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一百五十六章 冥火煉魂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冥火煉魂

——

星羅大殿前,那廣袤平坦的場地上,此刻已立著無數個星羅宮弟子,和數十個身穿星紋華袍,氣息恐怖之極的老者.在其中,尤以一個頭戴星冠,金袍著身的中年最為惹眼,正是星羅宮掌教鐵云子.

此刻聽到白婉晴那充斥著無盡恨意的聲音,星羅宮上下無不神色一變,憤怒之極,紛紛大罵出聲.

"欺人太甚!我星羅宮八萬四千名修士,豈會怕你們三人不成?"

"真是找死,就憑你們三人,就想屠滅我星羅宮?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

"哼,鬼鬼祟祟潛入我星羅宮,已是活罪難逃,又口吐狂滅絕我星羅宮,真是無知者無畏,該死之極!"

"閉嘴!"星羅宮掌教鐵云子猛地一聲暴喝,臉色已是鐵青一片,以他的眼力,怎會看不出白婉晴三人的虛實?也正因如此,當白婉晴出那番話時,他心中頓時咯噔一聲,暗呼不妙,此刻在聽到門下弟子一個個傻乎乎地叫嚷,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們.

鐵云子一開口,頓時所有的聲音不見了,鴉雀無聲,掉針可聞,氣氛也變得沉寂壓抑起來.

這些弟子皆是一個個驚疑不定地望著掌教,似是很不理解鐵云子為何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不過以他們的修為,也看不出白婉晴身旁的老者修士,正應驗了那句話,無知者無畏.

鐵云子哪里會理會這些弟子的想法,深吸一口氣,看著白婉晴,遙遙抱拳,正待開口,就在這時,一聲大笑打斷了他的話.

是白婉晴旁邊的赤發青年,他有著一張俊美邪魅的臉蛋,赤發如火,此刻仰天大笑,一股張狂霸道的氣息從身上湧散而出.

"姑,跟這些螻蟻有什麼話好,敢強抓我兮兮妹子為徒,統統都得死!"

赤發青年眼皮一翻,扭頭不屑地掃視著星羅宮眾人,冷冷道:"我告訴你們,今天,天上地下沒有誰能救得了你們,快點交出我妹子,我讓你們死的痛快點,否則我就讓你們嘗嘗冥火煉魂的滋味!"

囂張!

驕狂!

這個赤發青年所流露出的跋扈氣息,以及那辭間充斥著的濃濃不屑,就跟一個混世魔頭一樣,謝家的公子謝戰和他一比,簡直就是個純良的乖乖子.

"大膽!你這家伙欺人太甚,讓我們死?我看是你腦子有病吧!"一名星羅宮弟子再也忍不住,叫罵出聲.

"我有病……找死!"赤發青年眼睛一眯,頭頂上轟然湧出一顆光芒萬丈的金丹幻影,足足有人的腦袋大,上面有魔神,有海浪,有山岳,有黑云,有水火,更有龍虎,飛鶴,颶風……種種異象湧現,宛如活物,氣象萬千.

轟!

這顆金丹幻影甫一出現虛空,赤發青年周圍的虛空猛地震蕩起來,恐怖的氣流湧散天地,頓時把方圓千里的云霞絞碎成末,潰散一空,出現了一個真空地帶.

"好厲害!一顆金丹中竟然足足蘊含了十九種道意!"極遠處,陳汐瞳孔一縮,心中震撼不已.

修士進階兩儀金丹境界,陰陽交融,龍虎相生,自身所領悟出的種種道意,便會呈現在金丹之中,所領悟出的道意越多,金丹的威力就越強.若是再進一步領悟出道域,其威力更是會翻倍暴漲!

陳汐曾見過蘇冷的金丹,才只領悟出一種名為幽冥的道意,蘊積在金丹之中,呈現出的就是一種似灰非灰的幽暗氣流.

