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三百四十四章 血腥屠殺   
  
第三百四十四章 血腥屠殺

求一下訂閱和收藏,拜謝!

————

漆黑暗啞的劍箓入手那一刹那,陳汐的氣質驟然一變,如同實質般的殺意轟然席卷而出,激蕩四周,充斥在每一寸空間.

剛才隨意而立衣衫破爛宛如乞丐的陳汐,就像換了一個人,眉宇含煞,腰脊如槍,三個月來,無數次艱苦戰斗殺戮練出來的森然殺意,于此刻,轟然釋放!

一瞬間,整座大廳仿似進入了寒冬臘月,每個人臉色身體都是一僵,如芒在背,呼吸都感覺困難,望向陳汐的目光中更是充滿震驚.

沒有誰能想象到,這個衣衫襤褸渾身血跡的家伙,單單釋放出的殺氣竟如同實質一般,如此森然凌厲.

沒有廢話,從冥暗森林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陳汐才走到這里,這是名副其實的血路,除了無數凶獸的鮮血,陳汐都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受過多少次傷,灑過多少鮮血.

在這種不斷的殺戮和戰斗中,陳汐更是掌握了一種全新道意——殺戮大道!在決定戰斗的那一瞬間,他已經進入了戰斗狀態.

緒,古井不波.

神魂,高度集中.

神色,冰冷淡漠.

以最快的速度殺死敵人,成了陳汐心中唯一的目標,堅定而純粹.

嗡!

以殺戮之鐮為劍胚鑄造而出的劍箓,仿似感受到陳汐心中的殺機,發出一聲欲要飽飲鮮血的歡呼.

下一刻,禿鷲流寇團的凶徒們驚恐發現,視野中,陳汐的身影突然消失在空氣中,宛如憑空蒸發,再也無法鎖定!

噗噗噗!

一連串沉悶的聲音響起,一連串猩燙熱的血花飆射半空,就像點燃的爆竹連續炸開,在半空呈現一條完美的血線,淒美而血腥.

圍觀眾人驚恐發現,距離陳汐最近的七名流寇,每一個咽喉處都被洞穿一個大相同的血窟窿.他們的神愕然僵硬在臉上,仿似直至死亡還沒有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最為讓人頭皮發麻的是,由于速度太快,自始至終,他們都根本沒有看清楚陳汐的身影,更別提看到他是如何出劍的了.

噗噗噗!

令人心驚肉跳的沉悶響聲再次響起,就像死神的腳步聲,踩在每個人的心中,令他們渾身寒冷,如墜冰窟.

不到一瞬間,又有五名流寇慘死,死狀如出一轍,皆是被一劍封喉!

其他流寇這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一個個嚇得亡魂大冒,朝四下逃去,這時候的他們,哪還像凶名昭著的禿鷲流寇團成員?哪還像雙手沾滿血腥的強悍凶徒?

在云娜眼中,這些一個個令自己做了無數次噩夢的流寇,如今就像被猛虎沖進老窩的羊群,那麼無助,那麼絕望.

她心中沒有同,沒有可憐,這些流寇太可惡,專門劫殺無門無派的散修,欺軟怕硬,凶名昭著,死有余辜.

如今見到他們一個個亡命逃竄,她心中有的只是快意,興奮.若非實力不濟,她都恨不得沖上前也大肆殺戮一番.

太解氣了!

一想到自己剛才被嚇得六魂無主的模樣,云娜就感到一陣慚愧,不過她卻並不感覺有多難為,她明白,若非因為身旁有陳汐這位猛人在,這一切都將回歸到之前的模樣,那時候她只怕逃不過這些流寇的魔掌.

剩下的流寇斗志崩潰,轟然逃竄,這並不能令陳汐就此收手,這些年的戰斗令他深深明白一個道理,對待任何敵人,都不要有任何保留,必須斬草除根,殺得一干二淨,方才能夠永絕後患.

事實上,他的確沒有留手,在他眼中,這些家伙跟之前所見到的凶獸沒什麼區別,都死不足惜.

在這三個月的艱苦戰斗磨礪下,他的修為再次突破,煉氣和煉體修為已雙雙進階金丹後期,實力比之在冥暗森林時,又強大了不止一倍.

再加上與那些可怖的凶獸交戰所磨礪出的戰斗技巧和戰斗意志,令他能夠精准地把控整個戰局的每一個環節,能夠在最節省體力的狀態下,以最快的速度滅殺敵人.

甚至,他已經不再拿自己去與其他人比較,也根本沒什麼可比較的了.像卿秀衣,趙清河那一類在整個大楚王朝都稱得上是年輕一代的巔峰強者們,實力的確很強,甚至已達到了自身所能達到的極限.

但陳汐修煉至今,哪怕實戰經驗翻倍提升,卻還並沒有達到自己的極限,他的潛力還很巨大,還有更大的進步空間,若給他足夠的時間,他完全有信心凌駕于大楚王朝任何年輕一代金丹強者之上!

