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一百七十六章 叢林曆練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叢林曆練

第一更!今天首頁封推,依舊是萬字更新,拜求收藏!收藏!收藏!

——

嗖!

碧空如洗,白云如棉,一艘寶船在蒼穹下破開一條氣浪,朝極遠處飛快掠去.

陳汐躺臥在船頭,隨意翻看著《周虛衍丁十三圖》,意態悠閑.

這卷符道書籍中所記載的十三種巨型陣法的精髓,已被他了然于心,令他的推演能力也是大幅度提升,再加上在觀劍岩前冥悟七天,隱隱約約地,他對如何融合《萬藏劍典》八大劍勢有了更深刻的認知.

這次外出曆練,陳汐還存了游曆天下的心思,欣賞天下美景,領略世俗之中塵百態,如此也可以曆練道心,增強對天地萬事萬物的理解.

"陳汐,咱們真的要回瀚海沙漠?"靈白傲立在船頭,雙臂抱胸,白衣獵獵,盡享受著勁風拂面的暢快感覺.白魁蜷縮在靈白身邊,愜意地抱著一件黃階法寶在咀嚼,嘎嘣嘎嘣,吃得很香.

這五年來,由于陳汐枯坐恪心峰參悟《萬藏劍典》,靈白和白魁都只得呆在浮屠寶塔內,里邊空間雖然大,但卻是毫無生機,都快把這一對伙伴憋壞了.

如今陳汐離開流云劍宗,對兩而,無異于重獲自*,龍歸大海,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再不用躲躲藏藏了.

"肯定得去,那里的九陽玄炁,對我快速修煉黃庭境界有著極大的補益作用."陳汐收起書卷,沉吟道:"對了靈白,你對瀚海沙漠了解嗎?"

其實,陳汐也並非對瀚海沙漠一無所知,當年他被蘇冷等人追殺,就逃進了瀚海沙漠中,然後在劍塚寂滅境內遇到了靈白.不過,那時他才只進入瀚海沙漠數千里地,連瀚海沙漠的深處都算不上.

談及瀚海沙漠,靈白那英俊的臉上浮起一絲複雜之色,有仇恨,有驚懼,有惘然……好半響才緩緩道:"數萬年前,我家主人帶著我,降臨到了這瀚海沙漠,參加神魔聖戰,在那時,瀚海沙漠已經是一片死亡之地,充斥著無窮盡的虛空裂縫,時空風暴,環境之惡劣,簡直就是一片毀滅之地,災難之地."

降臨?

看來靈白和其主人也不是來自大楚王朝……

陳汐若有所思.

靈白卻沒有注意到這些,他沉浸在回憶中,聲音也變得語無倫次起來,就像呢喃夢囈一樣,"那次主人前往浩瀚沙漠,就是應邀參加神魔之戰,所謂神魔之戰,其實就是修行界與域外魔界的戰斗,因為瀚海沙漠的時空風暴里存在著諸多的空間,更有通往其他世界的虛空隧道,那域外魔界中的天魔,就是通過其中一條虛空隧道出現在瀚海沙漠中的."

"你大概不知道域外天魔的厲害,他們是修士的死敵,燒殺搶掠,無法無天,祭煉亡魂,吞噬生靈,掃到之處必定是血腥沖天,寸草不生.他們與我等修士之間的仇恨,早在亙古時期就結了下來,化解的途徑只有一個,那就是戰斗,不死不休!"

"我家主人就是在那場戰斗隕落的,其實不止是他,還有著不知有多少的天魔和修士也血濺當場,隕落其中,其中不乏有天仙境的絕世強者,和恐怖之極的魔皇級魔頭.那一場戰斗之殘酷,血腥,我至今都是清晰記得."

陳汐也是聽得心潮起伏,久久不.神魔之戰,域外天魔,絕世天仙……這每一個字眼都仿佛帶著一種直擊人心的力量,令人不自禁就心旌搖曳,仿似看到了在那無數強者的對決中,那令天地都色變的毀滅景象.

