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三百一十章 龍獅明王印   
  
第三百一十章 龍獅明王印

寂月要挑戰陳汐?

衛風和鍾遼悚然一驚,眼巴巴望向木奎,登時有些後悔剛才的沖動了.

木奎冷哼道:"想反悔?"

兩人連忙搖頭,神色卻是變幻不定,寂月是誰?一名金丹圓滿境的體修!早被視作能夠與周四少爺等人並肩的存在,陳汐又怎可能是他的對手?

就是單純從實力而論,同階之中,煉體者也是完全碾壓煉氣士,這是修行界不爭的事實,修為才金丹初期的陳汐,又拿什麼與之對抗?

身法?速度再快,只要傷不到寂月的心髒和頭顱,也是徒勞.

武道修為?誰敢寂月沒有修煉厲害的神通?萬藏劍典厲害歸厲害,但也要看個人實力如何啊!

木奎嘿然冷笑一聲,揮手道:"行,不勉強你們,你們的賭資還和上次一樣,就當借我的,如何?"

如此一,衛風和鍾遼反而又猶豫了,好半響,衛風才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算了,我就拼一把,我就不信陳汐干不過寂月!"

"對!風吹雞蛋殼,財去人安樂,就是輸了又怕個鳥?"鍾遼也咬牙切齒道.

木奎不由搖了搖頭,這倆家伙反複無常,心智不堅,容易被外界影響,就是在修行上只怕也走不了多遠.

金池大會場地內.

寂月突然放棄自己的五十連勝,向陳汐挑戰,這一幕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吸引了所有人矚目.

"這家伙難道瘋了嗎?"

"他這是干什麼?已經輕松五十連勝了,距離百連勝也只差一半距離,為何突然要放手呢?"

"此人絕非想象中那樣簡單,這麼做或許另有深意."

"咱們先就此收手,等觀看了這一戰,再繼續如何?"二號擂台上,一襲藍衫,氣質無拘無束的花漠北笑道.話時,他的眼睛卻已望向陳汐所在擂台.

"再好不過."花漠北的對手聞,暗松了口氣,他剛才被花漠北逼得險象環生,巴不得趁此機會休息一下呢.

"寂月這家伙打的什麼主意?自己的擂台都顧不住,還要挑釁陳汐,真是一個讓人不喜歡的家伙."觀眾席上,雅晴秀眉一皺,不悅道.

"他必然有其目的,不過面對陳汐……"甄流晴笑道:"他的目的或許會很難達到."

這一刻,寂月無疑成了整個金池大會上的焦點,就連周四少爺,安千羽,王道虛等人也都把目光投了過去.

在這萬眾矚目之下,寂月飄然登上了三號擂台,與陳汐對峙而立,雙手合十道:"陳兄,可願接受我的挑戰?"

他身穿粗布麻衣,光頭赤足,顯得頗為寒酸,但是一雙眼睛堅定清澈,眉心中隱隱約約流轉著一股祥和清靜之氣,全身潔淨,如蓮花一般,有一種超然物外的味道.不過他頭頂猶如刺青般盛開的色蓮花圖案,卻給他那超然的氣質中蒙上了一絲妖異氣質,給人以醒目驚豔的感覺.

陳汐從此人身上感覺到了極其堅定的道心,很像那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偏執之人,頑固執著,卻極為可怕.

"有何不可?"陳汐灑然一笑,之前的四十場比試,與其是戰斗,倒不如他是在敷衍,連四成力量都沒有發揮出來.而此時,寂月的出現,令他心中也不禁燃起了一絲強烈的戰斗**.

"既然是戰斗,自然少不了彩頭,聽聞陳兄曾在龍淵城內收取了一件浮屠寶塔,不如就以此作為彩頭如何?"到浮屠寶塔四字,寂月眼中滑過一抹異彩.

陳汐頓時恍然,這家伙只怕早已惦念上自己的寶物了,並且他挑戰自己的目的,也必然是為了得到此物了.

他訝然道:"寂月兄倒是耳目靈敏,竟然也聽了此事.不錯,此物的確在我手中,把它當做彩頭自然也可以,不過此物可是一件重寶,不知寂月兄又能拿出何物做彩頭?"

寂月微微一笑,顯得愈發從容不迫,道:"想必陳汐也已猜到,在家修煉的是佛門功法,自然明白想要修複浮屠寶塔,缺少了佛力的孕養和煉制,是萬萬不行的.若在下輸了,就交出這部佛功,如何?"

陳汐搖了搖頭:"沒了你的佛功,我可以另覓機會,再尋一部佛功,但浮屠寶塔只有一件,失去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件.這個條件恕我難以答應,"

"句不自量力的話,這大楚王朝內,除了我,只怕沒有誰再擁有佛功,陳兄要不再三思三思?"寂月皺眉道.

"看來寂月兄還是沒有認清楚局勢,大楚王朝內或許沒有佛功,但玄寰域呢?"陳汐啞然笑道:"就是玄寰域沒有,那傳中的佛國內也應該有吧?"

寂月眼底深處滑過一絲怒意,他感覺自己已經夠客氣了,但對方卻仍舊不為所動,明顯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換做其他地方,他根本就懶得廢話,直接殺人奪寶了.

