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六百三十九章 耍猴鬧劇   
  
第六百三十九章 耍猴鬧劇

感謝兄弟"隨便玩玩""yuchi黃""天賜良緣"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悲傷豬哥"的捧場支持!

————

龍振北很憋屈,被人當槍使的感覺太讓人窩火了,若非陳汐是自家同門師兄弟,他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個混蛋!

身為九華劍派種子弟子行列中的頂尖人物,哪曾被人這麼算計過?

這他媽簡直就是把自己當打手來使喚了啊!

龍振北直氣得邪火蹭蹭直冒,將一腔憤怒全都發泄在了對手身上.

他身如游龍,腳踏八荒,強勢而霸道,將一身所學發揮得淋漓盡致,一招一式,都充斥著一股狂暴凜冽到極致的氣勢,簡直要將日月震碎,乾坤撕裂.

那出身蛟鯊魔島的瘦削男子,雖擁有四倍戰力,但哪有是龍振北這等強悍人物的對手,甫一對戰,頓時就落在下風,被打得連連後退,只能被動防禦,那狼狽的模樣只差抱頭鼠竄了.

龍振北憋屈,他其實比龍振北更憋屈,原本他要對付的是陳汐而已,哪曾想,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攻勢如狂風驟雨般,一副拼命搏殺的模樣,簡直就像把他當做了殺父仇人,直打得欲哭無淚.

***,老子這是招誰惹誰了?老子是來給師弟找回場子的,哪是來拼命的?麻痹的,你們九華劍派太欺負人了……

瘦削男子臉色奇差無比,郁悶得快要吐血,若早知道對手是十大仙門之一九華劍派的高徒,他根本就不會來!

現在可好,被人揪住一頓暴揍,非但沒找回場子,只怕連命都得搭進去一半,能不能活著脫身都是問題……

兩者心思不一,但同樣都憋屈而憤怒,將一腔怨憤都發泄在了對方身上,落在外人眼中,兩者之間的戰斗,倒也激烈精彩無比,讓人大呼過癮.

由于這冰云閣最高層大殿四周被布下了無數禁制,倒也不虞擔心兩人的戰斗,會破壞損毀了眾人的立身之地.

甚至,為了讓兩人放開手戰斗,大殿眾人都很自覺地退避在一側,空出一個空闊的地方,供兩人能夠暢快淋漓的對決.

"唔,龍振北不愧是出身應龍一族的絕世人物,道法精妙,氣勢如虹,足以在年輕一輩中占據一席之地,獨領風騷了."

"是啊,那陳汐的資質已足夠令人驚訝,這龍振北似乎還要更強,擁有這等人物,簡直就是九華劍派之幸啊."

"哈,你看那蛟鯊魔島的強者,之前氣勢洶洶而來,如今卻被打得抱頭鼠竄,哪還有一絲囂張的氣焰."

眾人評頭論足,能夠在進入蒼梧之淵前,目睹這樣一場精彩對決,倒也能很好地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了.

見到這一幕,那瘦削男子又是一陣氣悶,額頭青筋一根根爆綻,心中翻江倒海,***,沒看老子在挨揍嗎?非但不勸架,還助紂為虐,有你們這樣做人的嗎!

這一刻,他都快哭了,後悔得腸子都青了,不該來,不該來啊!

而聽到這些議論,龍振北臉色卻是漸漸由陰轉晴,眉宇間甚至浮起了一抹驕傲之色,在場眾人可都是各大勢力中的佼佼者,能夠得到他們的贊美,令他心中也是爽快無比,之前那憋屈郁悶的緒,不知不覺間就淡化了許多.

"哼,敢欺我九華劍派無人?今日一定要給你一個一輩子難忘的記憶!"他出手越來越凌厲,氣勢愈發威猛,心中也是愈發得意.

那模樣,儼然已是把對手當做了耀武揚威的墊腳石,要以此來宣示自己的強勢和尊威,果然,這一番戰斗下來,他又博得了大殿內陣陣喝彩聲.

這讓龍振北心中愈發爽快了,甚至都有點開始懷念起陳汐的好,若非這混蛋提供這樣一個大出風頭的機會,自己焉能如此暢快地痛打落水狗?

想到陳汐,他眼角余光不經意一瞥,卻見那子正在含笑看著自己對決,不時還點頭贊許,意態很是悠閑,就像在看一出**迭起的好戲一般.

好戲?

看見陳汐臉色那淡淡的笑容,沒來由地,龍振北心中的得意不翼而飛,瞬間變得糟糕無比,他突然發現,自己就像一只賣力演出的猴子一般,上蹦下竄的,只為博得觀眾的掌聲和喝彩.

而陳汐就像是耍猴人,整出戲都是由他策劃發起……

一想到這,龍振北唇角都禁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心中如一萬匹野馬呼嘯而過,翻騰不休,該死!混蛋!這家伙這是把自己當做猴子耍了啊!