並且陳汐自己直至如今,也才領悟出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而那赤發青年的金丹中,卻呈現出十九種道意,其悟性之高,修為之深,簡直達到了駭人的地步!

若是這家伙領悟出道域的話,恐怕比羅修的"血蝕道域"要厲害十倍不止……這一刻,陳汐愈發認清了自己實力的不足.

他曾聽季禺過,永遠不要認為自己就是獨一無二的天才,因為這個世界上的天才之多,超乎你的想象,資質比你好的,也如同琲e沙數,過江之鯽,數不勝數.

那赤發青年所展現出的實力,無疑從側面驗證了這句話.

嗖!

時遲那時快,在金丹虛影甫一出現之際,那赤發青年腳步一踏虛空,腳下頓時升起一個熊熊燃燒的血色蓮,托著他瞬間出現在那名星羅宮弟子身前,手掌抓下,啪地一聲,已拍爛了其腦袋,而後一股黑煙湧出,朝虛空一抓,牢牢抓住一個掙紮不定的透明人影,赫然是那名弟子的魂魄.

"真是找死,我就讓你嘗嘗冥火煉魂的滋味,讓你求生不成,求死不得,痛到靈魂深處!"話時,那赤發青年已經鬼魅一樣回到白婉晴身前,頭頂金丹中猛地噴出一股漆黑瀲灩的火焰,包裹住這名星羅宮弟子的魂魄,來回沖刷烤炙.

這赤發青年的動作極快,從他出手,到施展冥火煉魂之數,只一眨眼時間,別那些星羅宮弟子,就是鐵云子和一眾星羅宮長老也都來不及出手相助,措手不及.

"啊——"一聲淒厲之極的尖叫陡然響起,那透明魂魄在黑色冥火的吞吐中,劇烈掙紮著,蜷縮著,躲避著,神色扭曲猙獰到了極致,令人遠遠一望,就感到頭皮發麻,心驚膽戰.

"唔,多麼美妙的聲音啊."赤發青年發出一聲近似夢囈般的呻吟,邪魅的臉上盡是享受之色.

"該死,周漁師兄被抓走了,殺了他!"

"對,他才只是金丹境界,咱們一起上,殺了他,搶回周漁師兄的魂魄!"

"殺!"

目睹那慘絕人寰的畫面,星羅宮弟子的眼睛頓時了,一個個憤怒出聲,正待群起而攻之,卻再次被掌教鐵云子死死攔住.

這一刻,鐵云子的臉色已是鐵青之極,臉上青筋一根根爆綻,他已快要忍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恨不得現在不顧一切,集星羅宮所有弟子,長老之力,與這三個家伙拼了.

怎麼辦?

柴紹師叔怎麼還沒有布置好殺陣?

若再這樣下去,恐怕我星羅宮危在旦夕啊!

鐵云子早已知道哪怕全體出動,也不可能是白婉晴的身旁老者的對手,所以早早地就決定,讓冥化真人柴紹,耗費星羅宮內所有物資,全力啟動九宮星煞滅仙陣!

九宮星煞滅仙陣乃是星羅宮自古傳承下來的護宗陣法,非生死存亡之際,絕對不會輕易開啟,因為想要開啟這座大陣,所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起碼需要上千年的時間,才能恢複過來.

不過,正因為付出的代價慘重,九宮星煞滅仙陣的威力也是極為可怖,全力運轉,能夠溝通諸天星煞之力,凝聚為滾滾星煞神雷,屠魔滅神,威力無窮,就是地仙境的強大修士陷入其中,也得尸骨無存,魂飛魄散!

"我數到三,若再不交人,那可就別怪我等心狠手辣了!"赤發青年伸手一碾,頓時把那名叫周漁的魂魄捏碎,消散一空,而後抬眼望著鐵云子,慢條斯理道.

"一!"

"二!"

"且慢,姜青長老,還不交人?"鐵云子扭頭望向身旁的一名面頰狹長,神色陰郁中年女子,冷冷命令道,同時傳音解釋:"快,先交出人,拖延一段時間,待柴紹師叔布置好九宮星煞滅仙陣,何愁滅殺不了這三人?"

