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一百一十章 相遇   
  
第一百一十章 相遇

——

滔滔大河翻滾不休.

陳汐甫一從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出來,遠遠便看見季禺正立在河畔草地上,似是早已在等自己了.

"進境不錯,很不錯."季禺眼眸在陳汐身上一掃,似是已把他這段時間的修煉成果看穿,臉上浮起一絲笑意.

陳汐笑了笑,坦然接受了這份贊許,心中卻是淡然平靜之極,畢竟這一年半的時間里,儲物戒指內的靈液耗費了幾十萬斤,星魄石也用掉上百顆,沒有一點進步的話,那就太沒天理了.

"庚金劍竹我已幫你煉制好,你看看吧."季禺著,手掌翻開,一口三尺長劍映現眼前,通體漆黑,暗啞烏光,隱隱散發著一絲絲雷霆凜冽氣息.

"好像,沒有什麼不同?"陳汐怔了怔,正打算接過手中自己查看,便在這時,異變發生了.

咻!

庚金劍竹體表驀地湧出一股浩蕩磅礴的寂滅氣息,而後烏光一閃,已化作了一個三寸人,白衣飄飄,劍眉星目,英俊之極,漂浮在半空,周身靈光流轉,更有一絲絲雷芒電弧纏繞,氣勢磅礴萬鈞,鋒銳,凜冽,毀滅,更帶著一股不生不死的寂滅氣息.

"靈白?"

陳汐眼睛睜大,瞬間明白過來,在季禺以融靈術祭煉過後,庚金劍竹已不再是從前那樣的死物,而是和靈白這個劍魂融為一體,成了一條活生生的性命!

並且,庚金劍竹原本蘊積的雷霆之力,也和靈白身上的寂滅劍意完全融合,既有雷霆毀滅萬物的凜冽氣息,又有不死不滅的寂滅氣息,愈發恐怖,令陳汐不禁感到一絲心悸.

"陳汐,我已經能修煉了!哈哈哈!"靈白一躍跳上陳汐肩膀,眼睛都笑成了一對彎月,顯然開心之極.

"哦,那你現在有多厲害?"陳汐好奇道,這還是他見到的第一件能夠自我修煉的法寶,並且之前也從沒聽過法寶也可以修煉的任何事,心中自然好奇無比.

靈白一怔,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似是極為惱怒,又似是極為沮喪,久久不開口.

陳汐連忙安慰道:"實力差也沒關系,你不是能修煉麼,只要堅持下去,總有一天可以變強大的."

"真的嗎?"靈白精神一振,旋即臉上湧起一股羞憤慚愧之色,訥訥道:"告訴你也無妨,我如今的實力的確很差,差不多,差不多跟黃庭修士一樣吧."

黃庭修士!?

陳汐愣住了,這樣的實力若是很差的話,那自己豈不是連差都算不上了?

"別笑話我,其實我以前很厲害的,哎,你臉色怎麼變得那麼僵硬,是不是看不起我?唉,其實,我也覺得很丟人啊!"靈白見陳汐不語,臉上愈發慚愧了,聲音也是越來越低.

陳汐臉色徹底僵住了,這家伙是在嘲諷自己麼?是麼?是麼?

"放心,我施展融神術的時候,已幫你留下一絲精神烙印,這家伙以後只會是你最忠實的手下,而絕不可能去害你."季禺傳音道,他還以為陳汐臉色不正常,是擔心靈白會脫離掌控.

"我……只是想知道,在修行界,黃庭修士的實力很差勁麼?"陳汐歎息傳音道.

"哈哈哈哈哈!"

季禺放聲大笑,他這才明白,陳汐是被靈白剛才的話刺激到了.

"季禺前輩,你是在嘲笑我嗎?"靈白的臉色很難看,心中暗自發狠,一定要好好修煉,丟臉的感覺太讓人郁悶了!

聞,季禺笑得愈發大聲了,直笑得捂著肚子直不起腰來.

"季禺前輩,我打算離開了,不知該如何走出劍塚寂滅境?"陳汐連忙轉移話題.

"維系劍塚寂滅境的力量,乃是靈白的主人留下,是一股雄渾之極的寂滅力量.靈白不死,這股力量便會永遠禁錮那個空間,目的自然是為了保護靈白的性命.不過只要靈白死了,那處空間也就會隨之破除."季禺緩緩道.

殺了靈白?

陳汐心中一跳,強忍著沒有發問,他知道,季禺肯定不會這麼做的,否則也不會施展融神術與庚金劍竹融為一體了.

季禺繼續道:"當然,如今已不同了,靈白修煉融神術之後,已和庚金劍竹融為一體,無疑是脫胎換骨,重獲新生,此刻維系劍塚寂滅境的力量已是無根之木,無源之水,讓靈白吸納了它們,便可破了那禁錮."

"原來如此."陳汐恍然大悟.

"對了,你離開的時候,帶上白魁."季禺著,臥在他懷中的白魁早已急不可耐,嗖地一下飛到了陳汐左肩膀了,伸出粉嫩的舌頭舔舐陳汐的脖子,熱的很.

陳汐被舔得有點癢,正待制止它,卻見靈白看見白魁,眼睛一亮,嗖地一下,也跳到了陳汐的左肩上,然後雙腿一跨,就打算騎在白魁的身上,嘴中還興奮叫道:"好靈獸,恰好當我的坐騎,與我一道劍殺天下,揚名立萬!"

