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三百六十章 禍起云家   
  
第三百六十章 禍起云家

第二更!我去碼第三更,今天哪怕熬夜到凌晨,也會碼出五更的!求月票支持!名次都掉到50名以外了……

————

云娜的母親只是一個丫鬟,死了之後,靈位並沒有供在云家的靈堂當中,只用壇子裝著骨灰,葬在了云家後邊一個廢棄院內的雜草叢下邊.

陳汐等人進入云家之後,在云娜帶領下,徑直朝那處廢棄院行去.

"大膽,是誰!"

"闖我云家者,死!"

好大的膽子,竟敢闖入我云家作亂!"

云家好歹也是一個家族,家丁護院自是不少,陳汐等人又沒有隱藏身形,很快就被聞訊而來的一眾護院攔住了.

護院統領叫做錢忠,乃是這云氏家族的老人,自然也屬熟悉云娜,當下便怒喝道:"原來是你這個賤婢,你竟敢帶人直闖府邸,還有沒有規矩!"

云娜唇邊泛起一絲冷笑,眼眸中的仇恨無法掩飾,咬牙道:"昔年我多次受到族人欺辱,怎沒見到你出來講一講規矩?再者,我好歹也是云家子弟,你一個外姓人,有什麼資格問責于我?"

錢忠氣得臉色鐵青,須發皆張,喝道:"給我拿下!"

數十名護院沉聲領命,手持各種武器朝云娜沖去.

他們的身手都不錯,有好幾個還是金丹境修為,此時應命而來,行動干脆利落,殺氣騰騰,氣勢也是頗為不弱.

云娜只是家主酒醉之後意外和一名丫鬟生下的賤種,在云家沒有誰把她放在眼中,所以他們動手的時候毫無遲疑,渾然沒有把她當做云氏族人看待,而是當做了可以隨意處置的罪人.

王震楓見這幫人忽略了自己不,竟還敢動手就動手,心中頓時一怒,當即就准備狠狠收拾這一幫混蛋一頓,但卻被陳汐攔了下來.

"讓她自己去解決."這一刻的陳汐,神色漠然平靜,但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決然味道.

話音剛落,一股磅礴渾厚之極的殺氣轟然湧散,猶如怒濤大海,洶湧澎湃,鋪天蓋地,瞬間已充斥在每一寸空間當中,震得空氣都寸寸崩散.

沖上來的數十名護院呼吸一滯,渾身僵硬,幾乎下意識停住腳步,眼眸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好可怕的殺氣!

在他們眼眸中,周圍的景象都發生變化,化作了一片尸山血海,無邊的死亡氣息撲面而來.

這時候,他們根本不敢亂動!

就連遠處的錢忠等人,也都面色驟變,渾身顫粟,從內心深處感到一股無法克制的恐懼感.

蹬蹬蹬!

雅晴,閻嫣,王震楓同樣心中驚,朝後退了數步,方才感覺到一絲心安.

"這家伙在昨晚的酒宴上,只怕還保留了諸多的實力,單單是這一股殺氣,都足以擾亂所有人的心魄和氣機了!"王震楓心生震撼,愈發慶幸自己聽了父親的話,今日早早就趕來向陳汐道歉,否則惹下這麼個厲害敵人,只怕自己一輩子都寢食不安.

"多謝!"

只有云娜感受到這股殺意之後,卻並沒有收到影響,她知道,那是陳汐在保護自己.無論再大的危險,他都會在一旁為自己護法.

"去吧,親手了斷這一場恩怨,心或許會舒服一些."陳汐拍了拍云娜的肩膀.

"五年前的冬天,你,你,還有你,欲要*浮于我,若非我以死相抗,只怕早已命喪你們之手,你們……該死!"

冰冷充滿仇恨的聲音中,云娜手持冷刀,干脆利落地從三名護院的脖頸中一劃而過,頭顱落地,血水噴灑.

"七年前的那個夜晚,你們四人偷盜寶庫靈藥,卻誣賴于我頭上,令我遭受無盡恥辱,當年我曾發誓,一定要拿你們的鮮血洗涮我的清白!"

當即,又是四顆血淋淋的人頭落地.

冰冷充滿仇恨的聲音,冷靜近似淡漠的語調,其中又蘊含了多少昔日的憤怒,不甘,驚恐,無助?

七顆人頭瞬間落地,猩滾熱的血水似飛瀑彌漫天空,這血腥殘忍的畫面,是否又能宣泄少女心中之仇恨?

雅晴,閻嫣默然不語.

王震楓少侯爺吃驚無.

陳汐神色漠然,不起波瀾.

"找死!和他拼了!"

看著自己的屬下宛如待宰羊羔一般任人屠戮,錢忠目眦欲裂,一聲暴喝,震醒陷入大恐懼中的眾人,而後手持長刀,徑直朝云娜劈斬而下.

陳汐的殺意太恐怖,擾人心魄,亂人神魂,他不敢與之為敵,唯有先解決掉云娜,或許才能挽回一些局面.

