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一百三十章 賽前苦修   
  
第一百三十章 賽前苦修

——

破曉十分.

陳汐翩然離開流云劍宗,這次他沒有躲避那護山劍陣,而是拿出一個古樸令牌,走入陣中,宛如閑庭信步,暢通無阻.

這塊令牌巴掌大,上邊只篆刻著一口三寸劍,活靈活現,一眼望去,似要透體飛出一般.

這是北衡給予陳汐的令牌,擁有此令,可以隨時隨刻進出流云劍宗,倒也方便陳汐探看弟弟陳昊.

"幸好,潛龍榜大比結束之前,北衡不會揭開與我的關系,倒是能令我安心參加大比,守在弟弟身邊以防不測."

陳汐在腦海中仔細回憶了一遍昨夜與北衡交談時的細節,發現並沒有出現什麼紕漏,這才稍稍放心.

"陳汐,你可不要把希望都放在那老鬼身上."靈白立在陳汐肩膀,忍不住出聲提醒道.

"肯定不會."陳汐點點頭,突然想起一事,問道:"對了,你可看出那個女扮男裝的美少年的實力?"

"很恐怖,無法想象的強大!"靈白眼眸中露出一絲凝重之色,緩緩道.

陳汐不由一愣,靈白別看三寸高,骨子里可是驕傲自負的很,天不怕地不怕,那神秘的美少年能讓他感到忌憚,其修為莫非已臻至天仙之境了?

"陳汐,你怎麼會是他的師弟?"靈白一臉疑惑道.

陳汐聳聳肩:"我也正疑惑呢."

"咱們現在去哪里?"靈白突然興奮道:"要不咱們抓妖獸吃烤肉吧?"

"不行,潛龍榜大比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得趁這段時間好好修煉一番."陳汐斷然拒絕,在靈白幽怨的眼神中,加快步伐,龍淵城內趕去.

——

——

蘇家,正廳.

蘇家家主蘇震天,從昨夜一直坐在這里,直至此刻天色大亮,他的臉色漸漸變得陰沉下來,神色驚疑不定.

"震天,難道禪兒沒有受到傳訊?"一襲袍宛如幼童稚子的大長老蘇凌峰尖聲問道.

"不會,我昨夜便已確定他受到了玉簡,至于為何還沒把那個陳昊擒下……"蘇震天雙眉緊蹙,疑惑道:"難道出現了什麼意外?"

"絕無可能,那陳汐的弟弟陳昊,如今早已被驅逐到了流云劍宗龍冥峰上,跟一個下賤苦力無疑,禪兒想擒下他,簡直易如反掌,怎可能出意外?"蘇凌峰搖頭不已.

便在這時,蘇嬌匆匆跑了進來,慣常矜持恬淡的臉上已是一片寒霜,也顧不得跟父親和大長老見禮,徑直道:"剛才流云劍宗一名弟子前來,幫哥哥捎帶了一枚傳訊玉簡."

蘇震天和蘇凌峰對視一眼,心中頓時一沉.

蘇禪可是凌渡老祖的關門弟子,換做尋常,讓人代勞帶回一些東西,倒也是理之中的事,可是,昨夜的事乃是絕密之事,他不親自去辦,反而托人捎帶一枚傳訊玉簡回來,難道事發生了某種變數?

"玉簡中怎麼?"蘇震天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煩躁,緩緩道.

"我哥他……"蘇嬌面容變幻不定,許久才苦澀道:"他那陳昊乃是聞玄真人的親傳弟子,因為此事,他已經被聞玄真人禁足了."

聞玄真人?!

蘇震天倒吸一口涼氣,身為龍淵城六大家族之一的蘇家家主,他對流云劍宗內的事要比尋常人知道的更多,甚至有些流云劍宗都不知道的事,他也知道.

據他所知,這位聞玄乃是一名冥化真人,其實力之恐怖,連凌渡老祖見到他,也得尊稱一聲師叔.由于其常年隱居在後山,所以名聲反而沒有凌渡老祖那麼大,可誰若敢覷他,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禪兒……那陳昊是聞玄真人的弟子?"蘇凌峰兀自不敢置信,喃喃不已.

他雖貴為蘇家大長老,一身修為卻在兩儀金丹圓滿境界徘徊,只差一步便能進階涅槃境界,然而哪怕他進階涅槃境界,也比聞玄真人差了一個大境界,聽到陳昊竟然拜在這樣一位大人物門中修煉,他心中之震驚可想而知.

"應該如此,否則禪兒昨夜便把那陳昊抓回來了."這一刻,蘇震天反而徹底冷靜下來,緩緩道:"如此一來,咱們想要拿陳昊引出其哥哥陳汐,恐怕就不可行了."

"該死!非但不可行,若咱們滅殺了其哥哥,那陳昊子一旦暴怒,央求聞玄真人出手,咱們蘇家也扛不住啊."蘇凌峰尖聲叫道.

"哼,扛不住?"蘇震天唇邊泛起一絲冷笑,陰測測道:"大長老.你或許還不知道吧,老祖前些日子已經進階冥化境界了,如今已是一名冥化真人,並且已悟出那東西的奧妙,對上聞玄真人,勝負也是五五之分.只要老祖出面,那聞玄也奈何不得我們."

"老祖……已經成了一位冥化真人?還悟出了……那東西的奧妙?"蘇凌峰似是想起什麼可怖的事,怔怔陷入沉思中.

"嬌兒,你哥哥還些什麼?"蘇震天把目光投向蘇嬌.

