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二百六十一章 幽冥大帝   
  
第二百六十一章 幽冥大帝

第一更!感謝兄弟"四周"再一次888打賞捧場,感謝兄弟"軒天"投出的一張寶貴月票支持!

——

按照靈白的法,殺戮之鐮的本質其實是一件主材仙器的罕見材料,其內蘊含著純粹的殺戮道意,尋常修士借助殺戮之鐮內的磅礴力量,甚至可以形成殺戮道域,神異之極.

像靈白對戰皇甫崇明等人時,就是憑借殺戮之鐮,凝聚出了殺戮道域,從而圍困住皇甫崇明等人片刻,為陳汐贏得了一絲生機.

按照陳汐的想法,自己所要鑄造的劍箓,既然號稱擁有無限成長空間,那麼對其劍胚的選擇,就必須用最上上等的煉器材料,而殺戮之鐮無疑已具備這樣的資格.

不過,他還是要詢問一下季禺的意見.

殺戮之鐮?

季禺微微一怔,從陳汐手中要來殺戮之鐮,端詳片刻,眼眸中泛起一絲驚異之色,驚咦道:"的確是煉制仙器的材料,並且還是最上乘那一種,此物竟然蘊生出純粹之極的殺戮道意,宛如從天地本源中脫胎而出,明顯也是一件天地異寶,在世間可稀罕的很啊.你是從哪里得來?"

陳汐把殺戮之鐮的來曆解釋了一遍,攤了攤手,道:"我也正想知道其來曆呢,可惜它的主人韓古月已經被我殺了,恐怕再也找不到什麼線索了."

季禺揶揄道:"看不出來,你也開始干起殺人奪寶的勾當了."

陳汐心中一陣羞赧,嘴上卻正色道:"天地寶物有緣者得之,更何況韓古月欲要殺我,總不能不容許我反抗吧?"

季禺笑了笑,不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再次把殺戮之鐮重新打量了一遍,突然問道:"你參悟殺戮道意沒有?"

陳汐搖頭.

"以殺戮為劍胚,令五帝至皇神箓各鎮一方,煉制出的劍箓威力的確不錯.不過此等仙材以你如今的實力還無法煉制,一著不慎,有可能令殺戮道意流失,卻也麻煩,罷了,我就幫你一把."

著,在季禺右手上,驀地多出一抹金色的神霞云紋,符紋湧動閃爍,響起一陣梵唱道音,遠遠望去,宛如云中神祗探出的一尊蘊生無數道紋的大手,那殺戮之鐮的表面,頓時被覆蓋上一層金色火霞,洶洶燃燒.

陳汐瞳孔驟然一縮,他清晰看到,殺戮之鐮開始熔化,變成一顆顆漆黑無暇的水珠,像黑色的珍珠.

"凝!"

季禺右手在虛空一抓,那些黑色水珠一顆顆連成線,然後由一條條線勾勒成一個劍胚的模樣.

這柄劍胚,長三尺二寸,漆黑如墨,劍脊如峰,劍刃如蟬翼,劍柄似一彎弦月,整柄劍胚的風格,呈現出古樸簡潔的特質.

嗡!

季禺手指在劍身輕輕一彈,劍吟清越,凌厲純粹的殺戮之氣從劍身噴湧而出,化作一個個"殺"字符文,圍繞在劍胚四周翩躚不休,四周的虛空都被切割出破碎的裂痕,像碎裂的潮汐,翻滾不休.

僅僅只是劍胚散發出的一縷氣息,竟已撕裂了虛空,如果煉制為真正的劍箓,其威力又該有多強?

陳汐震驚于劍胚威力的同時,也不由為季禺的手段咂舌不已,伸手一抹,就把仙材級別的殺戮之鐮熔煉為一柄劍胚,簡直就是化腐朽為神奇!

"好了,劍胚已成,抓緊開始在其上面篆刻神箓吧."季禺淡淡吩咐道,抬手把劍胚丟給陳汐,轉身就要離開.

"季禺前輩稍等,弟子還有一事相詢."陳汐猛地想起一件事,匆匆忙忙把浮屠寶塔,幽冥錄,誅邪筆都取出來,然後又運轉巫紋,令那無名神木,金屬,火晶,水珠懸浮而出.

這些寶物可以都是神異之極,可遇不可求的存在,不過放在陳汐身上,卻像是明珠暗藏,因為他完全不知道這些寶物真正的用途和來曆.

就像浮屠寶塔,原本是一件仙器,但如今殘破損傷嚴重,器靈丟失,陳汐想要修複,卻不知從何下手.

再例如幽冥錄和誅邪筆,這兩件寶物更是神秘,並且還不受陳汐控制,一有機會就像逃竄,令陳汐很是苦惱.

而那無名神木,金屬,火晶,水珠也同樣如此,其真正的用途和來曆,陳汐至今都沒有搞明白.

也正因如此,陳汐才會把季禺叫住,希望從這位活了百萬年之久的洞府之靈口中,得到這些寶物的一些信息.

"這是……"以季禺的心性修為和無數歲月的閱曆,在看到這些寶物時,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差點看花了眼.

"幽冥大帝的幽冥錄和誅邪筆!佛界遺寶浮屠寶塔!青乙神木!太沖之金!丙火神晶!壬葵玄水!"季禺一個名字一個名字交出口,臉色上的震驚之色也越來越濃,到了最後,他猛地看向陳汐,目光怪異.

