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6第648章 擎天巨爪   
  
6第648章 擎天巨爪

1,"混蛋,居然敢踢我的屁股!陳汐,你死定了!從到大,還沒有人膽敢踢我的屁股!"龍振北發出一聲驚怒大叫,整個人如斷了線風箏,飛快從那一道裂縫中掠過,然而,當他不經意回頭,卻見到一抹黑影裹挾著幽冷無比的劍芒一閃即逝.

而那黑影的目光,赫然是早已暴退向一側的陳汐!

"嗯?刺客?偷襲?這麼……是陳汐救了自己?"當龍振北反應過來時,人已立在裂縫另一側.

意識到這一切,他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雙眉緊皺,心中又是慚愧,又是擔憂陳汐,竟怔怔不知該些什麼了.

"什麼!有人偷襲陳汐?"早已等待在裂縫外的安薇驚呼,清美的容顏上不可抑制地浮現一片憤怒之色.

"的確有人偷襲,並且偷襲者的實力,應該極其厲害."龍振北神色已是變得凝重之極,將之前所見到的一幕,詳細告訴了安薇.

"該死!究竟是何人,膽敢朝咱們九華劍派之人下手!?"以安薇的恬淡性,此刻也被激起了無盡憤怒,柳眉緊鎖,殺氣騰騰.

"這次,是陳汐救了我一命,若他出現不測,我會十倍幫他找回來,無論是誰,我要將他全族滅絕!"

龍振北咬牙,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來一樣,冰冷徹骨,蘊積著無盡森寒殺意.

他明白,之前若非陳汐踢自己那一腳,自己只怕早就遭劫了!

原因很簡單,哪怕偷襲者的目標不是自己,可遭此變故,必然打自己一個措手不及,而在那裂縫之間,極有可能就被星辰循環之力擠爆而亡.

"為今之計,也只能如此了."

冷靜下來後,安薇禁不住深深一歎,替陳汐的命運擔憂起來,她沒想到,居然還未進入蒼梧之淵,陳汐就會遭遇不測,這簡直就是對他們一行人最沉重的打擊.

"走,陳汐師弟吉人天相,應該不會如此短命,咱們先前往蒼梧秘境,只要他還活著,應該還有相見的機會."

龍振北拍了拍安薇的肩膀,以示安慰.這一刻起,在他心中,陳汐已不再是一個無足輕重的角色,而是值得他拿性命交往的同伴.

如果陳汐死了,他會將所有得罪陳汐的人全部誅殺,雞犬不留!

這是一種承諾,雖未出口,但如今已烙印其心中.

……

"失敗了?"黃泉魔宗的裘軍,驚道:"這可是難得一見啊,若是傳出去,陳汐不定反而因此名聲大噪呢."

他面容瘦削,只算普通,然而卻像一座無法撼動的山岳,堅硬,孤峻,淵渟岳峙,周身飄灑著縷縷精純魔氣,平添一股神秘氣息.

而在他面前,面具刺客如一抹陰影般一不發,漆黑的面具,妖異的紫色雙瞳,看得令人心悸.

裘軍極為了解面具刺客,此人的真實姓名沒人知道,不過他卻有一個極為有名的綽號——"幽".

幽,代表著神秘,飄渺,不可捉摸,恰如其刺客的風格,來無影去無蹤,行走于黑暗之中,對付目標,一擊必殺,從未曾失守過.

在冥化境修士中,放眼整個玄寰大世界,幽的刺殺技巧,都足以排名在前十之列,乃是一名頂尖高手,名震天下.

不過,雖幽行走于黑暗,但並不是暴戾嗜殺之人,相反,除了刺殺目標,他幾乎從來不向其他人動手,哪怕是唾罵羞辱于他,也引不起他的半點殺意.

換句話,在不執行任務的時候,幽就像一個無害之人,根本不會給任何人造成任何的麻煩.

這種人,也正因如此,方才顯得極度的可怕.

然而,當幽決定向陳汐出手時,就連裘軍都感到吃驚不已,要知道,他可絕沒有指使幽去這麼做.

而更讓裘軍吃驚的是,幽這次的主動出擊,竟然失守了!

當他得到這個消息時第一反應就是,這不可能!哪怕此刻已親眼見到幽,他依然有些不甘相信.

一個來自世界一個普通王朝的家伙,一個剛加入九華劍派不到半年時間的種子弟子,怎麼可能讓幽這位早已名動天下的頂尖刺客失手?

幽的反應證實了這個消息,這是真的!

裘軍忍不住抿了抿嘴唇,問道:"你之前究竟是因為什麼,才決定向陳汐動手的?難道有什麼發現?"

"直覺."幽惜字如金,吐出兩個字.

"直覺?"裘軍愕然,他沒想到,幽居然會給自己這樣一個答案,已超出了他所有的推測.

甚至,他之前還有些期待地認為,幽是因為知道自己要對付的對象就是陳汐,所以要幫自己一把,主動出擊一次呢.

