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七百二十七章 當街殺人   
  
第七百二十七章 當街殺人

陳汐微微眯起眼睛,陶坤身上的氣息他很熟悉,並且對方不掩飾自己身上的氣息,旁若無人,殘暴強悍的氣息,擴散而開.

光是這份氣息,就足夠陳汐判斷出,對方是個擁有五倍戰力左右的頂尖冥化境高手!

當然,這點修為他並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此人的身份,竟然和那燕十三一樣,是天衍道宗的弟子!

喜歡一個人,可以愛屋及烏,痛恨一個人,同樣也會如此.

雖然陳汐對這名叫陶坤的青年談不上什麼厭惡,但卻絕對沒什麼好感了,很快,他的目光從陶坤身上掃過,向後看去,忽然,他的眼眸驟然收縮,身體一僵.

"陶坤是我饕餮一族的奇才,乃是二長老陶驍的長子,自從拜入天衍道宗,距今已有十多年沒有回來了."

陶格如數家珍,他本就是土生土長的本地居民,對這位自幼就頭角崢嶸的陶坤公子非常的熟悉.

"不過我聽,族長大人近些日子,會從族中年輕人中選拔一名最優秀的弟子,當做繼承人來培養,或許,陶坤他此次也是為了此事回來的……"

陶格的聲音戛然而止,睜大眼睛,滿臉驚恐.

在他驚恐的目光中,陳汐輕輕一躍,穩穩落在大街中央,恰好攔住了白玉龍象隊伍的前邊.

整支隊伍也同時停了下來,白玉龍象背上,陶坤目光凶厲地盯著隊伍前面的陳汐.

這一瞬間,整條喧囂的大街都迅速安靜下來,人們驚詫地望著場中的陳汐,猜不出他為何敢攔住陶坤的隊伍.

要知道,在這饕餮城中,陶坤可謂是赫赫有名,他不僅出身尊貴,且天賦超絕,乃是一頭純血饕餮,就是在饕餮一族中,也極其罕見,這些年來,他雖然拜入天衍道宗學藝,不曾回來,可卻沒人會忘記這個英武強大之極的青年.

現在,當人們看到有人居然敢攔住陶坤的隊伍,焉能不吃驚?

陶格更是長大了嘴巴,滿臉愕然,陳汐突然行動,讓他大腦一片空白,他畢竟是本土居民,若是受到此事牽連,那下場不死也得脫層皮啊!

"哼,十多年沒回家,看來大伙似乎都忘記了我陶坤的存在了?"陶坤冷冷一哼,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陳汐,帶著一股凶厲的迫人氣息.

此一出,眾人噤若寒蟬.

"子,告訴我,你為何攔我?若是不出個所以然來,今日我必將踏著你的尸體前行,以儆效尤!"陶坤冰冷道,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

身為饕餮一族的後裔,血液中除了對美食的追求之外,也有著那一股與生俱來的凶厲桀驁的氣焰.

要知道在太古時期,饕餮可是一種絕世凶獸,一吼驚天,可震碎日月星辰,暴戾嗜殺,和睚眦,夔牛這等凶獸也不相上下.

陳汐置若罔聞,目光凝視著這支隊伍後方的一個囚籠,籠子里,是一個渾身是傷的魁梧大漢,目光惘然.

這魁梧大漢有著一頭赤如火的長發,注意到陳汐的目光,他又是惘然,又是驚訝,最終他渾身一震,目光中湧出一抹不敢置信之色.

陳汐見此,唇邊泛起一抹由衷的笑意,是的,那就是自己的大師兄,火莫勒!

但旋即,他唇邊的笑意就消失不見,冰冷而漠然,他垂下的拳頭悄然緊握,發出一串咔咔咔的骨頭爆音.

九華劍派西華峰的生活,像浮光掠影般浮現在眼前,雖然只離開不到一年之久,但他對西華峰的感極深,只是平時深深埋藏在心底.此時當他看到囚籠中的大師兄火莫勒,感覺腦袋都轟的一下幾欲炸掉.

難道九華劍派出事了!?

或者,火莫勒師兄他們,在自己不在的時候,遭到了陷害?

陳汐渾身的血液都仿佛燃燒起來,強烈的殺意就像熔漿般湧遍全身,讓他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禁不住震顫!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陳汐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殺意.

"怎麼,你和那個囚犯認識?"陶坤掃了一眼後方囚籠,眼眸不由微微一眯,一抹異色一閃即逝:"唔,這可是我帶回來修築靈火池的奴隸,我勸你……"

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他看見,陳汐突然仰起臉,一對眸子已是殷如血,透著令人心悸的森寒殺機,直讓他也禁不住一陣悚然.

"把他交給我."

陳汐的聲音低沉,一字一頓,熟悉他的人,就能夠察覺到他那低沉聲音中死死克制的強烈殺機,已瀕臨爆發的邊緣.

沒來由地,大街上的氣氛變得沉悶而壓抑,像緊繃的弦,肅殺而冷厲,令人都快要喘不過氣來.

