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二百零八章 幽冥錄驚變   
  
第二百零八章 幽冥錄驚變

縱橫首頁有個七夕有獎活動,只要回複就有免費的縱橫幣可拿,50,100,甚至更多,本書也在活動之列,兄弟們,福利分享給你們了,趕緊去領取吧!當然,別忘記訂閱哦!另外,書評區有置頂帖子可以查看.

———

"奪盡天地之造化,化腐朽為神奇,這等攻擊怎會出現在這里?"五行廢墟的一處角落里,卿秀衣似是察覺到什麼,霍然抬頭,那煙雨朦朧似的眼瞳中爆綻出一縷電芒,仿似要劃破黑暗,上探九霄,下窺黃泉,緊緊盯著那一縷陽光剛才出現的地方,慣常古井不波的心神中,此刻也不由泛起一絲漣漪.

"嗯?發生了何事,我怎會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好恐怖的氣勢,雖只一縷,卻攪得我心神不定,如臨大敵!"

"厲害!難道這五行廢墟中還隱藏有絕世高手不成?"

另一側,林墨軒,蕭靈兒,皇甫崇明等人皆是眼眸一凝,齊刷刷抬頭望向極遠處,但除了那遮天蔽日的妖獸群,卻什麼也沒有發現,心中不由驚疑不定.

其實不止是他們,五行廢墟上其他人,也都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一絲突然出現的壓抑,令得他們心驚肉跳,惘然不解.

可惜的是,這股突如其來的氣息來的快,消失的一塊,當所有人都驅動神魂力量,欲要一探究竟時,就跟林墨軒等人一樣,什麼都沒發現.

——

——

擊殺騰化虛,破除血河道域,掠過萬獸之身,洞穿風暴壁障……這就是誅邪筆輕描淡寫一擊的威力.

這一擊,仿似要裁定天地昏曉,割裂宙宇陰陽,其中境界,已達到一種貫通大道法則,化腐朽為神奇的地步.這種攻擊,換做陳汐自己,也是根本沒有半點信心從這一擊中躲開!

嗡!

誅邪筆一擊滅敵之後,猛地劇烈顫抖起來,欲要掙脫陳汐的束縛,但卻被早有准備的陳汐一把抓住,死死鎮壓,待其不再掙紮,這才收進了浮屠寶塔內.

這誅邪筆很古怪,就像一個桀驁不馴的孩,一旦任其行動,就會不受控制,非得用大力氣鎮壓,它才會處于一種安靜的狀態.

陳汐嘗試過許多方法,也無法徹底煉化這支筆,目前也只能在用得上誅邪筆的時候,這才會心翼翼地放它出來大殺四方一把,還得防備著它逃掉.

吼!吼!吼!

誅邪筆一消失,四周如潮水般的各種五行妖獸紛紛凶光畢露,故態重萌,再次奔襲上前,身處其圍攻之中,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根稻草,隨時都有被吞沒的下場.

不過,令陳汐稍加心安的是,這些妖獸明顯對騰化及隕落後留下的血肉,魔氣,以及那碎裂成片的血河很感興趣,爭先恐後地奪食而去.

"陳汐,快收了那騰化虛金丹,千萬別便宜了這些畜生!"靈白提醒道.

嗡!

然而還不等陳汐有所行動,左手的幽冥錄驀地釋放出一抹吞噬之力,橫掃而出,所過之處,四周的碎裂血河,血肉,魔氣……統統被一掃而空,甚至連騰化及的金丹,也都被幽冥錄吞掉,速度之快,陳汐連反應的余地都沒有.

轟!

吞噬掉騰化虛的金丹之後,幽冥錄的力量仿似得到蘇醒,爆發出一股磅礴的力量,震得陳汐手臂一抖,差點就失去對幽冥錄的控制.

"該死!怎麼會這樣?"陳汐心中一陣緊張,這一刻他哪還顧得上其他,全力運轉巫力,真元悉數鎮壓向幽冥錄,但卻像螳臂擋車一樣,效果極其微弱,那幽冥錄在其手中橫沖直撞,正在一點點地掙開其掌控,若一直這麼下去,用不了多久,陳汐將徹底失去這件被譽為魔宗無上聖典的神秘寶貝.

轟!

幽冥錄像是在怒吼,又像是在嘲笑陳汐自不量力,猛地一沖,力量之大,竟然帶著陳汐的身體,一路飆射而去.

噗噗噗……

幽冥錄並沒有逃掉,而是在妖獸群中大開殺戒,一路所過,什麼冰蝠群,火焰蛇妖,什麼金羽禿鷲,青角藤怪,統統都被它釋放出的一股浩瀚吞噬之力滅殺,那些妖獸留下的殘血更是被它毫不客氣地吞掉,那股橫掃天下的氣魄,所向披靡的戰斗力,連陳汐看得都是一陣心驚肉跳.

"這些五行妖獸是由神魔隕落的血液,法寶殘片,和五行之精孕育而生,很明顯,這幽冥錄是在吞噬那些神魔的血液,來增強自己的力量……不行,若讓它一點點恢複實力,自己恐怕再也難降服它!"陳汐雙手緊緊攥著幽冥錄,根本不敢松手,身體被幽冥錄帶著來回飛舞,橫沖直撞,就像一片黏在狂風中的葉子,只能隨波逐流,狼狽之極.

怎麼辦?

陳汐目光不經意一掃四周,發現幽冥錄只吞掉了那些妖獸的血液,卻沒有動那些遺落的五行精元,頓時心中一動.