"你家主人是隕落在域外天魔手中的?"陳汐突然問道.

靈白一怔,搖頭道:"這個我不能告訴你,否則會連累到你的."

陳汐頓時就明白,恐怕靈白主人的死,沒有那麼簡單了,否則靈白絕對不會這麼,也不會常常怕被別人發現其存在了.

"如今你要去拿瀚海沙漠,雖無須擔心遭到域外天魔的攻擊,但那里也依然是殺機四伏,凶險之極,你可要心一點,最好能把實力提升至黃庭境界."靈白提醒道.

陳汐微微一笑:"越是危險,就越能磨練我的實力,不過我還是聽你的,在進入瀚海沙漠之前,先把自己的實力提升起來再."

瀚海沙漠位于戎狄草原後方,距離龍淵城足足有數十萬里之遙,就算陳汐有寶船代步,沒有個十天半月,那也是別想達到.

不過,陳汐沒有著急趕路的意思,與靈白略一商量,為了不引來什麼麻煩,都是決定不再空中飛遁,不進城池,而是直接從人跡罕至的莽莽森林中穿行.這些地方雖妖獸橫行,也算不得太過安全,但與人相比起來,這些妖獸顯然要更容易對付一些.

並且,在山林中穿行,還可以獵殺妖獸來磨練實力,當做一番修行也不錯.

——

一座座綿延萬里的山林中.

陳汐白天跋涉前行,夜晚打坐運功,觀摩伏羲神像,遇到不開眼的妖獸就殺死,新鮮的血肉化作了嘴中的美味佳肴.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

"吼!"

在那遮天蔽日的古老森林中,突然響起一陣憤怒的獸吼咆哮,旋即一道巨大的黑影撞斷十余棵參天大樹,轟然倒地.在它身上,布滿著無數道血淋淋的傷疤,渾身的血漿如瀑布般簌簌而下,很快就浸透了方圓十丈范圍的地面.

"厲害,陳汐,你是不是已經在融合《萬藏劍典》中的八大劍勢了?"

"還差的很遠,如今只掌握了一些皮毛罷了."

就在這頭巨大的妖獸倒地時,一道身影飄掠而至,在其肩膀上,還立著一個白衣飄飄,英俊冷酷的人.

這道身影,峻拔孤峭,脊梁筆直,如劍如槍,仿似要把天都捅破一個窟窿,飄然出塵的氣質中,如今更是多出一絲絲冷厲鋒殺的味道.

這人自然是陳汐,從離開流云劍宗,直至如今,已過去了半個月之久,這些日子,他按著既定方向,一路跋涉而行,風餐露宿,一邊修煉,一邊拿妖獸淬煉劍道,日子過得充實無比.

當然,莽莽森林中,也是有實力強悍之極的妖獸存在,堪比黃庭修士,甚至掌握著厲害之極的法術,與它們厮殺,跟生死搏殺沒什麼區別,也就是在這一場場殘酷的戰斗中,陳汐的劍道修為愈發嫻熟凌厲.

正是因為這近似于無休無止的慘烈殺伐,令陳汐身上的氣質中,多出了一絲冷厲肅殺的味道,令人心寒,就好像在他身體內藏著一頭凶獸,一旦戰斗,便會立刻展露出鋒利的獠牙.

"噗嗤!"

靈白已開始手法嫻熟地剖解地上的妖獸尸體,嘴中飛快道:"陳汐,這次咱們吃什麼?烤肉串?還是煮肉粥?"

這些日子在叢林跋涉前行,一路所斬殺的妖獸各有不同,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中游的,並且這叢林中還生長著許多罕見的靈材佐料,被陳汐用精妙的廚藝一炮制,就成了各種各樣的美味,吃的靈白和白魁大快朵頤,大呼過癮.

