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二百九十一章 暗影殺手   
  
第二百九十一章 暗影殺手

感謝兄弟"神之天地魔","用戶13671815","醉青天"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捧場支持!在這中秋團圓的日子,金魚在此祝大家節日快樂,萬事如意!

——

暴雨滂沱,電閃雷鳴,天地陷入一片狂暴肅殺的氣氛之中.

陳汐從打坐中醒來,聽著窗外雨聲如鼓,雷聲隆隆,心中卻是一片甯靜,從決定對抗司徒家族那一刻起,他的道心就變得純淨無暇,固若金湯,沒有畏懼,沒有躲避,有的只是銳意進取的強大信念和鋼鐵一般堅硬的意志.

"主人,您醒了."木奎從地上坐起,欲又止.

"怎麼,有事麼?"陳汐一怔,問道.

"這些天,的總覺得有些不正常,這酒樓內的客人一天比一天少,連厮和侍者也都無影無蹤,太古怪了."木奎撓了撓頭,道.

"的確有些不正常."陳汐若有所思道,話時,他的神識擴散而出,瞬間覆蓋了整座酒樓內外.

木奎還有什麼,忽然看見陳汐向他打了個手勢,心中一凜.

"有人潛進來了,三個,靜觀其變,你先不要急著出手."陳汐的聲音有些飄忽.

木奎點點頭,綠油油的眼眸中,一絲冰冷的殺機在湧動.

此時已經是深夜,整座酒樓,除了這間房屋,其他地方都是漆黑一片,當陳汐悄無聲息地把房間內的月光石齏粉,整座酒樓完全陷入了黑暗中.與此同時,陳汐和木奎也已經迅速隱藏在角落,蹤跡全無.

鳳軒酒樓正門.

"咦,我們的獵物發現了我們呢."頭戴斗笠的黑袍人陰冷淡漠道,就在他們進入的那一刻,二樓那間屋子的燈光就熄滅,這明目標應該早已發現了他們.

"發現不發現無所謂,反正結果都一樣."旁邊,那個滿臉疤痕,面相猙獰的中年毫不在意道.

"唔,也不知獵物模樣俊俏不,姐姐我可是好久沒有采陽補陰了,真是讓人饑渴難耐啊."這是一名妖嬈嫵媚,身材凹凸火辣的女子,黑色的緊身衣半敞開,露出一截豐滿高聳雪白瑩潤的酥胸,魅惑十足.

疤痕中年狠狠剜了一眼妖嬈女子的胸部,嘿嘿笑道:"繡三娘,要不是你修煉的姹女靈蛇功太霸道,老子早就狠狠降了你這**了."

"滾,你這個心思扭曲的變態,被你蹂躪死的黃花閨女還少麼?老娘最恨你這種人渣."秀三娘厭憎地瞪了他一眼.

"別的那麼絕,死在你繡三娘胯下的白臉似乎也不少吧?咱們彼此半斤八兩,你是嗎?"疤痕中年猙獰一笑,臉上密密麻麻的疤痕扭曲如蚯蚓,顯得異常可怖.

繡三娘冷冷一哼,滿臉不屑道:"哼,據我所知,你下邊那玩意可是早殘了,就你這廢物,也配合我相提並論?"

"找死!"疤痕中年臉色頓時陰沉無比,就像被揭開的一道內心傷疤一樣.

"想吵回去再吵,若完不成任務,大少爺怪罪下來,誰也吃不了兜著走."這時候那名黑袍斗笠男冰冷開口,"開始行動,速戰速決."

兩人頓時心中一凝,齊齊閉嘴,心中顯然對黑袍斗笠男有著深深的忌憚.

刷!

三人呈品字形,朝二樓飛掠,形如鬼魅,沒有發出一絲的聲響.

————

蹬!蹬!蹬!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驚醒了正在望著窗外雨幕發呆的雅晴,她扭過頭,皺眉望著自己最得力的屬下,道:"辛環,我不是不讓打擾我麼?"

