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七百七十八章 恐怖神秘人   
  
第七百七十八章 恐怖神秘人





這座古老的殺陣浩大之極,深邃仿若無邊.

陳汐行走其,每走百丈距離,必定要駐足片刻,因為這座大陣太過繁複,可謂是步步殺機,他不得不花費時間去推演新的路徑,以確保自己的安全.

這種感覺,就像走進一座迷宮,每走一段路徑,就要標注一個記號,否則注定就會迷路一般.

並且越往深處,陳汐所需推演的時間就越長,直至後來,幾乎每抬步踏出一步,他都不得不認真推敲許久,甚至還不得不借助"神諦之眼"的妙用,去查探前路的危機.

隨著深入,漸漸地,雷霆轟鳴之聲消失不見,四周開始變得寂靜起來,鴉雀無聲.

氣氛很詭異,陳汐恍惚有一種正在一步步走向險惡深淵的心悸感覺,就仿佛在這古老殺陣的最深處,有著什麼凶險正在等待自己一樣.

這種感覺是如此強烈,強烈到他甚至想立刻轉頭就走,早早離開這個鬼地方.

"按照沈琅琊的法,這血魂劍洞,乃是由太古神蓮一身正氣所化,為的就是鎮壓由其戾氣所化的那一柄仙劍,一柄絕世凶兵.此地,又怎會突然出現一座這樣的大殺陣?"

陳汐駐足,心突然一跳,想起一種可能來,"這殺陣的存在,該不會是為了鎮壓某種極端邪惡的東西吧?"

正在他沉吟之際,眉心豎目不經意一瞥,頓時怔住了,只見一側千丈之外,赫然有著一塊散發灰濛濛光澤的混沌母晶!

這塊混沌母晶猶若一柄利劍,居然插入了地面之,遠遠一望,一股滔天似的恐怖殺意撲面而至,令得陳汐都渾身一寒.

他連忙深吸一口氣,運轉修為,這才抵消掉這種殺意的侵襲,再次打量那一塊形似利劍的混沌母晶時,他的目光已變得不同.

它明顯是被人給拋棄的,甚至陳汐可以想象到,有一位絕世劍修,抬手隨意抓起一塊混沌母晶,隨手一抹,就化作一柄利劍,而後袍一揮,利劍橫空,瞬息斬殺敵人,余勢不減,插入了那大地之.

哪怕歲月變遷,都無法磨滅其劍身上所繚繞的恐怖殺意!

當然,這一切都是陳汐自己的想象,但毋庸置疑的是,那一塊插入地面形似利劍的混沌母晶,的的確確烙印著一股滔天殺意,一股戾氣沖霄的劍意.

他修劍至今,早已稱得上是劍道大宗師,對這等劍意的感知自然再敏銳不過,甚至可以肯定,這塊混沌母晶之前,必然被某個大人物使用過.

"古怪,看其劍勢,這一塊混沌母晶明顯是從大陣深處飆射而來,從而斜插地面,難道這大陣深處,還潛居著一尊大人物不成?"

尤為令陳汐訝然的是,像混沌母晶這等瑰寶,居然會有人丟棄就丟棄,這未免也太過暴殄天物了.

嗖!

沒有再多想,陳汐探出右手,隔空虛抓,直接將那一塊混沌母晶攝取過來,略一打量,直接拂去其上繚繞的滔天殺意,裝進了浮屠寶塔.

光是這樣一塊混沌母晶,足以令劍箓的品質提升至可以媲美仙器的級別了!

"也不知這大陣附近,是否還有這等瑰寶的存在了……"陳汐獲得一塊混沌母晶,心也振奮不已,略一沉吟,就決定繼續朝前行去.

他渾然不知道,就在他拔出那一塊混沌母晶時,在那劍洞十層之下,響起了一聲輕輕的驚"咦".

三個時辰後.

陳汐再次意外獲得了兩塊混沌母晶,無不形似利劍,彌散滔天殺意,並且隨著深入,他發現,大陣四周的空氣,似乎都彌漫上一股凌厲之極的殺意.

似乎,越往深處,就會出現越多像這樣的混沌母晶一樣,吸引著人忍不住就想要一路搜尋下去.

"不對,不能再前行了."陳汐再次駐足,以大毅力克制心貪念,沉默許久,最終令得心驚纖塵不染,古井不波.

他清醒認識到,這些混沌母晶的存在,宛若一個又一個陷阱,將人的貪欲勾引,不知不覺就被其一步步牽著鼻走.

旋即,他轉身就要離開此地,他已經收獲三塊利劍似的混沌母晶,收獲頗豐,該知止離開了.

所謂知足,不若知止,一字之差,天地之分.

便在此時,突然一道大笑從大陣深處傳出:"友,既然來了,便是有緣,何不前來一敘?"

聲音清朗,字字若大道妙音,直指人心,令人仿佛聆聽聖賢誦經,根本就生不起任何的違逆之心.