哪怕就是現在,他的實力都足以傲視絕大多數年輕一代金丹強者了.若是單單比拼戰斗經驗的話,陳汐一路征戰至今所曆經的生死戰斗,只怕無人能夠做到.

這是一種極為寶貴的經驗,因為只有無數次接受生死血戰的洗禮,才能夠真正明白戰斗的含義,在戰斗表現出超人一籌的戰斗手段.這是任何師門長輩,武學典籍都傳授不到的,必須每個人親自去體悟,去磨練.

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看個人,修煉如此,戰斗亦如此.

殺戮仍舊在上演.

慘叫聲連續不斷地在荒木堡大廳內響起,那臨死前淒厲的聲音,令在場每個人都像浸泡在冰寒徹骨的水中,不由自主地瑟瑟發抖起來.

這絕對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屠殺!

面對這種屠殺,哪怕他們的心智再堅定,也忍不住感到敬畏和驚懼.

連旁觀眾人都如此膽戰心驚,就更別這些禿鷲流寇團的凶徒們了,戰斗至此時,他們幾乎徹底被打懵了.

一個照面,他們這一方就倒下了十七八個人,這種摧枯拉朽,完全呈現一邊倒的戰斗,他們還如何打?如何……反抗?

人群後方,禿鷲流寇團的首領孟老禿面色劇變,心中大悔,自己不就是貪念一個女人的美貌,怎會惹出如此一尊瘟神?不過勢危急,並且他已經看出,此時服軟已經老不及,那麼就只剩下一條路了……

孟老禿當即面色一狠,猙獰咬牙暴喝道:"撤!離開荒木堡,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聲音之大,猶如驚雷般,響徹在整個大廳內.

然而令孟老禿沒想到的是,他的聲音竟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甚至在聽到自己的聲音後,在場所有人都神色古怪地朝他望了過去.

嗯?怎麼回事?

孟老禿心中一突,察覺不妙,目光再次朝四周一掃,他那張滿是刀疤的臉皮頓時變得僵硬無比.

死了!

他此次帶來的二十九名屬下,此刻都已躺臥在血泊之中,每個人的咽喉處,都被洞穿一個血窟窿,殷的血水兀自在汩汩流淌,令整個大廳的空氣都充斥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濃稠血腥味道.

孟老禿如遭雷擊,這些屬下都跟隨了他多年,如今卻都化作一具冰冷尸體,這讓他如何接受得了?

不過相較于內心的難過,他還是更愛惜自己的性命,多年刀尖舔血的生活,令他瞬間就從那種痛失兄弟的緒中清醒過來,並且在同一時刻,做好了逃跑的准備.

他甚至都已經想好,等逃過這場劫難,來日一定率領大批的兄弟前來,一定要把這瘟神般的家伙生生活剮了!

然而當他就要付諸行動的時候,卻猛地發現,周圍的氣氛太詭異,好像整個大廳內所有投向自己的目光中,都充滿了可憐……

這些家伙都瘋了嗎?

孟老禿感覺很莫名其妙,旋即他像猛地意識到什麼,抬頭匆匆一掃四周,神色頓時變得驚恐無比.

他吞了吞口水,猶自不死心,艱難地扭過頭去,果然就看見,那個瘟神不知何時已來到了自己的身後.

並且那柄殺了自己二十九名兄弟的漆黑長劍,距離自己的脖頸只有一寸之遙,他甚至能看見劍身上兀自殘留的一絲絲溫熱血痕!

完了,這次自己只怕在劫難逃……

就在孟老禿腦海中剛冒出這個念頭,他猛地感覺喉嚨一痛,旋即耳畔傳來一道"噗"的聲音,和剛才他那些兄弟們被洞穿咽喉時所發出的聲音一模一樣.

然而,孟老禿這位縱橫荒木堡多年,凶名昭著的禿鷲流寇團首領眼前一黑,就此斃命,臨死前,他看到了一抹在半空飛濺的血花,以及一對冰冷平靜的眼眸.

殺完孟老禿,陳汐收回劍箓,看也不看地上的死尸一眼,也不理會眾人震驚無語的眼神,徑直來到云娜身前,問道:"這里有房間嗎?我要休息一下."

云娜啊了一聲,從那一幕幕血淋淋的震撼畫面中清醒過來,忙不迭點頭道:"有,有,樓上只要空著的房間,都可以居住,"

陳汐點了點頭,轉身朝樓上走去,邊走邊道:"這些流寇身上的寶物,就當你給我帶路的報酬了."

云娜愣了楞,似突然想到什麼,叫道:"前輩,我忘了跟您,樓上的房間不是誰想占有就能占有的,必須要有一定實力,否則只會被轟下來,嚴重的話,更可能被殺掉!"

上篇:第三百四十三章 荒木堡    下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倚老賣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