當然,只吃不干活是萬萬不行的,靈白很快就充當起屠夫的角色,破解妖獸尸體,搜集靈材作料,動作那叫一個勤快.

"吃了這麼東西,你什麼時候能進階啊?"陳汐看了一眼這吃貨,有些無奈道.自從季禺以融神術,把靈白與庚金劍竹融為一體之後,直至如今,哪怕吃了無數的法寶,丹藥,靈材,靈白的實力卻是毫無寸進一樣,一直保持在黃庭境界左右,想一想都讓人無語.

"快了,若你讓我把浮屠寶塔吃了,連進兩個境界都沒問題,你要知道,我如今的身體是庚金劍竹,想要進階,沒有一些天材地寶級別的寶貝輔助,單靠自己去吐納修煉,那簡直比登天還難."靈白頭也不抬,笑嘻嘻答道."怎麼樣,把浮屠寶塔給我吞了吧?我連進兩階,實力可就相當于涅槃境大修士了,到時候誰欺負你,我不把他虐死,怎對得起浮屠寶塔?"

"想都別想!"陳汐斷然拒絕,笑話,浮屠寶塔可是仙器,雖然殘破損壞,器靈也沒了,但是只要一修複,那威力簡直是所向披靡啊.

靈白咂了咂嘴巴,幽怨道:"看來,在你心中,我連一件破仙器都比不上啊."

"死遠點!"陳汐笑罵道,旋即神色一怔,問道:"對了,白魁去哪里了?"

"哦,你那個吃貨啊,自己去找吃的了,等會聞到烤肉的香味,肯定就會回來的,不用擔心."

靈白已經把妖獸尸體剖解好了,火急火燎用鐵钎子穿起來,遞給陳汐,"趕緊烤肉,它一回來,咱們還哪里吃得到,你又不是不知道它的肚子,簡直就是個無底洞啊!"

陳汐翻了個白眼:"你不是也一樣?"

話雖如此,陳汐的動作可不慢,生火,塗抹作料,然後把串著肉塊的鐵钎放在活上,手法嫻熟地烤炙起來.

然而,等烤肉都熟了,香味四溢,甚至有一大半都已塞進了靈白的肚皮里,白魁依舊沒回來.

陳汐頓時沒了胃口,眉頭皺了起來,換做平常時候,白魁可不會離開這麼久的,難道出現了什麼意外?思索時,他那龐大的神念之力透體而出,朝四面八方覆蓋而去.

"嗯?"

隨著神念之力的擴散,片刻之後,陳汐臉色頓時一變,霍然起身,眼光朝西南方向望去.在那里,他感覺到了白魁的氣息,並且,還有著一股凶厲之極的妖獸氣息.

在這綿延的山林中跋涉近半個月,陳汐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凶厲的妖獸氣息,那股暴戾的氣息令他也是感到一絲心驚.

當下陳汐再不遲疑,帶著靈白,施展神風化羽遁法,如風似電,朝西南方向暴掠而去.

這是一處高有千丈的山峰,四周參天大樹密布,然而在這山峰上,卻是光禿禿一片,寸草不生,並且那岩石顏色也是赤如血,仿似以鮮血澆築而成,濃郁的血腥之氣,直沖云霄.

而在那山峰之上,一頭生有六對血色雙翅,頭顱猙獰殘暴,四爪如鉤似刃的巨大妖獸,正盤踞在山峰之上,一對碧油油的瞳孔大如銅鈴,散發出殘暴凶狠之極的光芒.

它那六對血色雙翅每一對都足有百丈范圍,其上密布著細密鋒利的鱗片,一張開,就遮蓋住了大半山峰,並且在其頭顱上,還有著一對凸包,仿似快要生出雙角一樣.

"六翼血龍蝠!"

當陳汐感到這邊時,立在其肩膀上的靈白突然驚咦出聲.

上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啟程    下篇:第一百七十七章 六翼血龍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