辛環相貌普通,神木訥,聽到雅晴的怪責,他只是走上前,送上一份資料,"姐,請您看完這份資料再."

雅晴怔了怔,神色變得肅然取來,辛環是水華夫人派來保護她的高手,實力深不可測,雖然沉默寡,但做事卻一絲不苟,他此時突然出現,必然有大事發生.

這份資料很簡單,只描述著三個人的一些信息,精准簡練.

甯一,金丹圓滿境修為,性格狠辣無,擅長偷襲刺殺,司空家暗影衛隊長,武器地煞刀,地階極品,掌握道品武學地煞戮陰刀.

羅圭,煉體金丹初期境修為,性格扭曲嗜殺,甯一手下得力戰將之一,掌控神通法天象地,三尸化鬼.

繡三娘,金丹後期境修為,妖冶陰毒,心如毒蠍,甯一手下得力戰將之一,武器青羅血羽扇,地階極品,擅長**奪魄,神魂攻擊.

"這三人是司空家暗地里培養的殺手,剛從景州裂魂之地執行任務回來,就被司空痕派出,前往鳳軒酒樓刺殺陳汐,如今只怕已經開始動手了."辛環有條不紊道,平靜的聲音不含半點感.

刺殺陳汐?雅晴眼眸驟然一凝,慍怒道:"你怎麼不早?"

辛環平靜道:"姐,我也是剛得到消息."

"該死!司空家竟然如此無法無天,不行,我要去看看,陳汐才半步金丹修為,如何是這三人的對手?"雅晴站起身子,毫不拖泥帶水,匆匆朝外行去.

"姐,夫人曾交代,只許關注,但不得插手陳汐的事."也不見辛環動作,他的身影就攔在了雅晴身邊,宛如瞬移一樣.

"你……"雅晴銀牙緊咬,玉容變幻不定,想起夫人的交代,她最終還是頹然無力地退回來,揮手道:"你退下去吧,我想靜一靜."

"是."辛環面無表,轉身離開.

"唉,這家伙能被夫人看好,希望他這次不會出事吧……"許久之後,空蕩蕩的房間里響起雅晴那幽幽的歎息聲.

————

鳳軒酒樓內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只有電閃雷鳴時,才會出現一瞬間的光亮.

甯一他們三人悄無聲息地來到二樓,速度反而放慢許多,悄無聲息,一舉一動,甚至沒有引起空氣的變動,宛如無形無質的幽靈.

他們是司空家族培養的殺手,一直生活于陰暗世界,最擅長的就是偷襲與刺殺,從成為暗影衛那一刻起,直到如今,三人聯手不知刺殺了多少厲害角色,無一敗北,彼此的配合早已非常默契,分工也極為明細.

像繡三娘,因為神魂強大,她一直充當著斥候的角色.

然而此時,就在快要接近陳汐的房間時,為首的繡三娘卻突然頓住腳步,妖嬈的臉頰上浮起一絲驚疑.

"怎麼了?"旁邊的甯一腳步微微一滯,沉聲傳音道.

繡三娘驚訝道:"我無法鎖定他們的具體位置."

聞,滿臉疤痕的羅圭心中一跳:"怎麼回事?"他可是知道,繡三娘戰斗力雖略遜色于自己和甯一老大,但她能成為自己形影不離的同伴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她精通一種名為"回旋漣漪"的神識探測之術.

此術神秘莫測,也頗為罕見,是繡三娘從一名破落家族的子弟手中奪得,以神識施展此術,能夠覆蓋方圓千里的一切動靜,猶如蜘蛛的大網,並且施展此術之後,任何生靈無論如何斂息隱藏,都將被識破,並牢牢鎖定蹤跡,反之,敵人的神識想要鎖定他們,卻會受到干擾,這才是"回旋漣漪"的厲害獨特之處.

