造化劍氣再次發出,斬向紫云老道,氣息恐怖,璀璨一片.

紫云老道的臉色已是劇變連連,他知道陳汐厲害,可是從沒想過一個冥化境的家伙竟能對抗他的都天血神旗,這件大殺器一出,都足以滅殺地仙五重境強者的!

心中雖如此想,他動作一點都不慢,連連暴退,引出滔滔血光,擋住了這一道可怖劍氣,爆發出一片熾盛光.

唰!

見此,陳汐毫不意外,劍氣橫掃,斬向那北煌老祖,砰的一聲驚天巨響,將其法寶以及一條右臂直接剖開,驚得北煌老祖亡魂大冒.

劍氣嘯八方,如入無人之境!

這一刻,陳汐充分展現出他這一等修為境界不應該具備的逆天實力,縱然是那數尊地仙境的大罪愆者,都難以攔住他的步伐.

"殺!"

北煌老祖怒吼,周身血光沖霄,化作仙罡血風,赤一片,籠罩了整片空間.

然而,他的人卻並未沖來,而是扭頭就要遁走,因為他知道,都天血神旗都殺不了陳汐,以他的修為來肯定也不行,再鏖戰下去必死無疑.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陳汐爆發,劍箓與身軀契合,猶如一柄撐天神劍,造化劍意被展現到極致,力劈而下.

噗!

劍氣斬下,剖開了那血光幕,斬碎了所有血光,將一個頭顱斬落,猩的鮮血噴湧.

又一尊地仙境大罪愆者隕落!

血雨潑灑,染長空,目睹這一幕,侯府眾人無不震撼無,久久無法回神,這是跨境界"屠仙"!

雖然是地仙,可陳汐能夠以冥化境之力,逆天般做到這一步,已足夠驚世駭俗,若傳出去,必然轟動天下,掀起一片軒然大波!

對于這一切,陳汐卻是看也不看,一沖而過,每一步落下,都在虛空中綻放出一朵金色蓮台,猶若踏蓮而行的王者,凌厲氣機愈發鋒銳,殺向另一側的池崖和黃蛟.

"欺人太甚!"

被陳汐逆襲反殺,令得池崖老祖臉色陰沉無比,抬手一指,一片血色光雨灑落,漫天血氣繚繞,帶動著一股山岳壓頂般的威勢,籠罩向陳汐.

"老東西,你有資格此話嗎!"

短短一句話透發出無盡殺意,雖然面孔清俊,但是陳汐不怒而威,給人一種君臨天下的壓迫感,抬手就是一劍劈斬而去.

轟隆!

池崖老祖頭頂上方,突然湧現出一尊巨山,血光直沖斗霄,岩石草木無不由厲鬼冤魂所化,猙獰暴戾,凶惡之氣轟鳴.

這是他的本體,一座浸染過神靈鮮血的山崖修煉成形,曆經無數歲月磨礪,其本體早已化作一尊堪比仙器般的法寶.

甫一湧現,竟硬撼了陳汐一劍,不過他整個人卻被震得倒飛出去,口中咳血不止.

"給老祖死來!"

一側,黃蛟上人趁虛而入,雙掌十指暴漲,鋒利漆黑的指甲猶若十柄魔兵,抓裂虛空,朝陳汐頭頂狠狠抓下.

"滾!"

陳汐反手一劍,將黃蛟整個人生生劈飛,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如此之不堪,令眾人看得頭皮都一陣發麻.

鏘!

下一瞬,陳汐再次殺向池崖,劍箓橫空,釋放出一道粗大的沖霄劍氣,瑩瑩燦爛,犀利迫人之極,這是他距今掌握的最強道法之一,從太古至尊蟻皇白骨中領悟出的造化劍意.

一劍可斬落日月星辰!

這是至尊蟻皇所掌握的通天手段,也是陳汐努力的目標,抬手斬日月,擎空落九星!這才是真正的無上至尊風范!

嗯?

