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一百一十五章 深林戰斗   
  
第一百一十五章 深林戰斗

第三更!臨睡前拜求一下收藏!

——

蒼穹下,一艘寶船碾壓著云層,極速朝北飛去.

陳汐立在船頭,拎著酒葫蘆不時喝上兩口,長發飄舞,肆意灑脫,再不是從前那個沉默木訥的瘦弱少年了.

"爺爺的仇已經報了,下一個目標就是龍淵蘇家了……"

陳汐心中起伏跌宕,腦海思緒如飛,屠滅李家,並不曾令他放松警惕,李家充其量也只是個爪牙罷了,龍淵蘇家才是幕後真凶.

他實在不明白,四歲時,為了撕毀與自己的婚約,蘇家為何派出那麼多黃庭修士,也不明白,這些年來,蘇家為何指使著李家,處處刁難羞辱于自己,更是殺死爺爺,廢掉弟弟陳昊的右手.

這背後,究竟藏著什麼秘密?難道跟我陳氏一族滅亡有關?

陳汐還清晰記得,母親左丘雪跟過,她是被舅舅抓走的,她背後的左丘氏不同意她嫁給父親,為了抹去恥辱,也為了得到母親留下的的這塊玉墜中的洞府,陳氏一族成了最終的犧牲品.

換句話,母親左丘雪出身的左丘氏,是毀掉整個陳氏一族的凶手!

這是無法解開的死仇!

幸好,據母親左丘雪所,那時她早已跟左丘氏斷絕關系,更是坦付出了應有的代價,左丘氏卻是死死不放過她……

也正因如此,陳汐不會糾結于是否去找左丘氏報仇,報仇是肯定的,關鍵是母親左丘雪是被抓走的!

若非如此,她會忍心舍棄年幼的自己,和尚在繈褓中的弟弟嗎?

絕對不會!

"天仙,為什麼要我達到天仙,才能有再次見到母親的機會呢?難道左丘氏的勢力,比天仙還恐怖?"

陳汐不止一次地想起過這個問題,可卻遲遲思索不出答案,或許,只有達到天仙境界時,這一切都將水落石出.

"喂,陳汐,你真的要參加什麼潛龍榜大比?"遠處,三寸高的靈白騎著拳頭帶喜愛的白魁,晃悠悠飛了過來.

兩個家伙皆有吃法寶的嗜好,一見如故,關系如今已是融洽之極,這是屬于吃貨間的友.

"嗯,肯定要參加."陳汐點點頭,孤身一人闖蕩修行界,畢竟是極為危險的事,如果能拜入一個宗門,無疑多了一個靠山.

尤為重要的是,他所修習的《冰鶴訣》只有紫府九重的法訣,想要進一步提升修為,突破黃庭境界,拜入宗門無疑是最佳選擇.

修煉離不開財,侶,法,地四個字.

"財"是丹藥,靈液,靈材,法寶等等,猶如世俗黃金錢物,沒有它,寸步難行.

"侶"是長輩,是師尊,是可以幫自己指點迷津,解決修煉困惑的師長和同門,所謂苦練十年,不如名師一點,三人行必有我師,便是這個道理.

"法"是功法,修煉法訣,武技,神通等等,同樣是每個修士必須擁有的.

"地"便是仙山靈脈,洞天福地,身處靈氣充沛的地方修煉,無疑比在世俗中修煉要強上百倍千倍.

若能夠拜入一家宗門,便等于同時擁有了財,侶,法,地,這正是拜入宗門的好處,天下修士,誰不渴望脫離孤魂野鬼般的散修隊伍,一躍成為宗門子弟?

"噢,的確是,拜入宗門,誰若想欺負你,你的師門長輩首先就不答應."靈白笑嘻嘻道.

"不止如此,拜入宗門,我便能學得更多法術武技,甚至獲得一些神通也不是不可能.並且還能開闊我的眼界."

到這,陳汐自嘲一笑:"以前我覺得松煙城很大,那些大人物都了不起的很,如今看來,也是稀松平常的緊,想要提升實力,必須得走出去,去更廣闊的天地闖蕩."

"的好!"靈白撫掌贊歎道:"我家主人當年便如此,傲骨錚錚,不安現狀,為了磨礪劍道,什麼凶險的地方沒去過?"

見這家伙又在裝老成地表揚自己,陳汐莞爾一笑,伸手彈了彈他的腦袋,道:"整天你家主人個沒完,他到底是誰啊?"

靈白搖了搖頭:"不能跟你,你若知道了,天大的禍患也離你不遠了."

陳汐也不勉強,如今家伙跟自己生死與共,這麼做,肯定是為了保護自己,他能理解.

嗖!

寶船快速飛馳,很快便過去了七天.

距離龍淵城越近,路上見到的修士就越多,有騎著神駿仙鶴的,有腳踩飛劍的,也有像陳汐這樣駕馭寶船的.

甚至陳汐還見到一個修士,雙腳踩著兩個火輪,火焰噴湧,熱浪激射,速度迅捷無比.不得不讓人感慨,世上奇人之多,法寶之奇特,總有你沒見過的.

相較而,陳汐的寶船反而不那麼顯眼了.