"哼!"姜青冷哼一聲,但也知道事態緊迫,袍一揮,一個**歲,頭紮沖天辮,粉雕玉琢似的姑娘出現在身前.

陳汐一眼就認出,姑娘正是兮兮,慶幸的是,她似乎並沒有遭到折磨,只是神有些萎靡不振,病懨懨的,沒了從前的活潑調皮.

"師尊,您叫徒兒什麼事兒?"兮兮抬起頭,神色畏懼,似是極為害怕眼前這個中年女子.

"兮兮!"遠處,白婉晴看到兮兮,兩行淚水頓時流了出來,淒聲呼喊道.

兮兮身子一僵,緩緩扭過頭,當看到白婉晴時,眼中驀地湧現出一股驚喜,隨即臉露驚恐之色,叫道:"娘,你趕快逃!要不你就沒命了!我師尊會殺了你的!快逃啊!"

"這傻孩子,到這時候了還惦記著我……"看到這一幕,白婉晴又是心酸又是憤怒,她實在想象不到,自己的女兒這兩年來受了多大的委屈,多大的折磨,才會流露出如此的驚恐眼神.

"嘩!"

便在這時,在白婉晴身旁一直不曾話的老者,探手一抓,虛空中驀地劇烈鼓蕩,寸寸破裂,一只無形大手憑空出現在千丈外,頓時把兮兮抓了過來.

去速度之快,簡直就跟瞬移一樣,令鐵云子和姜青都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由此可知,若這老者早早出手,恐怕早已滅殺了星羅宮的所有人!

或許,就是因為顧忌兮兮還在星羅宮手中,他才遲遲沒有動手.

"哇!"兮兮被抱進白婉晴的懷中,似是不敢相信,哇地一聲嚎啕大哭起來.

"不哭,不哭,娘帶你回家."白婉晴也是淚水簌簌而下,抬出一個法訣,令兮兮酣睡過去,抬頭望向星羅宮眾人時,臉色已是變得冰冷之極.

不好!

鐵云子心中咯噔一聲,原本他還寄希望以兮兮的性命作威脅,來拖延一段時間,誰料那老者的出手竟是出奇的快,快得令他根本就來不及反應,簡直超出了他所有的想象.

同時,他心中升起一股無法遏制的徹骨寒意,如墜冰窟,若是在剛才這家伙就出手,自己現在是不是早已經死了?

不止是鐵云子,在場所有人,包括躲在極遠處旁觀的陳汐和北衡,當看到那老者出手時,皆是心中巨震,膽寒不已.

那種出手速度,已經超出了他們所能理解的范疇!

只有北衡隱隱約約看出,那老者似已領悟到一絲空間大道,隨意一出手,便可撕開虛空,為所欲為,比之瞬間挪移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白乾,藤叔,殺!殺光這些人!"白婉晴一字一頓道,字眼中殺意橫溢,決然之極.

"姑,放心吧,今日他們一個也逃不掉!"名叫白乾的赤發青年冷冷一笑,一張英俊邪魅的臉上流露出無盡殺機.

"姐,此次事了,您可一定要隨我回家,否則……"老者話還沒完,便被白婉晴打斷:"放心,我這次過的話一定算數!"

"好!"老者點點頭,一直眯縫著的眼眸霍然睜開,爆射出兩團雷霆電弧似的冷芒,而他整個人身上,轟然湧現出一股令天地都色變的恐怖氣息,在他周圍百丈內的虛無,突然像海面一樣,起伏翻滾起來,碎裂出一道道浪花似的空間裂縫.

這一刻,這位沉默許久的老者就像變了一個人,氣勢滔天,令在場所有人心中都不可抑制地升起一股無助絕望的渺茫感覺.就像面對一尊頂天而立的巍峨大山,無法撼動,無法逾越!

上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意外相遇    下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化禍為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