蘇嬌深吸一口氣,道:"我哥哥,潛龍榜大比時,那陳昊也會參加,所以建議父親在那時候動手,無疑是殺死他的最佳時機.而據我所知,陳汐也參加了潛龍榜大比,如此一來,或許咱們可以趁此機會,將此兄弟二人齊齊殺死."

"不錯,和我想到一塊了."蘇震天點點頭,道:"潛龍榜大比,所有子弟都會被送入浮屠試煉塔中,外人根本無法插手,只要我蘇家參加潛龍榜大比的子弟集合起來,必然能滅殺這兄弟二人."

"的確是,浮屠試煉塔自成一界,除非捏爆手中的傳送玉符,否則根本無法被傳送出來."蘇凌峰陰森森道:"我們只需趁他兄弟二人捏爆玉符之前,殺死二人,誰都無法什麼.要知道,每次的潛龍榜大比,傷亡的子弟可是大有人在."

"不過,若不能在捏爆傳訊玉符前殺死二人,以後豈非再無滅殺他們的機會了?"蘇嬌皺眉道.

"無須擔心,潛龍榜大比乃是由各大勢力聯手舉辦,咱們蘇家也是其中一員,在他兄弟二人的傳訊玉符上做些手腳,也是容易之極的事."

蘇震天臉上閃過一絲狠戾之色:"竟敢殺我蘇家一位兩儀金丹境長老和六位黃庭大修士,不滅殺了這兄弟二人,我蘇家還如何在龍淵城駐足?"

——

——

陳汐回到端木澤安排的清幽庭院之時,便見杜清溪三人早已在等待自己,一問才知道,三人也要參加本次潛龍榜大比,在潛龍榜大比前的這段時間,要閉關在家中修煉,所以也就沒時間帶陳汐游逛龍淵城了.

這倒正符合陳汐的心意,畢竟他也要趁此段時間好好修煉一番,為潛龍榜大比做准備,至于游逛龍淵城,那都是可有可無的休閑之事,以後有的是時間.

閑聊了一些潛龍榜大比需要注意的事和規矩,沒多久,杜清溪三人便即離開.

陳汐沒有再耽擱時間,盤膝坐在床上正准備修煉,卻是眉頭一皺,停頓下來.

"如今我的煉氣修為才剛剛進階紫府六星境界,煉體也同樣剛剛進階,修煉至紫府二重,想要在短短半個月內提升一個境界,明顯是不可能了.如此看來,與其浪費這些時間,倒不如好好淬煉一下武技."

"而我如今擁有的對敵手段,除了八柄玄冥飛劍組成的湮風流光劍陣,大衍風行劍,便只有星斗大手印了,星斗大手印乃是我的殺手锏,不到必要的時候,還是不暴露為好……"

陳汐默默思索著.

潛龍榜大比,乃是整個南疆修行界的盛事,天才云集,高手無數,像陳汐在聚仙樓擊敗的林少奇,唐緒,都只是外來修士中的佼佼者,相較于八大宗門,三大學府,六大家族中的天才人物,明顯差著一個檔次.

剛才與杜清溪三人閑聊,陳汐便了解到許多參加此次潛龍榜大比的天才人物,像青陽門被稱作"虛無劍"的邱冷,像流云劍宗真傳弟子翡冷翠,像星虹谷真傳弟子羅修……

這些年輕一代的天才,修為幾乎都在紫府八重左右,資質超群,悟性奇高,手段也是各有千秋,超凡脫俗,無不是宗門內重點栽培的驚采絕豔之輩.

他們參加潛龍榜大比,所圖的便是打響自己的名氣,名揚南疆,以此獲得宗門更多的青睞和支持.

其實,所有參加潛龍榜大比的子弟,都抱著此種想法,把此次比賽當做人生的跳板,渴望一飛沖天,一鳴驚人.

對于這些,陳汐倒是不在乎,但卻不得不重視這些參加大比的年輕一代翹楚人物,畢竟他此刻不再是為自己奮斗,還肩負著照拂弟弟的職責.

弟弟陳昊參加潛龍榜大比,原本陳汐可以不用擔心的,畢竟弟弟是流云劍宗弟子,哪怕是被刷下來,也不會受到什麼傷害.

但如今卻不同了,因為蘇家這個仇敵的存在,令陳汐隱約覺得,此次的潛龍榜大比,對弟弟和自己而,決不會是比賽那麼簡單了.

"蘇家如今恐怕已得知弟弟拜入聞玄真人門下的事,不過每次的潛龍榜大比中,總會傷亡一些子弟.若蘇家借此為機會,對我和弟弟進行狙殺的話,那可就凶險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把腦海中的雜念驅逐出去.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想那麼多于事無補.

嘩啦啦~~

五十六把靈氣逼人的黃階上品飛劍落在身前地面,陳汐在腦海中回憶了一遍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的訣竅,當即拿起一枚飛劍,刺破手指,開始用鮮血在飛劍表面描繪符文.

不錯,他要把這五十六把飛劍全部煉化,而後與自己的八柄玄冥飛劍一起,湊成六十四之數,修煉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

他如今的神魂之力經過昨日的蛻變,已達到神念層次,比之兩儀金丹修士也是毫不遜色,操控起六十四把飛劍,勉強已能夠辦到.

不過,真元的消耗恐怕就變得極為恐怖了.

畢竟這六十四把飛劍中,有八柄是黃階極品,剩下的五十六柄也都是黃階上品的存在,想要施展出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其真元消耗怎可能少了?

——

PS:太痛苦了,卡文卡的厲害,簡直是生不如死啊~

上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接納示好    下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潛龍榜開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