陳汐被看得心中不自在,干咳道:"這些寶物都是我這些年意外獲得,但卻不知其來曆和用途,所以還請前輩指點一二."

季禺深吸一口氣,穩了穩心神,抬手拿過幽冥錄和誅邪筆,略一打量,眼眸中泛起一陣追憶之色,感慨道:"這兩件寶物為荒古時,六道輪迴內的第三任幽冥大帝所有,此人驚采絕豔,名震八荒,曾與主人論道十年而不敗,厲害之極.可惜後來因為某件事,得罪了諸天萬界無數至尊神魔,被聯手誅殺,含恨而亡."

幽冥大帝!

掌控六道輪迴!

這等驚天動地的大人物,竟然還曾經與洞府主人伏羲前輩論道十年,怪不得他稱呼自己為故人弟子呢,原來與伏羲前輩也有這麼一段淵源.

陳汐心中也是頗不平靜,他終于明白那位救助自己,並傳授自己彼岸,沉淪兩種大道奧義的老者是誰了.

"幽冥大帝被殺,可是因為終結道意?"陳汐突然問道.

季禺一怔,訝然道:"你也知道此事?不錯,正是因為終結道意,此種道意太過霸道,凌駕諸多道意之上,可以稱作是一種真正的無上大道,自開天辟地以來,罕有人能夠參悟得出,那位幽冥大帝能夠參悟掌控,可見其悟性何等驚人了."

到這,季禺深深一歎,繼續道:"不過也正是這終結道意,為幽冥大帝的隕落埋下了禍根.此人抱負極大,欲要埋葬諸神,滅盡萬魔,重建天,地,人三界的秩序法則,還諸天萬界一個太平盛世.你,這諸天神魔誰能容忍他存在?"

"他這是在以個人之力挑戰三界規則啊!"陳汐感慨道,內心極為佩服這位幽冥大帝,不過一想到這樣一位睥睨諸天的大人物,最終卻含恨而死,其理想抱負也以失敗告終,他心中就湧出一抹深深的遺憾.

"這幽冥錄和誅邪筆,就是幽冥大帝縱橫天下時所用的寶物.鋒銳無雙,斬邪殺魔,幽冥錄內自成世界,以彼岸花鋪就火照之路,以渾濁苦海貫通彼岸,而那彼岸就是幽冥中的六道輪迴."

季禺很快就收斂緒,淡然道:"並且這幽冥錄是和誅邪筆相輔相成的,誅邪筆掌生死,幽冥錄掌引渡.任何被誅邪筆誅殺的亡靈,都會被幽冥錄洗滌掉其身上罪愆,以幽冥的秩序定罪,然後被引渡至六道輪迴,轉身投胎."

陳汐頓時恍然,誅邪筆主殺伐,幽冥錄掌引渡,粗俗點,這一對寶物配合,很有管殺又管埋的味道.

"這兩件寶物你用不上,日後也盡量不要拿出來示人,這東西畢竟是幽冥大帝的遺物,被某些強大的神魔發現,那你的命可就完了."季禺神色肅然,提醒道.

陳汐點點頭,在諸天神魔眼中,跟幽冥大帝沾邊的東西,恐怕都會被其鏟除抹去吧?

不過一想到這兩件強大寶物,自己以後卻再也用不上,陳汐心中就一陣可惜,但也沒辦法,與自己的命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當然,如果有一天你的修為能夠達到超越諸天神魔的地步,這兩件寶物你隨時隨刻都能動用."季禺笑道.

"我會的."陳汐也同樣笑道,聲音平靜,但卻蘊含著一股堅定決然的鏗鏘味道,大道之路何其漫長,那諸天神魔也不見得走到了大道極致.而自己的目標可是大道終極,沒有超越諸天神魔的堅定信念,這大道之路又如何能走得遠?

季禺怔了怔,他原本是想借此熄滅了陳汐動用幽冥錄和誅邪筆的心,卻哪想到這子志氣如此大,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感慨,這子的確長大了啊!

接下來,季禺又解釋了一番浮屠寶塔的來曆,此物的確是仙器不假,並且是佛界中頗為厲害的一種仙器,不過想要修複它,卻需要進入佛國領土,以佛門法力孕養,方才能重新孕育出器靈,威力恢複如初.

陳汐根本就不知道佛國領土在哪里,無奈之下,他也只得把浮屠寶塔當做了一個空間驚人的儲物法寶來使用.

不過他心中還是有一絲疑惑,那血月魔宗的梵云嵐,又憑什麼能夠修複浮屠寶塔?難道她掌握著某種秘術不成?

"這青乙神木,太沖之金,丙火神晶,壬葵玄水,在佛界被稱作妙寶,意為妙妙不可測之寶物,用以煉制佛寶,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但在我等修士看來,這四件寶物卻是從先天五行本源中孕育而生的靈物,能夠蘊生出無法估量的五行精氣."

到這,季禺似意識到什麼,眼睛猛地一亮:"妙哉!如果把這四件寶物鎮壓在劍箓之中,日後何愁進階不了仙器?並且這劍箓只要煉制成功,其品質起碼能達到最佳地步!"

上篇:第二百六十章 符兵道寶    下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獸群來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