嗤!

長刀破空,凌厲如匹練,刀芒流轉,似流虹飛射,顯現出錢忠深厚的刀道武學.

"滾!"

然而下一刻,錢忠的長刀就被一劍斬落,如死蛇一般哐當落地,而他整個人則被陳汐揮震飛出去,撞翻一座假山,吐血昏厥.

這一切都只是電光火石間發生的事,旁人還未反應過來,身為云家護院首領的錢忠已經落敗,暈厥不起.

"和他拼了!"

"快!大家一起動手,只要拖出他片刻,家主他們一定會支援而來!"

"殺!"

剩下的一眾護衛目睹同伴慘死,又見到錢忠昏厥倒地,直驚得亡魂大冒,竭斯底里咆哮起來,希冀通過人海戰術,圍困住陳汐等人.

"愚昧無知!"話音落,陳汐的身影已消失在原地.

就看他在人群中信步而行,抬手一拍,就有一人倒飛出去,動作輕松隨意,宛如閑庭信步,不費吹灰之力.

只眨眼功夫,僅剩下來的護衛便呻吟著倒在地上.

"這些人中,若有令你當年不開心的,就殺了吧."陳汐回到云娜身前,輕聲道.

云娜點點頭,當即拎著彎刀,朝那些喪失戰斗力的護衛走去.

這些年來,她在云家所遭受的羞辱和痛苦,尋常人根本就無法想象得到,即便是如今,也總是被一個個噩夢驚醒,往昔的種種猶如夢魘和魔障一般,苦苦煎熬著她的身心,此刻雖然得到了一些釋放,但是遠遠還不夠!

唰!

彎刀掠空,如驚鴻乍起.地上那人已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孽障!竟敢虐殺自家族人!"

然而,就在雅晴准備一刀斬下的時候,一個充滿威儀的暴喝聲倏然響起.聽到這道熟悉的聲音,雅晴身體一顫,卻再也無法下手殺人.

遠處緩緩走出一個威嚴中年,膚色***,雍容華貴,但一對眸中卻是閃爍著怨毒憤怒之極的光芒.

威嚴中年身後簇擁著一群人,數十個年輕男女,數十個神剽悍的族中高手,浩浩蕩蕩,朝這邊湧來.

"云書豐!"

看到這個中年,雅晴眼中透露出刻骨的仇恨,隱隱約約還有著一絲痛苦.這個男人是她的父親,但也正因為這個男人,她從到大才遭受了那麼多的羞辱,磨難.

"大膽!竟敢直呼家主名諱,你這賤婢真要造反不成?"

人群中閃出一個男子,模樣年輕,容顏俊俏,臉龐和云書豐有著七分相似,甚至和云娜也都有些相似.

這個青年,云娜認得,是云書豐的長子,云氏家族年輕一代的高手,云重,細算起來,云重還是她同父異母的兄長.

但只有云娜知道,自己這個"兄長"有多麼狠毒,時候對自己的羞辱和毆打又是多麼的殘忍.

"我這次回來,只是為了取回母親的骨灰,誰攔我,我就殺了誰!"云娜深吸一口氣,目光冰冷地掃視著對面,看著自己的父親,以及那些兄弟姐妹們,心中的仇恨之火卻是愈演愈烈.

"好大的口氣,看來你這個賤婢真的是瘋了."

"殺了這麼多人,猶自不知悔改,早知有今日,就該早早將你除去!"

"父親,殺了這個賤婢,您養了她這麼多年,結果卻養成一只白眼狼來,不知報恩,反倒為禍家族,簡直是十惡不赦,罪大惡極!"

那些個云家年輕男女,都紛紛開口,欲要置云娜于死地.

"你們以為我還是以前的云娜嗎……"云娜反而笑了,這些年來,自己在這些人眼中就是那樣的孱弱,任人欺辱,像一個無能的廢物.他們此時的舉動,並不怪異,因為這些年來,他們一直就是這樣對待自己的!

云娜笑了,笑聲越來越大,笑得莫名其妙,但笑聲中卻沒有任何緒,給人的感覺,冰冷而生澀,毫無感.

"瘋瘋語,成何體統!"

云書豐被這笑聲搞得渾身一陣不自在,感覺就像在無聲的挖苦自己一樣,他面色一沉,當即喝道:"念在你年幼無知,今日之事我不再與你計較,但卻不得不懲罰于你.我現在宣布,云娜目無尊長,禍亂家族,將其擒下,廢除修為,然後逐出云氏一族,以後她再不是我云家子女了!"

"哈哈哈哈……"云娜笑得眼淚都流出來,她只覺得眼前這一幕那般可笑,半響之後,她收起笑容,眼眸泛,一字一頓道:"廢我修為?逐我出門?你云書豐有什麼資格這麼做?"

"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去將其擒下!"云書豐冷然一笑,吩咐身邊之人,自始至終完全就懶得理會云娜的質問.

上篇:第三百五十九章 云娜的身世    下篇:第三百六十一章 了斷恩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