"咦,那里有片山林,咱們去抓一些妖獸,烤肉吃吧?"靈白一指遠處,著著,嘴角就流出一絲絲口水.

談及烤肉,連白魁也不淡定了,絨雪球似的身體在陳汐脖子里蹭來蹭去,一副討好撒嬌的模樣.

這一路上,陳汐偶爾有閑,便會親自動手烹飪一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靈氣十足,把靈白和白魁這兩個吃貨樂壞了,每每用餐都是風卷殘云般的掃蕩,把盤子都舔得干乾淨淨.

"也好,在此歇息一番,然後一鼓作氣趕到龍淵城."著,陳汐已收起寶船,身子一頓,如流星墜地一般,朝那地面上的山林中呼嘯而去.

這片山林蓊郁蔥蘢,大樹參天,約莫有上千里范圍,其內時不時傳出一聲聲獸吼,更有羽翼華美的巨大鳥類成群結隊飛舞其中,顯然也是個凶獸縱橫之地.

不過對于闖過南蠻深山,誅殺過一頭頭妖王的陳汐而,這里根本談不上危險.

很快,他便抓住一頭剛進階妖獸級別的墨蹄鐵牛,剖解,洗涮,生火,穿串,塗抹作料,一氣呵成.

茲茲~~

很快,一股誘人的肉香彌散而開,滴滴油脂墜入火中,發出茲茲的響聲,肉塊上泛起一層誘人的金黃色.

靈白和白魁乖乖地坐在一旁,眼睛死死盯著肉塊,嘴中拼命地吞著口水,一副餓死鬼投胎的模樣.

"嗯?"陳汐眉頭一皺,抬眼朝遠處望去.

"怎麼了?可以吃了嗎?"靈白火急火燎問道.

"那邊有動靜."

陳汐如今的神魂靈念已是強大之極,比之尋常黃庭修士也是高出一籌,當即判斷出,在西南面的深林中,有人在交手!

——

——

"你們想干什麼?"

深林中,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憤怒叫道,在她旁邊,還立著一個十二三歲的瘦弱少年,兩人皆穿著樸素,甚至是寒酸.

兩人此刻正被一個彪形大漢攻擊,只靠少女一個人握著長劍與之戰斗,處境岌岌可危.

在戰局一側,還立著兩個白衣青年,雙臂抱胸,笑吟吟看著戰局,目光總在少年那曼妙的身材和絕美的臉蛋上逡巡,不時閃過浮邪貪婪之色.

"卑鄙!想不到你們星羅宮的弟子,也會如此卑鄙齷齪!"少女憤怒尖叫,清麗的瓜子臉上盡是焦慮之色.

"姐,不用管我,你趕緊逃!"少女旁邊的少年,瘦弱不堪,眉眼稚嫩,卻透著一股狠色,可他不通武技,也只能躲在少女身後干著急.

這姐弟二人,出身明顯不好,不提身上的寒酸衣物,那少女手中的長劍也只是凡器級別,早已被崩壞了許多豁口,幾欲碎裂.並且她的劍法也是粗淺簡陋,破綻百出,明顯是沒有名師指點過,純粹是自己摸索出來的.

"美人,別掙紮了,就你這爛劍法,若非顧惜你的美貌容顏,我早殺你千百次了.乖乖地放棄抵抗,讓我哥三個好好爽一爽,就放過你和你弟弟如何?"彪形大漢戲謔一笑,臉上盡是浮邪之色.

"呸!星羅宮身為龍淵八大宗門之一,竟然有你們這樣豬狗不如的東西,真是惡心至極!"少女咬牙罵道.

"哼!竟敢罵我們豬狗不如,真是找死,既然如此,師弟,先殺了美人的弟弟,讓她知道我們的厲害!"

"對,先殺了他弟弟,再玩了她的身體,然後毀尸滅跡,這天地下,誰會知道是咱們哥三個干的?"

一旁抱臂旁觀的兩個青年,相繼冷笑開口.

"好!就按兩位師兄的辦!"彪形大漢猙獰一笑,便即朝少女身後的少年殺去.

"你們敢!"少女憤怒到了極致,揮劍奮不顧身地沖了上去,竟是不顧自己性命,也要救下自己的弟弟!

"砰!"少女雖擋下了彪形大漢的攻擊,手中的長劍卻是碎裂斷掉,整個人更是朝後跌出十幾丈,當場吐出一口血.

"姐!"少年嚇得大叫出聲,轉身朝少女跑來,竟是渾然忘了,在其背後還立著一個凶徒!

"文飛!心後邊!"看到這一幕,少女直嚇得花容慘淡,亡魂皆冒,淒厲呼喊出聲.

"晚了,哈哈哈……死吧!"彪形大漢舉起手中巨劍,狠狠一劍斬下.

眼見弟弟下一刻就將被活活劈成兩半,少女再忍不住,閉上了眼睛,淚水如珠子一般轟然湧出.

噗!

便在這時,一抹流光倏然冒出,快如閃電,直接在彪形大漢的頭顱上洞穿出一個血窟窿.

一個峻拔的身影,也隨之鬼魅般地出現.

上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聲震龍淵    下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龍淵城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