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五百二十七章 憤怒如燃   
  
第五百二十七章 憤怒如燃

1,感謝兄弟"nishiwio"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這是一座在太古之城中很常見的殿宇,屋簷斑駁破舊,泛著古老氣息.

然而在大殿內,卻是另一番場景.

瑞爐生煙,香味飄渺.

地上鋪著猩華貴的地毯,四壁懸掛鮫淚靈燈,光芒柔和,令人心曠神怡.

大殿中央,擺置著一張由玄青斑斕玉打磨而成的案牘.

案牘前,冰釋天席地而坐,他星冠羽衣,眸似夜空,虛幻深邃,眉宇之間一片甯靜祥和之色.

案牘上,擺置著一副圍棋,冰釋天一手拎著一個琉璃玉酒壺輕飲,一手拈著黑白在棋枰上排兵布陣,儀態然,自娛自樂.

從武皇戰魂碑離開後,云瀾生便帶著他來到了這里,而非是卿秀衣居住的東北區域.

他心中雖然奇怪,但卻並沒有多問.

已經等待這麼多年了,再等上一時半刻又何妨?

相反,他很享受這個過程,有期待,有忐忑,有激動,令他那早已磨礪得古井不波的心境也不禁泛起一絲絲波瀾.

若是在戰場上,這一絲波瀾或許就會給他造成滅頂之災.但現在則不同,這太古之城中,還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威脅到他,所以,他安然享受著這一絲波瀾帶給自己的各種緒,怡然自得.

這種感覺,就像回到了年少時,所有的心思,只為那一個人而變化.

啪!啪!啪!

清脆的落聲,從棋枰上叮咚響起,恰如冰釋天此刻的心,思緒如飛,落卻無悔.

一旁,白發如雪,氣質卓然的云瀾生看著這一幕,心中卻是一歎,他張了張嘴,卻又閉上,不知道該如何跟冰釋天解釋.

其實,從進這宮殿之後,他已好幾次露出這般模樣,欲又止,欲語還休,似有難之隱,又像生怕破壞了這難得的甯靜氛圍.

"云師弟,不如你我對弈一局如何?"冰釋天突然抬頭,含笑問道.

云瀾生搖了搖頭,他哪還有什麼心下棋.

冰釋天笑了笑,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撥弄著棋枰上的黑白,聲音卻已變得認真起來,輕歎道:"吧,究竟是什麼事,讓你竟為難成這樣."

云瀾生抿了抿嘴,心中掙紮許久,最終還是沒忍住,道:"冰師兄,此事太過重大,我擔心……"

"沒什麼好擔心的."冰釋天輕笑搖頭,道,"讓我猜猜,莫非此事和卿師姐有關?"

云瀾生怔了怔,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清秀少年,發現他笑容溫煦,神甯靜而平和,仿似天塌下來也不會令他眉頭一皺.

這讓他暗松了口氣,也對,冰師兄他如今都已是一尊天仙了,些許兒女事,又怎可能驚擾到他的心境.

想到這,他不再猶豫,歎息道:"冰師兄所猜不錯,此事正和卿師姐有關,今世的她……已經有意中人了."

話時,他一直在注意冰釋天的反應,並沒有從其神色中發現任何的慍怒之色,這令他愈發寬心起來.

"想不到,冰師姐那麼驕傲的一個人,如今竟然也有了意中人."冰釋天輕聲笑道,唇邊湧起一抹若有若無的自嘲,"想當年,玄寰域無數豪傑俊才為她的絕世芳華傾倒,卻無一人能打動其芳心,如今,卻有人敲開了她的心扉,真是世事難料啊."

云瀾生似也想起了往昔種種,神色感慨不已.

冰釋天眸中泛起一抹自信之色,搖頭道:"云師弟,你多慮了,等卿師姐完全恢複了前世記憶,就會明白,這天地間的任何一人,都無法代替我在她心中的位置,有意中人又如何?到頭來也只是一場鏡花水月而已."

見到冰釋天這副神色,云瀾生心中卻一沉,歎息道:"冰師兄,這次況不一樣,卿師姐她……她……"

冰釋天明顯一怔,皺眉道:"云師弟,你如今已臻至地仙八重境,心境卻如此優柔寡斷,可有些讓我失望了."

聲音中,已帶上了一絲苛責味道.

云瀾生苦笑不已,沉默許久,才咬牙道:"據,卿師姐早在大楚王朝時,就為那人誕下一……"

砰!

不等他完,冰釋天身前的案牘轟然炸開,黑白棋飛濺而出,灑落一地,發出急促雜亂的嘩啦聲響.

冰釋天那清秀的臉頰上再沒有一絲笑容,冰冷一片,緩緩站起身.

伴隨著他起身的動作,一股可怕無比的氣息,倏然在大殿內彌散,節節攀高,令得空氣都紊亂而暴躁,呼嘯八方,將大殿內的一切轟然震碎,滿地狼藉.

