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一百六十五章 五年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五年

——

風,起于青萍之末,輕柔時如柳絮拂云,狂暴時,則能裂海碎山,摧枯拉朽,若論變化,天地萬物無能出其右者.

盤坐在懸崖之畔,云海之中,陳汐心中略一思索,暫時放棄修煉"巽劍道",又去看其他七大劍道.

乾者,天也,"乾劍道"的劍勢高遠,如蒼穹覆蓋,空靈渺渺,

坤者,地也,"坤劍道"沉渾厚重,防守綿延.

坎者,水也,"坎劍道"如江似海,如瀑如川.

離者,火也,"離劍道"肆意狂暴,熾烈霸道.

震者,雷也,"震劍道"勢如奔雷,無堅不摧.

艮者,山也,"艮劍道"如山似岳,巍峨雄渾.

兌者,澤也,"兌劍道"如拖似粘,凝滯萬鈞.

這七大劍道,與"巽劍道"一樣,皆是變化繁密,浩瀚如海,各有各的妙用,更蘊含著諸多的天地奧義.

起碼在陳汐眼中,想要通曉這部劍法,除了推演,感悟,還要領會天空,大地,山岳,雷霆,水,火,風,澤八種道意.

而在這其中,水,火,風,雷霆四種道意,陳汐已掌握,大地道意,山岳道意只是道,皆隸屬于土行大道,而澤道意也是一樣,隸屬于水行大道,也同樣被他掌握,

總而之,這八種道意,只有天空道意是陳汐暫時沒有掌控的,其他七種都已了然于心.也正因如此,北衡才會或《萬藏劍典》適合陳汐參悟,也算是因材施教了.

不過,北衡只是建議他參悟,而不是去修煉,畢竟萬藏劍典修煉起來太難,世上都知道這部劍法厲害,但卻沒人去修煉,為何?只有一個字——難!

修士的壽命雖然比世俗凡人要多得多,但若無法羽化天仙,與天地同壽,有朝一日也會因壽元枯竭而隕落.也正因如此,誰也不會浪費大量的時間去參悟一部不可能修煉成功的劍法.

這是絕大多數人的共識,或者有人修煉成功,但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千萬中恐怕也沒一個.

不過,陳汐卻打算去修煉,他不是在較真,也不是不信這個邪,純粹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沖動,就像他制作符箓,純粹是因為內心的喜歡,沒有別的原因.

並且,他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如果能把萬藏劍典修煉成功,對他的符道修為也是有著無法估量的益處.

符道,本質就是推演天地奧義,化腐朽為神奇.而這萬藏劍典,推演的雖是劍法,但劍法何嘗不包含天地奧義?

"如果能在進階金丹之前,把《萬藏劍典》修煉成功,在群星大會上或許就能立于不敗之地了……"

陳汐沉思許久,當即便開始從"巽劍道"修煉起來.

識海中,龐大的神魂之力緩緩運轉,沉浸在無窮無盡的變化中,他要做的,就是把巽劍道的所有變化,都推演出來,了然于心.

這是一個浩瀚之極的工程,就像是把億萬個星辰運行的軌跡牢記,錯綜複雜之極,枯燥之極,極其耗費心血.

幸好,陳汐有著紮實無比的符道修為,又是發自內心地要修煉萬藏劍典,倒也不覺得枯燥.

就這樣,陳汐沉浸在推演之中,渾然不覺時間之流逝,日日夜夜盤坐于恪心峰懸崖之畔,不動不搖,不吃不喝,宛如一個泥塑的雕像.

這段時間,恪心峰上下也是步入正軌,七十二名男女內門弟子,各忙各的,盡職盡責,顯得井井有條.

如今陳汐之名,已是徹響整個南疆修行界,這七十二名流云劍宗內門弟子,也是感到與有榮焉,自豪無比.

並且,由于陳汐是太上長老北衡結交的兄弟,門派內頒發給恪心峰的物資以及各種福利待遇,都是整個宗門內數一數二的豐厚,倒是惹得其他真傳弟子,甚至是長老都是豔羨不已.但也只能羨慕羨慕,升不起一丁點的不滿和嫉妒,沒辦法,誰讓自家太上長老是陳汐的大哥呢?

值得一提的是,在蘇家滅亡之後,原本拜入凌渡老祖門下的蘇家長子蘇禪,卻突兀地消失了,誰也不知道其去了哪里,是死是活.有人是被仇家害了,有人是逃亡去了,眾紛紜,但隨著時間流逝,蘇禪這個名字也漸漸淡出了人們視野,再沒人提及他.

日子就這樣安靜地過去,轉眼已是過去一年了.

這一天,大雪紛飛,天地一片白茫茫,一大早,北衡便來到了恪心峰,卻見陳汐依舊在修煉,身體被大雪湮滅,都看不見其模樣了.

"他一直在修煉?"北衡詫異道,他這一年來也在閉關,這次是心血來潮,想來看看陳汐修煉如何,卻沒想陳汐卻似是也在閉關.

"嗯,我哥從去年開始,就坐在那里沒動過."陳昊立在北衡身邊,低聲解釋道.

"去年?這家伙難道一直在參悟萬藏劍典?"北衡神色一凝,匆匆來到陳汐身前,果然就發現,陳汐體內氣息安靜蟄伏,根本就不是在修煉,那麼只有一種可能,他是在心中推演萬藏劍典呢!