如今看來,顯然是他自作多了,幽之所以這麼做,居然是因為一種近乎虛無縹緲的"直覺"!

"陳汐那家伙只怕打破腦袋都想不到,幽會因為這個原因向他動手?"裘軍不禁有些浮想聯翩.

"他會影響你我的目標."幽的聲音冰冷淡漠,沒有任何感.

"影響你我的目標?"裘軍眼瞳一縮,立即明白對方的意思:"你是,你的直覺告訴你,他會影響到咱們這件事?"

幽點了點頭.

裘軍頓時沉吟不語,他知道,幽身上有許多神秘莫測的地方,這也是他為何幾乎從未失手的原因之一.

幽的話雖然看似荒謬,但不知為何,他心中卻已漸漸有了幾分相信.

許久之後,裘軍突然笑了,眉頭舒展,似乎是真的很愉悅,道:"如此也好,我正發愁進入蒼梧之淵後,如何找到他呢,既然如此,倒是可以趁此機會,將其徹底擒住!"

"為了終結大道?"幽突然問道,他一直顯得極為沉默,惜字如金,然而此刻,卻主動問詢起來,顯然,其內心並非什麼事都漠不關心.

"不錯."

裘軍瞥了一眼幽,他知道,像這樣的事,根本瞞不住幽,因為對方的出身,和他一樣,同樣來自黃泉魔宗.

不過唯一的不同就在于,幽的存在,只受命于宗主,就像一道秘密殺手锏,即便是黃泉魔宗內的諸多長老,也大都不知道幽居然就是其宗門弟子.

"對方很厲害."幽沉默許久,又了一句話,顯得很突兀.

"你暗我明,一起聯手對付他,可以成功麼?"裘軍怔了怔,心中也感到一絲不同尋常,幽那異常的反應,令他開始重視起陳汐的存在.

"能."幽點頭道.

"那就好,只希望那子別迷失在云海中,徹底被困死了,那可就太可惜了."裘軍暗自松了口氣,他還真擔心從幽那里得到一個否定答案.

旋即,他扭頭朝幽道:"走,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如今其他人,只怕都已抵達蒼梧之淵了……"

嗖!

話音剛落,幽已化作一抹陰影,徹底消失,再難以被察覺到.

但裘軍知道,幽就在自己附近,旋即他不禁搖頭哂笑不已,感覺像幽這樣的刺客,活著還真挺無聊的,行走于黑暗,見不得光,又是為了什麼呢?

……

茫茫云海中.

星辰循環,日月沉浮,產生一股股恐怖無比的時空潮汐之力,席卷而開,到處都是肆虐的火焰風暴和寒冰洪流,一些混亂亂的元氣亂流,幾乎比九天罡風要凶猛成千上百倍,冥化境界的高手,在其中也會精疲力竭,活活困死.

而就在這凶險無比的境地中,陳汐卻像一枚彈丸般,連連閃爍跳躍,穿梭向前,尋覓著可能存在的生路.

慶幸的是,他那混沌世界中,如今已紮根了一株蒼梧神樹幼苗,所噴吐的仙力,源源不斷地給他提供真元,令得他也不虞擔心體力不支的問題.

否則,像他這般在云海中不斷飛掠的話,遲早也會體力枯竭而亡.

"不對,我雖是按照一條直線前行,然而此地星辰旋轉,日月浮沉,又彌漫重重霧靄,根本無法確定方位,如此下去,只怕根本找不到生路."

突然,陳汐停頓身體,遙望四周,不禁皺眉不已.

他萬萬沒想到,這片云海居然如此之廣袤,簡直如同一個天然的大型幻陣,哪怕他精通推演之術,也根本尋覓不到一絲脫身的生機.

"怪不得古往今來,蒼梧之淵被稱作大凶之地,光是這片云海,只怕都能扼殺大多數的修士."

陳汐喃喃,愈發感覺到了蒼梧之淵的不凡之處.

轟隆!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在那前面一顆碩大無比的星辰上,一只赤色鱗片的獸爪,遮天蓋地,朝陳汐狠狠抓來.

這一只獸爪,有四根手指頭,每一根都如擎天巨柱,密布著層層冰冷似鐵的鱗片,洶湧億萬火光,一抓之威,宛如神祗探出的一只手掌,讓人憑生一股逃無可逃的無力感.

在這只赤色鱗片的獸爪之下,那洶湧的時空潮汐,紛紛散開,整個千里區域,都被一股恐怖氣息凝固.

隱隱約約能夠看到,在那赤色鱗片的獸爪後方,是一尊不知有多大的巨獸,正從一顆星辰上探出一個如山岳般巨大的頭顱!

——

p:四更1萬2千字,看在熬夜到凌晨4點的份兒上,賜予俺月票!

更新快純文字

上篇:第649凶章 睚眦凶獸    下篇:第6471章 命懸1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