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二百六十五章 五元劍派   
  
第二百六十五章 五元劍派

感謝兄弟"四周"再一次3666打賞支持!!拜謝!

——

得知三日內將有數位金丹境強者來援,大廳內凝重沉寂的氣氛頓時消失不見,在座每個人的神都顯現出輕松之色.

有人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出聲問道:"甯府主,敢問那些金丹境前輩是何方神聖?"

聞,其他人也皆都露出好奇之色.

甯道甫被眾多目光矚目,心中一陣愉悅,感覺像回到了從前,那時陳家還沒有崛起,而自己這個松煙城第一勢力的府主,也曾經常被這樣的目光注視啊,可惜,這一切都已不複存在了.

穩了穩心神,他笑著開口道:"諸位想必也知道,老夫出身中原五元劍派,我這次邀請的數位金丹境強者,便是來自中原五元劍派中."

"中原地區的宗門?"

"厲害!中原地區的修行界,比咱們南蠻修行界的水准只高不低,人傑地靈,強者如林,有五元劍派的高人相助,此次禍亂必然可以化險為夷."

"正是,正是."

其他人聞,心中又是一陣振奮,他們只是南疆偏遠城的勢力首領,就是南疆龍淵城來一位大人物,都是他們敬仰之極的存在,如今聽聞前來援助自己的,竟然是來自中原五元劍宗的高人,心中的興奮也就可想而知了.

甯道甫含笑聽著眾人贊歎,心中受用不已,見陳昊沉默不語,登時一凜,笑道:"這算不得什麼,如果陳家主出面,想必能請來流云劍宗的高人相助,那樣的話,咱們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他原本是好意,想借此恭維一下陳昊,畢竟如今還要仰仗陳家的太炁微塵劍陣相護,但卻不曾想,這話一落入其他人耳中,大廳內的氣氛再次陷入了沉寂中,每個人都不再語,似是在思索其他事.

陳昊當然知道,這些家伙是在埋怨自己,但他卻不打算解釋什麼.

向流云劍宗求援,他不是沒有想過,但這個念頭很快就被他否定掉,如今陳家百廢待興,而自己又是陳家之主,若是遇到一些麻煩就求助于流云劍宗,那自己的陳家何時能真正地強大起來?

並且陳昊還有更深層次的考慮,如今他已不再是流云劍宗之人,而哥哥陳汐也即將在兩年內,前往中原錦繡城參加群星大會,一旦取得前十名,就有可能徹底離開大楚王朝.到那時候,整個陳家的振興,完全就得靠他自己去拼搏,流云劍宗可以幫助自己一次兩次,但卻不會永無止盡地幫助自己.

正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他才決定萬事靠自己,除非到了危機時刻,決不向流云劍宗求援.

眼前發生的獸群攻擊,還無法威脅到陳家的存亡問題,他自然不會把向流云劍宗求援的機會浪費到這上面.

至于其他家族的安危,陳昊卻是不放在心上,自己又不是聖人,不可能照顧到所有人,不是嗎?還是那句話,別人幫你,那是分,不幫你,那是本分,怨不得誰.

蹬蹬蹬……

大廳外面,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孬跑了進來,躬身道:"家主,大門外有三位修士求見,您見是不見?"

有人來訪?陳汐一怔,問道:"那三人如何的?"

"據他們,他們是來自中原五元劍派的修士,此次前來咱們松煙城,是受松煙學府府主大人甯道甫前輩的邀請而來."

"這麼快就來了?"甯道甫喜形于色,再也坐不住,拱手道:"陳家主,你看是否打開太炁微塵劍陣,讓他們進來?"

陳昊同樣站起身子,笑道:"遠來是客,更何況又是來幫咱們度過難關的,走,咱們一起去迎接這三位從中原遠道而來的客人."

——

陳家宅邸朱大門外,此刻整立著一群人.

其中尤以三個年輕人最為顯眼,兩男一女,皆身穿月白色道袍,氣度雍容華貴,正打量著四周,低聲細語.

在這三人身後,則跟著十二個仆從似的人物,是仆人,但卻一個個身姿矯健,目泛精芒,周身湧動著渾厚如山的氣息.

"哼,師尊真是太過念舊了,為了當年被驅逐出師門的一個弟子,卻要咱們來這個破地方施以援手,如今還被人家拒之門外,真是氣死我了."

話的是那名女子,她杏眼櫻唇,膚色***,身段窈窕,樣貌俏麗嫵媚,名叫林秋靈,乃是五元劍派一名金丹弟子.

"魏越子師兄,難道你不氣憤麼?"見為首的那名青年不搭理自己,林秋靈撅起櫻唇,氣鼓鼓抱怨道.

"林師妹,大師兄正在研究眼前的陣法呢,他可不是故意不搭理你."另一側,體格魁梧,但卻一副吊兒郎當模樣的青年,笑嘻嘻道,他名叫孟赤行,跟林秋靈一樣,是五元劍派的一名金丹弟子.

"研究陣法?這樣的窮鄉僻壤有值得大師兄注意的陣法?"林秋靈依舊很不高興,沒好氣道.

"誰知道呢."孟赤行撇了撇嘴,眸中泛起一絲狠戾之色,"要我,咱們就破門闖進去就行了,哪用這麼麻煩?"

"正合我意,孟師兄,你趕緊砸了這爛門,咱們萬里迢迢來幫忙,可不是來吃閉門羹的.這個陳家再了不起,只怕也不敢得罪咱們."林秋靈瞥了一眼大門上懸掛的牌匾,眼珠一轉,笑嘻嘻道.