可以,在千里范圍之內,沒有誰能夠躲過她的探測,就連比她境界更高的修士,也無法在這個范圍內躲過繡三娘的探測.

這也是為何三人殺了無數厲害強者,而能活到現在的一個重要原因,只要被繡三娘察覺況不對,他們就能安然而逃.

如今,三人卻遇到了能夠躲開"回旋漣漪"探測的家伙!他們心中頓時再不敢覷這個黃庭境獵物了.

不過也僅僅如此,世上的法訣,法寶無數,無奇不有,能夠躲開繡三娘神識探測的肯定也有,在他們看來,或許自己這次的獵物,只不過是借助了某種法寶才做到這一步,實力嘛,依舊差強人意.

所以三人依然充滿了必殺的信心,因為他們最擅長的就是黑暗中戰斗,哪怕無法鎖定目標的具體位置,也是夷然不懼.

"准備好,打開房門那一瞬間,施展全力,務求在一擊中滅殺目標,時間一旦拖延,就會暴露身份,那樣的話就會讓大少爺陷入被動.要知道黃天道宗可是正在千方百計地想著如何鎮壓咱們司空家族呢."陰冷如毒蛇吐信的聲音從甯一唇中傳出.

羅圭和繡三娘皆點了點頭,明白事的嚴峻性.

甯不再多,當即伸手,朝房門推去.

———

這是一片虛無的空間,混沌一片,極為狹,只能容下兩個人並排立在其中.

令木奎驚奇的是,站在這片空間,能夠俯瞰到房間中的一切景象,但若想從房間中察覺自己的蹤跡,卻是根本不可能.

"厲害,主人制作的這一張名為"五行須彌化芥子"寶符,簡直具備鬼神莫測之功,躲在其中,除非領悟空間道意的高手,否則誰也發現不了."想到這,木奎心中對這位年紀輕輕卻精通符陣一道的主人愈發欽佩.

陳汐此時正在凝視房間中,大腦中異常清晰冷靜,他已准備好一切,就等敵人入甕了.

這張五行須彌化芥子寶符,是他這些天制作的上階寶符的一種,是從五種神箓中,分別搜集的一些有關空間的符紋結構煉制而成,能夠在虛空中開辟出一個獨立空間,與原先的虛空重疊,身處其中,宛如置身另一個世界,能夠完全無視神識的查探,並且自己能看到敵人,敵人卻看不到自己,玄妙之極,也厲害之極,絕對是隱藏蹤跡,暗殺襲擊的大殺器.

可惜的是,制作此符的材料太過稀少罕見,需要一種名為域外空晶石的材料,他搜遍了自己浮屠塔內的所有材料,才只找到拇指大的一顆.想要再多制作一張都不可能.

並且這張上階寶符也並不完善,由于缺少空間道意,寶符的力量只能維系一刻鍾,時間一過,這片空間就會消失,重新回到現實.

來了!

陳汐眼眸一眯,就看到房門被無聲推開,令他心驚的是,進來的不是那三人,而是一抹煞氣沖霄的烏黑刀光,一尊夾雜著鬼哭狼嚎聲音的巨大拳頭,和一柄青霧翻騰的羽扇.

凌厲的刀光!

悍猛的拳頭!

輕靈的羽扇!

三種攻擊,每一種都挾帶著滅殺一切,碾碎八方的恐怖力量,此刻同時出現在房間中,那等威力,幾乎在一瞬間就把房間內的桌椅,畫屏,床榻,各種擺件全部齏粉.

甚至連空氣和虛空波動,都被湮滅一空,如此一來,原本應該驚天動地的攻擊,反而呈現出一種無聲無息的狀態,詭異無比.

很顯然,甯一,羅圭,繡三娘三人這次出手,就是要把房間內的一切生機,一切動靜都扼殺在無聲無息中,避免產生異響,引起附近修士的注意!

上篇:第二百九十章 第十五天    下篇:第二百九十二章 請君入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