"你是在命令我?"陶坤深吸一口氣,目光陡然變得凶厲無比,渾身殺意轟然彌散,席卷四周,令空氣都變得冰冷到了極致.

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驚恐,紛紛退避,陶坤那如同實質的殺意,就像怒濤驚浪,一波又一波,若被波及到,下場絕對不好受了.

陶格更是面如土色,渾身發抖,在如此暴戾的殺意面前,就像螞蟻般渺,他心中後悔無比,後悔給那個年輕人充當向導……

一瞬間,這個安靜死寂的街道上,已是空曠一片,只有一支龐大的隊伍,和孤零零的一個身影對峙.

"你應該明白,囚籠中那人是誰,若不想給你饕餮一族帶來滅族之災,我勸你把他交給我!"

陳汐深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胸中翻滾的殺機,緊緊盯著對方,聲音低沉冰冷得像從冰窟中席卷而出.

轟!

四周圍觀的人一下子炸開,這家伙居然在饕餮一族的地盤上,出這樣的話?簡直是大膽包天,不知死活!

陶坤卻是面色一凝,眸光閃爍不已,陳汐的話,的確戳中了他的要害,哪怕那人已淪為囚籠中的奴隸,可一旦其身份泄露,依舊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在帶這人回來的時候,他更是受到諸多囑咐,甯可殺死此人,也決不能泄露了此人的身份.

如今,居然被人一眼就看穿了其中蹊蹺,這讓陶坤心中吃驚之余,也不禁泛起一抹濃烈無比的殺機,眼前這年輕人,留不得!

但卻不知為何,面對那年輕人,他心中卻感到一絲無法化解的不安,嗅到一絲迥異于常的危險氣息.

陶坤面色陰沉,旋即,猛地一咬牙,冷笑道:"想跟我要人?好,也可以,你只要能戰勝我,隨便你帶走!"

話時,他身上的殺意突然再次飆升,令虛空都嗡嗡顫抖,這可是他饕餮一族的地盤,哪怕這年輕人再厲害,又能掀起什麼樣的浪花?

他已經打定注意,于此時徹底擊殺眼前這年輕人,以絕後患!

"機會我已經給你了……"

冰冷肅殺的聲音倏然飄蕩在天空之下,下一刻,陳汐抬腳,朝前邁出一步.

轟!

猶若神魔擂動的戰鼓,狠狠敲打在眾人心頭,震得他們氣血翻滾,氣機都隱隱有一種紊亂的跡象.

與此同時,一股無匹的殺意衍化作翻滾的漆黑符文,幽冷冰寂,轟然擴散而出,所過之處,那一頭頭白玉龍象直接被絞碎,血肉飛灑.騎在上邊的修士猝不及防之下,差點就跌落在地.

僅僅一步,血流成河!

"找死!"

陶坤暴怒,從天而降,雙臂一振,化作一輪黑白相間的陰陽磨盤,瘋狂旋轉著,鎮殺而下.

陳汐抬頭,血色的眸子里迸射如電光束,交織成一片熾盛符文霞光,化作兩柄符紋之劍,猶若白虹貫日,直接將那陰陽磨盤轟碎.

"嗯?"

陶坤面色一變,祭出一杆金燦燦的方天畫戟,猶若一尊戰神,指天踏地,劈斬而下,大戟舞空,直可撕裂乾坤!

"跪下!"

陳汐舌綻春雷,身體不動,虛空中卻洶湧出一朵朵符文金蓮,猶若天花亂墜,朝陶坤鎮壓.

砰砰砰……

一聲轟鳴,陶坤手中的方天畫戟寸寸崩裂,化作金色光雨飛灑,而他整個人就像遭受巨山壓迫,一個踉蹌,從半空中跌落在地.

那符文構成的金色蓮花,就像有百萬鈞之重,陶坤剛想掙紮,就被一朵蓮花鎮壓得跪倒在地,渾身骨頭都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

噗!

陶坤面色慘白,猛地噴出一口血來,以一種及其恥辱的姿態跪在了陳汐面前,這讓他目眦欲裂,面色鐵青,幾欲發狂.

整場戰斗,才不過發生在幾個呼吸之間,自始至終,陳汐也只是踏前一步,只是抬眼了一句話,就讓饕餮一族的奇才,擁有五倍戰力的陶坤,直接鎮壓,跪倒在地!

這是何等恐怖的一種修為?

幾乎如同傳中那"出法隨"的境地了!

大街上,所有人都渾身僵硬,不敢置信,呆若木偶,從內而外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震撼.

"父親!父親救我!"地上,陶坤渾身浴血,嘶聲怒吼,聲傳九霄,擴散至極遠處.

陳汐沒有理會這些,一步跨出,來到了那囚籠之前,抬手將整個布滿禁制的牢籠一點點搓揉成碎末……

上篇:第七百二十六章 白玉龍象    下篇:第七百二十八章 阿秀的憤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