靈白三寸高,一襲白衣,白魁則只有一枚拳頭大,絨毛雪白,兩個家伙在一起,倒是相映成趣.

不過白魁卻是不願意靈白騎它,身子一閃,便即跳到了陳汐的右肩上,靈白見此,不由大怒,心道一個靈獸也敢反抗于我?當即也隨之緊追上去.

就這樣,兩個家伙在陳汐的雙肩上來回追逐,速度皆是快如閃電,玩的不亦樂乎.

"出去之後,找一些用不上的法寶,喂喂它,畢竟是天地間一等一的瑞獸,讓它餓肚子可不是一件好事."

季禺笑道:"我已經幫它掩去身上的氣息,這天地間,除非是功參造化的大能者,否則誰都認不出它的真實身份."

"嗯,我會照顧好它的."陳汐點點頭,貔貅能聚攏氣運,此等瑞獸,,連荒古的許多大能者都是眼饞之極,他自不會干出一些暴殄天物的事.

"好了,你還是先從劍塚寂滅境走出去吧,這次離開洞府,當你煉體煉氣的修為皆進入黃庭境界,便可再次進來."

季禺大一揮,一股沛然莫禦的巨力湧出,陳汐只覺眼前一黑,下一刻便即消失在洞府內.

——

無比廣闊,宏偉的大殿中,到處都是古老腐朽的痕跡,殘破的桌椅,台階,石柱……還有滿地的森森白骨.

"此地怎會如此多白骨?難道是一個囚禁罪徒用的禁地?"

蘇冷目光四下一掃,看著地上腐朽的白骨,鏽跡斑駁的武器,腐蝕碎裂的衣物,心頭沒來由升起一股悸動.

咔嚓咔嚓……

蘇定一六人,踐踏著累累白骨,興奮地在大殿中搜尋著,似是想要從中發現一些寶貝,不顧令他們感到愕然的是,此地竟然連一個寶貝都沒有,頓時臉色變得奇差無比.

"蘇冷師叔,這里明顯是一個廢棄的宮殿,沒有寶貝,好像也很久沒有人來過這里了."

"是啊,原本以為陳汐躲藏在這里的,可誰知竟然是這樣一個鬼地方,真是晦氣!"

"真是的,也不知誰吃飽了撐的,開辟這樣一個禁閉空間做什麼,腦子抽筋了吧?"

……

蘇定一六人紛紛抱怨不已,原本以為是一個秘境仙府,再不濟也能從中尋覓到陳汐的蹤跡,誰知連一個值錢的東西都沒有,自然有些氣急敗壞.

"你們沒覺得,這里好像湧動著一股力量麼?不生不滅,不死不亡,讓人感到絕望,無助,頹廢,不安……"蘇冷眼眸望著四周,緩緩道.

被這一提醒,眾人心中咯噔一聲,的確如同蘇冷所,整個廣闊的大殿,的確寂靜的有些詭異,不知覺間,就讓人心中塞滿了各種負面緒.

"走!此地太過詭異,還是速速離開……"蘇冷話沒完,大殿中異變陡生.

嘩!

一個黑色的洞口,撕裂虛空,出現在大殿中央.幾乎同時,一個瘦削少年從中飛掠而出.

這少年眉目清俊,氣質飄然出塵,在他出現後,虛空中的洞口便即消失無蹤.

"陳汐!"

"這家伙果然藏在在這里!"

"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看見這少年,蘇定一等六人臉上皆露出一絲狂喜,原本以為會空手而歸的,卻沒想'寶貝’自己送上門來了!

"該死!他們怎麼也進來了?"

陳汐目光掃過蘇定一六人,尤其當看到立于中央位置那個黑衣冷峻青年時,瞳孔不由一縮.

此人隨意立著,身上卻散發著恐怖之極的氣息,並且在其頭頂之上,隱隱有著陰陽二氣在流動,時而化作龍虎,時而湧現出一縷縷跳動的黑白火焰.

龍虎相生,陰陽相融.

兩儀金丹境修士!

修士在進階兩儀金丹之境後,便可把體內真元凝結成一顆兩儀本命金丹,陰陽交融,龍虎相生,頭頂靈台之上更是會湧出種種異象.

像蘇冷頭頂靈台之上,此刻湧現的若隱若現的氣流圖案,便是自身強大的氣機運轉下,形成的一種氣象.

"六個黃庭修士都足夠我頭疼了,如今又來了一個兩儀金丹修士……"陳汐暗自心驚之余,全身神經瞬間緊繃到極致.

"他便是陳汐?"蘇冷瞥了一眼陳汐,冷冷道:"我叫蘇冷,死的時候不要忘了我的名字."

砰!砰!砰!……

話時,蘇冷身上氣流翻滾湧動,像擂起了大鼓,發出連串的爆鳴之聲,嗖!一口飛劍破空而出,朝遠處的陳汐狠狠殺去!

殺就殺,一句話都沒有,冷酷無之極!

——

PS:感謝"看你有多牛"兄弟指出的BUG,同樣也感謝"星耀天元"兄弟提出的寶貴意見!

上篇:第一百零九章 無極破境珠    下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以一敵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