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六百三十六章 又見挑釁   
  
第六百三十六章 又見挑釁

感謝兄弟"紫悟楓""貓行地下""mkbym"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和"悲傷豬哥"的捧場支持!

——

冷禪兒的聲音清澈***,聲音雖低,但卻被大殿眾人一絲不落地聽進耳中,尤其當品味出這些話中的意味時,一個個都露出怪異之色.

"呵呵,有趣,這是在逼迫陳汐知難而退啊."

"其實冷禪兒公主的沒錯,像陳汐這等身份,的確和卿秀衣差得太遠了,又有冰釋天這樣一尊天仙對手,完全沒有任何希望,我若是他,哪怕再不甘心,可為了替性命著想,肯定會果斷退出."

"唉,之一字,果然害人不淺,也不知這陳汐最終會做出何等抉擇,是和冰釋天死磕到底?還是知難而退?"

"死磕到底?哼,我看那是以卵擊石,不自量力!"

大殿眾人幸災樂禍的有之,搖頭輕歎者有之,嗤笑譏諷者有之,不一而足,總之,幾乎都不看好陳汐.

畢竟無論是那卿秀衣,還是冰釋天,身份,地位,實力……一切的一切都比陳汐強得太多,他們之間的差距也太大,猶如天塹鴻溝,無法彌補和逾越.

這是現實,殘酷而冰冷,無法改變,除非出現逆天般的奇跡.

而見到這一幕之後,龍振軒終于感到舒爽了許多,這種感覺,實在沒辦法用語形容,就像一只張牙舞爪的螻蟻,突然被拔掉了爪牙,滑稽而可笑.

對于周圍那些非議,陳汐置若罔聞,在聽聞了冷禪兒這一番句句如刀的話之後,他並未表現出任何憤怒,或者沮喪,神色出奇的平靜,甚至有些漠然.

"你是在以天衍道宗的身份警告我麼?"陳汐問道,聲音一如其神般平靜.

冷禪兒笑了笑,神色恬靜:"你錯了,我只是站在卿師祖的立場上分析一個客觀的事實,若是警告,倒不如是一種善意的提醒."

陳汐突然發現,若是論辭交鋒,眼前這個美麗少女絕對是其中的佼佼者,話滴水不漏,態度不溫不火,很難讓人生出反感來.

沉吟片刻,他突然問道:"你現在還未曾婚配吧?"

冷禪兒一怔,皺了皺漂亮的秀眉,神色間閃過一絲不快,她正在一件很嚴肅認真的事,可對方卻插科打諢,唐突地問起自己的私事,身為一名在年輕一代中名氣極大的美麗少女,對這樣的問題自然反感至極.

這就像女人的年齡一樣,永遠是一個禁忌,非極其親密之人,一旦問了,就是一種冒犯,令人不悅.

"這子瘋了吧!莫非知道追不上卿師祖,就想轉移目標,打冷禪兒公主的注意?"那些對冷禪兒愛慕之極的強者都憤憤不平起來.

"沒有?"

見冷禪兒不回答,陳汐笑了笑,自顧自道,"那你就不會明白,身為一個父親的心,卿秀衣是我那孩兒的親生母親,我和她之間雖然鬧過一些不愉快,可早已冰釋前嫌,若非那冰釋天阻撓,我和她早已在一起了.這件事,你恐怕還不知道吧?"

何止是不知道,這件事,簡直就如同一個驚雷般,震得冷禪兒渾身一僵,再無法保持那一貫的恬靜傲然氣度,她杏眼圓睜,腦袋都被震撼得有些恍惚了.

兒子?

卿師祖居然給眼前這家伙生了一個兒子!?

這簡直就像個天方夜譚,荒誕離奇到了極致,也不可思議到了極致,已超出了她所有的想象空間.

大殿眾人更是徹底石化,瞪大眼睛,心中就像有一萬匹野馬呼嘯而過,驚得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

簡直太讓人意外了!

要知道,那卿秀衣可是在整個玄寰大世界都耀眼無雙的天之驕女,前世的她,一夜連渡九重天劫,開創修行界之先河,震驚八荒**,而後以大毅力轉世重修,曆經百世輪回,修得無上業果,令諸多大能者都側目不已.

在所有人眼中,她羽化成仙早已是注定的事,並不稀奇,人們反而期待的是,在她成就天仙之時,又會創造出怎樣的奇跡?

如今,這樣一位宛如從傳中降臨下凡的仙子般的人物,居然給一個身份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年輕人生了個兒子!

這……誰又能不震驚?

"噗!"

遠處,龍振北剛拈起一杯烈酒飲盡嘴中,聽到這一番話後,直接就噴了出來,被嗆得眼淚差點流出來,狼狽不堪.

不過,他此時已顧不得這些,而是死死盯著陳汐,目光怪異中帶著驚撼,像看著一個怪物一般,這……這……這他媽到底是怎麼回事!?