"也對,我這就去砸了這破門,為師妹開出一條通天大路."孟赤行著,就摩拳擦掌走上前去,欲要動手.

"胡鬧!不想死的話,給我退後!"為首那一直沒有開口的青年,皺眉呵斥道,他名叫魏越子,模樣英俊,神卻是冷峻異常,負手于背,顯得孤高之極.

孟赤行一愣,臉色一陣漲,卻是不敢多嘴,憤憤然退後,顯然,他對自己這位大師兄忌憚之極.

"大師兄,你干嘛動怒,莫非這陳氏宅邸四周,有著極為厲害的陣法不成?"林秋靈也是一怔,問道.

"很厲害的劍陣,咱們硬闖的話,只怕會被瞬間殺死.若我估計不錯,就是冥化境修士進入其中,也是有死無生."魏越子贊歎道:"厲害啊,此陣之威力,只怕不亞于咱們五元劍派的護山大陣,罡煞五元劍陣."

滅殺冥化境強者?孟赤行大吃一驚,想起剛才自己的舉動,心中就是一陣後怕不已.

"魏師兄既然喜歡,不如等咱們幫他們擊退了獸群,讓他們把此劍陣雙手奉上,就當是給咱們的酬勞了."林秋靈若有所思道.

"是啊,咱們幫忙也不能白幫忙,既然此陣如師兄的那樣厲害,讓他們貢獻出來就是,諒他們也不敢不同意."孟赤行也出聲建議道.

魏越子心中大為意動,他也沒有想到,在這等窮鄉僻壤似的城池內,竟會遇到這等厲害的劍陣,不動心,絕對是騙人的.

他甚至想到,如果能把此劍陣帶回宗門,掌教和一眾長老必然會重賞自己,就是培養自己成為金丹核心弟子也不是不可能啊……

不過出于慎重,他還是搖頭道:"等下再吧."

林秋靈和孟赤行互視一眼,皆會心一笑,大師兄既然沒有拒絕,那必然是想要占為己有了,接下來只需見機行事就行了.

至于會否得罪這陳氏的主人,他們確實不在乎了,一個城池的家族,連獸群都抵抗不過,得罪了又如何?

更何況他們在來的時候,其師尊已經交代,這松煙城內的修士,其實力最高才黃庭境界罷了.這樣的實力,對他們任何一個人而,都是不值一曬,像螻蟻一樣,一捏就死.

也正是出于這種認知,他們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地把注意打到陳家頭上.

——

魏越子,孟赤行,林秋靈等人的到來,受到了包括陳昊在內,在場各大勢力首領的歡迎.

雖這三人都年紀輕輕,但卻都有著金丹境的修為,在這實力為尊的修行界,各大勢力首領也只得放低姿態,畢恭畢敬地把三人迎進了陳氏大廳中.

不過陳昊卻是不屑為之,相反,他隱約感覺當這三人得知自己的身份時,目光中都帶著一絲異樣的神采,就像自己身上有什麼東西引起對方的興趣一樣,這種感覺令他感到頗為不舒服.

但念在這三人不辭萬里來松煙城幫忙,陳昊並沒有表示出自己的反感,只是態度卻顯得有些冷淡了.

眾人在陳氏大廳紛紛落座,寒暄沒多久,孟赤行突然道:"在座的諸位同道,按理我等前來幫忙,本不應該索要報酬的,但我大師兄癡迷于符陣之道,剛才見到這陳氏宅邸四周,有著一座玄妙劍陣相護,忍不住見獵心喜,想要帶回宗門潛心研究,不知諸位能否忍痛割愛,把此劍陣讓給我大師兄?"

刷!

話音剛落,整個大廳內的喧嘩聲頓時消失無蹤,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朝陳昊望去,目光怪異.

"這個……似乎有點不妥吧?"

見陳昊神色漠然,松煙學府府主甯道甫心中頓時一跳,不過他也不敢得罪自己請來的這三人,此時此刻,也只有硬著頭皮出聲相勸了.

"有什麼不妥?"孟赤行皺眉不悅道:"我等辛辛苦苦前來幫忙,諸位難道連這點請求都答應不了?"

"如果你們答應的話,我等保證,把所有的妖獸群全部清除掉,還松煙城一個朗朗乾坤,如何?"林秋靈也在一旁開口,眼眸中卻帶著一絲自信驕傲之色,似是渾然沒有把那些妖獸放在眼中.

甯道甫心中叫苦連連,原本想著邀請來一些強大的幫手,哪想卻引來了餓狼?若任由他們這樣做的話,自己豈不是也間接得罪了陳家?得罪陳家不要緊,關鍵其背後的流云劍宗只怕也不會放過自己啊……

"此陣乃是陳家護宗大陣,珍貴無比,三位不如……"甯道甫再次開口道.

不過不等他完,一直沉默不語的陳昊突然打斷了他的話,抬眼望向魏越子三人,面無表道:"如果我不交出劍陣,你們是不是打算手旁觀了?"

手旁觀?

孟赤行一怔,似是沒想到陳昊這個黃庭境家主敢如此話,他看了看一直沒有開口的大師兄魏越子,見對方並沒有阻攔自己的意思,當下冷哼道:"我覺得陳家主還是三思而後行,千萬別圖一時之快,令在場諸位都陷入絕境之中."

話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如若不交出劍陣,他們肯定會選擇手旁觀.

上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獸潮危機    下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劍拔弩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