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六百零三章 萬丈紅塵   
  
第六百零三章 萬丈紅塵

陰隍城.

這是一個世俗之中的城鎮,人煙稠密,河道密布,舟楫交織,極其繁華.

街道上,人流如織,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書生,商販,武士,賣藝的,書的,玩戲法的,隨處可見.

當陳汐剛剛抵達陰隍城,就感受到一股濃濃的世俗之氣撲面而來,塵萬丈,繁華如夢,和修行界迥然不同.

"清豐包子,剛出籠的清豐包子……鄙祖曾在皇宮禦膳房做事,太祖爺微服私訪,就曾吃過鄙祖親手蒸的包子,贊不絕口."

"諸位看官,這柄羽扇乃漱玉樓第一才女所縫制,扇面所題之詞,出自國子監狀元郎莊無魚之手,羽扇彌香,墨寶余韻,才只賣八十金,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這是一個兜售羽扇的商販,在吆喝.

"只見那靜思仙人,繡口一張,唰的一下噴出一口仙劍,恰似白虹貫日,寒光颯颯,遮天蔽日,直嚇得那花柳老魔亡魂大冒,飛也似得欲要逃走……"茶館中,書人正在吐沫橫飛地書.

"啊,原來是清弦兄,你也要進京趕考麼?聽那翰林院的主考官乃是蕭瑾瑜大人,此人性剛正,鐵面無私,文筆遒勁,最是厭惡華而不實的錦繡文章,咱們做文章時,可得好好揣摩蕭瑾瑜大人的喜好,否則只怕會名落孫山啊."

"馮保兄所極是,我輩十年寒窗苦讀聖賢書,為的不就是金榜題名,名滿天下,等我考中之後,一定要去那京城被譽為天下第一青樓的墜云樓吃一頓花酒,找那第一名妓好好快活一番."

"哈哈哈,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他鄉遇故知,這人生三大得意之事,不正是我輩所推崇向往的?清弦兄,走走走,且一起把酒歡,及時行樂,莫辜負了這大好年華."

街道上,兩個身穿儒服青衫的書生,邊走邊談,像是進京趕考的秀才,對未來充滿憧憬和向往.

望著這眼前一幕幕,聽著那街道上形形色色的各種聲音,陳汐的心境不自覺間變得平靜下來.

他漫步在世俗街頭,體會著凡夫俗子的喜怒哀樂,看著他們為一日之生計而忙碌,心中若有所思.

這便是世俗,塵濁浪,芸芸眾生在其中穿梭,生老病死,各安天命,雖然渺平凡得如同螻蟻,卻生生不息,組成了這塵百態,推動了曆史變遷.

"修士在天道之下掙紮,為獲得永生而努力,凡夫俗子在人道中沉浮,為各自生計而耕耘,可笑那修士,鄙薄凡人,自以為高高在上,視眾生若蚍蜉,可在那天道之下,誰又不是渺蚍蜉?"

"若此生能立足天道之上,是否又能超脫萬物?"

陳汐駐足川流不息的世俗塵中,眺望蒼穹,思緒渺渺,第一次有了一種欲要打破桎梏,立足天道之上的強烈沖動.

他很想知道,當自己將天道踏在腳下那一天時,又能看到怎樣一番光景.

"大哥哥,你可是想買一對草鞋麼."

在陳汐駐足的街道旁邊,正有一個中年婦女在販賣草鞋,旁邊站著一個女孩,矮瘦弱,皮膚黝黑,臉蛋髒兮兮的,只有一對大眼睛漆黑而清澈,明亮如星.

女孩見陳汐在自家草鞋攤前駐足良久,還以為他看上了娘親編織的草鞋,猶豫再三,還是鼓足勇氣輕聲問了出來.

"大丫,不要多嘴!"

那中年婦女臉色一變,開口訓斥道,陳汐所展現的風度一看就不是尋常人可比,她擔心自己女兒這麼一,反而會引來陳汐的不快,那可就麻煩了.

"娘,可是咱們湊不夠藥錢,弟弟的病可咋辦啊."女孩低下頭,手不安地絞纏在一起,弱弱道.

陳汐已從沉思中清醒過來,見這一對母女衣衫縫滿補丁,寒酸的很,明顯是過著窮苦之極的生活,很是可憐.

而在這對母女身前的攤位上,擺放著一對對的草鞋,滿滿當當,一看就知道,還不曾兜售出去一雙.

此時已是日暮黃昏,若不出意外,這一天她們母女都不可能有什麼收入了.

"這些草鞋我都要了."

陳汐手掌一動,將一塊銀子遞給了中年婦女,"拿去趕緊回家給孩子看病吧."這一塊銀子,足夠一個窮苦人家安穩生活好些年了.

"啊,多謝公子,多謝公子……"那中年婦女手中沉甸甸多了一塊大銀元寶,不禁一呆,旋即連忙道謝,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了.

而陳汐,則早已飄然離開.

"娘,咱們遇到神仙了麼?"

陳汐一下子消失不見,讓女孩禁不住揉了揉眼睛,還以為是幻覺.