若非顧忌自己的身份,他差點就罵出聲了,卿秀衣給陳汐這樣的螻蟻生了個兒子?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這一刻,龍振北突然有點嫉妒陳汐了,能讓卿秀衣做到這一步,換做任何一個男人,只怕死了都值了吧?

抱真觀的赤陽子手指顫抖了一下,眸光驚疑不定.

黃泉魔宗的裘軍怔了怔,暗自深呼吸了幾次,怔然不已.

整個冰云閣最高層大殿內,因為陳汐這一席話,突然陷入到一種死一般的沉寂中,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陳汐對此卻像恍若未覺,依舊看著眼前的冷禪兒,許久才道:"現在你應該明白,她是誰的女人了吧?"

她,自然指的是卿秀衣.

冷禪兒猶如靈魂出竅,怔怔點了點頭,旋即清醒過來,深吸一口氣,卻又連連搖頭,"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我也並不關心這些.我只知道,以你如今的成就,想要從冰釋天大人身邊奪走卿師祖,根本就不可能."

話雖如此,她的聲音不自覺已軟弱了一些,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冷禪兒似也察覺自己的口吻不像之初般擲地有聲,連忙再次道:"你大概還不知道,如今的卿師祖已恢複了前世八成記憶,在冰釋天大人的幫助下,她的修為更是進步神速,一日千里,如今正在閉關靜修,消除百世業障,只等功德圓滿,就會出關,和冰釋天大人舉辦婚禮!"

"那是我和冰釋天的賭約,我當然知道."陳汐輕輕笑了,眸中湧上一抹堅定之極的神采,"你不用再多,無論是為了秀衣,還是為了這個賭約,百年之內,我一定會前往天衍道宗一趟."

冷禪兒神色滯了滯,沒想到陳汐態度竟會如此執拗決絕,令她陡升一股難以喻的挫敗感,打破腦袋也想不出,自己都將態度表達得如此清楚,為何眼前這年輕人依舊執迷不悟,他又是從哪里來的信心?

難道他真以為憑借一個兒子,就能挫敗冰釋天大人,贏得卿師祖的歸屬?

"你這是在以卵擊石."冷禪兒在做最後的努力.

"有些事,明知是以卵擊石也要做."陳汐態度依舊.

冷禪兒張了張嘴,還不等她再些什麼,陡然之間,異變陡升.

砰!

大殿門被轟然推開,走進來幾名修士,都很不凡,為首者更是器宇軒昂,一頭黑發披肩,眸子開闔間冷電翻滾.

此人體魄雄健,渾身上下流淌神輝,骨骼粗大,充斥著一股爆炸性的力量,野性十足,甫一進來,目光就落在陳汐身上,冷喝道:"你是什麼人,也配坐在公主身邊,滾一邊去!"

眾人詫然,這也太強勢霸道了,比那蛟鯊四兄弟都要囂張.

陳汐眸子一冷,不問青皂白直接朝呼喝,這家伙簡直囂張到了極點.

龍振軒也發呆,雖,他很欣喜于見到有人找陳汐麻煩,但見到這家伙如此囂張跋扈的方式,心中也頗為不舒服.

只有那些天衍道宗的強者心中凜然,深知此人來曆,背景驚人,就是冷禪兒公主這等人物,也對此人背後的勢力略有忌憚.

因為,據傳他乃是紫荊白家的一尊老古董的後代,行事一向如此,跋扈睥睨,實力雖不如天衍道宗那位擁有"火罡之軀"的燕十三強橫,但為人卻要比燕十三更囂張,仗著背景強大,行走修行界時,不知惹下了多少大禍,令得各大勢力子弟見到他,都頭疼不已,紛紛避開,不願招惹,唯恐麻煩上身.

紫荊白家,一個玄寰大世界中霸據一方的恐怖大勢力,宛如王侯,可以比肩十大仙門這等龐然大物,甚至論及地盤范圍,還要更廣闊雄厚.

因為這個家族,底蘊驚人,早已達到曆史上最鼎盛的時期,勢力已不再局限在玄寰域,據如今正在開辟域外疆土,勢力之強,令人心顫.

最為重要的是,紫荊白家之人極為護短,無論大事,一旦惹上紫荊白家,不死也得脫層皮,無論是誰!

眼前這個青年,前些年偶遇見冷禪兒,驚為天人,一路追求,欲要抱得美人歸,現在見到一個陌生年輕人和冷禪兒對視而坐,似乎相談甚歡,心中頓時暴怒,根本不帶掩飾的,直接翻臉,讓陳汐滾開.

"這是紫荊白家的白顧南,一位老古董的直系重孫,跋扈驕狂之極,你可要心些."冷禪兒傳音道,對這青年的到來,她也感到有些頭疼.

"紫荊白家……"聞,陳汐卻是一怔,眸子中不經意閃過一絲古怪之色,這……還真是好巧啊.

上篇:第六百三十五章 字字如刀    下篇:第六百三十七章 強勢揍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