"真是……怎麼呢?"北衡眉頭一挑,似是想發怒,不過卻又生生按捺下來,苦笑歎息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該把萬藏劍法給他."

"萬藏劍典?原來如此,這可是世上第一難修煉的劍法,罕有人能修煉成功."陳昊恍然,他曾聽自己師尊聞玄真人起過這部劍法,明白其修煉的難度.

"罷了,修煉就修煉,希望他知難而退最好,若不然那可純粹是在浪費時間."北衡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知難而退?我倒希望哥哥能修煉成功……嗯,我也得好好努力了,過些年就回松煙城,重建陳家,以慰爺爺的在天之靈."陳昊喃喃自語一聲,也隨即離開.

又是一年寒風過,陳汐已靜坐在懸崖之畔兩年了,卻依舊沒有一點蘇醒的痕跡.

陳昊勤修苦練之余,就會來山巔看一看哥哥,他敏銳發現,哥哥的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兩頰也是深陷下去,濃密的長發,胡須已經拖延到了地上,神枯槁之極.

見到此幕,陳昊也不由為陳汐擔心起來,心血消耗過多,對修行可是極為不利的,損傷本元不,還極容易走火入魔,若如此的話,一身修為就全廢了.

在這期間,北衡,聞玄真人,凌空子,以及杜清溪,端木澤,宋霖等人,也都來探望過陳汐,不過得知陳汐一直在參悟萬藏劍典,也是歎息不已.

無可否認,陳汐的資質超凡脫俗,實力也是強橫之極,但在所有人看來,他想要把《萬藏劍典》修煉成功,希望極其渺茫,而陳汐的行為,則已變成了鑽牛角尖,空自浪費自己的時間,吃力不討好.

漸漸地,整個流云劍宗都知道了陳汐在修煉《萬藏劍典》的事,驚歎有之,詫異有之,但更多的卻是質疑,沒有誰認為他能成功,純粹把此事當做了一個悲劇看待,一個年紀輕輕的天才,如今卻已跟瘋子無疑,真是令人扼腕歎息啊.

第三年.

第四年.

第五年的時候,望著枯寂不動的陳汐,陳昊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擔憂,打算喚醒哥哥,因為他感覺到,哥哥的生命氣息變得微弱之極,甚至快要枯竭,若再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嗯?"就當陳昊准備行動時,猛地發現,哥哥陳汐的身體似是動了一下,但是當仔細看去時,卻是仍舊是枯寂不動的模樣.

"難道是我的幻覺?"就在陳昊疑惑之際,他猛地看到,自己的哥哥睜開了眼睛,眼睛里充滿血絲,通一片,嚇人異常.

"哥,你醒了?"陳昊顫聲道.

陳汐卻沒理會他,站起身子,整個人已枯瘦得像個竹竿,臉頰和眼窩更是深深凹陷下去,慘不忍睹.

"呼!"

陳汐開始深呼吸起來,運轉巫力,頓時,他眼中的血絲飛快消失,周身肌膚皮膜鼓脹起來,干癟的皺紋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晶瑩光滑如溫潤玉石的光澤,而他的臉頰,也重新恢複了之前的清俊模樣.

只一瞬間,陳汐就判若兩人,飄然出塵,神采駿馳,再不複之前的淒慘模樣.

"哥,你終于迷途知返了,那萬藏劍法再厲害,不修煉也罷."陳昊擔憂道.

陳汐一怔,也不多.駢指為劍,一刺而出.

這一指沒有蘊含一絲真元,但落在陳昊眼中,卻像是與周圍虛空完美融合在一起,空靈飄渺,難以琢磨,仿似自己的任何變化都逃不開這一指的攻擊,竟似是陷入絕境之中一樣,令人感到無力.

空靈冥冥,如萬古云霄,正是"乾劍道".

不過,陳昊自幼癡于劍道,這些年來更是把所領悟的浩然劍道淬煉得愈發厲害,隱隱快要觸摸到道域的邊緣,面對哥哥輕松一指,怎可能束手就擒?

"來得好!"陳昊大喝一聲,同樣駢指為劍,在虛空一劃,頓時一股浩浩蕩蕩,堂堂正正的巍峨氣息從指尖噴湧而出,一往無前,萬夫莫敵,徑直朝陳汐迎來的指尖撞去.

陳汐微微一笑,手指一晃,頓時像幻化出了一條大河,波瀾壯闊,容納萬物,輕松把陳昊的一擊化解于無形之中.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堅者莫之能勝——"坎劍道".

陳昊一招受挫,反而被激發心中的執拗,當即手指連動,堂堂正正的劍勢就像,塑造文明,撰寫青史的錦繡文章,字字珠璣,光明正大,威勢充斥寸寸虛空內,仿似聖者臨世,不容侵犯.

陳汐笑了笑,手指再動,"坤劍道","兌劍道","離劍道","震劍道","艮劍道"接連使出,無不是一招就擊退了弟弟陳昊的攻勢,劍勢絕世無雙.

"不打了,不打了."陳昊跳了開來,大聲道:"不過我不認輸,終有一天,我會超過你的."

"那我等著,哈哈哈……"陳汐越笑越大聲,聲如清越龍吟,徹響在天地之間,透著一股難以喻的歡愉,豁達,暢快的味道.

枯坐五年,廢寢忘食,嘔心瀝血,其中種種艱辛凶險,非親身體會,不足與外人道也.

上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萬藏劍典    下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觀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