"好吧,咱們就比一比,是你吞噬血液增加力量快,還是我吞噬五行精華增強力量快!"陳汐一咬牙,全力運轉周身巫力,戍土,乙木,庚金,丙火,壬水五尊巫紋就像張開血盆大口的鯊魚,瘋狂席卷四周的五行精華.

幽冥錄到哪里,陳汐就到哪里,五尊巫紋就吞噬到哪里,而那些妖獸卻遭了秧,被幽冥錄以碾壓的姿態滅殺一波又一波,不但血液被掠奪,連五行精華也都被納入陳汐身體中.只幾個呼吸的功夫,就足足有上千頭各色妖獸慘死隕落.

不過這些妖獸凶殘狠戾,毫無理智,仿似只為殺伐而生,根本不知道驚懼逃跑為何物,依舊前赴後繼地湧來,看得靈白都是心有不忍.

這是***裸的屠殺啊!

換做一個正常的人,恐怕早就嚇得屁滾尿流,逃之夭夭了,這些妖獸卻像一根筋似的,傻乎乎地送死,可笑又可憐.

就這樣,幽冥錄在一點點蘇醒力量,陳汐也同樣在一點點提升煉體修為,好像形成一種無形的競爭,誰也不甘心被對方高出一頭.

嚴格而,陳汐其實占了莫大便宜,因為幽冥錄還要釋放力量屠殺妖獸,而他則只需保證自己不被幽冥錄甩出去,就可以坐享其成,源源不斷地收取空中的五行精華,轉化為自身的巫力.

隨著時間的流逝,陳汐的心緒漸漸趨于平和,雖暫時還無法鎮壓幽冥錄,但卻也不用擔心幽冥錄脫離自己的掌控.

他的心神放在背脊巫紋上,令他吃驚的是,這才短短不到一刻鍾,代表著五行之力的五尊巫紋中,皆已蘊生出一枚星核,呈現出赤色,青色,黃色,藍色,金色等五種顏色,純粹乾淨,像琉璃一樣湛然剔透,散發出濛濛星辰之光.

這樣的修煉速度,用突飛猛進都不足以形容,足以抵得上陳汐苦修數年之力,也只能用驚世駭俗來形容了.

在這種超乎想象的修煉中,這五顆星核很快已達到***飽滿的程度.

在這種況下,那不斷汲取而來的五行精華,被陳汐牽引著,開始朝戍土巫紋中坐鎮的混沌息壤中彙聚,略一轉化,就形成太陰之力,朝太陰巫紋中湧去.

半刻鍾後,太陰巫紋中也凝聚出一枚星核,通體漆黑,像一顆毫無雜質的黑珍珠,乾淨無瑕.

然後,陳汐開始沖擊太陽巫紋中的星核……

——

五行廢墟的天空中,出現了奇怪的一幕.

那浩浩蕩蕩如汪洋大海的妖獸群中,有一道身影在其中漫無目的地飛掠,如風似電,又像不受控制的風箏,若隱若現,所過之處,一頭頭妖獸湮滅消失.就像揮舞著鋤頭的農夫在犁地,那密匝匝的妖獸群也被這道人影狠狠地犁出了一道道空白裂縫,令人觸目心驚.

這該有多麼恐怖的力量,才能以這種碾壓一切的姿態,肆意游走在妖獸群中,如入無人之境?

"咦!是那個黃庭境子,他竟然沒有死!滕氏兄弟呢?難道被他殺了?"皇甫崇明眼眸一凝,隱約辨認出,在那妖群中若隱若現的身影,赫然是陳汐.

"不可能,他才是黃庭境修為,那兩個血月魔宗的余孽可都有金丹境界的修為,或許是被那些妖獸殺死的也不定."林墨軒搖頭道,在他心中,陳汐是個可有可無的渺螻蟻,打死他也不會相信,這只螻蟻能夠越境滅殺滕氏兄弟.

"那為何滕氏兄弟死了,而他卻還能活著?並且你們看,他好像根本就不懼怕那些妖獸,反而是那些妖獸都一頭頭葬送在了他手中."蕭靈兒皺眉道.她也不願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是真的.畢竟,這世上沒有誰願意看到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物,卻在陡然間成長為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存在.這種逆差,蕭靈兒也是一時無法接受得了.

"不!那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手中攥著的法寶的力量!"皇甫崇明像是看到些什麼,身軀猛地一震,雙眸流露出無盡熾熱,"好有靈性的法寶!明顯還沒有被這子降服,這……莫非是仙器?也只有仙器才會如此通靈吧?"

"仙器?"林墨軒等人也都是神色一震,全力朝那妖獸群中望去.

而在另一側,卿秀衣也已看清楚陳汐的身影,甚至連他的模樣都看得一清二楚,頓時就想起,自己好像在天寶樓劍閣中曾見到過此人.

"薛晨,那人是不是搶了你的六翼血龍蝠內丹?"卿秀衣突然開口,語聲清澈如林間幽泉,卻是不含一絲感**彩.

"嗯?"一旁的薛晨睜大眼睛看了看,皺眉道:"好像就是那子."

"沒錯就好,他手中的那件法寶威力極大,並且還沒有被降服,待會我去搶過來,也算一報還一報."卿秀衣點點頭,淡然道,就像再一件再稀松平常不過的事.

上篇:第二百零七章 誅邪十字    下篇:第二百零九章 心生歹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