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二百一十六章 煙雨道域   
  
第二百一十六章 煙雨道域

拜謝兄弟"MaBed"特意充會員投月票支持本書,多謝多謝!

——

伴隨著那飄渺清冽的聲音,卿秀衣出現在一株大樹枝椏之上,身姿曼妙,衣袂飄飛,恍如凌波仙子,儀態俊雅恬靜.

看到這個女人竟然追到了這里,陳汐心頭咯噔一聲,暗呼不妙,自己如今身軀遭受重創,連抬起一根指頭的力量也沒有,面對這個天仙轉世的可怕女人,根本就沒有還手的余地,只能坐以待斃.

嘩啦啦!

卿秀衣素手一翻,四周森林突然消失無蹤,隨後大霧彌漫,煙云嫋娜,水氣充盈,一朵朵鮮花悄然綻放,一條條溪叮咚流淌,陽光從虛空折射而下,煙雨朦朧,泛起彩虹般夢幻的漣漪.

做完這一切,卿秀衣淡然道:"這是我的煙雨道域,以你如今的實力,已經沒有一絲逃掉的機會."

陳汐抬眼環顧四周,望著那如真如幻,逼真如一方世界的煙雨道域,他的心頓時跌入了低谷,卿秀衣的話並不誇張.

眼前這煙雨道域,比韓古月的殺戮道域,騰化虛的血河道域都要完善,一條條道意蘊藏在道域虛空的每一個地方,那些鮮花,溪流,煙雨中……無不秉承大道韻味,自然而然,毫無斧鑿痕跡,這一切都證明,卿秀衣在道域上的領悟已達到了極高的水准,超凡脫俗.

"你覺得我這煙雨道域如何?雖比不得彼岸,沉淪,終結這三種道域的任何一種,但也花費我不少精力,困住你還是綽綽有余的."卿秀衣立在一條溪流旁,容顏出塵,如清水蓮花,渾身煙雨飄搖,更加增添了她的神秘.

一看這女人,就不像世俗之中修成的修士,渾身潔淨無瑕,轉世成人,沒有一點的世俗煙火氣息,給人以似仙非人的感覺.

這就是天仙轉世之身,自出生之時,就開啟智慧,通曉萬理,掌握前世一絲悟道經驗,擁有世間芸芸眾生無法比擬的修煉優勢.

"你的道域的確很不錯,不過我不關心這些,這次你追攆上老,是想搶奪我身上的東西麼?你應該知道,你們十幾個人一起,都殺不了我."陳汐躺在地上,姿勢雖狼狽,神卻已變得鎮定平靜起來.

"這個我知道,不過之前沒有留下你,是因為被你身體內的一尊大人物意志所阻撓,這尊大人物的身份,我差不多已經了解到,他恐怕此刻也救不了你了,因為他在數萬年就被諸天萬界的高手聯手鎮壓,不形神俱滅,最起碼也已經無力與三界眾神抗衡.所以,你如今已是孤立無援,也就不用再試圖蒙騙我了."

卿秀衣聲音幽冷飄渺,玉容波瀾不驚,但卻並不冷冰,而是云淡風輕,恬靜從容,誰都無法得知其內心深處,究竟在想些什麼.

數萬年前?

被諸天萬界的高手聯手鎮壓?

陳汐心中湧出一抹驚駭,他直至此刻,才隱約明白之前那蒼老悲愴的聲音,究竟是一位怎樣逆天的存在.

不過他嘴上卻冷靜道:"如果我沒猜錯,你心中依舊極為忌憚我背後的這尊大人物,否則你決不會這麼多廢話,也不會遲遲等到現在也不動手."

"的確如此,那位大人物當年能讓諸天萬界都忌憚不已,可謂是手腕驚天,覆雨翻云,哪怕我重新修煉至天仙境界,也不得不防他留有後手.不過,你應該也明白,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為了得到一些東西,我也會不顧一切去做的."卿秀衣點點頭,如實答道.

也正因為她毫不避諱地承認這一點,愈發令陳汐感到此女不簡單,甚至升不起厭憎她的念頭.因為相較于其他人的虛偽譎詐,此女能毫不避諱地出自己的想法,這只能明,她對自己實力有著絕對自信,並且局面一直在她的掌控之內!

"你打算怎麼做?"陳汐果斷決定不再與此女玩心計,極為干脆直接地問道.

卿秀衣答道:"和你做一筆交易,把你身上的仙器交給我,而我則會贈予你一筆相應的寶物,靈液,功法,丹藥……隨便你挑."

"交易?"陳汐若有所思道:"這的確是解決問題的好辦法,搶奪變成了交易,又補償了我一筆財富,只要我答應了,無論是誰,恐怕也不會再追究于你.好計謀,真是好計謀啊."

卿秀衣聽出了陳汐話中的譏諷之意,但卻是絲毫不以為意,淡然道:"這筆交易,你感覺如何?"