這一刹那,陳汐敏銳察覺到,這寂月對自己動了一絲殺機,心中也不由產生一絲慍怒,想要浮屠寶塔,卻拿不出有價值的東西,還對自己動了殺機,這家伙還真是囂張自大,自尋死路!

"那依陳兄看,我該拿出什麼彩頭,才能般配得上浮屠寶塔的價值?"寂月深吸一口氣,神色重新恢複平靜,緩緩道.

"實話,你身上的東西對我而,沒有任何吸引力."陳汐搖頭道:"若你想與我交手,就別提什麼彩頭,否則還是自己離開擂台吧."

"陳兄真打算一意孤行?"寂月心中殺機翻滾,臉色卻是愈發平靜,冷冷問道.

一意孤行?

陳汐眼眸一眯,心中已徹底把寂月判了死刑,他已經確定,這寂月為了得到自己的浮屠寶塔,只怕已對自己動了殺心.人無傷虎意,虎有吃人心,對待這樣的家伙,只有表現的比他更狠,甚至只有殺死對方,才能免除一場禍患.

"到底打不打啊,不打就閃開!"擂台四周,響起一陣抱怨聲,感覺寂月這家伙行事,未免有點雷聲大雨點.

並且由于陳汐和寂月之間的對話,都是用傳音交流,眾人也不明白其中緣由,還以為他們在敘舊呢,自然是怨聲載道.

"聽到了麼,你到底打不打,不打走人,免得浪費大家時間."認清楚寂月的真面目之後,陳汐也懶得客氣了,皺眉道.

"看來只有徹底降服你,才會讓你改變主意,既然如此,那就在手底下見真章吧!"寂月完,宣了一聲佛號,寶相莊嚴.

轟!

血氣如沸,沖入蒼穹,化作千丈血云翻滾不休,其內電閃雷鳴,符文流轉,一旦決定戰斗,寂月眼眸一愣,好像變了一個人,由一個恬靜慈悲的菩薩,化作了怒目金剛.

這一刹那,感受到寂月身上湧出的滔天氣息,金池大會四周的噪雜聲音頓時消失,鴉雀無聲,所有的目光都凝聚過來,一眨不眨,唯恐錯過一絲細節.

"蓮業火,金剛明王,煉化邪魔,龍獅明王印!"寂月一聲暴喝,周身肌膚湧出滾滾火光,雙手結印,一手怒龍咆哮,一手獅吼震天,背後湧現出無盡大光明,神威凜凜,宛如神祗.

陳汐一看,就敏銳感覺到,這龍獅明王印應該是一門佛門神通,剛猛霸道,龍力官身,獅音鎮魂,迥異于自己所見過的任何法術,神通.

轟!

寂月雙手合十,龍力混合著獅吼,形成一股剛猛浩蕩的大力,身形一晃,當頭朝陳汐的身體上轟去.

出手如電!

雷厲風行!

這赤足麻衣宛如僧侶的寂月動起手來,簡直就像一尊殺生佛,干脆利落,雙手結印,搗碎虛空,已逼近了陳汐頭頂.

刷!

陳汐豈會坐以待斃,身形倏然消失原地,下一刻已來到寂月身側,劍箓如驚龍掠空,化作一抹匹練似的流光,倏然朝寂月後腦勺刺去.

"早就知道你速度了得,我怎會沒有防備?龍獅怒火印!"

寂月再次大喝,如獅吼龍吟,雙手在瞬間結出千百手印,火光流轉,隱隱傳出梵音禪唱之音,攝人心魂,反身朝劍尖拍去.

轟!

手印和劍尖碰撞,猶如火山爆發,火浪沖天,震得腳下的擂台都劇烈顫抖起來,主持比賽的崔山見機不妙,連忙啟動了擂台的最大防禦,這才避免了崩塌的狀況發生.

只一個呼吸之間,兩人就已交手上百次,一個身影如電,劍光森森,一個沐浴赤霞,猶如金剛臨世,速度極快,每一次碰撞都逸散出恐怖的光芒氣流.

觀戰者無不看得心旌搖曳,不能呼吸,這才是真正的屬于強者之間的戰斗,那一招一式無不蘊含各種玄妙,道意盎然,引人入勝.

轟隆!

擂台上升起一片火海,寂月周身佛力洶湧,赤色的火焰似潮水,席卷八方,瞬間已把整個擂台覆蓋,鎖定陳汐的退路.

"只躲避有什麼意思?接我一記手印!"大喝聲中,寂月騰空而起,如彗星墜地,狠狠轟下一記金火繚繞的手印.

空氣一瞬間撕裂,虛空中真空裂痕遍布,這一記手印轟出,給人的感覺像是大堤決裂,洪水爆發,而陳汐是洪水前的一棵樹,隨時都會被折斷,淹沒,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

陳汐抬起頭,劍箓如輕靈飛舞的蝴蝶,按著獨特的韻律劃出了數道劍芒,縱橫交錯,金色手印輕易被切割得四分五裂.

"有兩下,不過這只是我五成的實力,接下來這一拳,若你能接住,勉強有資格與我全力一戰."寂月神色不悲不喜,晶瑩溫潤的***雙手,陡然幻化起千百重奇怪的姿勢……

上篇:第三百零九章 四十連勝    下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佛魔之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