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五百九十六章 神火幽水   
  
第五百九十六章 神火幽水

感謝兄弟"山東黑社會"投出的寶貴月票和妹紙"靜思""悲傷的豬哥"的打賞捧場支持!

————

一襲黑袍,面容枯槁的焦良眉尖輕蹙,正在沉思,渾然沒有察覺到,他的身影已徹底暴露在別人的探視之下.

"推算時間,現在祭煉應該開始了,只要玄錚前輩成功,我就可以以元神奪舍之法,竊取那青鸞子的肉身,從而徹底擺脫罪愆光暈的束縛,以後天大地大,還不任由我逍遙自在?"

焦良喃喃,那一對陰冷的眸子里也不禁泛起一絲熾熱之色.

和尋常修士不同,邪修晉級的速度極其之快,但卻是以殺戮他人性命為代價,進階越高,所需要殺戮的生靈就越多,漸漸地,就會遭受天道的唾棄,降臨罪愆光暈,日後渡劫的時候,幾乎無生還的可能.

焦良如今只差一步就進階冥化之境,極不甘心就此止步,所以,他想到了一個奇妙的注意,那就是奪舍!

不過想要擺脫罪愆光暈,光是奪舍還不行,奪舍的對象還必須具備極佳的根骨,受到過天道的祝福.

而在妖族中,能得到天道垂青祝福的,皆都是純血生靈,且祖上出現過真正的神靈,這樣一來,條件就極為苛刻了.

像妖族中的青鸞一族,貔貅一族,朱雀一族……其祖上皆都出現過至強的神靈,可血脈延存至今,其族中子弟能夠達到純血地步的,卻是鳳毛麟角,極其罕見.

焦良為了奪舍,也不知籌謀了多少年了,可也只現在才碰到這麼一個青鸞一族的純血生靈,一想到自己奪舍成功後,就能擺脫所有的罪愆光暈,其心中的激動也就可想而知.

"這次有了玄錚前輩的幫助……一定可以成功的!"焦良暗暗握緊拳頭,深呼吸了一口氣,強自讓自己一點點鎮定起來.

唰!

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渾身一冷,不可抑制地泛起一層雞皮疙瘩,多年厮殺磨礪出的本能,令他毫不猶豫探手一撐地面,就欲暴起而動.

他的動作不可謂不快,反應更是超出尋常修士許多倍,許多想要襲殺他的敵人,都在他他這種機警無比的反應速度下而喪命.

然而這次,他卻失手了,非但沒有暴起,甚至就連身體都不敢再挪動一絲.

因為一只大手,竟已按在了他的天靈蓋上!

這是何等快的速度?

簡直如憑空出現般,快得超出了焦良的所有想象,在他的認知中,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也只有掌控瞬間挪移的地仙老祖,方才能做到這一步.

而這次出手的,會否是一尊地仙老祖?

想到這,焦良就像被潑了一頭冰水,渾身發寒,如墜冰窟,他凶名昭著,禍害了不知多少生靈,也碰到過大大不知多少的危險.

可像眼前這種極度足以致命的危險,他還是第一次碰上!

"究竟是誰?難道真的是一尊地仙老祖?"焦良深吸一口氣,緩緩抬眸,直至此時,他才看到,自己旁邊,不知何時已多出一道身影.

一道峻拔的身影,如劍如槍,透著一股無法撼動的氣魄.

此人,自然就是陳汐,悄無聲息地一擊將焦良制服,令他也是暗松一口氣,若非焦良之前心神沉浸在思索中,他也絕難在一瞬,就將一個雙手沾滿血腥的大妖給制服了.

"你那六位兄弟,已死在我的手中,所以你最好也別試圖玩一些伎倆,那只會讓你死的更快."

云淡風輕的一句話,聽在焦良耳中卻不亞于一道驚雷,驚得他心神差點失守,神色更是劇烈變幻不定.

死了?

我那六位兄弟全都死了?

這怎麼可能!?

焦良呆了片刻,旋即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悸動,陰冷的眸子死死盯著眼前這個突然到來的年輕人,問道,"你究竟是誰?我兄弟幾人何時得罪過你?"

"九華劍派,陳汐."

陳汐淡淡回答,到了這時,他已完全沒有再掩飾身份的必要了.

"原來你是青鸞一族那子的同門,怪不得,怪不得啊……"焦良皺眉輕歎,心中卻是快要滴出血來.

只差一步,就只差一步,自己就可以奪舍重獲新生了,但偏偏,在這時候殺出一個異數,難道這就是上蒼對自己的懲罰嗎?

"罷,我那師兄被你困在了哪里?"陳汐打量四周,他之前以神識查探整個神雉嶺,並無發現青雨和靈白的蹤跡.

"了你會放過我麼?"焦良慘然一笑.

"你覺得呢?"陳汐反問.

