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七百四十八章 妙華盛會   
  
第七百四十八章 妙華盛會

陳靈鈞!

這個名字對陳汐來,是如此陌生,又是如此熟悉,熟悉是因為這個名字所代表的人物,正是他的親生父親.

陌生是因為從他記事起,根本就未曾見過父親一面,也沒有一絲有關父親的印象也沒有,甚至,他還是在半年前才知道,自己父親的名字叫陳靈鈞!

原本陳汐只以為,父親是個極為普通的人物,生于松煙城,在世界之中偏安一隅,可後來隨著他修為越高,見識越廣,他隱約感覺到,父親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普通.

父親若是普通,如何能結識出身于神秘大家族左丘氏的母親左丘雪?

父親若是普通,又如何能認識白婉晴這樣出身紫荊白家的名門閨秀?

這一切,都顯得那麼不同尋常.

直至此時,當聽到這位懷抱黑貓的老者,也開口出"陳靈鈞"三字,陳汐心中之震駭也就可想而知,如遭雷擊.

老者氣質普通,人卻不普通,在九華劍派的地位超然物外,連柳瘋子見到他都畢恭畢敬,絕對是一尊神秘莫測的老古董.

連這等人物,都認得父親,陳汐又如何能保持鎮定?

第一次,陳汐對父親陳靈鈞產生了無比強烈的好奇,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在陳汐思緒如飛之際,老者已是緩緩開口,聲音低沉而溫和,帶著一種令人心靜的力量,在敘述一段往事.

"三百年前,玄寰域中召開妙華盛會,這一場盛會,只有各方勢力最頂尖的大人物才能參與,當時,總計有三十七位修為通天的大人物彙聚于羽化聖地."

"主持盛會的是羽化聖地的掌教——妙云機."

"這場盛會的目的很簡單,只為謀取一件聖物星辰洞府."

"傳這座星辰洞府,乃是百萬年前一尊登臨大道極致的大能者所留,其內不僅有這位大能者的無上傳承,還有著一件最為神秘的至寶,河圖."

"你大概也聽過河圖,憑借它,諸多太古神魔領悟出屬于自己的道途,窺察天機,掌控大道奧義,登臨道之極致!"

"也正因此,河圖每一次出現,無不伴隨著腥風血雨,令得三界動蕩,六道不安,無論仙界,人間界,還是幽冥界,諸多大能者紛紛厮殺爭奪,那宛如末日般的景,已經和真正的三界浩劫沒什麼區別了."

老者的語聲低沉,帶著一絲慨然娓娓道來.

然而聽在陳汐耳中,卻令他心中又是一陣驚濤駭浪,想起了太多太多的往事.

星辰洞府!

這……不就是母親給自己所留的玉墜洞府嗎?

在那里,自己第一次見到了母親左丘雪所留的精神烙印,第一次見到了季禺前輩,第一次擁有了伏羲神像,第一次開始煉體……

可以,那是他命運的轉折點,也是從那時起,他才開始走上一條和以往都不一樣的道途.

而至寶河圖,陳汐就更熟悉了!

現如今,他已擁有了四塊河圖碎片,一塊來自南蠻深山玄磁峰之下,一塊來自神秘"師姐"的饋贈,一塊來自大楚王朝錦繡城道武之境內的祭台中.

這三塊河圖碎片,如今早已融合為一塊,懸浮在識海之中,第四塊則是他從蒼梧秘境眾妙之地內獲得,被他一直存放在浮屠寶塔內,還未祭煉.

並且按照他的推測,只有湊足九塊河圖碎片,才能組成一個完整的河圖!

"百萬年前,河圖徹底消失,泯滅于歲月長河之中,三界諸多大能者苦苦尋覓,最終一無所獲,再加上那時爆發'神魔之劫’,三界動蕩,也再無一人關心河圖的下落."

"可不知為何,在三百年前,羽化聖地的掌教妙云機,偶得一消息,北冥海上,有一座星辰洞府現世,其內藏有河圖的下落,所以召開妙華盛會,廣邀同道,欲要攜手,一起去探尋這一場大機緣."

"由于此事涉及到至寶河圖,一旦泄露,必然會引起三界動蕩,所以,當時參與盛會者,只有三十七位功高蓋世的大能者."

"可誰也沒料到,當他們一行人抵達北冥海時,卻碰上了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

到這,老者突然住口,瞥了身旁的陳汐一眼:"你大概也猜到,那兩人是誰了?"

陳汐點頭,心中卻是複雜到了極致,他甚至能猜到,那妙云機等人,肯定沒能獲得星辰洞府,最終鎩羽而歸……

"不錯,那正是你的父親陳靈鈞和左丘雪."老者提及這兩個名字時,聲音中不自覺帶上一抹感慨複雜之色.