由于心生震怒,他不自覺間,下手又狠了許多,打得對手咳血不止,連連痛呼,淒慘不已.

大殿眾人可不知道龍振北此刻的心,見他大發神威,居然將蛟鯊魔島的強者打得跟一條死狗一樣,頓時又發出一陣贊歎喝彩聲.

可這時候,這些贊歎聲落入龍振北耳中,卻是那麼刺耳,就像一把把刀子般狠狠戳在心頭上,心都要滴出血來.

猴戲……猴戲……

這兩個字猶如魔咒般,在他腦海中翻滾不休,刺激得他心如刀割,怒發沖冠,直恨不得仰天長嘯一聲.

而他下手的力道卻是越來越狂猛霸道,大有滅殺一切的氣勢.

噗!

終于,瘦削男子再也抗衡不住,吐血倒飛,面容扭曲而猙獰,咆哮道:"我**的,一場戰斗而已,你居然敢下狠手,什麼九華劍派,老子不管了,今天老子和你這混賬死磕到底!"

話時,他人已如同一頭瘋虎,嘶聲大吼著,再次沖殺前來,一副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拼命模樣.

正所謂不瘋魔不成活,戰斗到此刻,瘦削男子當著大廳眾人的面連連被壓制,已是氣得七竅生煙,徹底破罐子破摔,打算以命搏命了.

"什麼!你居然敢如此罵我?"

龍振北腦袋嗡地一聲,怒目圓睜,自成名以來,他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敢用如此肮髒的語來罵自己,直氣得胸中火燒火燎,出離憤怒,同樣決定徹底抹殺掉此人,以儆效尤.

奇怪的是,偏偏就在這憤怒到極致的那一刹那,他腦海中想到的不是得罪自己後,對手會死的如何之慘,而是居然清晰地浮現出了陳汐那淡淡的笑臉……

猴戲……耍猴人……

猶如魔咒般的字眼就像洪鍾大呂般,再次激蕩在他的腦海中.

可惡!

實在太可惡了!

這一切,就猶如導火索般,一下徹底點燃他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里的所有怒火,如出柙暴虎沖殺上前.

"給我死!"龍振軒仰天怒吼.

哧啦!

血雨飛灑,瘦削男子整個身軀,被龍振北撕開,支離破碎,花花綠綠的髒腑伴隨著猩滾熱的血水撲簌簌灑滿一地.

血腥撲鼻,令人作嘔,畫面淒慘無比.

一下子,大殿內氣氛寂靜到了極致,鴉雀無聲,每個人都睜大了眼睛,望著眼前那殘忍粗暴到極致的血腥一幕,震驚無.

誰都沒有想到,龍振北居然殺意如此之重,手段如此之殘暴,一位來自鯨鯊魔島的強者,居然被他給活生生撕裂了!

一些女修士更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花容慘淡,望向那遠處的龍振北,目光中都帶上一抹驚悚.

那感覺,就像把他當做了手段變態的嗜血屠夫一般.

龍振北深呼吸了一口,看著四周眾人投來的怪異目光,他不禁一怔,旋即猛地就從之前那股憤怒中清醒過來,自己……居然殺了他?

地上的血水,殘肢,大殿寂靜的氣氛,眾人臉上的怪異……這一切都讓他意識到,自己之前,的確沒能控制憤怒的緒,殺了對手.

而這一切,都源自于……那個該死的混蛋!

想到這,龍振北眼皮一跳,目光如刀子般惡狠狠一掃四周,卻並沒有發現陳汐的蹤跡,好像早已就離開了大殿一樣.

這一切,都讓他感覺之前的一幕幕,就像做夢一般,從和瘦削男子對戰,仿似自己的心神都不再屬于自己了一樣,令他心中沒來由感到一股寒冷,一股悚然.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自己的道心修為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之差了?

龍振北神色怔怔,這樣的況,他修行至今還是頭一次碰上,他並不是擔心對手的死會給自己帶來麻煩,而是有些警惕自己,道心若是出現紕漏,那對修行可大大不利.

"我那陳師弟呢?"龍振北坐回案牘前,朝對面的赤陽子問道.

這時候,地上的血水和殘肢早已被冰云閣的侍者清理乾淨,大殿內的氣氛恢複如初,就像之前發生的一切,只不過是一件極其尋常普通的事一樣,再不能引起人們的注意.

事實也的確如此,每一天中,玄寰域都不知有多少流血事件發生,對在場這些曆經百戰的各大勢力強者而,也早已習慣了這些事的發生,沒人會過多在意,除非死的一方是一尊極其了不得的人物,但很顯然,那瘦削男子不是.

"離開了."赤陽子答道,笑著贊歎道,"你那位師弟,可是一個了不得的奇才啊."

"是嗎?"龍振北有些心不在焉.

他依舊在思索,之前自己為何會如此憤怒,至于陳汐的離開,他也沒放在心上,離開也好,省得看見他心煩.

上篇:第六百三十八章 被迫出手    下篇:第六百四十章 煉天之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