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八十三章 友誼   
  
第八十三章 友誼

第三更!諸位道友,速速收藏一下哈.

——

天搖地動,煙塵彌散,許久方才恢複平靜.

寂靜!

詭異的寂靜,只有風在嗚嗚地刮著.

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半空中,凝聚在那道衣衫染血脊梁卻筆直如槍的身影上,他們似是不敢置信,似是已被剛才的一擊打懵了腦袋,張大嘴巴,卻遲遲發不出一丁點的聲音.

目光中,已盡是震驚駭然之色.

嘶!

不知誰倒吸了一口涼氣,原本微弱的聲音,在這寂靜的氛圍中卻顯得那麼刺耳.

"這家伙,簡直不是人!"

"絕境中的逆襲嗎?"

"老天!大王的潮汐道意被他破掉了!"

猶如炸開了鍋,各種驚呼此起彼伏地響起,好像只有這樣的呼喊才能宣泄心中的震驚,駭然.

"竟然在絕境中領悟道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這等領悟力未免也太過恐怖了一點……"青丘狐王喃喃自語.

"恐怖?我覺得很正常,他應該就是這樣的人."玄睛老黿王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仿似陳汐干出怎樣的驚人之舉,他也覺得再正常不過.

噗!

一道人影驀地在半空中現身,赫然便是鯤鵬王,他此刻面容蒼白幾欲透明,身形搖搖欲墜,步伐踉蹌,再也忍不住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望著遠處那道猶如血人似的峻拔身影,鯤鵬王瞳孔擴大,一副活見鬼的表.

陳汐這一擊,不禁斬碎了他的潮汐道意,更是重傷了他,若非他躲避及時,差點就丟掉性命,可即便如此,他也已無力作戰.

"逃!"

"這家伙太過變態,竟然在轉眼間掌控一條風之道意!風之道本就是天地間的大道之一,而我的潮汐道意則是水行大道的一種,簡直就像螢火與皓月爭輝,根本無法與之抗衡,再掙紮下去,不定就被他殺了……"

這些念頭在鯤鵬王腦海中快速閃過,幾乎在瞬間,他便已作出決定,轉身就逃.

想逃?陳汐漠然抬頭,心中一動.

咻!

一柄玄冥飛劍破空而去,宛如一抹藏匿于風中的匹練,如風似電,在鯤鵬王根本來不及躲閃之際,洞穿其後腦,而後劍光一旋,精准利落地割掉其頭顱.

嘩啦!

血漿噴湧,鯤鵬王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嚎,便即成了一具無頭尸體,自半空轟然落地.

刷!

做完這一切,陳汐再也不看鯤鵬王的尸體一眼,轉身俯沖,方向赫然便是嘯月嶺山腹之內.

沒誰敢阻攔,因為此刻的陳汐,在在場所有大妖妖心中,已成了一個殺神,一個一劍斬滅鯤鵬王的強者!

——

山腹內.

"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沒有動靜了?陳汐不會出事了吧?"端木澤驚疑不定,剛才一股恐怖之極的氣流掃過,差點就把山腹給擠垮毀滅,然而此刻,外界卻是再沒有一個聲音響起,詭異般的寂靜.

杜清溪和宋霖同樣驚疑不已.

"完了……陳汐死了,咱們也要被煉成丹藥了,早知道如此,他應該先救了咱們,再去跟那頭鯤鵬王戰斗,如今倒好,希望破滅了,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了."慕容薇失魂落魄,如喪考妣.

"閉嘴!"端木澤痛罵道.

"無恥!"宋霖不屑開口.

……

一時之間,帶著濃烈火藥味的爭吵再次上演,因為對戰斗結果的未知,因為氣氛的寂靜沉悶,每個人的心中的陰郁和憤怒都再也按捺不住,徹底爆發,猶如火鍋澆油,越演越烈.

便在這時,一陣遝遝的腳步聲響起,房間內的吵罵聲驟然消失,寂靜之極,只有那越來越接近的腳步聲在回蕩.

"完了,要被抽血噬魂了."慕容薇不敢看,嚇得花容慘淡,閉上了眼睛.

包括杜清溪三人在內的其他人,也都是心中驚慌不已,隨著那腳步聲的接近,心跳也是莫名地加快,砰砰作響,跟擂起大鼓似的.

一道人影緩緩來到門前.

他血染衣衫,頭發披散,渾身兀自逸散出一絲絲撲鼻的血腥味,可他的脊梁依舊筆直如槍,眼眉間依舊平靜淡漠,身上那甯靜平和的氣息,仿似沖淡了牢獄中的沉悶與壓抑,令人的心也不由變得安靜起來.

"陳汐!"

"你……沒死?"

"這是真的?"

當看清來人的模樣,杜清溪,端木澤,宋霖三人皆愣了楞,似是不敢置信,半響才發出一陣驚呼,心已是激動萬分.

看著三人發自肺腑的激動和那欣喜若狂的神,陳汐無聲地笑了笑,拎著庚金劍竹斬碎鐵柱上的粗大鎖鏈,把杜清溪等人一個個救了下來.