"當時,星辰洞府被你母親左丘雪所獲得,引起妙云機等人震怒,本欲要聯手將它奪回來,誰曾想,這三十八位修為通天的大人物,卻不敵你母親一人."

陳汐愣了愣,原來,當年為獲得星辰洞府,母親還曾遭到了圍攻……

這讓他又是憤怒,又是震驚,當時參與妙華盛會的,可是玄寰大世界之中最為頂尖的三十多位頂尖大人物,卻不敵母親一個人?

那她當年的修為又該有多高?

天仙?

或者,更在天仙之上?

"你母親的來曆很神秘,來自上界左丘氏,那是一個誰都無法了解到的神秘家族,但是,這一切妙云機等人並不清楚,否則也絕不敢擅自動手了."

老者眼眸眺望著遠處蒼穹,深邃浩渺,帶著一抹追憶:"當時,妙云機等人落敗,重傷垂死,關鍵時刻,還是你父親陳靈鈞出面,讓你母親放過了所有人."

"妙云機等人感激你父親恩,無不保證,絕不泄露此消息,可最終……"到這,老者忍不住歎了口氣.

陳汐目光微眯:"最終還是被泄露出去了?"

"不錯."

老者點了點頭,並沒有否認:"再後來,你父母遭到了一股神秘力量的追殺,重傷之下,不知所蹤,整個玄寰域都再也尋覓不到兩人的蹤影."

陳汐突然問道:"那件事發生在多少年前?"

老者沉吟道:"大概在百年前吧,具體時間誰也不清楚."

陳汐怔怔,陷入沉思.

"不過,我卻記得極為清楚,在六十年前,你父親突然現身,只身前往血羅魔宗,斬殺其宗主王飛橋,而後進入隱世秘土,抵達羽化聖地,就此消失不見."

老者緩緩道:"那血羅魔宗宗主王飛橋,就是當年泄露消息之人,若非他身死,世間還無人得知,你父親陳靈鈞居然重現玄寰域了."

陳汐沉默不語,心中卻在飛快推演.

百年前,父母重傷,消失于玄寰域,必然是回到了家鄉松煙城,後來就有了自己和弟弟,也就是在弟弟剛出生,母親被左丘氏的大人物抓走,而父親也再次失蹤了……

六十年前,父親重現玄寰域,恰好和父親失蹤的時間大致吻合,而那時,自己也才只三四歲而已……

之前,陳汐並不確定自己的推測是否正確,但老者接下來的話,卻進一步印證了他的推測,讓他終于明白了事的來龍去脈.

三百年前,父母出現在北冥海,獲得星辰洞府,擊敗欲要搶奪洞府的妙云機等人,而後這消息不知被誰泄露,父母二人引起了左丘氏的追殺,逃回松煙城.

然而,在弟弟陳昊出生之後,左丘氏的力量重新出現在松煙城,帶走母親左丘雪,父親陳靈鈞心生憤怒,追至玄寰域,卻再也追不上母親,于是折身前往血羅魔宗,斬殺其宗主王飛橋泄憤.

至于父親又為了什麼前往羽化聖地,陳汐卻是再推演不出.

老者告訴了他答案,"羽化聖地內,有著一條通往仙界的門戶,你父親正是要借助此門戶前往仙界."

什麼!?

通往仙界?

陳汐心中猛地一驚,這也太過駭人聽聞,修士尋仙問道,無不為了在最後一步舉霞飛升,進入那仙界之中,

可從沒聽過,這人間界之中,居然不用舉霞飛升,就可以通過一道門戶,前往仙界之中.這若是真的,修士修行還有什麼意義?

老者似看破了陳汐心思,搖頭道:"你想錯了,那一道門戶的存在是一個禁忌,危險之極,就是羽化聖地內的大能者,除非逼不得已,也絕不敢貿然踏入那一道門戶之中."

"但是你父親卻不得不選擇這一道門戶前往仙界,至于原因,等你真正開始觸碰天道法則,就會明白,你父親的存在,已經被天道法則視作異端,罪人,不僅一輩子不可能踏入仙界,甚至只要被天道法則察覺,就會遭受滅頂之災."

異端?罪人?

陳汐渾身一僵,猛地就想起了季禺曾,他同樣也是一個三界罪人,被天道法則所不容,所以只能留在世界,才不會被天道法則察覺.

如今,自己的父親居然也被天道法則視作罪人,這讓陳汐腦袋都有些發懵,心中卻是不可抑制地冒出一個念頭:這一切,該不會都是左丘氏做的手腳吧?

一想到這,他渾身都不禁發冷,因為這個猜測結果太過驚人,若是真的,那就代表左丘氏的存在,居然已達到了操縱天道法則的地步!

這……又該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上篇:第七百四十七章 如遭雷擊    下篇:第七百四十九章 帶你去殺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