"我還有的選擇嗎?"陳汐反問道.

卿秀衣道:"這對你我而,已經是最佳的結果,想必你也清楚你和我之間的差距,抵抗到底,只會害了自己的性命,那可不是聰明人所為."

"欺人太甚,陳汐,決不能答應她!"靈白身子一躍,漂浮于陳汐身前,眼眸冰冷地望著卿秀衣,周身氣息噴湧而出,似一柄出鞘利劍,欲要飽飲敵人鮮血.

"我雖看不出你為何種靈物,但卻大致能判斷出,你絕非我的對手,還是莫要做無謂的掙紮."卿秀衣搖搖頭,並沒有什麼冷嘲熱諷,而像是在陳述一件實事.

"靈白,不要輕舉妄動!"陳汐低聲喝道,聲音中充滿不容置疑的味道.

靈白神色陰晴不定,猶豫了一下,最終憤憤退下.

陳汐見此,暗自松了口氣,旋即目光冷冷盯著卿秀衣,問道:"你想要我身上的什麼東西?"

"浮屠寶塔,幽冥錄,還有他."卿秀衣抬手一指靈白.

聽到卿秀衣竟然索要自己,靈白氣得胸膛一陣起伏,若非陳汐有早先,他早已不顧以前沖上去大打出手了.

陳汐心中也是憤怒之極,浮屠寶塔雖早已殘破,但畢竟是一件仙器,幽冥錄更是一件神秘之極的珍寶,其價值之大,甚至還要超過浮屠寶塔,而靈白……在他心中,絕不是一件可以交易的"東西",而是同手足的兄弟,彼此信任,彼此共度難關,早已結下了深厚的誼,又豈能拱手讓出?

"靈白不能交給你,其他兩件寶物倒是可以."陳汐毫不猶豫道,"若你不答應,那只有一拼到底了!"

"陳汐……"靈白見陳汐到這種時候還維護自己,心中不禁湧出一抹暖流,旋即他那臉上浮起一絲堅決,一字一頓道:"有你這句話,我今日就不能讓她動你一根汗毛,哪怕我死!"

"熱血沖頭,可是莽夫所為."卿秀衣搖了搖頭,看著陳汐道,"殺了你,我照樣可以得到一切,所以你沒有資格向我提條件,只需回答,答應或者不答應."

陳汐心中暗自一歎,今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他剛才在談話時,一直努力在恢複真元,只要擁有哪怕一絲,他就可以開啟掌心玉墜,進入洞府之內,然而可恨的是,他的身軀遭受的損傷太過嚴重,別恢複真元,連動彈一下身體的力量都沒有.

"陳汐,你要好好活著,只有活著,才有機會複仇,殺光那些曾經欺凌過咱們的仇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靈白的聲音中透著一絲無法喻的意味,就像是臨終囑托一樣,讓陳汐心中猛地升起一縷不好的預感.

嗡!

然而還不等陳汐出聲制止,靈白就瞬間化作一抹金光,沖天而起,一股磅礴無比的鋒銳劍氣,激蕩四周,每一寸劍氣中,都蘊含著非生非死的無上寂滅劍意,劍氣之澎湃,把煙雨道域中的虛空,都撕割出一片片碎裂痕跡.

而在這磅礴無比的劍意中,靈白身軀上那耀眼之極的金芒如同燃燒起來一樣,是的,就像虔誠的教徒,在聖祭自己的性命,換取無上強大的力量!

"你給老子住手!住手——!"陳汐心中湧出一股無法形容的驚慌,憤怒,痛苦,目眦欲裂,直欲滴出血來,咆哮出聲.

他怎會看不出靈白在自損性命,為的就是讓保全自己?

然而正是因為看出了,他才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幕,無法眼睜睜就這麼看著與自己相依為伴的靈白,在自己面前一點點死去.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陳汐心中在吶喊,卻偏偏施展不出一絲力量去阻止,這種無法掌控,無法阻止的無力感,令他陷入無盡的痛苦中.

遠處,卿秀衣也是罕見地悚然動容起來,她似是沒想到,靈白竟會不惜自損性命,也要救助陳汐,這種殺身成仁的誼,令她古井不波的心緒也不由泛起重重波瀾.

不過她也是心智堅韌之輩,一瞬間就恢複絕對的冷靜中,素手飛舞,一抹七彩煙霞在掌心瘋狂彙聚.

"可惜,哪怕你拼命,也注定于事無補."卿秀衣輕歎一聲,正待動手,卻猛地察覺到什麼一樣,清眸霍然朝一側望去.

嗤啦!

就在這時,那圓滿如一,隔絕萬物的煙雨道域,被人生生撕裂出一個裂縫,各種道意寸寸崩潰碎裂.隨即一個黑袍遮面的身影,踱步而入,身形如梭,如履平地.

此人,竟然視煙雨道域如無物!

上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綠洲森林    下篇:第二百一十七章 梵云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