池崖老祖色變,他雖是地仙三重境修為,但實力遠超同階人物,不然何以能被淮冥等人請來,然而陳汐這一劍卻令他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心悸感,這劍氣太可怕,不僅威懾肉身,還威壓靈魂.

他不敢有任何遲疑,頭頂血色山岳轟鳴,血光磅礴,化作億萬淒厲呼號之音,若一顆天外彗星隕落,向著陳汐鎮壓.

砰!

劍吟動八荒,在一種駭然的目光注視下,陳汐的劍氣竟直接將那巨山一斬為二,像刀割豆腐一般,摧枯拉朽,池崖老祖都來不及閃避,同樣被劈為兩半,血雨飛灑,其神魂更是被劍氣瞬間所滅!

眾人心悸到了極致,又一尊地仙境大罪愆者隕落了!

陳汐殺得興起,玄磁之翼飛振,猶若穿梭虛無和現實之間的一抹流光,頻頻閃爍,避開那紫云老祖的轟擊,直接抵達那黃蛟上人身前,探手一抓.

轟!

這黃蛟上人在見到池崖老祖殞命時,早已被嚇得亡魂大冒,根本沒有任何遲疑,就施展空間挪移之術,欲要遁走.

可惜,在陳汐神諦之眼的掃視下,他的空間挪移也是失去效用,像死狗一般被陳汐直接從虛空中抓出來,手起劍落,直接給抹殺掉.

眾人已找不出任何詞彙來形容此刻的心了,被震駭無,這可是地仙老祖,罪愆滔天,雙手染滿血腥.

可如今,卻被陳汐殺雞宰猴似的一通亂殺,只不到盞茶功夫,居然只剩下那紫云老道一個人了!

這在之前,誰又能想象得到?

嗡!

此刻,紫云老道臉色已是鐵青到極致,變幻不定,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都如同不可思議的夢魘般,令他難以接受,也無法接受.

他不敢再有所遲疑,全力催動都天血神旗,爆發出最強大的力量,轟殺向陳汐,簡直是玉石俱焚,不死不休的節奏.

陳汐見此,劍鋒連連劈斬,在八方四極各自劈斬一劍,每一劍中都烙印著"畫地為牢"之奧義.

一瞬間,整片乾坤宙宇,竟發生逆轉,被反禁錮了!

這"畫地為牢"的法門,乃是鼎所授,和大囚禁術一樣各有千秋,此刻被陳汐全力施展,重重疊加,發揮出了不可思議的作用.

那都天血神旗,此刻更是被徹底封死禁錮,不斷劇烈搖晃,可卻再擺脫不了"畫地為牢"的威懾.

唰!

一道劍氣掃過,紫云老道毛骨悚然,嚇得差點魂飛魄散,轉身就走,失去都天血神旗後,他等于是拔了牙的老虎,哪還敢和陳汐硬抗.

然而,這一道劍氣如切割虛空般,瞬息抵達,逼得他不得不祭出法寶,而後繼續逃遁.

咔嚓一聲,他手中的法寶被斬碎,劍氣如虹,掃到近前,紫云老道渾身發寒,竭盡所能抵抗,可是噗的一聲,他還是失去了一條手臂.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陳汐連殺池崖,黃蛟,又將紫云老道的一條胳膊斬落,威勢無匹,所向披靡,直似天神降臨,巡視人間.

"血河化靈,溝通幽玄!"

然而,就在此時,紫云老道驀地發出一聲驚天厲喝,狀若瘋魔,全身精氣血居然全部朝那都天血神旗瘋狂湧入.

一瞬間,原本被囚禁的都天血神旗,猛地劇烈顫抖,並且里邊傳出一道驚人的神念,浩如淵海,在陳汐前往斬殺紫云老道那一刹那,掙脫開了禁錮!

"有一尊大人物的意志降臨在了都天血神旗中!"百里嫣旁邊,那兩名老仆悚然,齊齊驚呼出聲.

——

ps:沒想到這一章會如此難寫,晚了些,凌晨會再補一更,求月票~

上篇:第七百九十章 幽冥發威    下篇:第七百九十二章 驚退大人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