這一刹,整座大殿劇烈顫抖,搖搖欲墜.

而大殿外,天地萬物仿似也察覺到冰釋天的怒氣,風云怒嗥,天地色變,一股令人靈魂悸動的氣息擴散而出,籠罩八荒,通天徹地!

整個太古之城的修士,皆都感受到了這股可怕氣息,心中一顫,惶惶不安,仿似末日將要降臨般.

"師兄息怒!"一側,云瀾生大驚,連忙勸解,然而當他甫一接觸到冰釋天的目光,頓時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那是怎樣的目光啊!

冰冷而深邃,漠然而絕,其中更翻滾著熔漿似的憤怒火海,洶洶燃燒,仿似要毀滅萬物,令天地皆永滅!

"他叫什麼名字?"冰釋天問道,聲音平靜,但在那平靜之下卻湧動著無盡森然寒流,令人如墜冰窟.

"陳汐."這次,云瀾生回答的很痛快,"卿師姐很在乎他."

"哦?原來是他."冰釋天眸中日月沉浮,泛著懾人的光,他想起了之前在武皇戰魂碑前的一幕幕.

"師兄,此潛力的確驚人,渡過了涅槃鳳凰劫,曾擊敗天仙法旨和天仙意志,更以一人之力差點將洛水商氏連根拔除,這等實力,在同輩中已算是拔尖的了."

云瀾生在一旁解釋道,"如今,九華劍派的柳瘋專程前來尋他,似乎受到了紫荊白家的囑托……"

"夠了!"冰釋天霍然扭頭,眸光如電,揮斷道,"我自有決斷,你無須多."

云瀾生心中歎息,仍舊忍不住提醒道道:"師兄,我只想,卿師姐很在乎陳汐,若你出手對付他,只怕……"

這一刻,冰釋天反而冷靜下來,哪怕他心中已怒不可遏,恨不得現在就去抹殺掉陳汐,但最終他還是生生忍住了.

他知道,云瀾生的不錯,自己最在乎的是卿師姐,若因為一個螻蟻般的人物,而令卿師姐對自己心生仇怨,那就太不劃算了.

不過,這口氣他決不會這麼一直忍耐下去.

身為一尊天仙,如今卻被一只凡世螻蟻搶了自己心儀的女,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不殺不足以宣泄心頭之恨!

"師姐……你可知道,我當年曾發誓,如果我得不到你,這世上就沒有任何人能得到你……"

冰釋天那喃喃的自語聲在空蕩蕩的大殿中飄蕩,聲音平靜,卻透著一股冷酷肅殺之極的味道.

……

東北區域.

陳汐猶豫再三,還是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平靜一些,這才走上前,抬手輕輕敲了敲門.

片刻後,門開,露出卿秀衣那瑩白絕美的臉頰,見到陳汐,她似是渾不意外,開門之後,就轉身朝房內走回.

陳汐原本准備了很多措辭,例如在卿秀衣門開時,自己該些什麼話,配上什麼樣的動作,才能讓自己看起來更自然一些.

然而,他卻沒想到,卿秀衣竟像是早已預料到自己會來一樣,開門之後,就轉身往回走,根本就不給自己寒暄客套的機會.

不過想一想,他就釋然了,卿秀衣的性格原本就如此,若是她突然開口跟自己寒暄一番,那才叫意外呢.

卿秀衣的房間很簡潔,空氣中飄蕩著一絲淡而清冽的芳香,若有若無,飄飄渺渺.

"找我何事?"落座後,卿秀衣徑直問道,她烏發飄灑,裙裳流蘇,有一股超塵脫俗氣質,遺世獨立,恍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

"天仙使者來了."陳汐斟酌了一番,道,他望著對面的卿秀衣,這個距離,恰能清楚看到她那吹彈可破的絕美玉容.

"我知道."卿秀衣點頭答道,態度很平靜,甚至帶著一絲漠然,仿似根本就不曾把此事放在心中過.

陳汐怔了怔,繼續道:"那人是冰釋天,據是你前世的師弟."

"我知道."卿秀衣重複著同一個答案,態度依舊波瀾不驚.

"你……難道就沒有一點其他的感受?聽當年他可是你的狂熱追求者啊."陳汐實在忍不住了,把自己最關心的問題了出來.

卿秀衣抬眸,直視著陳汐,反問道:"前世若是今世的延續,我又何必轉世重修?"

聞,陳汐愣了一下,然後突然就笑了,笑得很開心,"我懂了,你安心修煉吧,我先告辭了."

著,他人已起身興沖沖離開.

渾然沒有發現,就在他離開房門那一刹那,身後凝視著他背影的那一道目光中,泛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溫柔.

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羈絆何彷徨,緣分終落根.

——

ps:抒一下,那啥,聖誕節了,要不要送俺一點禮物?捂臉遁了……

上篇:第五百二十六章 仙使之威    下篇:第五百二十八章 死靈騎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