"我覺得你肯定會殺死我,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到了這時,焦良反而冷靜下來,談及自己的生死,更透出一股漠然來,仿似早知道,自己的命運終究會遇到這一天一樣.

"你那位同門,就在這地下,我可以帶你去."著,焦良竟站起身子,絲毫不避諱按在他頭上那只手,是否會發力將其擊斃了.

陳汐的確沒有出手,不過,他同樣不信焦良會就此認命了,身為黑雉七妖的首領,若是就這麼容易屈服,反而才叫不正常.

……

這是一條幽邃的通道,通往地底,曲曲折折,朝下走了足足有上萬丈距離,視野頓時開闊起來.

這里,赫然地地底深處的一個熔洞,大有千丈范圍,空曠寂靜.

而在中央位置上,則是一個充斥著滾滾熔漿的火池,沸騰赤的熔漿沸騰,汩汩冒泡,冒出一縷縷白色煙霧,將四周空間都映得一片赤.

不過,那四周的溫度,卻詭異的寒冷之極,透著一股能夠浸入骨髓的幽冷氣息.

那火池很不簡單,明顯不是凡物!

而在火池旁邊,正盤膝坐著一個膚色***,頜下三縷長須,看起來溫文爾雅的紫衫中年,在他手中,正飛快地打出一串繁密玄奧的法訣,引動火池,凝聚出一縷藍汪汪的火焰,搖曳靈動,泛著令人心悸的光澤.

甚至可以看到,那藍色火焰似有靈性般,正在劇烈掙紮,似要擺脫束縛,但在那紫衫中年法訣的控制下,這一切的掙紮都是徒勞.

陳汐認出,那一縷藍色的靈性火焰,竟是一種分布在天地間的一種神火——幽水火!

此火如水一般幽冷,冰寒徹骨,但卻是一種火焰,神異無比,且極為罕見,幾乎已快絕種了.

但旋即,陳汐的目光就挪移開,在紫衫中年身旁,還有著一名少年,相貌俊秀,眉眼柔順,赫然是青雨,他此時像沒有靈魂的一具木偶般,癡呆呆坐著,仿似沒了知覺一樣.

一看到青雨還活著,陳汐已是暗松了口氣,而他也瞬間就確定,那看起來溫文爾雅的紫衫中年,只怕就是那頭純血玄雉了.

"玄錚前輩救我!"到了這里,焦良猛地哀求出聲.

"嗯?"

那紫衫中年霍然扭頭,一對眸子里爆出一團銳利無匹的光澤,瞬間就落在了陳汐身上,明白發生了何事.

唰!

就在他這一分神的刹那間,那一縷藍汪汪的火焰,倏然掙開束縛,一躍進入到了火池中,眨眼不見.

"廢物!竟敢打擾我的好事,真是該死啊!"玄錚怒罵,他費勁力氣才引動一縷幽水火,卻功虧一籌,這令他恨不得現在就發狂殺人.

"前輩,這絕非我的意思,是……是他逼著我來的."焦良顫聲道,話時,他已是用傳音之法,將之前發生的一切,都告之了玄錚.

"原來如此……"

玄錚森然道,身上那溫文爾雅的氣質蕩然無存,全部被滔天的殺意所籠罩,"子,不管你是誰,放下焦良,然後跪下向本座賠罪,本座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些!"

"你不擔心我殺了他?"陳汐瞥了一眼玄錚,淡然道.

"你的同門可在我手中,你敢嗎?"玄錚冷然一笑,瞥了一眼旁邊的青雨,威脅之意十足.

砰!

陳汐直接一掌拍碎了焦良的頭顱,連同其元神都徹底抹殺掉,這無疑是在用最直接的行動來宣示自己的決心.

那等決然果斷的做法,驚得玄錚都眼瞳一縮,旋即暴怒,一指陳汐,咆哮道:"好大膽的娃娃,既然你不要你同門的命,那本座就殺了他!"

著,他抬手直接就朝青雨拍去,然而,當他的手掌快要按在青雨頭上時,他愕然發現,自始至終,對面的那子竟沒有一點反應,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鎮定的就像一個置身事外的人一般.

"你……竟然連同門的性命都不顧了,難道不是九華劍派的弟子?"話時,玄錚皺眉大喝道.

"你不是還沒殺他麼?"陳汐淡然答道.

玄錚一呆,心中不用湧出一抹驚疑,難道這子知道,殺死了他的同門,我就再也無法祭煉出……

"動手!"

就在玄錚心念轉動之間,陳汐一聲暴喝,打斷了玄錚的思緒,這讓他又是一呆,動手?這家伙難道還有幫手?

嗤!

旋即他就明白了答案,因為就在這時,在他背後突然響起一聲銳利之極的撕裂虛空聲.

自己身邊,竟然早已埋伏了一個敵人!?

這一個異變,直驚得他亡魂大冒,渾身汗毛都一根根炸立.

上篇:第五百九十五章 純血玄雉    下篇:第五百九十七章 混洞世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