由于真元被封,他們被關押這里身體早已虛弱不堪,甫一獲得自*,身體歪歪斜斜的,竟是差點跌坐在地上.

"你……你不會真的殺了鯤鵬王吧?"遠處的蒼濱滿臉的狐疑,似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這個問題很重要嗎?咱們已經獲救了,等回到龍淵城,我要多准備一些禮物贈給陳汐,可不能讓他白忙活一場.有功就要賞,不是嗎?"慕容薇活動了一下筋骨,又恢複了那股矜持模樣,骨子的高傲令她話時,總帶著一股高人一籌的施舍味道.

陳汐沒有理會兩人,看著杜清溪三人,點頭道:"鯤鵬王已經死了,不過那青蟒王恐怕還在附近,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里吧."

還有一點陳汐沒,那就是在施展出最後那道虛無風劍之後,他的真元也已徹底枯竭,身體又飽受傷害,已是再無一戰的可能,此刻他已是強弓之末,純粹靠著極大的毅力在強撐著.

"先等等."杜清溪突然來到陳汐身邊,俯身在他耳畔:"手中之劍借我一用."

陳汐一怔.

就在他一愣神的時候,杜清溪已是極為自然地拿過他手中的庚金劍竹.

"咦,清溪姐,你拿劍做什麼呀?"慕容薇疑惑道.

撲哧!

就在她哈的時候,杜清溪一揮庚金劍竹,直接削掉了她的脖子上,喉嚨瞬間被切開一個大洞,血流迸射,她睜大眼睛,似是不敢置信,身子卻已是軟到在地,不停地抽搐著,氣絕身亡.

杜清溪沒有注意到這些,割掉慕容薇的喉嚨後,她手中的庚金劍竹余勢不減,又是一劍刺向蒼濱.

"你敢!"

蒼濱早已察覺不妙,見狀猛地朝後退去,不過他真元被封,身體孱弱,倒也逃不快.而一側,端木澤和宋霖早有默契似的,一左一右,包夾而上,封死他的退路.

"你們……"

撲哧!聲音戛然而止,蒼濱捂著自己的喉嚨,直至倒地身死,他的眼神依舊怨毒地盯著杜清溪,似是沒想到這個一直沉默無的清冷女人竟會如此狠辣無.

杜清溪兩劍斬殺掉慕容薇和蒼濱,嚇壞了其他三個人,他們皆是跟隨蘇嬌進入南蠻冥域中的,換句話,原本就是跟杜清溪他們屬于敵對陣營,此刻自是擔心杜清溪再把他們也滅口了.

"薛景,莫寒,翟宏圖,今日我不殺你們,回去告訴蘇嬌,告訴慕容薇和蒼濱的家族,人,是我杜清溪殺的,想要報仇,就沖我來!"杜清溪冷冷望著三人,一字一頓道,語聲冰冷,鏗鏘有力.

"還有我."

"算我一個."

端木澤和宋霖齊齊開口,完兩人相視一笑.

陳汐心中一驚,抬眼看了三人好一會,道:"謝謝了."

他自然之道杜清溪三人為何要這麼做,因為他們要證明給自己看,要用這種決然的行動,來幫自己分擔這些人背後勢力帶給自己的壓力.

"我還以為你會大吃一驚呢,想不到你遠遠比我想象中的要鎮定."杜清溪笑道,把庚金劍竹上的血漬抹去,倒懸劍柄,還給陳汐.

"既然已經發生了,吃驚有什麼用."陳汐接過庚金劍竹,目光望著三人,緩緩道:"更何況,我前些日子已殺了柴樂天和俞浩白,早已不懼一切."

"殺了就殺了,以前我對不起你,以後我可不能再對不起你了,你把我當兄弟,我端木澤再對不起兄弟,就是連豬狗也不如了."

"死的好,我早就想宰了他們!"

"死了?死了就死了吧,沒什麼大不了的,所有的事咱們一起面對就是了."

聞,杜清溪三人一愣,隨即幾乎同時開口,內容不同,卻都表露要跟陳汐同進同出,話一完,三人互視一眼,皆忍不住笑了.

"走吧."

陳汐心頭一暖,他覺得這次救助杜清溪三人是正確的,不僅彌補了心中愧疚,還挽回了友誼,得到了尊重和信賴.

這種感覺很舒服,是陳汐自幼至今第一次感受到的友誼之美好.

孤苦伶仃太久.

被同齡人挖苦譏諷太多.

自然也就愈發地渴望這種來之不易的感覺.

這一刻,陳汐是開心的,他不善于表達,只有在心中暗暗記下,烙印在心中.

"陳汐友,老夫玄睛,攜好友青丘,前來拜會道友."

就在陳汐等人要離開之際,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翩然而至,玄睛老黿王笑吟吟拱了拱手,聲音溫和,令人如沐春風.

——

PS:本以為這一章今晚寫不出來的,誰知被人放了鴿子,被拋棄的俺桑心欲絕,流浪街頭,買酒歸家,本想一醉方休,卻發現越喝越清醒,然後就有了這一章……

上篇:第八十二章 虛無風劍    下篇:第八十四章 老黿王的來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