若是換做剛才,陳汐定然抗拒不了這種召喚,但他此時道心已然清明,靈台澄澈,又豈會受其干擾?

他沒有猶疑,扭頭就走,步伐從容,神態平靜而堅定.

如果之前他還是懷疑的話,那麼現在他已經可以肯定,這殺陣之後,定然鎮壓著一個恐怖的存在,並且看這大陣布局,以及沿途所見的一個個由混沌母晶充當的"陷阱",他就知道,一旦進入大陣深處,只怕就再也脫身不得了.

"友,此地乃太古神蓮所化之劍洞,鎮壓著一柄殺氣滔天的仙劍,你難道不想擁有麼?來來來,你我相見,乃上蒼注定之緣分,你且前來,我定將仙劍下落告之與你."那一道清朗聲音再次響起.

陳汐止步,頭也不回道:"不管你是誰,膽敢以外物挑撥我的道心,來日修為有成,定將你徹底抹殺!"

話時,他的步伐越來越快.

那一道聲音沉默許久,陡然一變,變得尖利而嘶啞,帶著一股滔天的怨毒之氣:"家伙,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給本座死去吧!"

轟!

話音還未落下,一股恐怖無比的破空聲從大陣深處轟鳴,旋即,一抹劍芒若驚鴻般直刺陳汐的背心.

那等速度,簡直跨越了時間的屏障,打破了空間的枷鎖,千分之一刹那,就出現在陳汐背後,欲要洞穿其軀.

陳汐早有防備,早在其聲音響起時,周身就湧動出一片濛濛仙霞,大道纏繞,將其全身徹底籠罩.

不過他還是慢了一步,還沒來得及躲閃,那一抹劍芒已狠狠轟在其背脊上.

砰!

陳汐猛地噴出一口血來,整個背脊更是發出一陣斷裂的骨折聲,血脈逆沖,五髒腑都震蕩劇痛無比.

在這股恐怖的力道攻擊下,他的身影更是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朝前邊墜落而去:"混賬!此仇來日必定十倍奉還!"

陳汐厲聲大喝,竭盡全力控制身影,像折翼的蒼鷹般,跌跌撞撞朝大陣外飛掠而去.

"咦?身上居然穿戴了一件仙器,倒是挽救了你一條命……哼,家伙,本座就在劍洞十層之下等你來殺我,可別只不來啊!"

那一道尖利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話到最後,音色又是一變,又變得清朗悅耳起來,充滿聖賢誦經的味道.

大陣外緣.

當陳汐抵達這里時,再忍不住長松了口氣,然後望了一眼背後那深不可測的古老殺陣,臉色也不由泛起一抹悸色.

好恐怖!

那人究竟是誰?

怎會被困于劍洞第十層這座古老大陣之?

為什麼他又想要殺他,就必須前往劍洞十層之下?

陳汐如今的戰斗力,都能夠和地仙三重境老祖交手,可方才,居然根本無法躲避開那神秘人的一劍,這該有何等修為才能做到這一切?

並且按照他推測,那神秘人還是被鎮壓在殺陣之後,即便如此,都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一劍,那若是放他出來呢,又該擁有何等驚天的力量?

甚至,他很清楚哪怕自己捏爆傳送玉符,都不見得能逃過那一劍的攻擊!

幸好,他早已將百里嫣輸給他的仙器"冥晦羽衣"穿戴在身,否則的話,這一次只怕真的有死無生了……

這種死里逃生的感覺,想一想都讓人不寒而栗.

陳汐沒有過多思量,運轉周身巫力,將渾身傷勢修複一番之後,就從雷池躍出,而後捏爆傳送玉符,瞬息離開了血魂劍洞.

這恐怖神秘人的存在,令他愈發認識到了劍洞的凶惡,打算先暫時離開,打探清楚一切之後再回來曆練也不遲.

……

"喲,方仞,都多少天了,還沒人願意帶你進入劍洞啊?"

"方仞師弟,我勸你還是別瞎耽誤時間了,與其如此,你還不如勤奮修煉,將自己實力提升一番再來."

"走吧,走吧,別理會這無聊的家伙了,心再被他纏住了."

鎮靈大殿,青銅門前,方仞安靜站立,對四周傳來的嘲笑聲置若罔聞,只是緊緊攥緊了手的木盒.

他在這里等陳汐,已經等了很多天了,也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這些熟人大都是他以前苦苦哀求的對象,可卻沒一人願意搭理他,帶他進入劍洞,甚至不乏有人對方冷嘲熱諷,極盡挖苦.

兩相對比,這讓他心愈發感激起陳汐師兄,感覺也只有像陳汐師兄這樣擁有大氣度的人,才當得起華劍派年輕第一人的稱號.

嗡!

青銅門亮光一閃,走出一道峻拔的身影來,頓時驚醒了正在沉思的方仞.

——

PS:夜深人靜,第四更送上,求一下月票好麼……


上篇:第七百七十七章 雷池密地    下篇:第七百七十九章 晉升長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