可再尋覓過去,卻再也看不到了陳汐的身影,只有那一塊銀元寶還在娘親手中,這讓女孩還以為自己遇到了傳中的神仙,漆黑的大眼睛里盡是激動.

……

陰隍城外,鬼蜮荒嶺.

這是一片令城中所有人都談而色變的陰森之地,有惡鬼飄蕩其中,夜間出沒,專門奪人心魄,吃人心肺,可怖之極.

據,那些惡鬼都是前朝一些亂臣賊子逆反時,被誅殺在此,暴尸遍野,血流成河,怨氣不散,最終化作了一條條惡鬼.

這數百年來,幾乎沒人敢靠近這片鬼地方,人跡罕至,宛如禁地般.

然而今天夜晚,一道峻拔飄逸的身影,來到了荒嶺之上,一座早已破敗不堪的廟宇中.

這座廟宇,四壁坍圮,處處不滿灰塵蛛網,廟中的神像也是面容模糊,殘破一片,早已倒塌,看不出究竟供的是何方神祗.

轟隆隆!

夜幕降臨,黑云遮空,伸手不見五指,突然響起一陣悶雷聲,銀蛇狂舞,瓢潑大雨傾瀉而下.

驚雷,怒電,暴雨……將這荒野破廟渲染得愈發陰森可怖起來.

蓬!

一縷火苗倏然騰起,將地上收攏起來的干柴點燃,熊熊燃燒,讓這陰森的破廟中多出了一絲溫暖.

"一百零七個考核任務,如今終于完成了,算一算,離開宗門已有月余,距離峰試也只剩不到七天的時間了……"

火光搖曳,映照在陳汐那清俊堅毅的容顏上,他目光在手中那一顆鴿蛋大的烏黑珠子上一掃,就翻手收了起來.

這是幽鬼魂珠,是他剛才在鬼蜮荒嶺中誅殺一頭惡鬼之後所得,並不算多珍貴,但卻是煉制一種天階靈丹的必備材料.

"嗯?"

便在這時,陳汐眉頭一挑,似發現了什麼,"此地惡鬼四伏,魍魎遍布,陰煞怨氣濃郁無比,又正值大雨傾盆,驚雷撕空的深夜,這時候怎會還有人前來……"

"咦,原來是她們."

陳汐神識擴散,一瞬間就看到,在那荒嶺山腳下,一對母女正冒著暴雨狂風,朝荒嶺上行來,步伐踉蹌,渾身衣衫都濕透了,極其狼狽.

她們,正是陳汐在陰隍城所見到的那一對以販賣草鞋為生的窮苦母女.

"古怪,她們難道不知道此地的險惡麼……"

陳汐皺眉,感覺有些蹊蹺,像她們這樣的凡夫俗子,前來這里,簡直跟羊入虎口無疑,畢竟那些惡鬼,殺起人來可並不分善惡.

"娘,這里有火光呢,咱們先進去避一避雨,等雨停了,咱們再連夜回家好麼?"

"也好,大丫你慢點,心摔倒."

沒過多久,那一對母親來到荒嶺之上,匆匆朝破廟中走來,推門而入,當看到火堆旁的陳汐時,兩人都是一呆,似是萬萬沒想到,竟會在這里碰到陳汐.

"先坐下烤烤火吧."陳汐起身,看著被淋得落湯雞似的這對母女道.

"多謝公子了,多謝公子了……"那中年婦女一邊幫大丫擦拭身上的雨水,一邊感激地朝陳汐道謝,重複著同一句話,雖然有些絮叨,但可以看得出來,她是一個樸實而善良的女人.

很快,陳汐就了解到,原來這對母女住在荒嶺另一側的一個村落里,原本還有另外一條路直通其村落的,但為了抓緊時間給其兒子治病,也顧不得其他,只能抄這一條近路連夜朝回趕了.

"大哥哥,你怎麼會在這里?這可是鬼蜮荒嶺,有很多惡鬼的,你不怕麼?"大丫抬起腦袋,朝陳汐問道.

"既然有惡鬼,你怎麼不害怕?"陳汐笑問.

"怕,可我和娘親還要回家給弟弟煎藥呢,他病得很厲害,我和娘親都擔心得不得了,只能連夜回家了."大丫笑嘻嘻道.

陳汐看著丫頭那黝黑臉上擠出的爛漫笑容,突然就怔住了,心中有著一絲無的感動和震撼.

這還只是一個五六歲的孩子而已,為了給弟弟看病,連恐懼都能忘記,連自身性命安危都已置之度外……

這,是怎樣一份感,才能讓她如此勇敢而無畏?

"大哥哥,這是我幫你編織的一只仙鶴,你看一看喜歡不喜歡."大丫突然興沖沖道,她心翼翼打開貼身的口袋,摸索半天,卻只拿出一撮濕漉漉的草絮.

"仙鶴被壓扁了……大哥哥,對不起."大丫看著掌心的草絮,大眼睛里湧出一層淚水,低聲囁喏道.

————

ps:近段時間狀態極其糟糕,努力調整中……

上篇:第六百零二章 幽鬼魂珠    下篇:第六百零四章 破境進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